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整合性病害管理

 

 

人文關懷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病裡乾坤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1991年,也是父親過世的第二年,開始發現身體出了問題。毎天中午過後,無精打采。更沒有胃口進食,左下方腹部悶痛。到醫院檢查,內科醫師習以為常的告之,你是B型帶原者,目前肝區正在發炎。檢查指標GPTGOT均偏高於常人。西醫只有一個建議,多休息。

自農曆春節過後,GPTGOT指數不斷升高,也快接近100。自己閱讀所有與肝炎相關的書籍。也服用不少民間偏方,包括蛤蠣清蒸的湯水,蘆薈蒸煮之汁液,還有五爪金英此植物的燉肉等。然而不但沒有好轉,病情反而逐漸加重。自8點上班到了10點,渾身昏沈,毫無氣力。在書籍中已知如果此肝炎無法處理,最後走向肝硬化與肝癌。

當時,台中榮總醫生也好意勸告,請假休息。但是他們無法確知休息即可恢復體力。換言之,西醫之建議就是休息,等待自我康復。但是長年以來,精神愈來愈萎靡,看不到希望,也感覺沒有未來。

在那年7月,同事告知,聽聞台北北投有位中醫周大夫,擅長肝病,要不要試試。在那週,由他開車帶我到北投。周醫生年齡60歲,圓圓胖胖,紅光滿面,上衣鈕扣只扣一兩個。他把脈很久,要我躺下按我右腹肝區。他告之,正常人按下鬆手後馬上彈回,而我肝區下按後緩緩回復。那是肝臟表面已逐漸失去彈性。事後我才知那是肝硬化之前兆。周醫師開了一份藥方,要我自行煎藥。晚上以兩碗半水煮成1碗,煮完喝完。第二天早上再煮第二次,以兩碗水煮至8分,再喝完。如果一週之內沒有腹瀉,就不要再來。周醫師突然問我,你有小孩嗎?",我告知有一個男生。他眼神流出不捨與安慰,只有點點頭,說道那就好"。當時我已瞭解自己病情有多嚴重。

服藥第5天,開始腹瀉,而且排出全黑的排泄物。一週後,第二次到北投見見周醫師。把脈以後,他神情輕鬆許多。只說同一藥方,再吃一週。第三次把脈後,周醫師調整藥方,吩咐我服用兩週,再來把脈。之後我毎兩週到北投一次,把脈,調整藥方,前後共兩個半月。因為來了數次,與周醫師愈加熟悉。在3個月後,周醫師開了一份藥方,要我自行抓藥,不用在他中醫診所拿藥。他吩咐每隔兩週服用五帖,以後毎三個月到此再定期把脈。他突然問我,你知道你有多凶險嗎?",你當時再晚來一個月就沒救了,一定是肝硬化"。而當時西醫之檢測GPTGOT仍然是8060。周醫師說道不用管他甚麼指數,時間到了,自然會降。自此,我定期三個月到北投由他把脈。如果沒有下一個等待的客人,我就陪他聊聊。我問到他最初開出的藥方,我在其他中醫診所也服用,為什麼無效?周醫師告知人之體質有燥寒急緩之分。而且我長期服用偏方,胃腸已壞,根本無法吸收藥物。他第一帖藥不過是中醫藥典內的小柴胡湯,只是根據我的體質變化,毎次添加紅棗,甘草,西洋蔘等協助藥材,使得我能吸收藥效。他吩咐因為個人體質不同,對一個人有效藥物對別人不見得有效。藥方不能任意抄襲服用。

      圖1. 周醫師的其中一味藥方

由於毎三個月的療診,周醫師視我為晚輩朋友,對我期勉更多。他說我死裡逃生,但是身體仍是無法回復原來年輕體能。要時時記得自己是病人。他提及台灣人才不多,一定要自我保重,才能做更多事。他煙癮大,喜歡甜食。而我出國時,也幫他買些洋菸與巧克力,兩人如忘年之交常常聊天。最後就是如此持續近4年。

1994年秋天,我再到北投。周醫師之中醫診所已空空蕩蕩,如同停業而清空內部。我在現地呼喚有人在嗎?裡頭走出一位中年人,自稱是周醫師女婿。他說周醫師在一次午睡之後,就在睡夢中離世。周醫師女婿突然想到,你是來自霧峰農試所的陳博士?"。我點點頭。他打開抽屜,取出一份藥方,說是周醫師一個多月前突然寫下此藥方,吩咐他說有天,有位陳博士來到此,將此藥方交給他,毎四週服用7天。交代他要小心保養,下次他再發病,我也沒辦法了"。周醫師的女婿交給我此藥方,他們都不知道周醫師會突然離開,許多事都沒交代,但是為我特定留下此藥方。

      圖2. 周醫師的長久保肝藥方

周醫師之靈位設於其溪湖老家,在下週為其七七法事。他家人婉拒外人參加。在他七七法會的那天早上,我在農試所的農場,以空罐填入泥沙,上頭插上三根香煙。對著彰化溪湖方向下跪磕頭。我感恩周醫師的救命之恩,他真是我死裡逃生之恩人。而我永記他的吩咐,自我保重,自我照顧。

自三十來歲至五十二歲,毎三個月肝功能定期檢查。有GOPGPT,超音波等等。GOPGPT指數都是維持在30-40之間,雖然超出正常值,但是穩定。不料在2008年秋天,下午開始無精打采,GOPGPT指數逐漸上昇。自知肝部再次發炎。手足無措的無力感,持續了半年。幸運地,經人介紹,我到中國醫藥大學中醫部就醫,由黃進明醫師診治。黃醫師為脈學專家,與交通大學合作開發醫型脈診儀,也有兩本專書出版。黃醫師很鎮定的告訴我,不用緊張,只要服藥即可。而且不必煎藥,只要服用科學中藥之藥粉。但是要有數年時間才見成效。自此我毎週二早上到中國醫藥大學中醫部就診,毎次把脈之後調整藥方,然後到樓下藥房取藥。次數也由毎兩週調整為四週。毎次取出一大包28天份量之科學中藥。這段時間出國期間背包內就是藥房的一疊藥。黃醫師常強調中西醫併用,毎次我都到西醫部門進行生化檢查。檢查結果併入他把脈開藥之參考。有次檢查報告發現GOPGPT突然爆升至80。我立即到曉明女中附近黃醫師開業之佑生堂中醫診所急診。黃醫師把完脈,安慰我說不用擔心,但是要改成煎藥。由藥材煎藥服用三週,再回復科學中藥。

黃醫師強調肝要恢復調養,至少3年到4年。而我服用科學中藥3年之後,GOPGPT之數值突然降至30以下,以後都能維持此數值。身體B型帶原之濃度與活力也檢測至無危險性。我再次死裡逃生。感謝黃醫師盡心盡力的醫治我的肝炎。但是黃醫師仍然吩咐,要自我小心,把自己當成病人,不要硬撐。我的肝炎是北投周醫師與台中大雅黃醫師加以治療,他們都是我命中的貴人。只能以感恩,感激並且自我慶幸以形容。

由於此醫療因緣,我的學術領域有了新的發展。與黃醫師自醫生及病人成為學術研究的夥伴。黃醫師知道我的學術背景,邀請我參加其脈診儀研究。我由此進入中醫科學化之路途。我以訊號處理與醫學統計加以證實脈診儀訊號的確能夠顯著地區分健康與病徵,再以英文撰寫發表於西方醫學期刊。數年也有4篇論文得以刊載,這是我在中醫科學化表述的一個里程碑。這一切,要感謝台中大雅佑生堂的黃進明醫生。

1. Huang C., H. Chang, S. Kao, T. Li, C. Wei, C. Chen, Y. Liao and F. Chen. 2010. Radial Pressure Pulse and Heart Rate Variability in Heat- and Cold-Stressed Humans.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751317, doi:10.1155/2011/751317.

2. Huang C. H. Chang, S. Kao, T. Li, Y. Liao, C. Weiz, and C. Chen. 2011. Application of sphygmography to detection of dyspepsia and the rhinitis. American Journal of Chinese Medicine 39(2):271-285.

3. Huang C., H. Chang, S. Kao, T.Li, C. Wei, C. Chen, F. Chen and S. Tsou. 2011. Radial pressure pulse and heart rate variability in Normotensive and Hypertensive subjects. The 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17(10): 1-8.

4. Huang CM, Chang HC, Li TC, Chen CC, Liao YT, Kao ST. 2012. Acupuncture Effects on the Pulse Spectrum of Radial Pressure Pulse in Dyspepsia. American Journal of Chinese Medicine, 40(3):443-454.

 

我自陸戰隊退伍之後,B型帶原就是趨之不去之病根。北投周醫師說道我在博士學業之勞累與父親離世之心情動盪,促使三十來歲之急病。所幸有周醫生之助而死裡逃生。五十來歲,第二次病發,又有黃醫師加以治癒。人的一生有幸遇見貴人,而有此機緣使得我仍能維持可用身軀為學與做事。此是我與肝炎抗爭的歷程。此段病裡乾坤也使自己更加珍惜身體之健康。也特別感恩前後醫我助我之兩位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