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美國蘭花溫室種大麻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蝴蝶蘭產業的宏觀與微觀經濟學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宏觀經濟學又稱總體經濟學。依維基百科之定義,研究的問題是一個國家所有生產資源實際上有多少被投入各生產部門,投入後產生的各種現象,以及這些現象背後的原因與規律。微觀經濟學主要研究個體消費者、企業或者產業的經濟行為,及其生產和收入分配的決定方式。

對於蝴蝶蘭產業可以由不同的觀點切入研究。一個國家的整體產業表現,即是宏觀經濟的主體。台灣與荷蘭兩個國家的整體蝴蝶蘭產業,可以以產量、產值等資訊加以觀察。

2010年九月的一個研討會得到兩份數據。這些數據來自蘭花產業之相關協會。經過多重核對,數據本身都為官方的整體總計數據,已包含整體蝴蝶蘭產業的表現。

圖一為自2000年至2010年,荷蘭蝴蝶蘭產業的生產數量與單價。自2000年的600萬株,2001年的1千萬株,一直增加。在2006年後增加率更快,20109月已到達11千萬株,到2010年底整體總量將超過此11000萬的數量。

荷蘭蝴蝶蘭的平均成本為4.05歐元。因此自2000年至2007年,平均售價都維持於4.55.0歐元。2008年下跌至成本值,2009年單價為4元之下,2010年開始回昇。

荷蘭的蝴蝶蘭整體產值如圖2。以2006年為分歧點,自20002006年為第一條直線。2006年至2010年為第二條直線,有更大的增加率。在2008年與2009年,歐洲遭遇金融風暴,但是蝴蝶蘭整體銷售量仍是持續增加。

台灣蝴蝶蘭的產值其數據如圖3。產值也是年年增加,2007年至2008年,增加率稍加和緩,但是2008年至2009年,又是呈增加趨勢。

如果眼中只有台灣,甚至於視野只限於台北城,圖3是個令人滿意的成就,可以宣稱台灣蝴蝶蘭產業年年創新高,可以宣稱全世界每兩株蝴蝶蘭就有一株來自台灣。

但是將圖2與圖3之產值依匯率之不同加以調整換算,台灣與荷蘭的蝴蝶蘭產業整體產值比較如圖4。以宏觀經濟之觀點,可看出兩國家的發展趨勢。

1994年至2010年,台灣蝴蝶蘭產業可區分成兩大時期。1994年至2004年是第一個時期。2005年至2014年則將是第2個時期。2008年與2009年的全球洗牌效應將在2011年逐漸顯現,而2014年則是定局。

一樣看花兩樣情。由圖3每年增加的曲線,台灣蘭花產業的主流人物都可以自我感覺良好。圖4對我則是另一層意義。個人曾經對台灣蘭花產業有個夢,夢想中的內容類似圖4。但是在我的夢想中,2010產值超過5億美元的是台灣,而不是荷蘭。在2008年,已確定那是遙不可及的美夢。台灣蝴蝶蘭產業的宏觀經濟已非一個人微薄之力所能加以影響。對整體產業,這些微薄之力也被視為多餘。

依維基百科對微觀經濟學的定義,蝴蝶蘭的微觀經濟學,似乎可定義為研究個別蘭園或個別蘭花公司的蝴蝶蘭產銷行為,其生產技術和銷售收入。依此定義蝴蝶蘭產業的微觀經濟學或許還有一些是個人能力所能夠發揮之處。

經濟學的宏觀與微觀經濟理論,有不同的門派,有不同的學理。那些高深學問不容易理解。因為個人在整體蝴蝶蘭產業已無所著力,只有盡力於協助一些蘭園與蘭花公司。自2008年即開始有此轉折。而自圖4中兩個國家的產值變化,更確定了此種轉折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一張圖可以勝過千言萬語。由圖4內容中自20012010年兩個國家蝴蝶蘭產值的比較,可以再參照此網站蘭花產業的文章。在2001年看到荷蘭蝴蝶蘭產業的起步,一開始是對於台灣蝴蝶蘭整體產業的憂心。2003年是對此產業的焦慮,2005年則是一種無奈。到了2009年初,轉為一種哀莫大於心死的深沈悲哀。借用經濟學的術語,總體經濟已不可為,也無力可為。在個體經濟盡力,能夠維持一些個體,也為未來留下希望。

 

1. 2000年至2010年,荷蘭蝴蝶蘭產業的生產數量與單價

 

2. 荷蘭的蝴蝶蘭整體產值

 

3. 台灣蝴蝶蘭的產值

 

4. 台灣與荷蘭的蝴蝶蘭產業整體產值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