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010月以色列之行:Happy, unhappy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010月到達以色列,此次是為了蘭花產業而來。上次來到以色列,為了是1999年農業技術與資材展。兩次相隔了11年。以色列在這11年有了許多變化,這種變化以HappyUnhappy形容。

11年之間,以色列與鄰近國家的戰爭氣氛日漸緩和。進出機場仍然警備森嚴,但是以往看到軍人荷槍實彈的鏡頭也不再出現。進出火車站只有在邊境車站檢查證件,在特拉維夫車站不用再檢查證件。許多以色列家庭開始佈置室內,電視中居家擺設,室內裝潢的廣告占了大部份。在公園綠地看到民眾悠閒的睡眠。蘭花產業也因此氣氛影響,銷售量日益增加。交通標誌以希伯來文,阿拉伯文與英文並列。有更多高速公路,更多車輛。以色列的整體氣氛是一種輕快與愉悅,民眾過著舒坦的生活。因此以"Happy"代表。

但是在以色列的農村,竟然看到殘敗蕭瑟的景象。此地許多地區一年一作,土地是否荒廢難以評估。但是溫室則是明顯。以往的溫室是名符其實的"Greenhouse",在黃沙中以設施建立綠色植物的生存空間。而此次在以色列鄉間,處處可看到殘破的溫室,荒廢無人理睬,只留下鐵架矗立於空中。以色列的農業,整體而言是"unhappy"

近十年來,以色列農業最大的變化是競爭對手已出現。以往銷售歐洲的農作物主要為水果,蔬菜與花卉。尤其在冬季,以色列藉地利之便,能源需求更低於歐洲,因此稱為歐洲冬季的菜園。近十年,蔬菜水果的競爭對手包括地中海沿岸的西班牙,如北非地區等。而切花最大的對手是荷蘭人到非洲肯亞的玫瑰花栽培。

農業另一種傷害是人才的流失。以前集體農場例如KibbutzMoshav等,內部成員開始出走。此種集生活方式不再吸引年輕人。以色列在軍事,在安全防衛等需要大批精壯人力。年輕人18歲進入軍隊,役期為3()2()。現在很難再讓年輕人留在農村。在勞力不足之下引入泰國農工,目前約有二十萬人。

為了應付此農業挑戰,在加薩邊境的一塊農場就能看到其轉變。原來是種植蔬菜而轉為抗旱的小盆栽。在其溫室內部看到各種試驗作物。每兩三年就必須改變品種,因此此農場不斷地引入新作物,試驗新作物。

在土地開拓中更能看到這種奮鬥精神。以色列南方沙漠近約旦邊界,建立了7個村莊。水源是來自一年一度在冬季下來的雨水,以地下水貯存於地底。另外是海水淡化的飲用水。在那沙漠地區,因為有水源,因此即建立農業,建立村莊。以防蟲網與溫室搭建作物生長空間。在10月中旬,白日氣溫高達45,熱風的溫度令人難以呼吸。但是在溫室內見到綠色的蕃茄,甜椒,玫瑰花與草莓。而更以溫室改裝為養殖地。在沙漠中看到觀賞魚的大量飼養。

在冬季,此地不需加溫。因此已看到圓頂遮蔭網配合滴灌,準備栽培西瓜。只要能得到水源,只要有平坦地形。以色列的拓荒者就是在沙漠中建立農業。在此地,看到為了生存,為了活命,那種與天與地相爭墾殖的精神。代表在這些地方仍然保存著以色列的開國立國精神。

在已開發數十年的地區,上一輩仍有著墾荒與戰鬥的回憶。但是下一代難能體會過去是如何建立家園。下一代即三十歲以下的年青人,沒有親自上過前線,沒有深深體會那種與天與地與敵人相爭以求生存的精神。在網路、在e-mail、在手機,MSNfacebook中,年輕人可以與世界連結,但是他們能否體會暸解他們腳下那塊土地是如何爭來?

在以色列的農村,看到那全球化影響下中老年人的悲壯。在以色列已開發成熟的土地上,除了農業,有更多的就業選擇。農村的單調辛苦無法與其他產業相比較。農業出口以蔬果花卉為主,而園藝作物又是勞力密集的工作。邊境為了生存年輕人無得選擇。在老墾區年輕人就不願意務農。

由一個數字就可以看到此變化。11年前,畢業於大學的農學院學生至少有1200人,而且都投入農業。在2010年,農學院畢業生已剩下不到200人。一位農業部的官員描述著如此傳神。他與他妻子都在Kibbutz長大。雙方父母鼓勵他們就讀農業,也以他們能選讀農業為主。但是現在,他們無法鼓勵兒女就讀農業。

以色列農業的深層問題即是人才的缺乏,缺乏年青人投入,缺乏農業研究人才,缺乏農業從事人員。引進二十萬泰國勞力只是救急,只是用以解決勞力問題。而農業整體的研究,規劃,技術推廣,新制度之建立等,這些都要人才。而以色列農業就是缺乏人才之投入。

對於此種農業人力問題。美國,加拿大與澳洲採用大規模耕種,以糧食作物為主。蔬菜等園藝作物美國在加州,在南方各州生產,藉助墨西哥勞工以填補勞力空缺。荷蘭與丹麥則是採用溫室設施生產,利用自動化機械配合電子化精準生產,因此可以在最小人力,有限空間之下得到最高收益。

日本農業則是另一種沒有明天,沒有未來的應付心態。日本每年各農業大學畢業生高達數十萬人,進入農業不到1萬人口,大多數是進入辦公室。日本產業的應付之道是至海外代工生產回銷日本。日本農業生產在海外,日本農村的維持與老農民的生計只能由全民買單供應。

以色列的民眾是一種"easy and happy"。而以色列農業則是unhappy。在轉型中,有些花農轉為種植蘭花,給予台灣一個機會。以色列農業也將設法轉型,在作物引進,在栽培繁殖等方面加強研究。但是深層的問題是農業人才的投入。這種基本問題已是心靈,人文的層面,屬於以色列的立國精神是否傳承與延續。

多少農業官員到以色列,回台灣即歌頌以色列農業的強大。而官方引入的以色列溫室也一一在台灣的田間袘k。此次到以色列,其設施生產最大的問題是降溫,溫室通風量都需要的重新設計。以色列北部的設計基準已無法適用中南部農業。台灣的作物生理感測技術更是此地所急需引入技術。因此台灣與以色列,在農業方面可以不卑不亢平等相待。不需以自卑心態,以矮人一截心態,盲目引入一些不適用的設備,搭建一些不適用亞熱帶的溫室。

在此次以色列之行,看到了整體民眾的幸福感,一種快樂的心態,這是歐美地區常見的身影。在農業區,看到是一些深層的問題。最基本的問題是年青人不願意再投入農業,而且這是心態問題,不是經濟問題。

        一個數千年後再次復國的國家,應該有足夠的聰明才智意識此農業人才問題,也相信他們應該解決此問題。希望數年之後,再重遊以色列,可以看到以色列農村與農業,自Unhappy走向Re-hap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