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台灣花卉產業的發展與契機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究室 陳加忠

 
 

此篇文章為2003年底應《歷史月刊》之邀稿加以撰寫,而在20042月歷史月刊193期「台灣的花花世界」專輯刊載。時間點正是蝴蝶蘭被宣佈為旗艦作物之前。事隔近8年,回看重讀此篇文章,唯有以一句詩以形容:「撫今追昔增悲梗」。以此篇為台灣蘭花產業的興衰作一見證。

一、序言

進入二十一世紀,每個產業都面對國際化的挑戰,農業也不例外。而在參加國際世貿組織(WTO)後,原來賴以關稅保護的農業已逐步脫離此保護傘。台灣農業中花卉產業原來屬於保護較少的產業,政府相關措施包括花卉專業區的建立與2004年的花卉博覽會,傳統農業投入花卉生產者也逐年增加,國人花卉使用量也逐漸增加,各種相關花藝活動的報導也時常舉行。在這蓬勃發展的產業,看到了契機,也存在深層隱憂,花卉產業是文化活動的一種表現。此篇文章即是以文化背景與花卉生產技術双方面的角度以分析此花卉產業。台灣花卉產業傳統上分成切花、盆花、草花與種苗等四大類。依農委會2001年資料,台灣花卉生產總面積10,882公頃,實際栽培面積4652公頃,此數據代表在同一塊土地上,花卉栽培次數為2.34倍。其中菊花生產面積1333公頃,生產3841萬支,產值12.7億。唐菖蒲生產面積711公頃,生產204.5萬支,產值9.08億。彰化縣為主要產地,總面積4554公頃,實際面積1740公頃,栽培次數2.61倍。南投縣生產總面積1203公頃,實際面積810公頃,栽培次數1.5倍。屏東縣生產總面積955公頃,實際面積344公頃,栽培次數2.78倍。除了切花之外,在2000年的官方資料顯示切花產值為58億元,苗圃類21億元,盆花為13億元。但此數據並未包括蘭花產業。而在2001年的民間調查資料中蝴蝶蘭的生產面積為120公頃,產值35億元。

在內需市場的統計數字方面,台灣地區每人每年的花卉消費額約為1000元新台幣。歐洲國家的消費量約為3000-5000元。近年來國人每年買花之費用並未有太多改變。

在農業生產中,花卉生產技術是屬於高難度的生產技術。由於花卉產品的價值在於其觀賞性,因此產品的價值感取決於其整體的美感。此產品的生命特性是不耐貯存,在送達市場後必須迅速銷售,因此貨品上架的時間短暫。再者,花卉產品是提供人類心靈的享受,不是感官直接的需求。不若其他農產品提供人類的食物、衣物或建築材料。因此花卉銷售市場因其國家國民所得或是人文素養而分成兩大類:第一類是做為節慶應景的商品:如中國清朝所用的菊花,舊曆年節的節慶花。印度、泰國等其特殊節日採用的花卉。第二類以歐洲國家為代表,由於其人文傳統,花卉已成為其國民生活的一部份。每人每年都花費一部分的金錢買花、送花。雖然在聖誕節、母親節等大節日花卉用量較大,其他時間花卉都擁有一定的消費群。

二、各種花卉產業的特色

        在全球農產品行銷市場相互的競爭下,有競爭力的農業生產逐漸演化成如下方式:

(一)大面積,全面機械化生產

此種生產方式以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為代表,主力作物為小麥、玉米、水稻等大宗糧食作物。以大面積而且完全機械化的生產方式,自播種、管理、收穫、加工至銷售,以建立全面機械化作業體系。其產業重點不在單位面積的高產量,而是單位穀物的最低生產成本。雖然單位面積生產的利潤不高,但以大面積生產方式以增加收益。

(二)大面積,高密集勞力生產

此種生產方式及終於開發中國家。用以提供已開發國家所需要的商品。例如中南美洲的咖啡、藍莓、錫蘭的茶葉等。近十年來,荷蘭人到非洲,美國人到中南美洲建立玫瑰花生產基地,也是基於此生產方式。這些作物有許多栽培作業工作無法採用機械,仍需利用人力進行,因此勞力成本為總成本的主要因子。

(三)小面積,高產量、產值、機械作業配合人力管理

此生產方式以歐洲的丹麥、荷蘭,中亞的以色列為代表。農業生產總面積不大,但是單位面積的產量與產值極高。生產對象有農業、畜產與水產,主要的負荷作業已有機械代替人力,但是關鍵性的管理作業仍是依賴管理人員進行判斷。因此管理技術與管理人員的素質成為此種產業成敗的最大關鍵。花卉作物具有高產值且高難度生產之特點,因此成為此種產業的典型作物。

在上述各種農業生產作業中,機械化作業的比例對產業生產成本影響極大。對於高工資的國家,必須採用機械化或省人力化作業以減少勞力成本。無法使用機械化作業的作物則降低其生產面積或是移往其他低勞力國家。作物則盡量選擇適合少人力的生產產品。因此美國農場選擇可完全機械化作業的糧食作物進行生產。以荷蘭菊花產業為例,高勞力需求的大花菊則移至國外生產,但是擁有品種專利以收取權益金。多花菊因勞力需求少,則留於國內生產。玫瑰花的切花逐漸移向非洲氣候溫和,勞力充沛的烏干達、辛巴威等國,適合機械化的盆花則留在本國。

三、花卉生產的機械化與省人力化

花卉種類繁多,栽培方式也不盡相同。有些花卉可以露地栽培,有些作物需要使用遮雨棚或是遮蔭網保護。而蘭花則必須栽培於環控功能完備的溫室內部。在所有的相關作業中,負荷大的作業項目例如整地、灌溉、施藥、搬運等都可沿用農藝作物生產所用的農機具。針對花卉產業特殊作業開發的盆栽作業機具如上盆、填介質、移植、播種等機具都已完成開發。

在採收後處理方面,例如分級、選別、集束、捆繫、冷藏、裝箱等作業,也都有適用的機具。但是花卉產業仍有許多作業無法採用機具設備。例如菊花苗的扦插與大花菊的疏花,組織培養苗的移植等作業。在生產管理中有許多工作需要藉由管理人員的判斷再加以執行。例如灌溉施肥作用雖然已有機具,但是何時灌溉?施用多少水量、多少肥料?這些資料仍是依賴管理人員的判斷。花卉生產過程由機械化與自動化的作業比例,往往決定了產業的生產地。低勞力、高智力需求的花卉往往具有最高產值,也適合地少人多的國家投入生產。

四、花卉產業與其文化背景

世界各國的花卉產業有如同荷蘭、以色列等以出口為導向的生產方式。也有如同中美洲哥倫比亞、非洲辛巴威等國以人力與氣候特色接受國際代工的生產方式。也有自守市場而最終產業岌岌可危的日本。各種產業的發展固然有其地理環境、國家科技水準、工商業發展程度等種種影響條件。但是一個國家的文化背景卻為影響其他花卉產業的深層因子。

荷蘭位於西歐最貧瘠的土地,原來傳統農業作物如馬鈴薯、甜菜等,產量仍然不能滿足本國的糧食需求,必須自其他國家輸入。而其立國文化?基於以海權向外征服。在其軍事力量於18世紀日漸衰退之後,荷蘭人轉以經濟實力爭取國家的生存空間。此種文化特質即反應在其花卉產業。由於土地不夠肥沃,因此採用溫室密集栽培。以溫室結構與環控設備提供花卉最適合的環境。為了建立基本的消費市場,鼓勵本國人買花、賞花與送花。每年春天的鬱金香節慶,更是吸引更多外國的觀光客。為了使其花卉產業永續發展,首先建立其生產技術,以維持將產品行銷世界的雄心。在建立花卉帝國的目標下,荷蘭花卉產業建立其獨特性、完整性、系統性的花卉生產體系。而產業這種氣魄來自其國家的深層文化,以自身環境限制下,生產良好產品,行銷世界。“知識經濟”的口號,在二十世紀末成為顯學,而荷蘭花卉產業早已成為事實。在荷蘭主要的花卉公司,都是針對特有的花卉如百合、玫瑰、菊花、鬱金香等不斷的進行研發,在市場行銷的品種若有一、二十種,公司內部完成研究的品系已有十倍、二十倍的數量。自品種選育、栽培技術、採收後處理至行銷通路都有系統性與完整性的研究。除了花卉本身是可售出的商品,栽培技術與市場通路等也都是無形而且可獲得利潤的商業技術。

日本花卉產業也是其文化背景下的特殊產物。日本文化中其精緻的一面代表重視其特殊性,要求品質要好,而生產成本不是考量因子。因此日本花卉產業向來為小農制,生產者以其多年的累積經驗,以其個人勞力從事此生產工作。在小面積的生產規模下,生產高品質的花卉。由市場的高售價以得到收入。對花卉生產的概念是生產藝術品而不是商品,因此維持少量供應的方式無法接受大規模生產技術。雖然日本工業產品如汽車、照相機等都已進入世界市場,但是花卉產業卻未有進軍世界的野心,只滿足於供應本國內高收入的上層社會。另一方面,對於一般民眾而言,由於花道的流行,花卉需求量高,需要的花材以菊花等切花為主。除了國內的生產量之外,每年自外國輸入大批的切花,因此日本市場也成為台灣花卉產業最大的輸出國。

近年來,日本經濟的不景氣,造成高價位花卉的滯銷。消費者逐漸轉向平價商品。傳統高售價的花卉維持了價格,但是銷售量逐漸降低。平價商品如菊花、文心蘭等,成為外國商品的天下。日本花卉產業在此面對兩難局面,也正是面臨轉型調整的階段。但是日本花農如果未能調整本身的觀念,不能自藝術品的生產轉為商品生產而接受大量生產技術,日本傳統花卉產業則無法在二十一世紀再生存。

        在韓國花卉產業也可看到其文化特性。對於新技術的開發,韓國採用橫向抄襲再自行超越的方式,並力求將產品銷售世界各地。汽車與電子產品的生產即是採用此策略。韓國花卉產業的最初發展是採用全面引進方式以建立花卉專業區。自種苗、資材、機械設備、溫室結構等完全自國外購買。例如玫瑰、百合、菊花產業引自荷蘭,蘭花則來自台灣。在第二階段則為模仿並行銷國外。例如將菊花、玫瑰切花售至日本,溫室資材如風扇、馬達更以低價傾銷歐洲。雖然此方式在短期內即有產品可行銷國外,然而高科技產業若無基礎是無法藉由抄襲即能獲得。韓國花卉專業區的產品除了價格低廉之外,在國際市場並無競爭力。溫室資材則因品質低劣而仍然無法進入歐美市場。

        台灣花卉產業的發展也可見到此海島獨特的文化背景。對於蘭花產業而言,洋蘭栽培最早係用以玩賞,間可參加蘭展以獲得名利。由於洋蘭栽培最初是用以培育比賽花,並不是用以大量生產,因此為一種不計成本的趣味栽培方式。但也因此孕育出國內特有的蘭花種源。另一方面對一般民眾而言,花卉是應景商品,在春節擺設與清明祭祖時才有較大的銷售量。由於市場的需求如此,對花卉欣賞的文化背景如此。蘭花早年成為趣味栽培,不是一種產業。菊花、唐菖蒲等切花則以民俗祭祀使用為主,因此產期集中。在近二十年來,切花由於可以提供冬季日本的需求市場,生產面積逐漸的擴大,生產地區也逐漸集中在彰化、屏東。也因此除了日本冬季市場,並未積極開拓其他國家市場。因為以代工生產為主,也未努力開發自有品種。近年來新興花卉的文心蘭切花仍然未能脫離此思維限制。蘭花中的蝴蝶蘭卻在不受注目中異軍突起,結合品種優勢與量產工程技術,成為揚名國際的花卉產品。

五、成功的花卉產業:荷蘭

花卉產業是經濟活動的一部分,而經濟活動又是整體文化的一部分,文化內涵影響著花卉產業的發展。在文化層次方面,通常分成三個層次:

1.    人對物:例如應用科技,為人與外界物質之相互層次。

2.    人對人:例如經濟、法律等利度面。

3.    人對心:例如內心之理念、宗教、道德之層面。

在荷蘭花卉產業可見到此三層文化的內涵。在人對物的層次中,可以看到其花卉科技著力處。自育種到採後處理技術,都已建立完整作業體系。在人對人的制度面,市場調查與行銷,拍賣制度與貨品分配,海外生產基地與國際分工等,都能配合其花卉產品加以建立。在人心觀念方面,一者為其企圖心,要將產品銷售世界的雄心。另者是決心藉由創新的技術,不斷維持技術之領先。

六、台灣花卉產業的發展沿革

依“台灣花卉園藝月刊”資料,在民國60年代以前,花卉生產面積約為234公頃,產值約5300萬新台幣,尚未建立拍賣市場。到了民國67年,花卉產業開始有較詳細的調查資料,花卉生產面積為1200公頃,產值約4億元。民國77年,開始利用電腦拍賣鐘進行花卉拍賣。在77年,首次進行花農普查作業,花卉生產面積為6200公頃。到了80年代,彰化、台南、台中花卉批發市場陸續成立。84年,盆花發展協會也告成立。在民國88年,花卉生產面積為10,848公頃。以作物生產內容可見證國內花卉產業的發展,由此可以看到逐漸由內需市場轉往國際競爭。早年花卉產業以菊花、唐菖蒲切花為主,除了年節的內需市場,以代工方式生產日本冬季的切花。由於花卉產業來自代工作業,日後自國外引入的花卉如玫瑰、百合、火鶴花、海芋等仍然維持著此代工方式。直接引入國外的品種、資材與栽培技術,而不是自國內產業獨立研發。台灣冬季冷涼氣候合乎此類切花原來的生產環境要求,因此適合的栽培季節集中於冬季。有些栽培業者轉往高冷地發展,多少可增加此類溫帶花卉的生產季節,但是至少仍有半年的空窗期。在台灣暑熱多雨的春夏兩季,溫帶花卉無法獲得好品質。此種以代工為主的產業型態,雖然是台灣花卉產業的開拓者,但是在二十一世紀國際競爭情況下,反而成為拘拌花卉產業發展的主因。

國際花卉的主力由切花走向盆花,由單一花型、花色的溫帶花卉走向多色彩、多變化的亞熱帶花卉。以盆花出售的蘭花恰好迎向了此潮流。台花蘭花產業中蝴蝶蘭、嘉德利亞蘭等,原來具有眾多的品種與多年的栽培經驗。為了育種工作的需要,蘭花果莢無菌播種技術更普及於民間。日本蘭界原來將其育種完成的果莢交由台灣業者代工生產成組培苗,而後逐漸發展成小苗、中苗到大苗均在台灣代工的方式。在日本自小苗種植到大苗開花需要24 -30個月,自台灣購買大苗,只需5 - 6個月即有蘭花出售。因此台灣生產大苗,在日本蘭園開花,兩地合作生產。而台灣蘭界自代工種苗進而以自有品種銷售自日本。近5年來,更以此品種優勢配合大苗銷售的方式搶攻歐美市場。蝴蝶蘭栽培面積10年內自不到10公頃增加到160公頃。此產業也開始引起政府單位的關注,近兩年來更吸引許多研究人員,成為各學校農業科系與生物科技科系爭相投入的顯學。

1998年開始,荷蘭花卉產業也留意到此蘭花產業,荷蘭蘭花公司沿著其他花卉產業的發展經驗,也開始發展成國際企業。如同一個熟?的駕駛開車上了一條新的道路,一開始速度很慢,在熟悉路況後,車速逐漸的增加,如今荷蘭成為台灣花卉產業的可怕對手。

七、台灣花卉產業的特色與隱憂

        台灣花卉四大類型中,種苗產業傳統以國外種子公司委託國內貿易商以契作方式交由農民生產。國內的產業若未包括蘭花組培苗則其產值不高,其他切花與盆花生產方式可分成三大類:

1.    露地栽培:例如天堂鳥、菊花、百合、唐菖蒲等。

2.    簡易設施栽培:以遮雨棚阻擋雨水,以遮蔭網減少光量。作物以火鶴花、文心蘭國蘭等為代表。

3.    溫室栽培:以具有抗颱功能的溫室,配合各種環控設備進行花卉作物生產,例如蝴蝶蘭、嘉德利亞蘭與蘭花組培苗等。

台灣花卉產業的特色是什麼?一園藝學界與官方的意見,花卉遠景指日可待。因為台灣具有如下優勢:1 .地理環境佳,可終年生產各種作物,而且海空運方便。2 .產業基礎好,花農具有豐富的栽培經驗,樂於學習新知。3 .科技發達:花卉產業的技術已漸趨完備。4 .原生種源豐富:有百合、一葉蘭、各種蘭花的品種。5 .國外市場逐漸打開,例如日本、中國大陸、香港與新加坡等。儘管官方意見中花卉產業有許多的優勢,但是民間投資公司對於台灣花卉產業發展的條件都有不同的看法。台灣的優勢是農民對於農業生產技術的豐富經驗與因為台灣本島具有不同氣候區,因此可以提供各種生產基地。在弱勢方面包括:1 .栽培面積增大,市場並未相對擴大,因此相互削價惡性競爭。2 .台灣產業界不重視智慧財產權觀念,對引進品種往往任意複製。3 .缺乏研發與行銷、管理人才。4 .缺乏企業管理與國際行銷的概念。5 .生產面積小,自動化程度不足。6 .經營者缺乏吸收新技術與現代經營概念。在產業的威脅條件中包括:1 .花卉產品與市場過度集中,內需市場集中台北等都會區,外銷市場集中於日本。2 .日本經濟的不景氣,其花卉需求量減少。3 .荷蘭的球根花卉,高價玫瑰切花逐漸進入國內市場。4 .其他新興國家如泰國石斛蘭,韓國低價位的玫瑰、菊花,馬來西亞的文心蘭等逐漸攻佔日本市場。5 .鄰近的中國大陸、印尼等國與台灣生產相同等級的產品,共同競爭市場。

在官方與民間投資公司的花卉產業評估似乎有著不同的評價,雖然是見仁見智,但已指出國內花卉產業的根本缺點。傳統的花卉產業是個以代工為主,一種未能自行建立技術的無根產業。由於此產業的出發點是代工生產,因此在內銷與外銷方面都未能跳出此代工格局。在內銷市場方面,習慣自國外引進新品種,薪資材與新技術。因此花卉市場花團錦簇,種類繁多,但是大多數是外來花卉。百合與玫瑰花為此代表作物。在外銷市場方面,仍是以日本為主的菊花、唐菖蒲、文心蘭等切花品系。由於沒有自己的品種,在加入WTO之後,銷日菊花每支必須付出3日元的權利金,造成切花利潤薄弱。業者將此問題推予政府,要求補助運輸費用以增加競爭力。球根花卉也是如此。以百合為例,自荷蘭引入種球,種植開花後再行外銷。當大陸、馬來西亞的高冷地也用相同方式引進種球,種植成切花後外銷,由於當地人工工資便宜,造成台灣此百合產業節節敗退。

以百合為例,荷蘭即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以育種公司到世界各地收購種源,台灣的原生百合即是其中一個原種。目前荷蘭種球公司擁有兩百種以上的品系,在栽培方面,以容器栽培方式進行高密度集約生產。在搬運、灌溉、包裝方面等作業已完全機械化以減少人力需求。而藉由持續不斷的市場調查,適時地推出新品種。在歐洲以外的地區,則以種球、資材與栽培技術為商品,行銷世界並掌控市場。百合如此,其他花卉產業也是如此。

近年來,蘭花中的蝴蝶蘭已默默的走出一條路。此產業原來具有豐富的種源與育種技術,民間業者已有多年的栽培經驗 而近年來組織培養分生苗技術也在產業獲得突破。工程研究人員適時提供室環控技術與量產作業設備,使得此產品得以終年生產品質良好的小、中、大苗。在新近完成的生理感測研究技術支援下,蘭花產業得以在短時間內瞭解各不同品種栽培所需要的最佳生長環境,並以此資料完成蘭花催花與抗開花生產技術。由這些技術配業者的重直分工生產形態,因而在日本、歐洲與美國占有一定銷售量。在遭逢日本市場衰退時,又能及時開拓歐美市場。近年來,開始到國外建立生產基地,配合當地氣候,送出適合當地栽培的品種。此原來不受重視的花卉,因為擁有系統性、完整性的生產技術,反而為台灣花卉產業走出一條路。雖然此產業仍然面對許多挑戰,憑著業界的辛勤與努力,仍然不斷地茁壯。

八、花卉產業的展望

台灣花卉產業有優勢與劣勢,有競爭與機會。有無根的切花產業,也有自力走出的蘭花產業。花卉產業在內需市場方面,除了要面對趨近飽和的壓力,還要面對外國花卉的輸入競爭。在外銷市場方面,也正是面臨世界競爭的格局。

花卉產業的展望是什麼?在此競爭時代,台灣花卉產業的基本條件十分優異。此海島有普及的水電基礎,農村道路四通八達,貸款資金容易取得,航空海運十分便捷,人民的教育水準已普及。由於傳統農業生產面積縮減,土地取得已較容易。這些都是優於其他國家的基本條件。

花卉產業是全體文化的表現。花卉產業的展望也必須自文化各層面加以討論:

1.    技術層面:找出具有亞熱帶特色的花卉,持續創新研究新品種與新技術。建立完整性與系統性而且能夠標準化大量生產的生產技術。

2.    制度層面:在行銷方面,如何建立公平的競爭制度,而不是淪為盲目生產、削價惡性競爭。能夠開拓海外市場,掌握國外市場需求。建立檢疫作業程序,減少產品到他國海關之損失。在研究發展方面,要建立研究計劃的審查制度,使得研究計畫得到真正的監督。

3.    在人心觀念層面:此文化層面為產業的深層面,也是產業發展的基礎。因此花卉產業要能建立逐鹿天下的雄心,力求提高花卉品質且降低成本,用以提升競爭力。而不是處處以弱者自居,在喪失競爭條件後動輒要求補助。在品種選用方面,要有珍重智慧權的觀念,承認「使用他人品種必須付費」。主政者要能認清產業的劣勢面,力求改善問題,而不是淪於口號的重複。在研發方面,要能拋開科系的門戶之見,以團隊研究方式建立完整性的技術。花卉產業的建立不是一人一時的功勞,而是全體相關人員共同的成果。花卉產業的發展,最為困難在於此種人心觀念的調適改變。

        進入二十一世紀,所有傳統產業都在調整與創新。傳統花卉產業生產的時空背景已更換,面對國際性的競爭,不能只求守住國內市場。花卉產品如果無法行銷世界,也代表守不住內需市場。台灣花卉產業必須面臨轉型與調整。以前以代工為主的切花產業能否走出原代工結構的影響?新興的蘭花產業如何擺脫荷蘭蘭花產業的挑戰而大步向前?此產業有著危機感,也有著機會。產業脫胎換骨的契機是在新世紀之初,需要轉變的內容不僅包括技術層面的開發,制度層面的建立,更要有人心觀念的轉變。其中最艱難但是不可或缺的層次是人心觀念的改變:建立競逐天下的雄心,將台灣花卉產品行銷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