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風車與台北101在美國的相遇之二:

 ∼荷蘭四吋抽梗苗與台灣三吋半大苗∼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0年之後,美國蝴蝶蘭業者對於種苗來源已經有更多的選擇。除了自行生產組培苗,再自小苗栽培成開花株。另一種方式是自台灣買附有水草的大苗。由於帶介質進入美國的大苗其栽培技術相對於其他裸根苗更是容易,因此占有一定的市場比例。自荷蘭進入美國的種苗以二吋裸根苗為主,在美國本地栽培成四吋苗,再經抽梗開花階段而成為商品。

2011年之後,美國種苗的供應出現新的型態,Floricultural公司在舊金山的生產場開始供應四吋抽梗苗。此種四吋苗的規格為已具有3-5公分的花梗。因此美國本地蘭園購買此種種苗,在自家溫室放置兩個月之後即可出售。此種種苗供應方式對美國蘭花市場將有多大的衝擊?以下依栽培技術與市場成本分別加以討論。

就栽培技術而言,購買台灣海運大苗,到達美國的階段是種苗養成階段。在美國蘭園內需要經過活力恢復,催梗與開花等三階段才可成為商品。此段時期通常需要4.5~6.0月。其中最大的問題是大苗的出成率,催梗的可能性,與開花品質。

大苗抽梗的成功率涉及三個階段:1. 台灣種苗生產過程的栽培技術與品管,2. 海運之前的前處理技術與海運後的活力恢復技術,3. 大苗的催梗作業。台灣大苗到達美國,面對的問題是美方的蘭園或是自己公司的海外蘭園,到底有否活力恢復之作業程序?這些蘭園其催花冷房是否能夠維持足夠的低溫,促使花梗出現?在花梗形成之後,開花溫室的環境與肥培管理,是否能夠維持良好的開花品質?

台灣海運大苗在到達美國之後,上述這些相關的技術是否具備?這個問題對於台灣蝴蝶蘭產業是心知肚明的事實。

Floricultural公司則是以麥當勞速食業的作法經營美國的蘭花產業。中央廚房即是在舊金山。二吋苗來自荷蘭公司,未來也有可能由其他地區代之生產。在經過大苗催梗階段,提供已抽出雙梗的四吋苗,再交給美國各地下游蘭園。蘭園只要具有溫控設備,即可得到相同品質的開花株。對於下游蘭園而言,可節省大苗栽培與催梗之雙項工作。技術門檻更低。這種種苗供應方式將是台灣海運大苗的新對手。

台灣海運大苗的下游顧客習慣於種植以水草為介質的大苗,因此水草介質之3.5吋苗有否機會將被四吋抽梗苗所取代?美國蘭園是否因為習慣於水草介質的種苗,因此不能接受以樹皮介質為主的抽梗苗?以樹皮介質為主的荷蘭蝴蝶蘭種苗與開花株,能否適應美方的賣場環境?這些問題討論如下:

1.      自購買四吋抽梗苗至成為開花株出售,期限為2個月~3個月,時間短,因此介質對栽培之影響並不大。原先自二吋裸根苗栽培至開花株需要將近1年的時間。兩種種苗的管理時間顯著不同。

2.      以樹皮為介質是否容易失水,因此需要勤於澆水,因而影響管理作業?此問題由介質物理特性加以討論。蝴蝶蘭常用的介質其物理特性如表1

1中通氣性有兩個物理性指標:總空隙率與空氣通氣率。水草、樹皮與混合樹皮並未有顯著差別。但是在保水性與吸水性就有不同。水草吸水能力高,單位體積能夠容納最多水分,飽和含水率最高。但是其結構中毛細管作用不強,保水能力指標之乾燥速率為0.36-0.43,代表水草脫水也快。一些未加選擇的樹皮,如表1來自中國東北地區的樹皮,吸水能力不佳,保水能力差,因此澆水之後介質容易迅速失去水分,蘭苗根系容易處於乾旱應力階段。自紐西蘭進口至台灣的樹皮,具有不易乾燥的特點,但是由於飽和含水率較低,介質所能吸附之水量不足,因此以此介質進行蝴蝶蘭栽培,則需要經常給水。荷蘭在蝴蝶蘭栽培使用之介質不是單一樹皮,而是混合介質。成份為顆粒不同的樹皮(80%)加上吸水性良好的介質(水苔、泡棉等,佔20%)混合而成。澆水後吸水能力不差,乾燥速率相對不高。因此使用荷蘭此混合介質並不如想像中容易失去水分,也不見得需要多次澆水。

荷蘭蝴蝶蘭栽培使用之介質並不是單一樹皮,而是混合樹皮,因此認為引進四吋盆抽梗苗容易造成水給肥作業的大改變,這種觀念不見得合乎事實。而且每批抽梗苗只要2個月至3個月即可成為開花株。時間愈短,風險即愈小。以混合介質栽培的蝴蝶蘭,開花株在西歐的花店、百貨公司與顧客家中的窗台,都已有多年的行銷記錄。

除了栽培管理技術,另一個比較即是市場行銷。在市場面,荷蘭四吋抽梗苗與台灣3.5吋海運大苗之比較如下:

  1. 在銷售地點,如花店、百貨公司、連鎖店等,那種方式容易被賣方接受?以水草為介質與以混合樹皮為介質,對這些行銷地點是有那些特別差別?例如在貨架上的蘭花補充水分後,哪種介質容易排出水分污染地面?這些問題難道荷蘭種苗商都未曾考慮?
  2. 在市場接受方面,荷蘭產品是四吋雙梗開花株,高度有其限制,70公分幾乎是極限。而台灣產品是要維持單梗型態或是也要以雙梗品種迎合顧客?
  3. 在成本計算方面,荷蘭四吋抽梗苗售價為4.25美元。自舊金山送達美國北或東南地區,運費每株約0.5美元,再多也不致於超過0.75美元。因此購買荷蘭四吋抽梗苗的蘭園,其種苗成本是4.75-5.0美元。加上2-3個月的開花溫室作業成本,此即是其生產成本。台灣3.5吋海運大苗在美國加州上岸後成本是多少?加上內陸運輸費用,加上催梗與開花階段的溫室管理費用,再加上此段時期的損失率,終端開花株的成本將是多少? 因此台灣海運大苗在未來與荷蘭四吋抽梗苗是否有競爭能力?在2010年年底,已經可以進行評估。

2011年後,荷蘭四吋抽梗苗將進入美國市場。這些種苗形成開花株,到底是開拓新的市場?還是進入此2000萬株現有市場角逐競爭種苗供應?如果是前者,只是開拓新市場而不影響現有市場,因此與原來2000萬株行銷市場無關,那台灣3.5吋海運大苗還有數年好時光。如果是競爭現有2000萬株市場,那麼風車與台北101將在2011年開始有了遭遇戰。如果是後者,台灣要如何面對與準備?

Floricultural公司在舊金山的基地正只是啟動階段。自引入小苗到有四吋抽梗苗供應,至少是一年的時間。在到達年產2000萬株的規模,還是有段緩衝時間。因此台灣還是有機會面對挑戰與進行應變。最怕的是一種麻木不仁,自居天朝的心態。例如口中宣稱四吋雙梗苗在美國市場無銷路、無機會,但是在自家蘭園又將兩株大苗塞在一個軟盆送到美國。台灣蘭花產業早期在美國市場的行銷面對的問題能否解決?是一種「非不能也,而不為也」。而在2010年之後,必須觀察以下的現象:

1.      歐洲的主流,蝴蝶蘭四吋盒雙梗開花株,在進入蘭花市場之後,是開拓還是取代。換言之,美國買方市場有無擴充。

2.      4.25美元為基礎的四吋抽梗苗,能為蘭花公司帶來多少利潤?由這些種苗形成的開花株,美國的銷售價格將是多少?

3.      荷蘭蝴蝶蘭種苗公司根源性的破綻在哪裡?台灣蘭界在美國的機會在哪裡?

4.      台灣蘭界能做什麼,該做什麼?

以上的第1點與第2點現象留得時間解決。第3點與第4點是兩國產業根源性的問題。在美國此生產基地與行銷市場,由於各自的根源性問題,會有不同的表現。如何善用此地理文化的差異提供不同的開花株。這是台灣蘭花產業在美國的機會。

此系列的第三篇文章「風車與台北101在美國的相遇之三:台灣蘭花產業向前行」則是用以討論上述第3與第4個問題。只是這篇文章不會出現於BSE網站。除了用以為授課教材,再者就是留待於未來,為「台灣蝴蝶蘭興衰史」再作為一個見證。

 

各種介質的物性資料

物性意義

保水能力

吸水能力

吸水能力

通氣性

通氣性

 

水份乾燥率

介質納水率

飽和含水率

總空隙率

空氣通氣率

新水草

0.426

37.0

94.5

93.5

58.1

使用後水草

0.359

29.1

95.5

93.1

65.1

Pinus radiata bark

0.211

23.9

36.2

75.4

51.9

中國東北產樹皮

0.773

13.7

34.7

67.0

53.3

荷蘭混合樹皮

0.285

23.8

56.7

75.2

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