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蝴蝶蘭產業的新紀元供應催梗苗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0年下半年,荷蘭Floricultural公司於美國舊金山地區正式運作,2011年量產5百萬株。四吋盆雙梗苗定價4.25美元。這種抽梗苗供應方式可稱為蝴蝶蘭產業的新紀元。

供應抽梗苗並不新奇。台灣輸往日本的大白花或小花,出售至歐洲的迷你花,都有空運抽梗苗的記鍵。但是如同Floricultural公司如此方式,將種苗生產推進至銷售國家,大規模生產抽梗苗,就近供應市場。這種創舉將為全球蝴蝶蘭產業進行另一種生產革命。

蝴蝶蘭自組織培養苗栽培至成為開花株,其中有兩段關鍵技術。此兩個高門檻技術第一是組培苗自小苗的過程,規格是亞洲型1.5~1.7吋盆或是歐規2吋苗。另一項門檻是抽梗技術,尤其是同時抽出雙梗的技術。

蝴蝶蘭種苗要抽出雙梗,其基本條件是此品種的遺傳特性,栽培過程之管理。要能無病蟲害、無病毒、無鹽害、乾物質累積足夠。包括在低溫催梗作業之前的前處理,催梗時日溫、夜溫與光量的控制。在上述條件都趨於完美,才能同時抽出雙梗。因此具有雙梗之種苗是蝴蝶蘭栽培的另一個門檻。

在亞洲的蝴蝶蘭產業,蘭園或蘭花公司的生產與行銷並未有一定的規則。自品種、組培苗、小中大苗至開花株,每一階段的產品都可以是商品。也可以一面銷售種苗,一面出售相同品種的開花株。但是在歐洲花卉產業則有其行規。種苗公司與花卉公司互不衝突。在2010年之前,荷蘭蝴蝶蘭種苗公司只出售種苗,而其生產階段停止於二吋苗。Floricultural公司在美國的生產場,則是將種苗生產階段自二吋苗延伸至四吋苗、抽梗苗,但是並未出售開花株。因此其經營方式仍是維持於種苗生產,並未以開花株進入市場。

蝴蝶蘭種苗公司大量供應抽梗苗,對蘭花產業的影響有多大?對美國而言,是個新的時代的開始,此方式也將逐漸影響亞洲與歐洲的相關產業。下游花卉公司只要溫室環境維持相對低溫,四吋抽梗苗進入溫室只要再經2.5~3.5月即可成為產品出售。溫室一年至少可以週轉4~5次。購買的種苗是四吋雙抽梗苗,不再有抽梗率不高或是抽梗時間不一致,雙梗成為長短梗的現象。換言之,成為開花株的成品率極高。這種雙梗苗供應方式,對美國市場的直接衝擊是提高許多花卉業者的生產意願。另一個衝擊是其他種苗供應者。下游顧客在嚐到雙梗抽梗苗的甜頭,也將要求其他種苗供應者提高產品品質,供應相同等級的種苗。

回溯歐洲蘭花產業,是否未來也將出現此種供應雙梗苗的公司?因為歐洲生產成本遠遠高於北美地區,種苗公司自組培苗延伸至抽梗苗,所需時間長,生產成本高,投資風險相對久,因此短期內仍是維持組培苗或是二吋苗的供應。因為種苗栽培與催梗作業所需的溫度與光量並不相同。在荷蘭已有生產者依據溫室的結構新舊與環控設備條件進行生產分工。有些公司專業生產至四吋苗,當然有些公司專業生產開花株。因此未來歐洲蘭花公司因地區性不同將有如下的分工:

1.      一些種苗公司自育種,組培苗至二吋苗。

2.      另外一些種苗公司自育種開始至生產四吋大苗。

3.      蘭花公司,可自組培苗開始,自二吋苗開始,也可自購買4吋苗開始。對於接近都市消費群的花卉行銷公司,最有可能自行設立催花溫室,購買成熟大苗以縮短開花時程。

台灣目前銷售歐洲以組培苗或是二吋苗為主,採用空運。大苗外銷歐洲是否還有機會?只要詢問荷蘭蘭花公司即有答案。台灣官方宣稱的海運技術其大苗在荷蘭已是信譽破產。如果仍然沿用此種海運技術,出成率低落的問題還是無解。

在北美地區,蝴蝶蘭生產要如何分工?蝴蝶蘭是高溫栽培,低溫催梗開花的作物。北美洲組培苗產業不強,因此北美蘭花組培苗一定自外國輸入。與歐洲相比較,種苗在美國生產,加溫等能源成本、土地成本與人工成本皆低於歐洲。這是Floricultural公司將組培苗運抵美國,在美國栽培至大苗之主因。

自大苗轉至抽梗苗是需求低溫。舊金山於加州北部,有地利之便。但是不代表那是在美國唯一的催梗基地。在空氣乾燥地區,以蒸發冷卻技術可達到低溫環境。在東南地區,以適切的冷房設計配合品種選擇,也可達到節省能源,又能達到抽梗作業。只是在北美努力奮鬥的台灣蘭花公司,要如何正面應對?

台灣的蘭園要在北美生存,小蘭園或小公司可以採用一條龍生產方式,將自家選育的新品種,經組培至種苗生產,再將大苗送到北美自家蘭園溫室成為開花株。由於產品新穎,數量有限,因此可得到高單價。這是屬於精品店的生產方式。但是海運出成率還是致命傷。

另一種理想方式是以大公司的型態出現在北美地區。整合台灣的生產蘭園,成為種苗供應基地。依據市場需求在台灣各蘭園進行計劃生產。這些大苗其數量、品質與時程都通過品管要求再以合理的海運技術運送到美國催梗基地。經過活力恢復與前處理階段,再以抽梗苗在北美洲供貨。以這種大公司集團軍團的經營方式,才能擴展台灣在北美的蘭花市場。只是此種大公司是否有可能存在?

Floricultural公司在美國的抽梗苗供貨方式,將是蝴蝶蘭產業的新紀元。在2011年至2012年,其影響性仍未顯著。在2012年下半年至2013年之後,國際種苗生產量再度過剩,供應抽梗苗對於整體市場的衝擊則開始顯現。

        此種抽梗苗供貨方式對於台灣產業在美國市場有那些影響?有些蘭界人員形容台灣是溫湯的青蛙。熱水逐漸加溫,聰明的青蛙逐漸跳出此湯鍋,其他的青蛙等著被煮熟。但是除了青蛙與湯鍋,另一個比喻是湖水的魚群。一座湖因為湖水逐漸乾涸,最後只留下一些小池,剩下一些魚群得以倖存,其餘魚群則成了魚乾。台灣蘭花產業能否創造更大的江湖,容納更多的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