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美國蘭花溫室種大麻

 

 

智能生物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荷蘭的垂直農場遭遇了困難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Sourcewww.bpnienws.nl

作者:Arlete Sijmonsma, 201876

在荷蘭,一個引人注目之計畫,一旦遭遇困難,就會吸引人注意。這也包括了Urban Farmers的破產事件。這家公司在海牙Televisiestratt地區經營屋頂農場與魚業共生。此計劃一開始就遭受懷疑,自開始到破產,熱烈的討論主題是荷蘭的垂直農場有生存空間嗎?

宣佈破產的公司稱為UF De Schilde,其公司座落於海牙號稱新農業(The New Farm)此建物。此建物之所有者為Starterspanden Den Hang BV, 承租人為UF De SchildeUF De Schildeo。在6樓與屋頂種植與出售蔬菜,並且提供旅遊活動。

根據The New Farm的經營者Reinier Donkersloot Consult Grow)之對外談話,他宣稱此公司有許多機會。他說明公司是根據海牙市政府之委託,著眼於食物生產,生態循環與永續經營等概念,從事蔬菜生產。他說自開始至終了,在荷蘭垂直農場是一件困難的事。除非能有擁有優勢市場,而且此市場沒有地區性農業的供應。現在這種垂直農場栽培品質是次優(Sub-optimal),而且溫室成本是Westland地區的5-8倍。縱然如此,Renier宣稱垂直農場此概念這是有著特定的機會。他說現在的破產是漫長過程中的一個階段,我提出其他之方式,以鱈魚或梭魚取代便宜的吳郭魚,以草莓與藍莓取代番茄與小黃瓜,這些草莓與藍莓在溫室角落也有生長。雖然這些新產品,不容易生產,但是此種新產品是不同的經驗,與提供不同的市場可能性。

Reinier我們正在尋求其他代替方案。面對破產,我們要處理現存大批的魚群,以及要如何維持員工的工作機會"。他強調此垂直農場經驗對於教育,養殖業與觀光業是何等重要。Reinier希望在短期之內,對於垂直農場之功能提出新的解釋。

<討論>

由上述Reinier之言論,可以看到Reinier之畫虎爛工夫絕不輸於台灣之政客。

垂直農場是敗給鄰近傳統農業。如果在此地容易生產草莓,藍莓與養鱈魚,傳統農業早已投入,也不會將機會讓給垂直農業。

由於魚菜共生,水質只能飼養吳郭魚與雜魚。這是魚菜共生之實際限制。

將垂直農業,拉扯至教育,管理與觀賞功能,那要如何與現有教育產業,養殖產業與觀光產業競爭。

 

文章內容繼續:

在今年5月,Urban Farmers之母公司Urban Farmers AG宣告破產。在今年更早有家瑞士出版社訪問此公司的共同創始者與CEO, Roman Gaus,他表示在瑞士很難將都市農場拔離地面變成垂直農場,在瑞士,所有農民早已是都市農業。Urban Farmers有三分之二之員工在荷蘭工作,而有50%以上之收入是來自到公司旅遊,用餐與觀光業。(並不是種菜所得)。

荷蘭另一個垂直農場是Amsterdam GrowX,其負責人John Apesos表示在Westland地區要從事垂直農場種植番茄,在成本上根本很難競爭。他強調垂直農場之成功是在屋頂溫室種植各種蔬菜,而針對特定市場提供產品(建築物內之餐廳)。然而,由於成本考量,垂直農場只能選擇已清空之舊建物。

John Apesor宣稱Urban Farmers已經打完美好的一仗(has fought a good fight)。美國的American Gothen Greens就很成功,已在數個地區搭建屋頂溫室。不論垂直農場的計劃是成功或失敗,都市地區總是需要食物。在荷蘭,每件事都期望其成功。自失敗的計劃則可以學習。荷蘭園藝產業已有多年經驗以處理新的生產方法。荷蘭產業之強處是以新方法改變世界,可以繼續提供食物給世界上的都市。

這家公司破產後的委託處理人對此公司無所評論。正依據程序處理此破產之後續事宜。

<討論>

1.      John Apesor也是虎爛高手。自垂直農場可以扯至都市需要糧食蔬菜。都市化後之居民一定需要蔬菜。但是此需求量可以是來自傳統農業,不是只有垂直農業才能供應。

2.      東亞之本,台灣,中國,能否自荷蘭垂直農場之破產得到教訓?答案是不可能。因為這三個國家從事都市內的垂直農業,並不是技術面,而是政治面的利益分配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