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14月上海行:中國蝴蝶蘭新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14月至上海參觀花卉園藝展覽會,自20032011年,此展覽會已參觀9次。因為中國大陸的展覽會是在上海與北京交替舉行。因而2003年至2011年,在上海看過了5次展覽。由前後11年蘭花業者的參展數目與規模,也可看出蝴蝶蘭產業的一些變遷。

討論中國蝴蝶蘭產業之前先介紹台灣電影院兩型經營方式。

台灣的電影院經營,已經歷了兩種方式。第一類是電影放映自一線都市走向四線小鎮。新出爐的電影,在台北市先上映,通稱為首輪電影。然後到台中、台南、高雄等都市放映稱為二輪電影。第三輪則是基隆、嘉義、新竹、宜蘭、花蓮等都市。第四輪則是汐止、板橋、竹東、南投等城鎮。在三年至四年之間,此部電影在台灣整整上映一次。片子的品質愈來愈差,看過的人愈來愈多,觀眾相對愈來愈少。最後此電影成為收藏品不再放映。戲院因逐漸老舊又無人上門而關門。「看電影」此文化則成為歷史。此種結果稱為傳統型電影文化。

第二型是成功的維持欣賞電影此文化,成為人們的休閒生活部份。而且大銀幕之效果絕對不是一般電視所能比擬。影片品質佳,各地的戲院無論其城鎮大小,都能維持一定的水準。各種新影片適時推出,而且在各地同時上映。這種電影放映經營方式使得電影欣賞成為人們文化生活的一部份,此電影事業歷久彌新。此種生生不息的經營方式稱為永續型電影文化。

中國蝴蝶蘭內需市場未來是如何?第一種是守成不變,自一線走向二、三線城市。因產品無法推出新穎產品,最後淪回如同台灣傳統電影產業凋零之命運。第二種可能的發展是改善品質,引導流行,在全國市場都能推出新型蝴蝶蘭開花株,因此蝴蝶蘭之品質與產值逐年加大。如同台灣永續型電影文化。

一、中國蝴蝶蘭現況

2010年至2011年的生產成本分析,中國蝴蝶蘭組培苗售價為2.5人民幣,新品種約3.0-3.5 人民幣。自組培苗至1.5吋小苗,成本為1.0-1.5 人民幣,自1.5吋至2.5吋苗成本約2.5 人民幣。因此自組培苗至2.5吋苗成本為6.0-8.5人民幣。損耗率若是10%,成本是6.7-9.5 人民幣。損耗率若是20%,成本是7.5-10.6 人民幣。2.5吋種苗目前出售價格為8.0-11.0 人民幣。代表種苗的利潤已無暴利空間。

小農戶購買2.5吋苗,種植至大苗,再催梗開花,成本則是7元,因此開花株成本介於15-18 人民幣。出成率90%,成本則是16.7-20 人民幣。產地售價以2.5 人民幣計算。小農戶不需要溫室折舊,土地租金等固定成本,人工費用為自家工資。如果行銷又是自己經營,其利潤十分可觀。夫婦兩人經營2-3萬株,如果每株利潤若有8元,年收入即為16-24萬人民幣,這真是可觀的收入。因此大公司如果要將生產端延伸至行銷面,利潤空間已有限。在2011年年花,中國供應量估計已近60%是來自小農戶。

目前中國蝴蝶蘭的銷售仍是以年花為主。以2012年的年花為例,有兩種方式進行栽培:1. 20103-4月購買組培苗在20109-10月養成1.5吋苗,20113-4月養成為2.5吋苗。20118-9月開始催梗,20122月為年花。2. 2.5吋苗開始,20113-4月購買2.5吋中苗,20122月出售年花。由於此種流程,中國蝴蝶蘭種苗產業只有兩種型態,供應組培苗與供應2.5吋苗。如果供應1.5吋苗,每年11月至第二年3月為溫室空窗期。若是供應3.5吋苗,每年10月至第二年3月也是溫室空窗期。

因此大公司如果以一條龍方式經營,開花株競爭則不是小農戶的對手。尤其在年節,運輸工具、運輸燃油與當時氣候等條件限制,年花運輸距離無法太遠,最大距離已無法高於300公里。小農戶銷售的機動性又勝過大公司。

對中國蝴蝶蘭產業而言,未來勢必走向分工。如果小農式的組培場與生產場逐漸興起。總量雖然龐大,因為無育種、無研發,只能以現有品種再加以複製。如同傳統電影事業之比喻,自一線擴散至三、四線城鎮。最後蝴蝶蘭產業失去吸引力,只有萎縮至一小數量。

中國蝴蝶蘭產業其商品價格已被定位。產地價格低於25 人民幣。因此要有暴利只有炒作種苗,可炒作的題材是組培苗與2.5吋苗。也因此兩型種苗都出現了價格暴漲暴跌之結果。這種成品開花株售價固定,種苗價格起伏不定的市場機制將是蝴蝶蘭產業的大問題。

以中國蘭花產業的現況,此種蘭花產業的合理化必須自大型公司開始。大型公司的人力、物力與財力等都有一定基礎,大公司必須擔負此「領頭羊」的角色。在現今階段如果未經慎密計劃,盲目切入市場,增設組培場,到各地設點生產種苗與開花株,這種盲目躁進行為,隨之就是在2013年發生的下一次崩盤。

大公司能做哪些事?在生產面,自選種與引種開始,而在公司建立研發站,測試這些品種特性。藉由了解品種特性,規劃種苗生產數量與未來行銷點。

在技術面,指導下游農戶生產開花株,提供給水、給肥與病蟲害防治等相關技術。

在市場面,為下游農戶規劃與分配市場。公司的末端產品開花株與下游農戶產品一定要有市場區隔。

以生產地區而言,中國蝴蝶蘭生產成本已無南北差異。南方氣候高,但是加溫限用油料,不能使用煤炭,成本高。工資也高,又因開發早,土地與溫室租金高。在成本與運輸可能性之限制,中國年花將是在各地自行生產,自行消費之格局。

二、台灣與中國

以生產品質與品種開發而言,台灣平均水準勝過中國,以生產成本而言,組培苗,1.5吋苗、2.5吋苗之生產成本比較如下:台灣的組培苗13-17元新台幣,1.5吋苗20-22元新台幣,2.5吋苗40-45元新台幣。中國的組培苗2.5 人民幣,1.5吋苗4.5-5.0 人民幣,2.5吋苗8.5-10.5 人民幣。以目前匯率而言,兩者已相近。因此如果以貨櫃自台灣至上海,海運費用9萬元,關稅21萬元。台灣2.5吋苗運抵大陸,30萬新台幣之費用使兩岸運輸為不可行,根本無競爭力。自中國運到台灣,也是無利可圖。在關稅未解決之前提下,以種苗銷售兩岸已無自對方獲利的機會。以3.5吋盆而言,中國之成本加上加溫費用已高過台灣。

對品種需求而言,中國年花著重紅色花。花朵數目要多、花梗長、花朵尺寸也要大。等於是日本大白花規格的紅色版本。此需求與台灣內銷市場也不相同。台灣與中國的內銷需求,目前各自發展出各自的需求品系,少有交集。以目前中國走紅的大辣椒而言,在台灣無多少發展空間。

以外銷而言,兩者的交集即是在國際市場之競爭。目前限制在日、韓與歐洲。在日本,相互競爭大白花超成熟苗;在韓國,競爭3.5吋大紅花;在歐洲,競爭2.0吋抽出雙梗的迷你花。以目前的國際發展狀況,兩地的相互競爭機會未來愈來愈少。

2011年之後,中國蝴蝶蘭市場主要是競逐內需市場,尤其二、三線都市。大公司的機會已是種苗而不是年花。

台灣蝴蝶蘭產業的成敗在於美國。美國市場如果失敗,剩餘的市場即是退居華人世界。

台灣許多品種流向大陸,但是這些品種不見得適用中國。中國蝴蝶蘭產業也少見能夠進行研發,能夠將品種特性加以科學化探察的公司或是研究單位。因此台灣蝴蝶蘭真正的對手已不是中國,海峽兩地各自有其發展空間。

台灣蝴蝶產業真正的對手已不是中國,是自己是否爭氣。中國蝴蝶蘭產業真正的問題就是自身產業內部自我調整。答案簡單明朗,只是海峽兩岸眾多的蘭花業者,又有多少人能勘破此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