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以色列可以教世界如何在極端氣候中成長

荷蘭初創公司BloomPost進入歐洲

為什麼在荷蘭糧食和農業領域受到投資者的熱烈歡迎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中國對非洲的昂貴賭注失敗了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由於冠狀病毒大宗商品價格暴跌,浪費了2000億美元的投資和貸款。

Minxin Pei 202051

 Minxin Pei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政府教授,也是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Marshall Fund)的非居民高級研究員。

https://asia.nikkei.com/Opinion/China-s-expensive-bet-on-Africa-has-failed

https://www.ft.com/__origami/service/image/v2/images/raw/https%3A%2F%2F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2Fpsh-ex-ftnikkei-3937bb4%2Fimages%2F4%2F7%2F7%2F7%2F26797774-3-eng-GB%2FCropped-1588238216G20200430%20Sudan%20oil%20facility.jpg?source=nar-cms

  201012月,一名中國工人在蘇丹的一家石油生產廠與他的同事交談:中國進軍非洲恰逢商品超級需求週期的頂峰。 Tribune News Service/Getty Images

 

中國在非洲的商業活動,如投資,基礎設施項目和銀行貸款,長期以來一直受到審查和批評。批評者指責北京實行一種新型的經濟殖民主義,誘使毫無戒心的非洲國家陷入所謂的債務陷阱,再由此控制非洲大陸的寶貴自然資源。

儘管這種觀點對於有關北京與非洲經濟聯繫的敘述中,占了主導性地位,但它可能誇大了中國的戰略遠見。而且忽視了中國在非洲大陸上大賭注的陷阱。

在全球經濟危機中,非洲發現的石油,銅和礦產價格暴跌。中國資助的項目前景黯淡。自2000年代初以來,中國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被要求免除向非洲國家提供的數百億美元貸款。武漢肺炎爆發期間,對於在中國的非洲居民的虐待激起了種族主義的呼聲,並引發了針對北京的外交抗議。

數萬億美元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計劃,甚至是中國與非洲經濟交往中的瑰寶。冠狀病毒對中國經濟造成了沉重打擊,第一季度的經濟產出下降了6.8%。

令人懷疑的是,北京將來是否還有資源為一帶一路此倡議提供資金。一個明顯的跡象是,中國共產黨最近的政治局會議公報中沒有提及一帶一路倡議。

回想起來,中國對非洲項目的崩潰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北京的戰略基於錯誤的假設,並且在錯誤的時機執行。

中國領導人主要將非洲視為自然資源的來源。自1990年代初以來,中國快速的增長引起了對石油和地下礦產的巨大需求,而非洲似乎是一個完美的選擇。因為歐美主要的跨國公司對非洲大陸的控制力很弱,而北京很容易以更高商品價格出價來獲得礦山和石油的股權領域。

出於未知原因,中國政府認為,作為股權持有人和債權人,中國可以更好地確保安全獲取那裡的關鍵原物料。

結果,中國打開了支票簿,成為非洲最活躍的非傳統貸款人。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中國非洲研究計劃,中國在2000年至2018年間,向非洲49個國家提供了1,520億美元的貸款。世界銀行估計,至2017年為主,中國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的貸款,其價值為640億美元,或是超過雙邊債務存量的60%。

除了給非洲提供信用貸款之外,中國還通過國有企業,在直接投資上大賭注。根據官方數據,2008年至2018年,中國在非洲的直接投資從78億美元增加到460億美元。

從紙上資料表面上看來,中國似乎已經物超所值。根據中國政府提供的數據,2018年中國與非洲商品貿易額從1070億美元增至2040億美元。

但是問題在於一個充滿政治和經濟風險的遙遠大陸上,中國是否可以擴大與非洲的貿易,並保持其原物料的獲取,而無需承諾將近2000億美元的雙邊貸款和FDI

如果中國選擇在公開市場上購買相同的原物料,極有可能不必會為相同的原物料支付出更高的價格。北京希望直接或半直接控制資源可以提供更大的安全性,然而這是幻想的。

一方面,一旦中國擴大其信貸或是在礦山,油田或道路上進行直接投資,它就會受到受援國,非洲國家政府和政治核心人物的擺佈。中國無權阻止其投資被國有化或被違約其貸款。

https://www.ft.com/__origami/service/image/v2/images/raw/https%3A%2F%2Fs3-ap-northeast-1.amazonaws.com%2Fpsh-ex-ftnikkei-3937bb4%2Fimages%2F5%2F2%2F8%2F7%2F26797825-4-eng-GB%2FCropped-1588238392R20200430%20Macky%20Sall%20Xi%20Jinping.JPG?source=nar-cms

  習近平在20187月訪問塞內加爾總統期間與塞內加爾總統Macky Sall進行了會談:一旦中國擴大信貸或進行直接投資,這將受到接受者的擺佈。 © Reuters

 

如果由於非洲衝突或是至中國漫長的通信線路因,而造成供應中斷,則直接控制的理論優勢將毫無價值。因為至少在可預見的將來,中國缺乏在非洲保護其礦山和鐵路的軍事能力,也沒有在可持續的基礎上護送其商船。

由於時機不佳,中國在非洲的賭博也失敗了。那次是在中國高度需求的驅動下,它進入非洲大陸的時間恰逢是商品需求超級週期的頂峰,那時原物料價格飛漲。結果中國公司為商品價格高昂而付出了代價。這些商品很可能因為在疫情下,因為商品價格暴跌之後損失了巨額價值。

如今,冠狀病毒的爆發將摧毀非洲脆弱的經濟和社會,中國需要採取務實的退出戰略。 北京必須意識到,由於該病毒對非洲的經濟影響,它不太可能收回其大部分已沉陷的投資或貸款。

這種結果唯一明智的政策是取消其貸款,這是贏得一種人道主義姿態。 但是,這一戲劇性的步驟將是經由討價還價,因為成果將代表獲得北京的善意。而這筆錢現實上卻沒有收回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