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生技領域,誰要負責?

 

 

人文關懷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竹山老家的兩三事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一個人心中有個家鄉,尤其是在鄉村,在泥土長大的孩子。鄉下的房子不只是居住的地方,而且有著時空的意義。在時間上,鄉間房子是一代又一代祖先居住的地方;在空間上,那是自己成長的天地。不管走多遠,不管時間多久,來自鄉間的小孩與那成長的家鄉是無法割捨。

 

一、父親的茶葉與圍巾

我喝茶的習慣是自小孩開始。那時很少喝到茶葉泡出的熱茶。父親以香蕉和鹿谷的親戚交換茶梗。茶梗是製茶後挑出來不能賣出的茶製品。這些茶梗不能直接沖泡,必須以熱水一煮再煮才能煮出味道。有次和父親拜訪親戚,喝到了真正茶葉泡出的好茶。我問父親家裡為什麼不用這種茶葉泡茶。父親笑著說:「傻孩子,你知道這種茶葉一斤要多少錢?」。我當時回答:「我長大賺錢了,一定要買好茶葉給你泡茶」。

在準備出國前一晚,正忙著收拾行李。父親來到書房,拿出兩罐茶葉與一條圍巾。不善表達感情的父親,告訴我說:「兩罐茶葉拿到美國慢慢喝。美國冬天很冷,記著圍上圍巾」。那兩罐茶葉在我功課疲累時,一次一次慢慢的泡完。而圍巾我一直捨不得使用。

得到博士學位回國之後,薪水增加了,也可以為父親買到好的茶葉。但是父親能夠泡著我為他買的好茶葉,前後竟不到兩年。

蘭界的朋友知道我有喝茶的習慣,因此也常饋贈好茶葉。每次喝到好茶,心中感慨著,父親如果能夠喝到這些茶那有多好。民間習俗祭拜祖先,有使用白開水,也有使用清酒。而我告訴兩位小孩,我們要泡好的茶葉,以茶水祭拜他們的阿公。

大兒子準備出國,未來的學校尚未確定。無論是寒冷的中西部或是東北部,或是溫暖的加州,我已將父親給我的圍巾交給他。以後他到美國讀書,也要帶著這條阿公留下的圍巾。父親生前特別疼愛大兒子,以後這條圍巾就是代表著阿公對他的關懷與期待。

 

二、竹山家園的泥土

台北的三姊家住植物園附近。她所學之氣功在練功之後,雙足需要踏上泥土疏解身體之濁氣。但是植物園內泥土與草地因為太多的人來人往而不乾浄,不適合用以練功。這個問題倒是容易解決。由我準備兩桶家鄉泥土,在三姊練功之後腳踩泥土即可幫助身體健康。

為何要使用家鄉的泥土?韓國廢除漢字改用其特殊文字,但是為了保護其農業,「身土不二」此四個漢字在韓國充斥於街頭。在韓國,其意義是人所食用的食物應該來自其家鄉泥土種出來的農產品。在佛經「身土不二」則是有其特殊意義。

三姊在台北住了三十年以上,但是她從小在鄉間長大,在鄉下田地耕作。如今她需要泥土可以踩在上面以協助練功,那麼最好的泥土就是來自家鄉的泥土。

我準備兩個桶子,開車回竹山老家取土。在老家的土地,清除上方的雜草向下挖掘。10公分、20公分,一直挖到30公分。泥土的香味逸出來,那是草根、微生物等種種生物體與泥土混合而成的味道,土質就是如此肥沃。這些泥土蘊藏著無窮的生命力。

竹山家園原來是片雜木林,為何泥土如此厚重?到鄰近農家看著他們因為要種植果樹向下鏟出的穴洞,近地面10公分有一層黑土。但是10公分以下的土層就成了夾著碎石的黃土。

為什麼我家的泥土如此深厚,那是父母親一輩子的心血。每年冬天,水稻田休耕不再灌溉。半山坡的水圳,濁水溪的引來的灌溉水流依舊流動著。在我有記憶以來,每年冬天,我協助父母親將這些夾雜泥土的濁水溪水引入田區,一次又一次增厚土壤,再以牛犁混合土壤。父母親數十年的心血才有此三十公分厚的肥沃土壤。

在我國小時期,有位佛教師父雲游經過老家,他說此地不能聚大財,但將孕育文昌之氣。我長成之後,在濁水溪另一側遠望家園。與其他山景比較,多了一份深綠蒼鬱,樹葉也特別繁密。如果這是孕育文昌之風水之地,此份風水不是天然形成,而是父母雙親一生辛勞留予子孫的一塊家園,由這些厚土蘊釀出作學問的渾厚氣息。

自雙親離世,我也不再居住於鄉間。鄉間許多田地也無法處理,任由果樹與雜草叢生。但是拔除地表雜草後,土壤仍然如此深厚。以後再回鄉耕種,仍有一塊父母親留下的沃土。父母親留下的身教,那是竹山家園無形的風水,仍然庇蔭我的家庭。

雙親離世之後,兄姊、姊夫就是最親的家人。相信這兩桶泥土能夠為三姊帶來更多的健康。因為這些泥土是竹山老家的泥土,是父母親為兒女留下的泥土,也是三姊當年踩著成長的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