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南非農業應對不確定性的應對策略

面對人工智慧的風險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美國之音對於中國在非洲的報導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美國之音此媒體,在517日刊載一篇報導。由於此篇文章在其網路中文網頁上已有刊載。因全文整理如下,將一些誤植的單字與文句加以修正。

以此篇文章,提出不同角度對於中國在非洲的報導的看法。

 

附錄: 深耕非洲20年,中國有沒有贏得非洲民眾的心?

美國之音 +2021-05-17 10:03 

https://www.storm.mg/article/3682725?mode=whole

 

在亞太和歐美的許多國家嚴厲譴責中國在新疆嚴重侵犯人權的時候,一些非洲國家的政府對中國表示了支持。觀察人士指出,中國在非洲大力投資20年,雖然在國際政治中獲得了非洲官方的支持,但是,從軟實力投射結果,即贏得非洲民眾的心,贏得非洲人的信任方面來說,中國並不太成功。非洲人更認可美國的發展模式和西方的文化。他們還指出,在非洲,中國的軟實力輸出通常與物質利益聯繫在一起,而這樣的做法並不具備可持續性。

非洲國家支持中國在新疆、香港和西藏的政策

514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上感嘆道:「 ……我們的確感到中非在很多問題上有著強烈共鳴,是真正的好朋友、好兄弟。」

她是對中國國內記者提問如何看待《非洲中國評論》網站創辦人杰羅德・姆班達(Gerald Mbanda)發表《為什麼非洲國家在人權問題上支持中國、反對西方》一文作出回應的。在這篇文章中,姆班達指出,美國等國有關新疆「『種族滅絕』、『強迫勞動』等指控是彌天大謊,真實目的是攻擊中國內政、破壞中國發展」。

姆班達是盧安達的一名記者,與中國關係深厚。除了媒體精英,非洲國家政府在新疆問題上也與中國政府保持了一致。

今年3月,在北京舉行的「非洲國家駐華大使眼中的新疆」活動中, 布吉納法索、剛果共和國和蘇丹等國駐華大使盛讚中國當局在新疆的政策,認為中國是在提高新疆民眾的生活水平。他們還質疑西方對中國的指責是別有用心。

除此之外,20206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 Human Rights Council)在日內瓦就引發爭議的香港國安法舉行了一場投票,25個非洲國家支持中國當局。同年10月,在西方國家參與的一份嚴厲譴責中國在新疆、香港、西藏侵犯人權行為的聯合聲明中,沒有一個非洲國家參與聯署。

非洲人對中國的「投機性擁抱」和不信任

不過,相對於在國際政治和地緣政治中獲得的成功,中國對非洲的經濟、文化、教育和媒體的大力投入,並沒有轉化成非洲民眾對中國的信任,在一些國家,中國的存在引起了非洲民眾的抵觸和反感。

美國喬治亞州立大學政治學副教授Maria Repnikova近日在美國智庫威爾遜學者中心舉行的有關中國在非洲的軟實力投射研討會上說,如果衡量中國在非洲軟實力投射有效的標準是中國在國際組織,特別是聯合國,得到的非洲國家的投票,那麼,中國無疑是成功的。但是,如果衡量的標準是非洲民眾對中國的真正認可,那麼,中國的做法卻不是那麼有效。

她說,「如果衡量的標準是建立一種深深的信任以及與中國的親密關係,改變當地民眾對中國的看法,縮小中國經濟崛起以及因崛起而帶來的負面形象之間的差距,那麼中國的這些做法不那麼有效。更多情況下,是模糊的。」

20年來,隨著中國對非洲貿易、投資和援助的增加。2021年,中國已成為非洲第一大直接投資國。中國也加大了對非洲軟實力的投資,主要體現在文化、教育訓練和媒體投入。

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期間,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就承諾在非洲設立10個魯班工坊,向非洲青年提供職業技能訓練;為非洲訓練1000名精英人才;為非洲提供5萬個中國政府獎學金名額,為非洲提供5萬個研修訓練名額。中國給予非洲留學生優厚待遇甚至引起了中國學生的不滿。

文化上,中國在非洲建立了多家孔子學院。截止20196月,中國已在44個非洲國家設立了59所孔子學院和41個孔子課堂。

另外,為了講好「中國故事」,中國的國家媒體也在非洲擴大了存在。截止2018年,中國央視在非洲有14個演播室,新華社有30多個分社。除此之外,中國在非洲三十多個國家直接投資媒體,對他們的記者進行訓練。

然而,中國的這些努力並沒有讓非洲普通民眾更加熱愛中國和信任中國。喬治亞州立大學的Repnikova認為,中國的軟實力投射帶來的效果最好的情況是「投機性的擁抱」, 更多的是「孤立和不信任」。Repnikova一度專門研究中國在衣索比亞的軟實力投射。衣索比亞是非洲人口眾多的大國,是中國一帶一路項目的重要站點。Repnikova採訪過衣索比亞的政府官員、精英和學者,包括那些在中國接受過短期或是長期訓練的衣索比亞人。

她說,衣索比亞人告訴她,中國給非洲人提供的到中國的訓練和學習項目不只是讓他們感受到了中國經濟發展的速度,同時也感受到了中國制度的「鋒利邊角」。

Repnikova說,有位曾在中國訓練過的衣索比亞人告訴她,自己曾向中國主辦方提起如何應對中國工廠對衣索比亞的環境帶來的污染問題時,被主辦方懷疑是從美國來的。在自己再三強調自己從衣索比亞來之後,主辦方就選擇無視他的問題。Repnikova說,不少衣索比亞人告訴她,一旦話題涉及人權、環境和污染的問題, 中國方面的回應就是迴避。

Repnikova說,中國這樣的回應令很多衣索比亞人擔心,中國對衣索比亞所承諾的「雙贏「局面可能並不平等也並不互惠。她說,在談到與中國的關係時,衣索比亞人最關注的主題是中國與衣索比亞的關係並不平等, 需要重新談判達 成更好的條件。

Repnikova說,中國所宣揚的民主和自由也令人在中國學習的衣索比亞人困惑。她說,衣索比亞人私下里會問「中國到底在哪種程度上比衣索比亞更開放?有些人,特別是媒體人對他們在中國的同行不自由的遭遇表示同情。

Repnikova認為,中國在衣索比亞的孔子學院最好地詮釋了非洲對中國的「投機性擁抱」。她說,許多衣索比亞人被吸引到孔子學院並不是中國文化的吸引力,而是因為學習漢語後能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

她說:「孔子學院的語言和文化交流更多地植根於戰略利益,而不是文化浸潤。衣索比亞各大學的院長因為經濟前景接受了孔子學院的合作,他們還直言不諱地表示,如果物質利益枯竭,這些學院會很快被關閉。」

她認為這種與物質利益掛鉤,而不是與文化和價值觀掛鉤的做法,讓中國的軟實力投射缺乏後續之力。確實,在談到對非洲或其他國家的援助時,中國官方津津樂道的是「中國機遇論」, 強調與中國的聯繫可以帶來物質上的好處。

在媒體投入方面,雖然中國官方媒體加大了投入,但是,中國中央電視台、中國日報等在非洲的受眾有限。非洲的一些媒體也使用中國媒體提供的內容,但是,在另一些國家,包括中國媒體存在較多的南非和肯亞,媒體人普遍對中國媒體的可信度表示懷疑,他們更願意接受西方媒體的敘事。

有關中國在新疆的政策,在非洲一些國家也有不同與中國官方敘事的報導。比如,55日,塞內加爾的《南方日報》轉載了英國廣播公司(BBC) 的一篇題目類似的文章--《非洲國家為何在人權問題上支持中國反對西方》。文章說,非洲國家之所以這麼做是出於對中國貿易、投資、援助的依賴。文章轉載後令中國駐塞內加爾使館惱羞成怒,立即在同一家報紙刊發題為《這就是非洲國家為何在人權問題上支持中國》的文章加以反駁。

非洲青年非洲集團旗下(Jeune Afrique Media Group)的「非洲報導」網站在年初就預測,2021年,隨著中國與其他地區關係的惡化,非洲國家會被中國當作「棋子」,時不時地被中國招呼出來支持中國在新疆、台灣、西藏以及南中國海問題上的有爭議的立場。

非洲希望複製中國經驗?中國模式並非年輕人的首選

在談到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時,中國官方的宣傳是非洲國家希望複製中國的發展經驗。為了推進中國模式,中國還通過政黨訓練計劃,向非洲的政黨傳授中國在經濟發展和政治管理方面的經驗。

中國把非洲人邀請到中國的教育或訓練機構上課,帶領他們前往地方政府實地考察以獲得第一手經驗,與地方官員、農民和企業家座談;同時讓參與者熟悉中國傳統文化的文化訓練計劃。除此之外,中國還把非洲未來政治領導人納入其中。非洲青年精英受到特別的關注,獲得了中國政府提供的訓練經費。

然而,非洲年輕一代卻沒有被中國打動。根據非洲民調機構「非洲晴雨表」(Afrobarometer202011月發布的一項研究顯示,非洲年輕人(18歲到35歲之間)更偏愛美國及其發展模式。圍繞更喜歡哪個國家發展模式的問題,32%的非洲受訪者選擇了美國,23%選擇中國,11%選擇前宗主國(英國、法國、葡萄牙),11%選擇南非。

對比美國和中國發展模式,在18個調查的非洲國家中,美國在13國更受歡迎,尤其是在這幾個國家差距最為懸殊:在獅子山共和國,喜歡美國模式的人達到55%,喜歡中國的只有13%,相差42個百分點;在佛得角,這個差距為29個百分點;安哥拉,27個百分點;肯亞;20個百分點、加納,18個百分點、烏干達,18個百分點,和衣索比亞,16個百分點;中國發展模式只是在馬里、布吉納法索和波札那等3國更受歡迎。

調查還發現,77%的人知道中國的貸款是要還的。58%的民眾認為政府從中國借貸太多。71%的人認為英語是年輕人必須要學的最重要的國際語言, 2%的人認為中文很重要。

南非約翰尼斯堡大學中非研究中心的Emmanuel Matambo在威爾遜學者中心的研討會上指出,一些非洲人和政府並不是主動跟著中國走。很多時候,是非洲國家並沒有選擇。他強調: 「從文化角度來說,我們對西方的迷戀要大於中國」。

喬治亞州立大學的Repnikova認為,這樣的非洲對拜登政府有利。拜登政府上台後,奈及利亞、南非等國政府曾紛紛「提前」祝賀拜登當選,表達加強與美國新政府合作的願望。

官方對官方,非洲民眾對中國的「頂回」

喬治亞州立大學的Repnikova強調,談到中國軟實力投射的效果時,還必須區分開非洲的精英們和普通老百姓。她說, 非洲的精英們雖然私下裡對中國也會有批評,在公開場合對中國都表現得比較認可。但是,普通非洲民眾對中國在非洲的存在,更多的是批評。在非洲的民主國家裡,這些批評更是出現在公共領域,體現在抗議和媒體的報導中。

南非約翰尼斯堡大學中非研究中心馬坦波說,他的祖國尚比亞就是很好的例子。在尚比亞,越來越多的民眾在「頂回」中國的影響力,他認為這樣的聲音不容小覷。

他說:「精英所希望推銷的和民眾所感受的之間有一種不和諧」。他說,雖然尚比亞的民主有所下滑,但是,作為一個民選的政府,尚比亞政府不得不聽從自己國民的聲音。尚比亞今年8月舉行總統大選投票,預計,尚比亞對中國的巨額欠債會是令人關注的話題。

位於非洲中南部的尚比亞是中國在非洲的第一個經貿合作區,也是中國「一帶一路」在非洲重要的一站。在尚比亞,機場、水電站、高速公路等基礎設施建設是中國在尚比亞的新「名片」。中國的華為、四達等數字電視和移動網絡公司的身影也活躍在尚比亞。

就是在這個中國投資巨大的國家,中國的存在並沒有獲得當地民眾的感激,相反,當地民眾對中國的抵觸和警惕情緒越來越高。20205月,三名中國公民在尚比亞被殺害。

尚比亞的大報紙《盧薩卡時報》多次刊登文章說,中國正在對尚比亞的經濟實行殖民統治。尚比亞政府正在把國家出賣給中國。報紙還呼籲當地民眾起來抗議,否則國家就要消亡。

許多尚比亞人批評中國在首都盧薩卡和銅帶省首府恩多拉援建的新體育館是「白象工程」(耗費巨大而不實用)。並表示,中國項目助長了尚比亞的腐敗現象。南非約翰尼斯堡大學中非研究中心馬坦波指出,由於尚比亞現政府越來越專權,也因為中國注重官方與官方的聯繫,有時候當地政府失敗時,中國就會被拉出來當作「替罪羊」。

非洲東部的肯亞近年來對中國的看法也很負面。有肯亞人說,這種負面情緒應該開始於中國2013年向肯亞提供第一筆貸款建設蒙巴薩至內羅畢的標準軌距鐵路(蒙內鐵路)。

20206月,肯亞上訴法院裁定,政府及其國家鐵路公司與中國路橋公司(CRBC)簽訂的有關標準軌距鐵路(SGR)的合同是非法的,違反了憲法。在中國媒體報導中,蒙內鐵路被中國視為「一帶一路」倡議在非洲的旗艦項目,是中非友誼的新象徵。

另外,肯亞人也認為,孔子學院的文化和語言交流只是中華帝國的延申。

位於西非的奈及利亞是非洲最大的經濟體。在那裡,民眾的反華情緒也在高漲,特別是在2020年廣州的奈及利亞人受到歧視性待遇之後。奈及利亞眾議院議長Gbajabiamila當即召見中共駐奈及利亞大使周平劍當眾「訓斥」了他。

20204月,奈及利亞的一個律師團向法院提出集體訴訟,就新冠病毒疫情對中國求償2000億美元。

4月底,奈及利亞一些眾議員動議要求奈及利亞公民在中國廣州遭不當對待一事進行反制。後來,奈及利亞議員Ben Igbakpa又在眾議院發起動議,要求調查中國在2000年之後在奈及利亞的投資,此動議獲得眾議院的通過。

不只是奈及利亞,在非洲,中國貸款可能帶來的「債務陷阱」已經成為很多國家廣泛討論的話題之一。2019年,坦尚尼亞以不公平條件為理由叫停了一項中國支持的100億美元的港口綜合建設項目。坦尚尼亞總統馬古富力指責中國對此項目提出的融資條件是「剝削性的和令人難堪的」,中國投資人設定了「只有瘋狂的人才會接受的苛刻條件」。

雖然中國希望通過疫苗來改變自己得外交形象,但是在不少非洲國家,比如奈及利亞和尚比亞,他們對中國疫苗的信任只是在世界衛生組織批准中國疫苗進入緊急使用清單後才同意考慮。

2020年4月,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同時面臨伊波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肆虐(AP)

20204月,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同時面臨伊波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肆虐(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