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美國蘭花溫室種大麻

 

 

無官御台史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裱糊匠與台灣農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農業是什麼,有學者提出三生,“生活、生產與生態”,中國的口號是三農,“農村、農民、農業”。

以李鴻章的自傳中,李鴻章對自己一生之所作所為作出以下的總結:「我辦了一輩子的事,練兵也,海軍也,都是紙糊的老虎,何嘗能實在放手辦理,不過勉強塗飾,虛有其表,不揭破,猶可敷衍一時。如一間破屋,由裱糊匠東補西貼,居然成一間淨室,雖明知為紙片糊裱,然究竟決不定堶惇O何等材料。即有小小風雨,打成幾個窟籠,隨時補葺,亦可支吾對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預備何種修葺材料,何種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

台灣農業就如同裡頭所描述之紙屋,用一些糊弄之材料裝飾的有模有樣,但是在大風雨下就經不起考驗。

那麼裱糊匠是那些人? 依賴農業為生之人員,有官員,有工商業之人物。然而此產業又有許多人則是愚夫愚婦。

官員為何如此?在中央者,根本不願意至基層瞭解。忙於開會,忙於行政,忙於一些瑣事,而自居自身重要。研究單位之人員與行政官員相近,是考試出身。而能向上升遷者,不是能力,而是善於糊。廣設大學結果即是造成這些官員素質低落之主因。在1980年代之前,全國大學生占人口比例12%以內。國立大學農學院之學生,素質至少是常態分配之10%以內,代表有一定之水準。在1980年代之後,大學每增加科系,每增加錄取人數,農學院排名即是下滑,而今農學院之學測錄取成績少有50%以內,代表農學院之學生素質已低落。

農學院之師資亦然。無產業概念,無國際視野,無專業知識,這些人在大學之內先天資質不足,進入官府一朝掌權,“小人得志”之嘴臉馬上呈現。那麼如何要求農業官員有所作為?

在研究單位,在農業科系,幾乎是國內研究所近親繁殖的產物。無專業能力是必然。這些人常有出國考察機會,但是視野仍然侷限小小農業官僚體系。

工商界進入農業,一則是以此獲得土地,另一則是藉此名目以獲取補助。由於台灣土地已有等則區分,土地之釋出較為緩慢。但是以開發之名,填塞之田地已不在少數。工業區,專業園區等等都是取自農地。

工商業以農業之名,而目的是獲得補助則不勝枚舉。以太陽能板為例,夾帶綠能、農田種電之口號,由全民稅收購買太陽能板,以全民稅收以收購電力。再以植物工廠為例,其目的是售出多餘之LED燈具,並且設法將廢棄廠房由國家經費支援。農業生技因為有獎勵條例,正也成為大企業避稅、逃稅之好藉口。各種財團法人如工*院,農*院,各種*財中心等等,也以參預農業之美名,刮分國家經費。

因此農業之根本問題是什麼?是沒有人才。農業的人才其能力要高於工商業,但是有此高能力之人才,何人願意投入此農業?這就是三農中農民的問題。

農業要為國家賺錢,如同其他產業,而不是成為國家財政的包袱。這是三農中“農業”。但是台灣農業生產只是用來為藉口,刮分經費。

至於農村,無真實農民,無農業,就不用談農村,更不用維繫農業文化。

但是台灣農業難道一無是處。並不然,台灣農業之基本條件有其競爭力。看看台灣複雜的地形,從南到北,從平地到山地,四季不同之氣候條件。便捷之交通建設,電力,網路,水源,瓦斯能源等都十分方便普及。以便利商店為指標,台灣各地有其基本生產能力。因此找到了適合之生物產業,可在台灣建立一片天地。成就少數人財富並不難。

至於整體農業,整體農民,在現有之殭化體系,在現有大多數人之薄淺概念,要如何改善?衰亂已成,在現有體制之內,無法改革。因為改之必潰決,因為亂象已成。這棟紙糊房子,任何改建必使其傾倒。唯有另建新屋,才有機會。明末王船山先生之警語不也是如此,「害已成而不可挽,挽必橫流。」

 這就是2016年,台灣農業的真面目。這就是台灣農業大方向,因此也由此確認自己能走之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