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蘭花產業與我們不合作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81026日聯合報台中報導,有篇文章篇名“蘭花王國不再?蘭界人士:因為我們不合作。"這篇文章的內容雖然不足以講出台灣蘭界所有的問題,但是這是在一面倒的義和團式情緒之中,看到一篇能夠自我檢討的報導。此篇文章之難得,在於其自我檢討的態度。當然文章中還是有一些不正確之內容。

例如“台灣的小農制,要如何拚得過大農",我們小農的對手不是其他國家的大農,而是蘭花公司。蘭花公司有組織、有研發、有管理、有資訊收集。這些功能不是大農所有。如果小農比喻成路邊攤,大農就是黃昏市場,蘭花公司就是百貨公司。

“小農的劣勢,就是不能同一種花供應單一國家市場"。此句話之問題是不瞭解蘭花市場之基本需求“少量多樣化",但是供貨後蘭花之品質要一致。時間要及時。

台灣蘭花能否重生,其問題是多重性,也是交互影響性。而其中重要的一環是學術研究與專業能力。以學術研究而言,不討論工程人員,僅就農業相關領域而論,對台灣蘭花產業貢獻極大是朝陽大學病毒檢測研究的張博士,還有農試所蘭花病蟲害研究之團隊。他們的研究成果已成為實用技術為業界使用。然而其他的研究領域,有如黑洞一般吸入大筆研究經費之蘭花生技,至今看不到任何有用之技術。還有某政府機關,耗費大量研究經費進行所謂蘭花生理特性研究。至今不但無法舉證已做出任何蘭花品種之生理特性,更敢以發國難財方式,以技轉名義,再賺取大筆資金。這種法律上合法,學術倫理喪盡的不義之財,得到了仍能臉不紅,氣不喘。

農業研究人員不努力研發,動輒以“荷蘭政府提拔更多研究經費給予蘭花研究"為自己無能做藉口。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因為學術研究之不振,台灣蘭花產業再起的原動力已缺乏。

台灣蘭花主流產業之未來,在2014年下半年已顯示其最終結局。以後的發展,只是沿襲已有之劇本,依預定時程不斷的演出。這種劇本,自洋菇,菊花,香蕉等,隨然是不同作物,卻都是相同劇本。但是在二十一世紀,隨著國際化與網路化,蘭花產業仍有其生機。答案十分簡單。蘭園或公司找到自己的定位,國外有配合之蘭花公司。將蘭苗品種特性,自身蘭園氣候環境,溫室環控能力等條件加以最佳化組合。適時、適量生產品質穩定的種苗,提供國外蘭花公司接力生產。而且不張揚,不自誇,不以台灣之光自喜,仍然可以生存,而且更可以永續經營。

 

聯合新聞網 2018-10-26 09:4聯合報 記者黑中亮╱台中報導

「蘭花王國」不再?蘭界人士:因為我們不合作

台灣蘭花終於有了座永久的展館「花舞館」!琳瑯滿目 、各式各樣的台灣蘭花,雖有蘭花王國的美稱,卻徒具育種王國的稱呼,在品質行銷上輸給荷蘭,究其原因,蘭花界有識之士說「因為我們不合作!」國內面臨每一個蘭園品種的標準是不同的,而台灣的小農制,要如何拚得過大農。

蘭界人士指出,台灣蘭花最諷刺的是,雖有獨步全球的育種能力,過去4050年來,始終有一群人,只為把蘭花育種持續做下去,掌握育種技術,讓世界所有蘭花品種都是台灣的,可能台灣輸給荷蘭最多的地方在於品質不專一,行銷不夠全面,台灣雖然能夠做出各式各樣的花色,不同的大小,台灣能夠創造出許多的世界奇蹟,但能不能夠維繫「蘭花王國」,則是我們最大的盲點。

畢竟,每一家蘭園的品質都不一樣,小農的劣勢,就是不能同一種花供應單一國家市場,但荷蘭本來就是花卉歷史大國,在整個產銷的運送上,就是比台灣更成熟的,事實上台灣在農業產銷上,不是只有蘭花失去優勢,香蕉、茭白筍都面臨同樣的問題,蘭花走了一樣的路。

他指出,今天台灣農民在「合作」這個點上,如果大家沒有辦法合作,沒有共同品質的花卉一致對外,就沒能力去打世界賽,蘭花王國這個名字將不會再存在,很高興看到花舞館這個永久展館試營運啟用,非常希望這兩個廳的啟用,能夠做為國內蘭界永遠的科普、展示基地,對本地農民經濟有點刺激成長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