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中國學術產業與娛樂產業

 

 

人文關懷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中國農民未來會是什麼樣的?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這篇文章說出中國農民(人民)之心聲,已不用再加註解。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030207/answer/503605668

理解中國的問題,必須首先理解的中國的權力:

同理,理解中國的農民問題,也必須從理解中國的權力體制開始。

中國是一個以權力為軸心的分配體制。佔有的政治權力越大,控制的經濟資源也就越大,在分配體系中的地位也就越有利。

為此,可稍微參見中國官方投資拍攝的2017主旋律大戲《人民的名義》,其中對“漢大幫、駙馬幫、秘書幫、軍二代”諸多利益集團的毫不掩飾的刻畫(有些裙帶關係的角色甚至被當編導當正面在歌頌,例如侯亮平鍾小艾沙瑞金陳海陸亦可),在中國流行藝術史上肯定是空前絕後,而現實生活中,高端權力集團對自身利益的複利飛速增長更為囂張跋扈,堪稱惡貫滿盈,電視劇只是九牛一毛、冰山一角(多年做生意的都知道:現實中的漢(J)(S)省暴利地產巨頭前20名都是G二代控股,其他省區也差不多)。

無疑,中國農民處於這種分配體制的邊緣之邊緣,底層之底層,弱勢之弱勢。

在這種體制下,中國農民不僅受到力量強大的城市利益集團的排斥(北上廣地方政府已經極為露骨,排農政策比歐盟還排外),也同時受到深入農村的行政體系的剝奪(取消農業稅之後也是如此,徵地挖沙拆遷環保和教育縮編,唯一大輸家都是各地的小農家庭)。

更重要的是:中國農民人口雖然數量龐大,但天然的分散性使他們很難凝聚成有力的壓力集團(一旦想“凝聚”就是找死,多年來對民間自行組織農會的“領頭分子”一律按頂格重判,比對待xx暴恐分子還苛酷)。

這決定了,一旦遇到經濟緊縮,中國農民必將成為最早和最大的犧牲品,必將成為獵物鏈的最低端的被獵殺物(而且近乎無聲無息),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結構性矛盾和內在必然趨勢。

因為,以政治權力為軸心的中國特色的利益分配體制(同時也是利益榨取體制),將會以最快的速度將這種分配壓力轉嫁給處於最底層的農民和農村。

因為結構性的先天不足,中國農民很倒霉,國力興盛,他們沒來得及享受到多少實惠;而國力一旦走衰,他們肯定是第一個被祭祀的羔羊。

在這個意義上,中國農民的生存狀況,實際上是測試中國經濟景氣程度最靈敏的指標,而不是什麼央視的廉價歌頌節目和各大門戶網站的貧嘴新聞標題(厲害了我的xxxx回复亮了,xxx震驚世界,xxx雖遠必誅)。

更多的想法不能接著寫了(知乎刪帖太狠,我還不想被封號),千言萬語化成張養浩的一首詩:

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裡潼關路。

望西都,意躊躇。

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我家祖輩都是農民,我思考了一下現狀,想認真的回答一下這個問題。crastal

我家有68分地,從我記事起就是種蔬菜,玉米,再也沒有種過其他。一年靠種地可能只有不到2萬左右的收入,我家如此,村里的人也是如此,是的這個是個貧窮的小山村。我記得在我還在上小學的時候,我們村還是貧困村,還在拿著救濟。是的,這個收入情況導致這個村里的人普遍文化素質都不高只知道賣苦力賺錢。我想這是大多數農民的現狀。

至於未來?中國農民沒有未來,這個思想可能比較悲觀,但是確是實實在在發生的。為什麼沒有?因為在去年我們村里引來了一個項目天貓小鎮,據說是馬雲投資的。知道這個消息村里的人很開心,因為這些農作物可以當做土特產賣個旅遊的人了,終於不用靠賣苦力賺錢了。但是這只是噩夢的開始。開發商看中了我家門口32分地,想在上面建房,村委會因為利益開始多次到我家跟父母進行協商。父母因為給的錢太少不同意出租。意向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村委會強佔了這塊地。父母都是老實人,我們上訪,找國土局,找農經站,找派出所。沒人管,互相推諉。是的作為農民能有什麼未來?保護不了自己的土地,無處伸冤,沒有賠償。年近60的父母連地都沒得種,社保?不存在的,農民哪有上社保的。是的年近60的父母沒了收入所有收入都來源於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些開發商佔地可以不用走農轉建的手續了,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上訪也不管用了,互相包庇,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可以這麼大膽的侵犯農民利益,不把人當人看了。

我不知道別的地方的農民有沒有未來,我只知道我們村的農民沒有未來。對了,我在北京首都,天子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