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美國Costa Farms收購了蘭花種植商DeLeon's Bromeliads
 

 

智能生物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中國垂直農業另一篇報導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此篇文章為中國垂直農業另一篇報導,重點介紹如下。全文請自行閱讀。

1.      谷歌中國任職的林勁毅已經成為一個現代農民,全心全意指導國內大小農場建立垂直農業系統。

2.      省水、經濟、環保才是農業的主旋律。對垂直農業的概念,明白了它解決了 什麼以及其重要性。但是拋開概念來看,它真的可以力挽狂瀾嗎?

3.      在中國,垂直農業很難大面積推廣開來,只能小打小鬧。現階段居高不下的  成本和能耗只能望而卻步。垂直農業的成本每平方米高達5000~10000元,一棟高質量的垂直農場可能需要數十億美元,這顯然遠超傳統農業。

4.   再一個就是能源的消耗,垂直農業到底是更綠色環保還是更浪費?

5.   並不是所有的植物都適合垂直種植,目前適合的種類僅限於蔬菜、草藥、水果和可食用的鮮花。

6.   對城市來說土地永遠是昂貴的資源。因為土地性質,中國多處屋頂農業和空中花園已被拆除。

7.   反對者還認為,這不過是一種商業噱頭,垂直農業技術不可能從根本上提高世界糧食的產量。反倒因為大量的投資和額外的能源消耗讓這個系統變成一場富人的遊戲。

8.   垂直農業能不能拯救只消耗不產出的城市,答案肯定是不可以。它只能作為一個科研項目不斷地突破。但資本不斷地追逐時,請勿跟風。

 

<原文>

資本追逐的垂直農業能否席捲中國,解決城市用菜

https://zhuanlan.zhihu.com/p/49786117

導語

遊走車水馬龍的城市,細心的觀察者會發現,摩天大樓表層可以看到我們熟悉的西蘭花或者生菜的身影,或者走進一家酒店、書店,滿牆壁的綠植映入眼簾,這個就是已經在國外風靡了很久的垂直農業。
目前垂直農業每平方米耗資近萬元,一棟高質量的垂直農業建築需要數十億美元,成本遠超傳統農業,能否解決城市只能消耗食品,不能生產食品的困境呢?值得期待!

所謂的垂直農業,是科學家為了應對未來人口壓力及資源匱乏所提出的一個新概念,核心是充分利用資源與空間,使單位面積產量最大化。

這一理念在國內方興未艾,在國外卻已如火如荼,不管是廢舊的車庫還是破舊的廠房都成為了垂直農業最好的居所。

    美國的哥譚之綠(Gotham Greens)、光明農場(Bright Farms)和布魯克林農莊(Brooklyn Grange)都是比較成熟的垂直農業主題農場。德國柏林也正在籌建一座工業規模的屋頂蔬菜農場和養魚場。在日本東京,一個名為保聖那O2Pasona O2)的農場不僅在屋頂,同時還在廢棄的銀行地下金庫裡種植蔬菜。在荷蘭,垂直農場產出的食品已經在超市中售賣。

當然,垂直農業在中國也慢慢嶄露頭角,曾在谷歌中國任職的林勁毅厭煩了日復一日的工作,便在杭州一間15平米的房間裡種了800棵生菜,產量可達半噸,沒有生長激素和化學藥劑,只是巧妙地利用了空間,把多有的蔬菜都掛在桿子上,進行無土栽培。最開始,林勁毅只是想找一些和自然連接的項目。2010年西南五省大旱期間,他看到捨不得喝水的農民,拿著勺子給乾裂土地上的西紅柿澆水,忽然感到很心酸,也正是那個瞬間促使他不懈尋找一種省水、經濟、環保的農業模式。目前,他已經成為一個現代農民,全心全意指導國內大小農場建立垂直農業系統。

講到這裡我們不僅會產生一個疑問,動輒上億的垂直農業為什麼會吸引大量的資本,努力攻克傳統農業不能解決問題?

垂直農業這一概念最早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迪克遜·德斯帕米爾提出,德斯帕米爾希望在由玻璃和鋼筋建成的光線充足的建築物裡種植本地食物。在他看來,到2050年,世界人口的80%(現在是60%)都將居住在城市中。屆時全球人口總數將增至92億,其中大多數來自發展中國家。

這些新增城市人口的食物保障將會是很大的問題,根據德斯帕米爾的構想,利用垂直農業技術,城區內一幢30層的摩天大樓能夠養活5萬紐約曼哈頓區的居民。160座這種建築物,就能為紐約所有人提供全年的糧食。

再列舉一個例子,新加坡有547萬人,卻沒有可以與人口相匹配的農田,90%以上的食物需要進口,戰爭、對外關係、本國經濟衰敗,任意一個便會走向無糧時代,90%的進口率只能讓國家迅速死亡,怎樣破解垂直農業便是出口。

除了這些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困境,從垂直農業的產量上說也是比較客觀的,12030英尺的建築上,可以種植2500棵小白菜,產量能達到常規農業的五倍,並且可以節約95 %的水,與傳統的一公斤蔬菜需要耗水300~400升相比,垂直農業只需要12升。而一旦蔬菜成熟,便直接運送到零售店裡銷售,十分新鮮,順帶解決了最後一公里的運輸問題。

就上面所述,我們會發現一個事實,未來省水、經濟、環保才是農業的主旋律。我們對垂直農業大致有了一個概念,至少明白了它解決了什麼以及其重要性,但是拋開概念來看,它真的可以力挽狂瀾嗎?

在中國,垂直農業很難大面積推廣開來,只能小打小鬧,對於傳統農業來說,它僅是一種補充和創新思維。具體的實施中,有一些現實的困難和爭議需要我們面對,現階段居高不下的成本和能耗只能望而卻步。

垂直農業的成本每平方米高達5000~10000元,一棟高質量的垂直農場可能需要數十億美元,這顯然遠超傳統農業。

再一個就是能源的消耗,垂直農業到底是更綠色環保還是更浪費?美國堪薩斯州土地研究所的研究人員認為,如果想利用垂直農業取代美國全年的小麥生產,僅照明用電需要的電量就是美國所有電站1年生產總電量的8倍,這顯然背離了綠色的初衷。

此外,並不是所有的植物都適合垂直種植,目前適合的種類僅限於蔬菜、草藥、水果和可食用的鮮花。

對城市來說土地永遠是昂貴的資源,比如北京CBD國貿地區用地成本高達30萬元/平方米。無論是政府或商業機構都很難將如此值錢的土地變為農業用地。因為土地性質,此前,國內多地屋頂農業和空中花園已被拆除。

顯然,垂直農業是否能得到推廣,取決於上述問題能否得到解決。一些反對者還認為,這不過是一種商業噱頭,垂直農業技術不可能從根本上提高世界糧食的產量。反倒因為大量的投資和額外的能源消耗讓這個系統變成一場“富人”的遊戲。

讀完整個文章我們看到了垂直農業的希望,但是更多是它本身需要突破,所以垂直農業能不能拯救只消耗不產出的城市,答案肯定是不可以,它只能作為一個科研項目不斷地突破,但資本不斷地追逐時請勿跟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