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Matsui先生2012ICOGO年會演講內容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國際商業蘭花生產者協會於201232日舉行第5次年會,美國加州Matsui公司總裁Matsui先生應邀發表演講,其內容介紹如下:

感謝大家參加ICOGO5次年會,許多人自世界各角落遠到而來。

四年前,自美國引起的經濟危機蔓延至世界各地,消費市場遭遇了無預期的緊縮。幸運地,我們開始看到透過雲層的陽光,蘭花市場已經開始恢復。

在此篇演講中我將7年前所創造的1張圖再度呈現。此張圖舉出2005-2014年中世界不同地區的蘭花產量。由這張圖可發現對於歐洲與亞洲地區之預估是不正確。

在去年,歐洲蘭花生產量到達了15仟萬株。在同時,亞洲的產量若不包括瓶苗,其數量落後於歐洲。在原先之預測中,50%來自台灣與中國。

依我的估計,去年全世界蘭花盆花產量達到25仟萬株,超過全世界聖誕紅2億株的產量。

恭喜所有的蘭花栽培者、繁殖者、育種者、研究人員與供應商。蘭花是全世界第一名的盆花。我們能夠驕傲的說:「二十一世紀是蘭花世紀」。

然而在歐洲地區,近年來因為任意的增產帶來了警訊。在2007年我已預言蘭花價格將在20096月嚴重下跌,但是沒有人認真考慮我的警告。

2009年夏天,荷蘭的蘭花售價如同我的預測劇烈的下跌,甚至低於生產成本。

荷蘭蘭花生產者每年持續生產1.2億盆蝴蝶蘭,其他歐洲國家生產約3000萬株或是更多其他蘭屬蘭花。在歐洲地區每年產量1.5億株,這是一個巨大的數量。然而歐洲地區有超過3億高教育與教養之人群,更加上東歐與俄羅斯快速成長之經濟吸收這些蘭花。

我曾經估計歐洲市場每年產量增加10%。在2008年之後,曾經有3年每年產量平均增加20%

另一個特別的警告在於其他蘭花的產量比例減少至20%以下。這是蝴蝶蘭價格下跌的主因。

在歐洲的溫室,沿襲著固定的終年生產計量,以追求較高的使用效率。這種盲目固執的方式來自對於蘭花市場需求程度未加以差別化。只要需求超過供給,這種生產方式才不是問題。然而如果生產超過需求,那就有不同的結果。

在夏天初期,人們離開都市去度假。炎熱夏天來臨,家庭主婦都失去買蘭花的興趣。然而蘭花繼續在溫室開放,所有無處可去的蘭花在拍賣市場泛濫成災。

在美國,蘭花產品無拍賣市場。生產者在送出產品之前必須擬定計劃,因此在需求低的季節要生產更少的蘭花。在美國如果事先不加以計劃,不能為季節性的市場控制其產品的出路,就會產生大麻煩。

在歐洲另一個問題是過度聚焦於蝴蝶蘭。占有80%以上的蘭花市場,因此導致蘭花市場到達飽和點,我相信這是蘭花產業的主要障礙。他們需要將蝴蝶蘭的比例降低至65%-70%

歐洲還有一個問題是蝴蝶蘭盆花都是相同的花朵大小,使用相同的12公分盆。消費者無法選擇花朵大小與不同的盆器。

再來是討論日本的蘭花栽培。日本蘭花生產的全盛期是在1980年代。在歐洲之前,日本的蘭花產業經歷了上升與下降。

二十餘年之後,日本蘭花生產量降低至其全盛時期的三分之一。全球經濟危機可能是壓垮他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日本過去的15年或更久,大盆大花蝴蝶蘭仍然受到歡迎成為豪華禮物市場的領導者。然而日本蘭花生產者已經無法賣掉這些蝴蝶蘭。而因為蝴蝶蘭占有90%以上的蘭花市場,除了豪華禮品市場,無法開啟其他市場。

生產者最後由於過度生產,必須降低價格。向下的經濟又引起豪華禮品市場的縮小。現在日本只有10%蘭花生產者有利潤可言。在日本,許多蘭花生產者擁有非常小的溫室。在全盛時期,日本共有800家生產者。

蘭花產業在世界各地被認為大有前途的產業,在日本非常容易崩潰。因此我們應該深層的分析為何如此。

第一點,日本蘭花生產者應該具有一定的生產規模,但是日本並未如此。他們規模有限,而且以趣味性進行栽培。不幸地,大多數的日本蘭花生產者並未做到擴大規模。當然此種規模限制不僅是蘭花產業,農業其他產業也是如此。蘭花產業陷入了此規模過小的陷阱而無法發展成企業。

第二點日本蘭花生產者缺之資金進行投資。他們的生產場通常不大而且缺乏創新。蘭花生產成本仍然高昂,因此始終不可能擴展生產規模。此外生產蘭花盆花用以作為豪華銷售,在包裝上不只是勞力集中而且運輸成本非常高。

除了高昂的包裝與運輸成本,拍賣的手續費占售出成本的10%。由於上述的原因,只有少數蘭花生產者因為產地接近消費者市場能夠維持利潤。

第三點,大多數日本生產者正掙扎著繼續生長高級、昂貴的蘭花,疏忽了需要發展每個人都能消費的市場。在此國家有一億兩仟萬人,日常消費金額可以預期的穩定。由於經濟蕭條,此種市場尚未發展。但是我估計日本家庭使用的蘭花消費市場每年有6000萬盆。他們必須儘快發展此家庭用的盆花市場。否則日本蘭花產業將是注定失敗。

接著討論北美市場。

去年的估計,北美洲大約生產4000萬盆蘭花。過去的三年,由於經濟蕭條,消費量已經下降,因此蘭花生產量是降低。

在過去的三年,加州大約售出2000萬盆。此州的人口數為3千萬人。蘭花在加州市場的穿透行銷力令我們滿意。

去年,一家荷蘭種苗公司,在加州Matsui公司鄰近地區搭建4.5公頃的昂貴溫室。此家公司只有生產蝴蝶蘭盆花。

在美國東北,近年來有兩個龐大的家族花卉產業開始以複製荷蘭系統此方式大量的生產蝴蝶蘭。在美國的花卉產業,他們逐漸受到重視。

在北美蘭花栽培主要集中於加州與佛羅里達州。兩州的蘭花生產占有美國數量全部的60%以上。

南美洲的巴西,是文心蘭與其他蘭屬的家鄉。日本與荷蘭的移民在此地栽培蘭花已有二十年的歷史。近日以來約有80個生產者擴大其蘭花生產量。

泰國的蘭花產業在全球蘭花事業有其獨特的地位。蘭花生產者近期擴充迅速,而他們幾乎主宰了全世界最大的秋石斛切花生產。但是在曼谷他們受到近期洪水的巨大損害。

泰國的組培苗產業由於工資便宜且素質良好,規模開始湧現,但是仍然無法追上歐洲的技術與系統。雖然他們還有許多可以改善的空間。

在鄰近的印尼與馬來西亞也面對相同的問題,但是可以預期未來將有躍進性的發展。

就這些具有蘭花組培苗生產能力的國家而言,蘭花生產者預期改變他們的生產基地而移到其他地區,例如印度。此國家有更廉價的勞力,有更好的環境以發展新系統。

蘭花組培苗生產的時期已是成熟。當蘭花栽培數量持續擴增,全球市場競爭力持續加溫,蘭花組培苗市場更具挑戰,尤其是歐洲的生產者。由於人工工資極高,他們可能必須移至其他地區以維持競爭力。

在亞太地區,台灣與中國除了蝴蝶蘭也必須將焦點放在其他蘭屬。除了蝴蝶蘭,必須發展新的蘭花品系,以領導未來的蘭花產業。

在美國,我們尤其必須特別留意有香味花朵的高度需求。消費者願意付出更多價格給予有好香味的蘭花。這種趨勢我相信是使得蘭花愛好者繼續購買我們蘭花的關鍵原因。

我們應該產出不同品種的堇花蘭與屬間的各種蘭花,和有香味的厄瓣蘭。我們必須增加這些蘭屬的產量以針對未來的消費市場。

其他的趨勢包括美國的蘭花切花市場。自25年前引進菲洲菊(Gerberas)切花之後,世界切花市場並未出現新型切花。我相信這是最佳的機會引進我們的蘭花切花做為新型的切花,以提供給予花店與消費者,而且終年供應高品質的切花。可用於婚禮、葬禮與其他聚會場合。

讓我們經由ICOGO彼此保持聯繫,以達到我們的目標,使得二十一世紀成為蘭花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