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由統計數據討論中國蝴蝶蘭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走過2007-2009年之低潮,全世界蘭花產業在2012年看到種種復甦的跡象。中國的蝴蝶蘭產業也面臨另一個轉捩點。在近日,得到內蒙古香島生技公司總經理李昆沛先生所提供的中國蘭花產業統計資料,其中蝴蝶蘭的資料十分完整,來自2000年至2011年。由於中國尚未有專職機構進行蘭花產業調查,因此此份資料可說是最完整的一份調查資料。此篇文章由李總經理提供之原始調查資料加以製圖,以宏觀態度論此整體產業。然而育種與選種對此產業之相關性,在此暫時不加討論。

1代表11年來蝴蝶蘭的產量與需求量。2005年與2009年是兩個轉捩點。2005年代表產量的第一次大幅增加,一直到全球金融風暴影響之後的2009年才是一個停頓點。2009年之後兩年,需求量劇增,但是仍然跟不上生產量。因此2009年的暴跌是否會出現?如果此蘭花的供需未能調節,在2014年之後,將會有另一次的停頓點。

2代表生產面積的變化,可分成三期討論。自20002006年,每年增加20公頃。2006年至2009年,每年增加33公頃。2010年與2011年,每年增加65公頃。這種增加率成倍數成長。產業快速成長勢必牽動許多問題,是否有足夠的資材、人才與行銷市場。資材又包括種苗、介質(水草)、機具與溫室設備等。而人才培育不是一朝一夕,尤其是具有管理能力的幹部人才。

中國蝴蝶蘭產業急速膨漲的影響呈現於圖310年來,在2007年到達每公頃30萬株的數字。以水草為介質的蝴蝶蘭栽培作業,雖然有小、中、大苗不同的規格,但是每公頃30萬株之平均產量是此產業的基本生產量。自2000年的發展開始,隨著產業技術不斷的提昇與資訊的擴散,單位公頃之產量自10萬株、15萬株、20萬株逐漸達到30萬株。在2007年中國蝴蝶蘭產業已達到30萬株/公頃此技術水準。2008年稍有減低,但在2008年之後三年,單位公頃產量已減少為20萬株。此冷冰冰的數據說明了面積急劇增加,技術人才不足的窘境。

由蝴蝶蘭生產家數呈現的數據則又是另一種意義。圖410年來的生產家數,2002-2005年,每年增加約17家。2005年至2011年,每年增加家數約130家。生產家數在近兩年來並未有劇烈變化,但是以圖5每家平均之生產面積分佈可看出此變化。每家生產面積在此兩年內逐漸增加,生產規模開始擴大。

平均生產規模的擴大,其效應自圖6即可看出問題之所在。每家的平均產量自2008年至2009年是一個嚴重的落差。換言之,2005年之後此產業的人才被稀釋。人才的培育速度遠遠比不上產業的擴充程度。反應於產業之結果即是圖3與圖6之變化。生產面積擴大,全國總產量也增加。但是數字背後的深層意義是單位面積的產量減少了三分之一。這是中國蝴蝶蘭產業快速擴充之結果,值得警惕的是與花卉大國荷蘭相互比較。荷蘭其蝴蝶蘭栽培面積逐年擴增,但是其單位面積(公頃)產量,卻是年年微量增加。

銷售平均單價如圖7。蝴蝶蘭此作物的傳奇是停留於2002年之前。經過一番擺盪,單株平均價格30元已是市場公認的價格,而且此平均價格也可能因為生產過剩而度下跌。下跌的幅度依未來整體供貨的數量而定。

由上述的統計數據,反映出兩個問題:市場與生產技術,而根本性的問題是人才培育與技術創新。

供需原則仍然是決定市場價格的基本原則。蝴蝶蘭盆花每株所能接受的價格其平均值已無法再超過三十元人民幣。因此如何提供銷售量以爭取利潤?以圖1之供需圖可看到此差距。原因在於主要之需求量是集中於年花。每年各家計畫生產的年花與實際及時上市的年花此比例值仍然缺乏精確之數據。將銷售期間擴大,這是另一個解決之道。否則蝴蝶蘭開花株自一線大都市逐漸擴展至二、三線都市,如果銷售期間仍然停留於年花,對整體產業而言只是擴大問題而非解決問題。

另一個思考問題是開花株的差異性。同樣是大紅花,但是花色、花型因不同地區不同消費文化而有不同。如何找出不同地區不同文化之特殊性而反應於提供的開花株?這是擴大市場,區隔市場的另一個方法。除了大紅花,各種中小型花,紅花以外之花色也將逐漸擴散於市場,要如何準備此未來多樣化的市場需求?

對生產面而言,2009年之後的面積擴增,此風潮不可能停頓,那麼此產業需要更多資金,更多資材與更多人才的投入。在資金方面,花卉產業與其他產業相比較,規模仍不大,因此資金流入並不是問題。資材包括非生物性資材與生物性資材。非生物性資材例如介盤、軟盆、農藥、肥料、能源、溫室機具等。大多數的非生物性資材都可自其他產業引進。唯有能源此資材,將與其他產業共同競爭。因此此能源問題必須早日面對。

 生物性資材的問題面主要是水苔與組培苗。水苔(水草)是生物性材料,無法如同工業產品短期內大量製造。中國水苔生產地區有限,因此此資材將是日益匱乏。新介質的開發將成為中國蝴蝶蘭量產的問題。

生物性材料中生產技術門檻最高是好品質的組培苗。蝴蝶蘭組培苗生產「易學難精」。未來中國蝴蝶蘭發展的嚴重瓶頸即是合乎品質要求的組培苗供應鍵。

生產技術中最難掌控是催梗與開花。此關鍵技術也是易學難精。要以低溫刺激以得到花梗並不難。能夠控制花梗、花苞、花朵等出現的日期,能夠及時提供合乎市場品質要求的開花株,此即是硬工夫。近幾年來,大氣環境變化更加復雜,因此如何瞭解品種生理特性,如何進行溫室環境調節,如何配合給水給肥等管理技術以進行催梗開花作業。這是蝴蝶蘭栽培的關鍵技術。

上述的產業資材問題需要解決,此外產業人才之缺乏以成為中國蝴蝶蘭產業發展的根本性問題。以經驗法則,以師徒學承方式訓練的人才,遠遠跟不上產業擴充的需求量,也因此可以看到近三年來,單位面積產量再度遞減。人才培育即是中國蘭花產業的根本問題。荷蘭產業是以種苗公司為核心,有教材,有課程,有實習場地,有系統的培養蘭花產業人才。中國蝴蝶蘭產業的人才由各家自行訓練,但是往往是不斷的培訓又不斷的流失。產業需要多方位的人才,需要生產管理人才,需要市場開發人才,也要有研究發展之人才,人才的需求是全方位。2012年之後全球蝴蝶蘭產業已是在日趨穩定向前拓展。能夠訓練人才,留住人才的企業就是贏家。有人才才能解決組培苗生產與市場開拓等等問題。人才培育將是中國蝴蝶蘭產業最根本之問題,也是最艱難的問題。

1. 中國2000-2011 蝴蝶蘭 需求量與產量

 

 

2. 中國2000-2011 蝴蝶蘭 生產面積

 

 

3. 中國2000-2011 蝴蝶蘭 單位面積產量

 

 

4. 中國2000-2011 蝴蝶蘭 生產家數

 

 

5. 中國2000-2011 蝴蝶蘭 每家平均面積

 

 

6. 中國2000-2011 蝴蝶蘭 每家平均產量

 

 

7. 中國2000-2011 蝴蝶蘭 銷售平均單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