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中國農業使用LED的報導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歐洲蘭花產業何去何從?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Source: https://www.bpnieuws.nl/article/9056530/waar-gaat-het-heen-met-de-orchidee/

TitleWhere dose the orchids go?

AuthorGeert Peeters © BPnieuws.nl 

蘭花產業有各種說法。在2017年,價格停止增加,而近期反而是穩定地下滑。這種連續的下滑,有人解釋是因為今年夏天溫度太高,而且夏季價格本來不高,因此近期的現象只能以危機加以形容。引起的原因眾說紛紜,例如生產太多太單調,或是始終不變的蘭花。現在世界上生產最多蘭花的國家是荷蘭,以歐洲市場為例,90%的市場是來自荷蘭,每週幾十萬的開花株送到市面,而且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供應量還持續增加。在此時期,根據CBS資料,種植面積自2000770公頃減少至2018年的370公頃。蘭花公司自2000200家減少至201860家,其原因在於密集栽培技術。

在今年,生產面積強勁的增加,雖然在2018年退出市場的蘭花公司比以前還多。雖然蘭花公司不能立即停止現今進行的生產計劃,但是也不願意再有擴充計畫。簡而言之,在過去的一年,真實的情況是如何?

一、          擴充新面積

在減少一些蘭花公司之時期,有12公頃溫室投入產業。

2018年初,OK plant公司增加了2.5公頃的溫室。Opti-flor也增加2.5公頃溫室。今年4月,Verdel OrchideenVan Dorssen & French簽署了興建1.5公頃的溫室。Verdel 1987年開始生產蘭花。在12月,Van Geel Okhideen公司鉅額投資以更新1公頃溫室,Hoog Orchids是營運良好的公司,計畫要擴充並生產。最大的增加量來自Ter laak公司。2018年增加Daylight溫室5公頃,公司主力產品為12公分盆。

二、          減少

生產者經常開始懷疑自己的經營到底哪裡出了差錯,然後結束營業或是經營其他作物。已知Orchids 4 All宣佈破產,另一家Aphrodite Orchid停止生產。其主力是15公分盆。

三、          是否已經到頂

那麼蘭花產業是否已到頂,不能再發展了,至今意見紛紜。

().認為市場會再恢復

理由在於不可能有如此實質,不愉快,漫長的向下時機。換言之,價格總會再起來。他們認為現今令人失望的市場情況,是由於氣候問題。又長又熱的夏天對消費者的購買意願有負面效果,而且對於品質與儲運都有負面影響。一位英國的批發商,Double H,認為沒有理由抱怨。他供應WaitroseM&STesco等超級市場。他認為對於蝴蝶蘭市場還是有需求,市場不佳的原因在於蘭花放置於盆器內過度單調,應可以有更華麗外型與更多吸引力。

近期內有太多產品進入市場,但是自15年前開始成長的產業為什麼無法持續成長?在鄰近國家應該還有成長空間。在栽培技術還有發展可能,例如法國有6000萬人口,但是尚未有一家以上具有規模之蘭花公司?

雖然在蘭花栽培已應用許多技術,但是還有許多空間可以加強,在介質使用,CO2,光與溫度調節,都還可以進步,而且有許多新品種尚未使用。生產者可以再自我學習,更新許多技術。最後一點,此市場面臨許多破產公司與生產面積減少。這是一種痛苦,但也是一種限制與一部分的解答。因為蝴蝶蘭是一種長期且密集栽培的作物,其變化緩慢,因此很難估計此產業大小。

().認為市場無法恢復

此方面的評論者認為那些樂觀者沒有看到全部的現實。這種市場衰退已經維持太久,許多生產者都已陷入麻煩,要改種其他作物並不容易。因為針對蝴蝶蘭所設計的溫室十分昂貴複雜,而且其自動化設備只能適用蝴蝶蘭。甚至因為盆器大小不同,因此機械設備都需要重新調整。只看到栽培面積減少,實際上的情況更糟。前者所提到市場變化緩慢,這也代表這種衰退與災難只是剛剛開始。在此蘭花產業投入更多資金以對抗衰退,並不能有所改善,也不是消費者的期待。有更好的品質,更多的附加價值,更多梗的產品對蘭花市場也是幫助不大。

最後,對小規模生產者已無生存空間,未來將逐出市場。但是大規模公司有更大風險。如果事情已出錯了,就會繼續出錯。

四、          結論

目前無法得到真正的結論,沒有人知道未來是如何,要如何使得消費者再喜好此蘭花?要發生哪些事,才能使得售價至少達到成本水準?

Lennard vander weijdenGreen Balane蘭花公司的CEO,提出一個見解。〝假如有一種觀賞作物比蘭花更好,我就會憂心,但是沒有此種植物〞。

丹麥Gartneriet Ronbck公司Chrisstian Scnwartz接受訪問時,談到〝從來沒有這麼長的時期,售價是這樣的低〞。他說2018年是充滿挑戰的一年,生產過量與炎熱的歐洲夏天,使得市場更糟。現在售價略有上昇,但是公司沒有足夠產品可供應〞。未來要如何因應?Christian說〝其公司將持續經營,我們公司是丹麥少數的蝴蝶蘭公司,我們認為丹麥人寧可購買本地貨品而不是外來品〞。

然而英國Double H公司的Daniel Das並不抱怨,他說〝還是有許多機會。對此蘭花植物還有許多創新機會。因為如果要以蘭花作為禮物,目前還不夠好〞。

 

評論:

歐洲人對蘭花產業的未來有悲觀與樂觀。那麼台灣蘭花產業的未來是如何?由專業知識與市場資訊即有解答。那就是"不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