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荷蘭屋頂農場公司宣告破產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國產文心蘭與美加牛肉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文心蘭與牛肉都是農產品,但是屬於不同的生物體。一個是植物,另一個是動物。在國際貿易上,一個是國內希望行銷國外的農產品,一個是許多人尚有疑慮的外國畜產品。這兩種風馬牛不相干的農產品,台灣台北天龍國的官員就是有本事將兩者扯在一起「拿文心蘭換牛肉」。以提高文心蘭外銷數量為說詞,為外國牛肉進口解套。

文心蘭能否攜帶介質外銷,需要討論的問題如下:

1. 文心蘭攜帶介質外銷,對方的檢疫標準是什麼?台灣的文心蘭設施能否合乎檢疫標準。以天龍國的思維,是否再將「輸美溫室抵用輸澳溫室」的故事再度重演?檢疫談判是屬於政府的行政作業,但是如果沒有專業能力,就是談判完成也實施不了。

2. 以盆花而言,美加地區需要的文心蘭商業品系是什麼?歐洲需要的文心蘭又是什麼?以切花而言,日本與歐洲需要的文心蘭花型、花色又是什麼?台灣現在是否已具有這些品種?

3. 以台灣有的生產技術,現有的文心蘭設施能否量產國外需求的產品?

這三個問題有技術面,有行政面,只在只能討論技術面。

BSE網站200315日有篇文章「文心蘭量產技術與環境」,http://bse.nchu.edu.tw/new_page_95.htm文章內容就量產技術加以介紹,將文心蘭生產技術共區分成為5個流程:

a. 品種特性

b. 營養生長階段

c. 催花階段

d. 開花階段

e. 收穫後處理

以切花產業而言,文心蘭切花在日本與歐洲都有市場。在日本市場中不需要品種權的南西品種其銷售比例下降,需要付出權利金的檸檬綠品種,比重逐年增加。由於文心蘭切花在日本花卉市場是屬於配角,品質之要求不如其他主流切花如此嚴格。以檸檬綠取代南西,其背後的意義在於日本花卉育種者藉由台灣文心蘭生產者大賺權利金。在歐洲,台灣文心蘭切花外銷的第一個問題是花色太少,永遠只是黃色小花。第二個問題是無法終年供貨。

切花產業在日本與歐洲市場的生產問題都是無法終年供貨。台灣的量產大月是屏東的3-5月,與雲嘉的10-11月。其餘時間產量低,品質不佳。如果需要提高品質,穩定生產產量,就要使用溫室以調節內部氣候。但是切花品質要能提高而且穩定,日夜溫度的控制是如此重要。在夏季要將溫室夜溫降至文心蘭適合的溫度,則需要動用冷氣機。在冬季,不論日夜都有可能需要用到加溫機。文心蘭溫室如果再添加加溫機及降溫設備,再加上能源需求,這種增加的成本能否由售價與數量加以彌補?因為文心蘭要有好品質其夜間溫度需要比蝴蝶蘭栽培夜溫更低。現有的蝴蝶蘭使用風扇水牆只是對付日間高溫,夜間無冷氣則無法降溫。因此以蝴蝶蘭溫室栽培文心蘭,幫助不大。

對盆花而言,歐美的盆花基本要求是花瓣要大而且鮮豔。因此國內自行育種的慘白、雪白花色文心蘭根本是偏離市場需求。

Floricultura公司網站之產品展示,即可知道歐美市場對文心蘭盆花的需求。其重點不再於只限於文心蘭,而是將文心蘭、齒舌蘭與相互雜交之品種通稱為文心蘭屬。台灣的育種者,尤其是官方機構的育種者,是否瞭解國際盆花市場之需求?目前又有哪些品種合乎歐美市場的需求?

自然環境與生物體型,有個相同的趨勢。體型大主要出現在寒帶、溫帶。體型小,出現於亞熱帶與熱帶。文心蘭的南西品種,在馬來西亞發跡,其營養生長能耐較高的日夜溫度,然而其代價是小花瓣。一些迷你小花更耐高溫,但是花瓣更小。花朵數目、花序排列,分叉數目等花卉觀賞特性仍然無法逃離溫度的影響。文心蘭切花因為不要求大花瓣,台灣還有發展機會。但是仍然無法終年供貨。對於要求花瓣大、花色鮮麗的盆花,台灣蘭花產業就要思考反省自己的生存空間:

1. 如果擔任育種者,那麼台灣的高溫育種環境,要如何選育盆花。

2. 要擔任組培苗生產,那麼品質與成本就是與外國的競爭條件。

3. 擔任種苗生產中心,自組培苗生產至小苗,自小苗生產至偽莖形成,乾物質累積足夠的成熟大苗,台灣是否有此條件?

以在美國與荷蘭受歡迎的齒舌蘭為例,自小苗栽培至偽莖飽滿之溫度需求為白日20-22℃,夜間18-20℃。台灣選育文心蘭屬的盆花,在品質要求的條件下,白日栽培溫度可高達25-26℃,但是夜間溫度無法超過22℃。在高夜溫成長的偽莖,其品質根本無法為國外顧客接受。盆花品種只要比較長成的偽莖直徑,就可以評估是否適合在台灣種植。

要解決此種環境限制問題,可用的方法有三個:

一、以育種方式培育耐高夜溫品系:但是台灣育種者一向不注重環境與栽培生理之影響。選育的品種根本無栽培環境資料。更談不上為溫度條件而育種。

二、改善溫室結構與設備。在夜間密閉溫室。夏季以冷氣降溫至22℃以下,冬季以加溫機加溫至18℃以上。但是以成本評估並不合乎經濟效益。

三、擔任瓶苗與2吋苗種苗代工生產,輸出之產品僅止於2吋苗 這是目前的技術層級。

這就是台灣文心蘭盆花種苗輸出之面對問題。如果上述問題未能解決,天龍國官員所聲稱:「文心蘭帶著介質,有著小花梗,坐船船運三週後到達加拿大與美國」。這種話語只是痴人說夢,只是尋文心蘭產業開心。言論的對象不是文心蘭業者,而是哄哄長官,騙騙外行人。

文心蘭的量產技術與生產環境。BSE網站在200315日已有報導。已過了95個月,文章中所提及的問題,台灣蘭花產業已解決了多少?台灣蘭花研究界的「傳統經驗觀察法」,在9年半之後還是如此。

文心蘭切花除了日本,能否再行銷歐洲?不是不可能,而是自2003年至今的問題都未解決。文心蘭盆花市場能否如同蝴蝶蘭擔任種苗輸出之角色?問題點包括國際市場對文心蘭盆花的要求是什麼?台灣面對的真實問題是什麼?台灣在文心蘭屬市場的國際定位是什麼?這些問題如果都不清楚,則談不上解決問題。這些問題不能解決,如果美國與加拿大同意開放帶介質之種苗,反問台灣蘭花產業是否準備好了?

由美國、加拿大對蝴蝶蘭帶介質輸美檢疫之要求條件,文心蘭帶介質輸出的談判協商並不困難。真正的問題是這些官員是否瞭解文心蘭產業的本質,是否瞭解切花與盆花產業面臨的真正問題。只是扯大旗,畫大餅,喊口號,台灣蘭花產業只有蹣跚前進。

比較牛肉進口金額對台灣養豬戶的影響,比較文心蘭產業的可能產值,將輸入之牛肉問題與文心蘭外銷機會硬生生捆綁在一起用以欺騙社會,只能說是大官虎的「外行充內行」,「上下交相賊」。苦了事務官,慘了基層公務員,傷了台灣蘭花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