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南非農業應對不確定性的應對策略

面對人工智慧的風險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中國支持的非洲項目成為環保組織的目標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diplomacy/article/3135337/china-backed-projects-africa-targeted-environmental-groups

數十個計劃的開發商,其中許多是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建立的,被指責將利潤置於生態系統之上。學者說毫無疑問,中國的商業行為者,試圖逃避環境要求,

Jevans Nyabiage 發佈時間:2021 5 30

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 is a major investor in an oil pipeline project linking Tanzania and Uganda. Photo: Handout

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是連接坦尚尼亞和烏干達的石油管道項目的主要投資者。

上星期環保團體給了反對兩國之間的石油管道的建設,為環保繼續推動將其報廢。國有的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及其合作夥伴Total是該項目及其服務的油田的主要投資者。

包括 BankTrack、非洲能源治理研究所和 350Africa 在內的綠色團體表示,提取地點和管道都對烏干達和坦尚尼亞的野生動物保護區、水源和社區構成了環境和社會風險  這條 1,445 公里的管道目的在將加熱的原油從烏干達的霍伊馬運送到坦尚尼亞的Tanga。數十個中國在非洲支持和資助的項目。其中許多是作為北京計劃的一部分開發的 

一帶一路倡議遭到社區和環保主義者的反對,他們指責開發商在開發石油、金屬和木材等商品時破壞了生態系統。   在幾內亞,中國計劃在Simandou投資大量高級鐵礦床。該項目將幫助北京減少對 澳大利亞進口,以應對在與堪培拉的緊張局勢。但是反對者表示,這也將破壞生計。在迦納,與中國國有企業中國水電公司達成的一項價值 20 億美元的鋁土礦換基礎設施交易,因為其對環境和人民構成的威脅而備受關注。

美國杜克大學尼古拉斯研究所高級研究員Elizabeth Losos表示,一些中國在非洲資助的項目對社區和環境造成了巨大破壞。她說真正的悲劇在於,在許多情況下,及早進行諮詢和規劃本可以避免這些災難。例如迦納與中國水電的交易沒有進行全行業評估,以確定可以開採多少鋁土礦而不污染飲用水、損害農民的生計或威脅自然寶藏。一旦消息傳出,抗議就爆發了。中國水電在迦納乃至全球的聲譽都受到了損害

同樣在進行適當的環境評估之前,幾內亞的 SMB(Simandou) 採礦項目和相關鐵路的工作已經開始,由於環保組織的壓力,一些中國支持的非洲項目被阻止。2019 年,肯亞一家法院下令停止建設價值 20 億美元的燃煤電廠

在活動家認為這會危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之後,在Lamu,提供12億美元資金的中國工商銀行隨後退出了這筆交易。華盛頓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Yun Sun表示,投資者和東道國都應對缺乏適當的環境監督和關注負責。

毫無疑問,中國的商業公司試圖逃避環境要求。但在許多情況下,投資者只是利用薄弱的治理體系,因此東道國也應承擔部分責任。問題也不限於中國公司。美國和歐洲公司正日益面臨來自監管機構、投資者和公眾的壓力,要求其解決整個供應鏈中的環境和人權問題。

儘管對中國投資者感到擔憂,但杜克大學尼古拉斯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Jackson Ewing表示,北京並非沒有意識到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運營的私人企業和國有企業所涉及的潛在風險。降低這些風險需要中國的海外公司在環境和社會問題上採用更統一的標準和做法。這很可能只有通過自上而下的一致政策要求才能實現

綠色一帶一路倡議中心創始主任(the Green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Centre Christoph Nedopil Wang)表示,一些中國金融機構正在努力改善環境風險管理,超出東道國的要求。他說此外中國監管機構也開始應用綠色概念,例如去年 12 月提出的所謂交通信號燈系統,並提供了一個框架,用於根據環境影響對一帶一路項目進行分類。

Losos 表示,紅綠燈系統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可以幫助中國公司避免一些最具破壞性的項目。但要使這種認證體系以有用的方式被採用,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評論]:認證體系是否有用,在於公信力。公信力來自認證單位的信譽。然而綠色一帶一路倡議中心此單位是民間單位,還是中國官方外圍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