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經濟成長因子與蘭花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1950-1970年代,蘇聯經濟瘋狂的成長,蘇聯首領對西方國家揚言「我們將埋葬你們」。然而在1980年代,蘇聯的經濟成長開始停滯。到了1990年代之後,蘇聯最終解體。

在亞洲,1970年代開始,一些國家經濟成長加速。除了四小龍,還有泰國、馬來西亞與印尼等新起國家,在短短數十年將國民所得推向了數倍。而在1997年之亞洲金融危機,亞洲國家經濟衰退,至今一蹶不振。

為何今日之世界版圖,還是歐美的天下。為何蘇聯、亞洲各小龍與小虎,走過迅速成長的階段,然後就後繼無力?

重讀經濟學,經濟學家指出經濟發展或產業發展的方式有兩類。第一類稱為粗放式的成長,依靠大量的資源投入,例如資金、人力、土地等。第二類稱為提昇效率之成長,通過科技的技術創新,制度面的管理革新,提昇生產效率。

第一種粗放式的成長,依靠持續不斷的投入。人力資源包括將農業人力投入輕工業或重工業,包括促使婦女就業,包括降低工作年齡使用童工,或是延長退休年限。為了加強人力,免不了進行教育,但是為了便於統治,教育內容以技術操作為主。訓練技職人員而不是訓練科技人員。投入土地資源即使用更多的土地從事工業生產,但是不考慮工業生產衍生之環境污染與能源、水源等消耗。在資本投入方面,以吸引外人投資為優先,或是壓低工資,壓低農產品價格,由各部門擠出資金投入此工業生產。購買機械設備,也可稱為此種資源投入。

第二類的經濟成長是來自效率革新,使得一個工作者,或是一台機械,一座工廠,在不改變硬體設備,不增加投入成本,有更多生產數量或是更好的生產品質。這種改善精進可以來自技術的創新,可以得自管理制度的改善。

第一類與第二類產業發展方式最大的差異來自永續性。第一類成長是依靠不斷耗盡的資源。在資源耗竭之後,成長即停頓。第二類成長來自改善創新,而改進創新之根源在於學術研究。由此即可解釋為何經濟持續成長的地區都是科技發展的強國。在有限的人力、土地資源下,有高度的經濟發展。北歐即是典型的代表。

一些國家也強調科技發展。蘇聯就是典型個案。但是蘇聯的科技發展終究一場空。因為科技研發仍然需要制度面的配合,制度面與科技面的深層動力是人文素養,是學術良知。無人文素養,無學術良知,所謂的自然科學與社會研究,容易形成表面的應付,而無實質的內涵。當然對第二型經濟成長也無法提供動力泉源。

對一個國家而言,經濟面是整體產業的表現。一個國家其大多數產業是退縮不前,但是仍可看到某些產業持續的成長。這種現象十分容易加以解釋。一個國家犧牲其他產業的發展,將資源(人力、資金等)精力投入一些產業,這些產業當然有快速之成長。以北韓為例,全國資源投入飛彈,當然有能力發展成功。北非國家有能力發展核武,這也是相同道理。

由經濟學理中產業發展的兩大類成長方式,配合台灣蘭花產業二十年來之發展歷程各種現象,也可以說明台灣目前經濟發展的困局。

1994年以後的蘭花產業,可以以2004年旗艦作物為分水嶺。前10年是民間產業自力投入資源,不斷地增進生產效率。自2004年是以政府力量大量的投入資金、土地(台南園區)與人力。投入的資金有此產業直接輔助款,有研究計劃經費。此外最大的資金來源是來自其他產業的資金移入。這些資金主要是來自電子業之流入與公務人員退休投資。

與台灣其他產業,尤其是農業部門加以比較,蘭花的產值是持續成長,但是增長率如果與歐洲相比較,成長速率就微乎其微。由經濟學理即可瞭解此原因。蘭花產業自2004年的成長,來自大量資金的流入。技術革新與管理制度之建立,這兩項因子對產業成長之貢獻其比例不大。自2004年後政府有大量資金是用以投入研究經費,但是產生之研究成果能夠實際應用於蘭花產業並不多見。這些資金對產業發展助力不大。民間資金的流入是在蘭花神話的宣揚下不斷的投入,成為目前台灣蘭花產業最大的動力。

由此經濟學理即可解釋台灣與荷蘭兩個國家蘭花產業之發展歷程與終極命運。荷蘭的蝴蝶蘭溫室面積並未大於台灣,但是創造出近九倍以上的產值。以2012年為例,台灣蘭花產值官方宣稱是近1億美金,荷蘭則是7億歐元之產值。兩者之不同在於蘭花產業的經濟發展方式。台灣的發展主力是外界資金之不斷流入,部份才是產業過去所得利潤的再投資。因此台灣蘭花主流產業依賴外在資金流入才得以延續生存。荷蘭的成長是來自研究創新與制度管理。其中一個原因是自世界各地不斷收購商業品種的鑒賞力。兩個國家其蝴蝶蘭產業之發展歷程,也為經濟學理做一註解。

台灣各蘭園的發展如何?只要比較此蘭園或公司是採用第一型還是第二型經濟成長,即可得到答案。在全球蘭花產業佈局中,中國的蘭花產業是如何?蘭花產業之外,台灣其他產業之發展又是如何?也是只要比較其產業是第一型還是第二型經濟成長,即得到答案。換言之,對台灣蘭花公司或蘭園而言,資本投入與技術更新之比例即是可以決定是否能夠永續經營。

資金可以以過去所得利潤持續投入。再者可自銀行貸款加以投入,而也可其他行業吸收資金。但是如果產業不能創新,管理不能精進,當投入之資源低於流失金額,此公司或蘭園即到此為止。

2013年之後,此現象更加明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