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自歐洲蘭花產業之發展看台灣

國立中興大學農機系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去年十一月初到德國與荷蘭訪問,到德國拜訪的漢諾威大學位居中部,在當地待了三天兩夜。為了節省經費,住宿在郊區。每天步行一公里左右到火車站搭乘火車到市區。在漢諾威市有兩件事特別引起了注意。第一件事,在漢諾威大學看到了園藝系與農工系都開始進行蝴蝶蘭的栽培與組培苗生產研究。另一件引起注意的事在於每天步行通過街道兩旁的房屋,看到落地窗台內蝴蝶蘭取代了傳統的草花,成為窗台內部擺設的主要盆花作物。在漢諾威市的餐廳、百貨公司,都可見到蝴蝶蘭盆花的擺設。蝴蝶蘭已進入德國人的生活。

 

自德國到達阿姆斯特丹參觀兩個展覽:國際花展(International Flower Shower)與設施設備展(NTV Show)。在國際花展中,荷蘭公司除了Floricultura公司,另一家Anthura 公司 也開始展出蘭花。除了荷蘭,德國、法國也有數家公司展出蘭花。在NTV會場,幾乎處處見到蝴蝶蘭。溫室公司宣傳其溫室與加溫設備是適用此作物。介質與資材(介盤,軟盆等)公司其產品則以種植蝴蝶蘭以展示其產品。機械設備公司則展出為蝴蝶蘭苗移植作業專用的上盆機械。會場內處處可見蘭花。蘭花成為歐洲花卉市場顯著當紅之產品。而蘭花的相關研究也成為歐洲園藝界之顯學。

 

一、             國際花卉期刊對於蘭花之介紹

國際花卉的刊物向來很少看到有關蘭花的報導。而在2001年4(3)期的Flower Tech. 雜誌首次看到對於荷蘭KudelStart 公司蘭花栽培與銷售之訪問報導。此公司認為蘭花價格十分穩定而不必擔心價格會下跌,因此此公司結合附近公司成為生產規模5公頃之基地,年產量200萬株,80﹪外銷。該公司發現德國、瑞士、法國、英國與北歐市場都在成長。

 

Floraculture International 雜誌在2001年元月以四篇文章介紹蘭花。在對於Floricultura公司的訪談中,該公司統計資料顯示荷蘭蘭花產量在2000年為4000-5000萬盆。荷蘭蘭花產量增加了25﹪,然而價格提高了10﹪,需求量持續地增加。

Flower Tech刊物在2002年5(1)期又提及了蝴蝶蘭。在標題下列出德國花卉產業發現德國人對蝴蝶蘭的喜愛似乎沒有止盡……

 

由上述的報導,可知蝴蝶蘭在歐洲市場不斷地擴大。銷售量增大,售價提高,這種產品生產者與消費者都歡迎。難怪荷蘭Floricultura公司三年內預定將溫室面積擴充至10公頃。該公司接到組培苗的定單,必須安排到兩、三年後才能交貨。

 

二、            荷蘭蘭花公司之參觀

1998年11月首次到達Floricultura公司參觀,在3年後再度拜訪此公司。有關的參觀心得在網站BSE.NCHU.EDU.TW蘭花產業德荷蘭花產業已有敘述。在荷蘭一共參觀四家蘭園,各有不同的經營方式。對荷蘭花卉產業而言,台灣在生產面上勝過荷蘭之優點如下:

 

1. 豐富的品種與育種能力

2. 多年累積之栽培技術

3. 亞熱帶氣候,夜間加溫成本相對低

因此荷蘭以如下方式應對台灣的競爭優勢:

1. 至世界各地收購品種,除了蝴蝶蘭,更包括拖鞋蘭、菫花蘭、齒舌蘭、文心蘭等。蝴蝶蘭品種主要收集地區當然是台灣。

2. 在栽培技術方面,著重在量產的整齊姓。因此荷蘭蘭花公司有句口號:荷蘭栽培的蝴蝶蘭並不是蘭展中最美的蘭花,而是最整齊、最好賣的蘭花。另一方面,由學術界與產業界共同研究新技術,以學術力量加速栽培技術之開發。

3.在氣候的限制條件下,荷蘭人解決的方式如下:將蝴蝶蘭分作兩大類:1.多花系(Multiflora),以小花、多花為主。2.大花系(Grandiflora)。以大白花、大紅花與白花紅心等大花為主。

a. 選擇適合較低溫度栽培之品系,例如蝴蝶蘭(日夜溫26℃/24℃),菫花蘭(22℃/18℃),以低溫品系在歐洲栽培。

b. 高溫之品系在亞熱帶地區栽培,除了印尼,台灣也是代工的主要地區。

c. 以小花系為主,區隔台灣之大花市場。

 

在十七世紀,荷蘭海軍雄霸天下。二十世紀荷蘭人利用商業行銷手法將花卉產品出售至世界。現代二十一世紀,蘭花已是此國家正在發展的花卉產業。

 

 

 

三、            大陸之蘭花市場

今年大陸春節的蘭花售價已創下歷年來之最低價格。大陸蘭花商品脫離不了經濟學的供需原則。在需求面方面:在大陸市場中消費者何時買花,需要多少花,每株蘭花所購買的價格是多少?在供給面方面:栽培者在年節能否及時供貨,共有多少蘭花會到達市場,每株蘭花之生產成本是多少?大陸市場明年春節的銷售情況如何?仍然取決於明年春節有多少需求量與明年生產者將有多少供應量?在這些資訊未能明瞭之前,蘭花產業進軍大陸仍有太多未能掌握的變數。十分遺憾,國內還有大眾媒體提倡到大陸種蘭花,認為該地是黃金處處,情勢一片大好的天堂。

 

四、            國內蘭花市場

國內市場今年有兩個特點:年節花價崩跌與大企業投入之收益問題。由於去年經濟不景氣,消費市場之消費力遞減。而自1998年起,蝴蝶蘭栽培面積急速增加。目前國內中仍有40﹪栽培者屬於其栽培經驗不足五年的生手。生產面積增加,大量生產而無外銷市場。去年12月長期低溫,而今年春節又為新曆2月。自然低溫氣候加上2~3個月的開花期促成了蘭花開花株大量出現於春節市場。在此供需失衡的狀態下,蘭花與其他花卉同樣命運,價格一路下滑。政客以此為理由,指責花價下跌係由於行政首長節約治國之結果。而花卉界中也有一些行銷人員與雜誌編輯隨之起鬨,利用新聞雜誌等媒體將花價下跌的理由完全歸諸於政治因素。在完成政治宣傳之後,經濟學上供需原理所引出的問題仍未解決。產銷問題如果不能疏解,明年春節花卉供銷問題仍是再度重演。

 

近二年來,無論海關的統計或是民間的自行調查資料,都顯示蘭花外銷數量逐漸增加。然而國內生產面積急速擴大,產量增加快速而外銷擴大量不能與此供給增加量成比例,因此大量開花株勢必湧入國內市場。國內蘭花產業面對的銷售問題是:1.檢討內銷市場是否生產過剩?2.外銷市場的如何擴展?如何種出外國人喜愛的蘭花,而且知道買方在那裡。

 

1998年以來,大企業前仆後繼的投入蝴蝶蘭產業。已有電子業在台中縣投入新台幣十餘億,蘭園溫室面積號稱二十公頃,而經營之成效蘭界皆知。國營事業宣稱要進軍大陸,因而發佈新聞宣佈舊曆年間其蝴蝶蘭在上海販售了二仟多萬新台幣。然而只有公佈銷售額但是並未公佈生產成本。在大企業經營不盡理想之結局下,蘭界也常探討此問題:蝴蝶蘭是否不適合大規模生產?但是荷蘭蘭花公司反而不斷地擴大溫室面積,台灣蘭界大規模生產的問題點在那裡?

 

自今年年初,許多縣市紛紛提出成立農業科學生技園區。而農業科學生技園區的對象作物是什麼? 溫室栽培蝴蝶蘭成為規劃的最愛。過去三年中,中國大陸為了面對WTO,第一年在各省提倡科學農業計劃,第二年倡導生技農業計劃,也以溫室生產蝴蝶蘭為第一選擇。各縣市農業科學園區之計劃書內終究必須面臨此問題:要如何銷售? 內銷,國內市場已過度飽和。外銷,外銷市場在那裡?

 

五、            蝴蝶蘭產業之特點 

蝴蝶蘭如果栽培成功與順利銷售,可說是農業生產中利潤最高的作物。作為觀賞花卉,有著花形優美、花色繁多、開花期長等種種優點。但是此作物在生產上有其特殊條件:

a.生產成本高,資金需求密集。  b.生產時期長,資金回收慢。

c.產品為生物,每一階段之生產過程都會影響下一階段的品質。

由上面所述蝴蝶蘭的作物特性可以理解大規模生產蝴蝶蘭之資金問題。自組培苗至大苗或開花株需要多大的資本。而且資金自開始投資至完成商品銷售得以回收也要2至3年。因此大規模的企業經營,主要的問題在於全程栽培。企業規模愈大,資金投入愈多。大筆資金累積一段長時期才能回收,栽培期生物性之損失比例與市場銷售之風險愈大。由此可知,蝴蝶蘭產業並不是不能大規模企業化經營,而是不適合大規模的全程栽培經營。以日本為例,傳統蘭園均自小苗開始栽培至開花株,只有組培苗委託其他組培場代工。在此全程栽培下,蘭園栽培面積很少超過300坪。另一個經營實例為荷蘭Floricultura公司。該公司之產品有組培苗,小苗與中苗。雖然中苗銷售利潤高於小苗,該公司之營業項目仍是以小苗為主。在小苗階段即售出產品以加速資金回收。

 

六、            國內產業的問題與大型蘭花公司之成立

   國內蝴蝶蘭產業有許許多多生產優勢,然而必須面對如下的問題:

1. 如何維持此優勢?換言之,如何維持此產業的國際競爭力?

2. 如何減少己存在的問題?

     在量產工程技術方面,相關的問題己列出行程表而逐次解決。在行政配合方面,有關溫室建照的申請,種苗專利之登記與保護,這是目前正在進行的行政工作。而最嚴重的問題在於外銷市場無法拓展、產銷資訊不完全、內銷市場之惡性競爭。

    在海外,看著台灣蝴蝶蘭行銷世界,這是台灣農業的驕傲。而在市場開拓成功的另一面,蘭界付出的心血外人無法得知。在日本的蘭展,國內業者由於對於日語不熟練,只得聘請當地留學生協助翻譯,辛苦的推銷產品。在北美地區,蘭友風塵僕僕的尋找合作的花卉生產者。台灣蘭花業者實在辛苦,必須擔任蘭花產銷全部的工作。自育種、栽培管理、銷售運輸都要參與。除了會育種、會栽培,還有要會賣花,更還要到海外推銷產品。為了台灣蘭花產業的永續發展,台灣需要大型的蘭花公司來協助生產者,讓生產者專心生產的工作。台灣蘭花在世界花卉市場上最大的競爭優勢在於我們可以提供大苗,可以縮短傳統蘭園自小苗至大苗長期生長之負擔。我們有品種,有栽培技術之優勢,但是需要蘭花公司在世界上宣傳,告訴世界各地花卉產業台灣的優勢競爭力。理想的蘭花公司是什麼?係以開拓國際貿易為主題,而不涉入實際的生產。因此此公司不必要再自建溫室與組培室,不必再投入大批資金從事生產。因為對生產面而言,目前最主要的問題是替國內蘭界擴大銷售量而不是生產更多的蘭苗。

蘭花公司對內與對外各有不同的工作項目。對外而言,此公司之工作項目至少包括:1.收集市場資料,包括外國之市場接受性,當地之氣候與消費習性。2.參加各種花展,展示國內產品。3.尋找需求市場,爭取訂單。4.解決國外法律問題,以及國際貿易之種種行政程序。5.國際合作公司之連絡與合作,更包括技術指導。對內而言,此公司將國外之訂單交於國內生產者,以契約形式依合約內容定出生產規格。在指定的時間,栽培完成一定數量,一定品質之大苗。而對國內蘭界而言,藉由此公司之居中協調,使得組培苗至大苗的生產分工更為系統化。而此公司能否建立研發能力協助業界解決栽培問題?關鍵在於學術界是否有研發能力加以配合。

 

國內己有的花卉公司能否加入此蘭花產業,對此個人並不樂觀。理想的蘭花公司主要的任務是開拓市場而不是將各家蘭園己有的銷售市場兼併成為自己的業績。對一家蘭花公司而言,必須有利潤可圖才能持續經營。然而所得利潤應該來自新市場的開拓而不是原有市場的併吞,能夠開拓市場才能對於國內產業有所貢獻。

 

七、               自荷蘭蘭花產業看台灣

1998年11月與2001的11月,兩次訪問荷蘭,前後有三年之間隔。看到了蘭花產業在歐洲的快速成長。在這三年內,國內的蘭花也開始在歐洲銷售,但是以銷售之數量除以歐洲蘭花之需求量,台灣蘭花在歐洲市場的占有率反而逐年減少。

台灣與荷蘭的土地面積與人口數目十分接近。兩個國家在蘭花產業上己成為世界市場競爭者。荷蘭優勢是全球佈局的行銷能力,是那種旺盛的企圖心。能夠認清自己與對手,尋求最有利的行銷策略。以蘭花產業而言,可以如下之評語比較:『台灣人會種花,荷蘭人會賣花』,『將蘭花的品質排列成金字塔,台灣提供最上層的特級品做為參加蘭展的比賽花,但也種出大批在國際上毫無競爭力的二級花,荷蘭不種特級比賽花,但是大量種出在國際市場能夠行銷的一級花』。

一個國家的花卉產業不能脫離其文化背景。蘭花產業是現代產業的一環,如同工業的生產方式,要求品質整齊,準時出貨。國內產業小面積、小規模的蘭園一向以少量多樣化為主。大規模生產少見成功的個案。大量生產合乎外銷品質之蘭花,這是國內面臨的挑戰。在國際蘭花市場逐漸擴展之時期,台灣蘭界能否占上一席之地?國內媒體不斷報導蘭界出走大陸,不斷報導種苗與生產技術己移到大陸。然而今年大陸春節市場是否利潤可言?報導中一直強調未來大陸將與台灣競爭國際市場,如果大陸的生產方式仍是沿用台灣。也是沿襲少量多樣化之生產技術,不能大規模的量產一級品。以大陸生產之蘭花品質加以比較,大陸蘭花產業不是台灣的對手。而台灣蘭界在世界上真正的對手是荷蘭。

 

荷蘭花卉產業的強大不僅只是花卉之產銷,國際花卉市場之掌握是其國家文化之呈現。由於瞭解台灣蘭界的特色,因此此國家有其對策。品種不如台灣豐富,因此至世界收集種源。蝴蝶蘭品系不如台灣,因此蝴蝶蘭生產以小花品系為主,更栽培蓳花蘭、文心蘭、齒舌蘭等各種蘭花,提供消費者多樣性的選擇。栽培技術不如台灣,因此結合學術研究以加速提昇技術。栽培氣候不如台灣,因此選擇低溫品系與小花品系,並且到台灣委託代工。荷蘭公司在荷蘭製作文心蘭母瓶,在印度加爾各答代工生產大量繁殖組培苗。瓶苗再送到台灣,自小苗生產至帶有飽滿偽莖的大苗。在祼根處理後由台灣運送到日本再移植成盆花銷售。由這段代工生產過程可見荷蘭的營運方式:掌握品種與市場,在全球找尋代工基地就近供應市場。

 

荷蘭公司在台灣委託組培場代工生產蝴蝶蘭組培苗己有數年,品種包括荷蘭選育之品種與自台灣收購的品種。近年來開始在台灣從事小苗、中苗的代工生產。台灣亞熱帶之氣候優勢對荷蘭不是致命點,反而藉此成為其代工生產基他。

 

如果荷蘭蘭花公司對於蘭花產業能夠如同球根、玫瑰花等作物,建立了穩定的全球市場,台灣原有的優勢反而只能擔任代工之角色,提供生產基地。以夠水準的栽培管理技術,為荷蘭蘭花的盆花市場進行大苗代工作業。難道蘭花產業的宿命如同多數產業,只有擔任代工的角色。此蘭花產業最大的利潤反而被荷蘭人所掌握。

 

如果台灣業者無法開拓外銷,無法立足於世界市場,未來台灣產業將會如何?少數業者擁有育種與栽培優勢,加以開花株長途運輸之不便,因此保住了國內內銷市場。具有熟悉栽培技術之蘭園,接受荷蘭之委託代工,不需要擔憂行銷問題,因此也有穩定之收入,也有生存空間。但是這蘭花產業最大的利基則不屬於台灣。

 

   國內的官界與學界在忙於建立農業生技園區,在憂心大陸生產的蝴蝶蘭將回銷台灣。大家的眼光只著重於海峽兩岸,疏忽了歐洲的荷蘭。荷蘭以其數十年的花卉行銷經驗正在進行全球佈局。當國內學術界與行政人員正在自喜蝴蝶蘭品種的豐碩,荷蘭人己依品種特性區隔市場。國內認為台灣亞熱帶的氣候為荷蘭歐洲氣候所不能及,荷蘭人己在此海島建立代工基地。國內產業自傲對蘭花具有多年之栽培經驗,歐洲農業人員己開始進行蘭花栽培之團隊研究。當部份蘭業至大陸生產,媒體則擴大宣傳成為絕大多數之蘭業己西進。只要大陸的生產技術與行銷觀念仍是沿襲台灣,而大陸的氣候條件又不如台灣。大陸蘭花產業並不是台灣的真正對手。在全球化的競爭下,荷蘭人才是可怕可敬的對手,根本的原因在於文化背景下的心態。在荷蘭Wageningen大學農業物理系的教授告訴我兩段話:一,『荷蘭是個小國,小國的產品無法靠內銷市場維持,必需行銷世界,因此產品在國際上要有競爭力』。二、『荷蘭的商品可在世界各地生產與銷售,但是研發一定要在荷蘭。』

 

荷蘭將台灣視為國際蘭花產業的對手,努力地要超越台灣。台灣有著辛勤努力的蘭界,持續的努力育種,不斷地研究栽培技術。蘭友如同中小企業業者帶著型錄走遍世界開拓商機。花卉產業在遭遇挫折時,也正是考驗應變的能力。而令人難過是另一種負面的表現。在供需失調時,有著一昧指責認為提倡節約而才引起花價下跌之政客,也有隨之起鬨的花市行銷人員和刊物編輯。面對產銷失調問題不能分析問題之起源,不能解決此問題,明年產銷問題再度失衡時要以何人為代罪羔羊。荷蘭的產品己利用台灣代工而進入日本,正在爭奪台灣最大的海外市場。國內仍有一些人正是在勇於內爭。

 

在面對挑戰時,如何回應即成為蘭花產業成敗之關鍵。面對內銷供應太多之困局,面對外銷市場之開拓不易,面對荷蘭蘭花公司之全球挑戰。在目前之情況,台灣蘭界仍占優於荷蘭。只要國內問題能夠解決,只要生產技術能夠不斷提昇,只要外銷市場能夠維持擴展,台灣永遠是自傲的蝴蝶蘭王國。相反地如果量產與行銷問題不能解決,如果學術界沒有能力協助產業提昇技術,台灣蘭界之未來外銷命運只有兩型:1.維持少量多樣化的生產,外銷數量不再增大。2.成為荷蘭的代工基地,賺取代工費用。

 

八、展望

   台灣蘭花產業如何維持領先?生產者將傳統經驗、直覺的生產管理方式轉變為標準化的管理。以工業化生產概念提高出成率。行銷公司收集市場資料,依各地市場流行需要之花色、花型適時適地提供產品。學術界積極地投入研究,協助業者解決生產技術之問題。

 

   由國內經濟發展之歷程,將工商界產品行銷於世界已有經驗與基礎。在蘭花產業之轉型中也已看到了產業界自身逐漸的調適。而在此轉型競爭的時代,需要學術研究人員協助此蘭花產業提昇技術,提高品質與降低成本。因此學術人員需要能力與良知。學術良知代表一種職業道德,為此產業之提昇而努力,而不是基於占山頭、搶計劃、自我膨脹之心態。學術能力代表研究的結果能夠真正為業者所採用,真正對此產業生產技術有所助益。在台灣與歐洲蘭花產業之國際競爭中,台灣的學術研究實力是我個人最憂心的競爭項目。

 

台灣蝴蝶蘭是多少人的辛勤,經由多少歲月,才得以建立的產業。由歐洲蘭花近年來的發展,看著此對手不斷地成長,國內產業必須更加的努力,拉開臺灣與荷蘭的差距。因此台灣加油!大家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