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日本沖繩蘭展與蘭花展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31月上旬來到沖繩,參加此地舉辦的活動:第11次亞太蘭展與第27屆沖繩國際蘭展。在此蘭展看到了各種蘭花之單株與組盆比賽,看到切花比賽,看到蘭花插花,也有蘭花相關文藝作品。在戶外搭建完成的大型場地,內有大型、中型與小型佈景。會場內舉辦插花教學活動,更有蘭花婚禮,蘭花栽培教學等種種活動。

與日本友人交談,才知道這即是日本蘭花產業之特色。最大的蘭展在東京 然後在沖繩與名古屋之蘭展為次大,而各地城市之中小型蘭展更是難以計算。

日本蘭花產業規模不大,以趣味栽培為主題,而其行銷市場也是複雜化。平日對蘭花之推廣,即是藉由各不同規模的蘭展,吸引一般民眾參觀。日本蘭業始終確信這是推廣蘭花方式最好的方式,也是唯一的方式。

此種藉由蘭展以促銷蘭花之概念,除了多年來在日本蓬勃發展,也在台灣發揚光大。台灣蘭界主流也確信舉辦蘭展是最好的促銷方式,而取得各種獎賞更是魚躍龍門。因此台灣蘭展愈辦愈多,愈辦愈大。台灣蘭界不但在台灣舉辦蘭展,也將此蘭展內容與遊戲規則帶到中國。如今中國之蘭展如同雨後春筍,不斷在中國各城市一一冒出。

對政府官員而言,主持蘭展是莫大的政績,容易上鏡頭。對舉辦者而言,另一個副作用是消耗蘭花產品。因而蘭展自日本開始,由台灣傳播,而今在中國遍地開花。

歐洲的荷蘭,也有各種花卉展,而蘭花只是其花卉展中一個產品。花卉展也是荷蘭用以促銷產品,擴大市場的一種活動。但是荷蘭人在花卉產業已有近百年經驗。他們瞭解花卉展與花卉產業並不完全相等。只有花卉展不能建立花卉產業。花卉產業除了藉由展覽擴大市場,還要有生產組織,有生產技術,有拍賣等行銷制度,此行業中的成員還要能夠互助而相輔相成。

蘭花產業最早起源於日本。在1980年代,日本曾經是全世界蝴蝶蘭產量最大的國家。在1990年代之後,台灣取而代之。而在2000年之後,荷蘭正式成為蝴蝶蘭之產量第一大國。日本和台灣持續的舉辦蘭展,日本蝴蝶蘭的銷售量與銷售單價卻是已開始下降。對於未來市場,日本蘭界本身都不看好,也少見針對未來的變局能夠自我思考。因此只是沿襲著過去的習慣,不斷地舉辦蘭展,自認為蘭展是促進蘭花產業唯一的途徑。在荷蘭,有趣味者為主的蘭花學會,也有蘭展,但是產業界最主要的展覽是以商業蘭花為主的Hort Fair FloraHolland Trade Fair Aalsmeer展覽。

東方以前的蘭花是國蘭,來自西方是洋蘭。在歐洲,花卉是生活的一部份,也是一種商品。因此歐洲花卉產業以商品概念生產蘭花。由此花卉公司擴大規模,重視行政組織,技術研發,與標準化生產。對於產品,精算其成本以獲得利潤。東方的國蘭是文人墨客的雅事,以詩詞歌詠,同業間相互交流,相互交換品種,但不算是一種產業。至今台灣與中國的國蘭都尚未完全成為產業。

洋蘭自西方傳入日本,再由日本轉至台灣,又由台灣傳播到中國各城市。但是洋蘭在日本的推廣方式走向了傳統的國蘭。因此各種蘭展即是過去文人雅士欣賞國蘭的沿襲放大版。

日本的蘭展,原本是蘭界同好用以交流,也用以吸引更多民眾欣賞。對於擴大銷售,擴大市場有其價值。但是將蘭花產業的發展方式只自限於舉辦蘭展,產業當然無法擴大。在日本,工業與服務業都是大規模,都有大公司,但是蘭花界無法出現規模夠大的蘭花公司。蘭展的思維反而妨礙了其蘭花產業的發展。

蘭展到了台灣,轉型至中國,又產生另一種新意義。在科學農業與生技農業的口號之下,政治力量介入了蘭花產業。而產業界也自我陶醉於此種與政治力結合的蘭花產業。

由蘭展即可看出東亞與歐洲,其蘭花產業不同的命運。

兩個不同的國家,一個是東方的日本,一個是西方的荷蘭。都有趣味栽培者,都有蘭花展。只是到了21世紀,一個昔日大國在蘭花產業逐漸沒落,一個在歐洲的小國,走過了金融風暴之後又重新出發,以穩健的步伐朝向北美洲市場。

台灣在北美洲,在全球的競爭對手就是荷蘭,但是台灣蘭花主流產業,卻是以日本為師,無法超越日本。舉辦蘭展不是不好,而是不足。蘭展只是促銷蘭花的一個方式而不是唯一的方式,也不是一個必定得勝的方式。建立蘭花產業,除了舉辦蘭展,還有許多工作項目需要建立。對一個蘭花公司而言,當務之急是建立管理制度,提昇生產技術,進行研發並收集國際市場資訊。台灣產業要振翅高飛,就不能永遠活在日本蘭業的陰影之下。

日本的蝴蝶蘭主要自英國輸入,而日本與荷蘭的交集是什麼?在江戶時代,日本幕府將軍禁止西方文化進入日本。唯有荷蘭人不涉及傳教,此可以居住在長崎近島。西方學術與技術即藉由荷蘭人傳入日本。日本將西方傳入的知識稱為蘭學。而在漢學之中,蘭學之蘭即是與蘭花之蘭兩個字完全相同。

在歷史沿革中,日本與荷蘭,台灣與日本,台灣與荷蘭,都有交錯複雜的歷史淵源。然而台灣蘭花產業,仍是學習日本,還是走不出日本蘭界的框框。鑒古以知今,也由此可預卜台灣蘭花主流產業之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