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34月上海行-慘綠的中國蝴蝶蘭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四月來到上海世博園區,今年花卉園藝展覽會改在此地舉行,參加的蝴蝶蘭公司共計二十餘家。論參展的數目並不少於往昔之數量,但是業界少了忙碌,少了年花銷售後的喜氣,而是彌漫著不自然的苦笑。今年的中國蝴蝶蘭產業是以哀鴻遍野加以形容。年花為了出清存貨,最低價格跌到8元人民幣。在廣東街頭,號稱比草花還要便宜。組培苗去年最高有3元人民幣之行情,而現今被殺價至0.8元。3-4月暢銷的2.5吋苗,至今乏人問津,不然就是交相殺價。種苗公司不論是出售組培苗或是2.5吋苗,都成為待宰的羔羊,走不出市場新次序。種苗產業已由賣方市場轉為買方市場。

今年年花的價格慘跌,牽動了種苗價格。年花的銷售數量減少至原先的3成,主要的原因是:1. 中國官方的八不政策之一「不淮送花」。2. 年花供應量過剩,與3. 中國消費市場趨勢疲軟。如果沒有官方的禁止送花令,今年的年花市場還是崩盤。只是價格的下跌,衰退的幅度不會如此劇烈。換言之,只有23兩項雙重因子,今年年花價格還是下滑。加上第一個官方因素,年花市場則不是下跌,而是崩盤。

一、中國產業供需問題

中國蝴蝶蘭產業目前的問題即是供需問題。農產品只要供過於求,價格即是崩盤。農產品中的花卉產品,對於供過於求的影響力更是明顯。當前要解決供需問題即是要減少供應量與增加需求量。要減少2014年年花數量,就必須自今年種苗減量開始。要減少2015年數量,就必須減少組培苗的生產量。但是今年年花滯銷,已有大量殘貨是剪去花梗再等明年機會。今年的2.5吋中苗仍然持續移植至3.5吋盆,明年仍是成為開花株。因此2014年年花數量還是有8000-9000萬株。因此要減低供應量,在近年內不易達成。要降低組培苗生產量,組培業界的共識要如何建立?

要增加年花需求量,首先要問官方消費能否回復,這是中國官方之政策,已非圈外人所能預期。因此最可靠之消費市場仍是在於內需市場。

能否增大外銷量以疏解中國之種苗產量。日本的產業主力原來是大白花,而今轉向色花,這些花型,花色本來不是中國產業之主力。中國的大紅花,目前能夠銷售之處仍是香港、韓國、越南等地。這些地區所能增加的銷售量,對中國現有數量只是杯水車薪。美國的主力早已不是大白花與大紅花,中國現有蘭苗帶介質輸美之機會也不明顯。至於歐洲市場,目前的兩吋抽梗苗因為運費上漲與歐元匯率改變,傳統品種空運至歐洲已無利潤。中國產業能夠在歐洲仍有生存空間只有:1. 新品種的2吋抽梗苗,2. 為歐洲種苗公司代工組培苗。

2013年年花之影響不會落幕,中國蝴蝶蘭產業要如何走下去?目前只有兩種公司:1. 有能力為荷蘭種苗公司代工的組培場,2. 自有的新品種能夠符合荷蘭需求的二吋苗蘭花生產公司,在這波大海嘯中仍能生存與壯大。而大多數的產業,只有自我減量,以開花株的民間內需市場為供應目標。自組培場,種苗場與開花場都能建立生產體系相互配合,以確實可銷售之數量維持這些公司之基本支出。

為了增加銷售量,另一個方法是逐漸增加平日花之銷售量,以疏解多餘種苗。因此要搭建冷房,以合理之設計保證平時都有開花株供應。另外是增加平日節慶之用花。但是這種自年花轉為平日用花之消費行為,需要中國蘭花產業更加的努力。還有很漫長的道路,無法立竿見影。

中國蝴蝶蘭產業在生產方面,產量次於荷蘭,已是世界第二大生產國。以消費量而言,是世界第一大的蝴蝶蘭消費國。自2003年至2013年,生產量與銷售量都是數十倍的增長率。蝴蝶蘭產業這種快速的增加是中國官方政策下的產物。過去中國以「科學農業」「生技農業」之主題之下,「溫室」、「蝴蝶蘭」與「組培苗」是官方發展的具體目標。在中國政府大筆經費之輔助下,硬體設備不斷的添置,因此溫室與組培場不斷地增建,蝴蝶蘭不斷的栽種。此外政府機關之經費又成為購買開花株之主力。除了廣州地區,各地消費量有6-7成來自官方經費。2013年由於中國官方政策而使蝴蝶蘭年花市場大崩盤。回想此段中國產業之起伏與興衰,以句成語加以形容最為恰當:「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二、對台灣之影響

台灣蘭花產業近幾年來與中國蝴蝶蘭產業之交集只剩下新品種之提供,尤其是以母瓶方式出售至中國。

台灣對於中國2013年年花產業之劇烈變化,訊息反應十分遲鈍。僅有中國時報兩岸新聞中短暫之一則報導,商業周刊四月中旬1頁的報導。而外貿協會在三月下旬仍在宣誓進軍中國。

大陸種苗在此段時程是否將銷售至台灣?只有組培苗還有機會,2.53.5吋之大苗由於加溫成本,中國種苗其生產成本早已超過台灣。此整體而言,種苗銷售至台灣有限。大陸種苗與台灣在國際市場之競爭也是有限。此次大陸年花之崩盤是否會在台灣2014年之後再重演一次?台灣在舊曆年節之後,年花殘量有著各種大小蘭展以景觀佈置等方式由公家經費加以輔助得以消耗大批殘貨。而台灣平日用花也有一定數量,因此不致於有中國式之大崩盤。台灣的問題在於外銷市場是否供應量太大而無法疏解?供應之花型花色是否為國外客戶之需求品系?在美國,台灣的水草蘭苗是否的確優於荷蘭樹皮蘭苗?台灣的主要問題是近三年來新增溫室內部的種苗將銷售至何方。

對於海峽兩岸而言,蝴蝶蘭是個幸運作物。由於中國官方資助,在中國10年之內栽培數量增加數十倍之多。在台灣,由於2004年旗艦計劃,蘭花經費在農業總經費所佔比例已是世界第一。間接式,檯面下的各種補助也無法計數。在過去十年,中國蝴蝶蘭產業賺錢十分容易,獲得利潤相對也不是辛苦。西方諺語說得如此好,「easy come, easy go」。過去累積的財富尚可應付2013年之變局。然而數年前累積的財富在2014年之後能耐幾次大失血。

在世界蝴蝶蘭產業,低利薄利的時代已正式來臨,這種高門檻低利潤之產業,使得蝴蝶蘭已不再是奇蹟作物。如果要永續經營,要延續此產業,那就回到基本面,切切實實的進行生產,以誠信維持交易之信譽,以市場供需原則調節產量。在20139月之後,溫室進入加溫時期,中國蘭花公司的資金開始吃緊。20139月與20143月是第二波考驗期。

在過去十餘年,台灣蝴蝶蘭產業帶動影響著中國產業。近十年來,台灣反而逐漸受到中國影響,尤其是經營理念,運作方式與政府經費之依存性。2013年年花說明了一件事,由政府政策扶持興起的產業,最後也容易因為政策改變而衰微。2013年的中國年花傳奇,是否也有可能在台灣發生?只要台灣蘭業對官方經費依存愈高,此可能性即愈高。只要台灣蘭業自立走出自己的道路,那就愈能自我掌控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