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蘭花生物科技產業現況

中興大學生機系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一、序言

在台灣農業的產值日漸低迷之時期,蘭花產業反是逆勢而上,不論是產量或品質都是逐年增加,其中又以蝴蝶蘭為主要作物。國內蝴蝶蘭生產面積在1993年之前,並未超過10公頃,而在2003年上半年,面積已將近150公頃。在歐洲近三年來,產量每年增加30%,售價每年成長10-15%。而此種蘭花需求量在短期內仍然不會到達飽和。美國的蘭花產業也是方興未艾,業者將此市場以海綿形容,無法預期逹到飽和的時程。

由於蘭花種苗主要來自植物組織培養技術所生產的分生苗,因此蘭花產業可稱為生物技術的下游產業。甚至被稱為台灣生技產業的一環。國內發展生物技術已有多年,蘭花產業也可說是目前最具有產值與產量,因此成為最具代表性的生技產業。

在國內外蘭花產業欣欣向榮之際,台灣蘭花生技產業本來原具有有其優勢條件,包括豐富的種源、民間業者純熟的組培技術、病毒的檢驗能力、組培苗的量產工程技術等。在下游生產作業部份,亞熱帶溫室與環控設備、蘭花生理感測技術等研究結果已由業者加以應用,也以此技術基礎陸續建立海外生產基地。但是以國內蘭業與歐洲蘭花生技產業互相比較,台灣蘭花生技產業的問題已浮現與擴大。而此產業的根本問題在於缺乏系統性與完整性的運作。系統性為縱向生產的流程,自大量生產組培苗至大苗的行銷、海外基地的開花銷售等,必須建立一貫化流程。然而國內產業尚未達到此種系統性的生產作業需求。在完整性方面,代表生產、銷售、研發等都能相互配合。但是國內蘭花生技產業目前仍是以蘭農與貿易商兩方面聯手進行生產與行銷。國內研究界與大企業對此生技產業的投入與貢獻仍是不足,甚至可說是負面效應。而台灣蘭花產業的主要對手荷蘭,其優勢正是對此產業能夠系統性生產與進行完整性的發展能力。國內蘭花產業目前面對的主要問題包括小農與貿易商無法大規模與計劃性的開拓海外市場,大企業投入的經營方式不適當,傳播媒體不具專業能力的偏頗報導,研究界研發能力不能符合產業需要。在國外市場方面,日本、中國大陸市場日益衰微,歐美市場尚未能及時擴大。

 

二、蘭花生技產業的特色

蘭花產業與其他農業比較,其特色在於其特殊的多樣性與長期性。多樣性代表此作物的品種繁多,無法用相同的栽培條件以應付各種品系的生長要求。因此生產作業無法全面使用機械化與電腦化栽培技術。栽培者對於作物習性的瞭解對於蘭花栽培十分重要。這也是國外具有特色的小蘭園在企業大量生產下仍能生存的原因。長期性代表蘭花是需要長時間栽培才能自小苗成為商品,蝴蝶蘭自組培苗至開花株需要兩年以上,拖鞋蘭的栽培時間則需要更久。由於此種長時間的栽培特性,上游小、中苗的品質直接影響了大苗與開花株。因此在企業經營方面,大規模生產蘭花,數量愈大代表資金需要愈多,時間愈久代表資金的周轉愈緩慢。大批資金投入蘭苗生產,時間愈久回收風險愈高,這也是大企業經營的根本問題。國內蘭界則以靈活的分工方式以分擔此投資風險與資金回收問題。

蘭花產業的種苗以前以實生苗為主,通稱種子播種苗。實生苗的需求技術只是無菌播種,提供無菌且富營養的環境,用以提高蘭花種子的萌芽率。此種種苗成本低廉,也為台灣蘭花產業奠定基礎。但是種子播種苗不整齊的特性,造成了大量生產時管理與計劃行銷的困難。在量產階段,需求的種苗自然由實生苗走向分生苗。分生苗理論上應該是百分之百的一致性,但是生產過程中病毒的感染、繁殖倍率的緩慢,與組培苗的變異性一直是國內組培苗生產的困擾問題。

由上述討論可知種苗生物技術對於蘭花產業的重要性。不論是蝴蝶蘭、文心蘭與拖鞋蘭,組織培養技術直接影響著種苗的品質,而此組培苗又是溫室內小、中、大苗的種源。健康、整齊的組培苗生產技術是蘭花產業的基礎,這也是生物技術在蘭花產業的重要特性。

 

三、國外蘭花生技公司的成功案例  

國外農業生技公司成功的案例子都有其共同特點:

1. 產業本身有高競爭性,例如草藥、蘭花或種子。

2. 整體產業已系統化,以工業界標準作業流程進行生物性原料之生產。而在生產過程中引入生物技術為關鍵技術。

3.生產過程之標準化、工程化。雖然生產的對象為生物,但是在製程中要求標準化,每個流程可量化管理。可以以工業品管方式以管制生產進度。

國外蘭花生技公司經營成功的個案可以以歐洲Floricultura公司與Anthura公司為代表。兩家公司其共同點在於具有育種與種源收集優勢,不斷地自行育種或自世界各地收集品種。在分生苗生產階段以一定的標準作業程序。進行大量繁殖作業。由於生產過程進行品質管制,因此生產時程、數量與品質均能依公司生產管制計劃進行。

Floricultura公司在1999年之前,生產內容包括組培苗、小、中、大苗與開花株。在2000年之後,業務經營則以組培苗和健化後小苗為行銷對象。僅有部分外銷美國的品種栽培至中苗銷售。此公司另一個特色是下游蘭園的技術指導。公司對其售出品種預先建立栽培管理程序,並且提供此栽培技術給予下游種植中、大苗的蘭園。近年來,以此經營方式在歐洲義大利、亞洲日本與美國陸續建立其下游基地。

Anthura公司原以生產火鶴花為主,近年來加入蘭花生產,並以蝴蝶蘭為主要作物。此公司育種工作起步晚,因此直接購買國外品種以迅速獲得種源。除了擁有分生苗生產的關鍵技術,對商業品種的選擇有其嚴謹程序並建立龐大的資料庫。由火鶴花的行銷經驗用以掌握世界各地市場對於蝴蝶蘭花型、花色的需求,這是此公司的另一特點。

歐洲蘭花生技公司與研究界保持良好的互動關係。提供部分研究經費與研究界以產學合作方式不斷地進行研發,相對地研究人員清楚瞭解此產業的技術需求。

 

四、國內蘭花生技產業面臨的問題

蘭花產業可分成上、中、下游三階段。上游產業是育種、選種與組培苗生產,中游是健化後小苗、中、大苗的栽培,在國內市場則包含開花株。下游是大苗送到海外基地的活力恢復、開花與銷售,國內市場則是開花株自產地至市場的運輸與品質維持。

國內產業早已建立分工制度,自育種、組培苗至開花株進行垂直分工。有些蘭園擔任其中一段流程,有些蘭園則全程參與。以組培苗生產而言,蝴蝶蘭自1998年年產7,500萬苗。在2000年為9,000萬苗。文心蘭在2000年則有1,500萬苗。組培苗生產場自1998年至2000年,持續維持於200家左右,但是2003年的調查則剩餘不到100家。而且組培場生產規模逐漸兩極化,有向極大、極小兩端發展的趨勢。一方面大廠朝向大量生產方式以降低成本,一方面小廠則以具有特色的品種繁殖技術以維持市場優勢。小蘭園自行發展而成的組培技術都是長年經驗的累積,以時間與費心費力以獲取技術。因此在培養基配方(尤其是荷爾蒙用量)與母瓶製作技術有其獨特之道。但是對於更複雜的問題例如病毒檢定,如變異性檢測,則因學理或設備的不足而無從著力。

數年前開始有一些大企業陸續投入蘭花產業,然而這些大企業很少自此產業的根本特質切入此產業,而是以小農規模的生產方式放大十倍、百倍。因此組培室無菌操作台雖然增加成數十台,溫室面積原以坪數為單位而改以公頃計算。然而原先小規模生產面對的問題仍未解決,反而因放大生產量而擴大成更嚴重的問題,量產時管理人才更突顯不足。大公司投入此產業,往往陷入無頭無尾、體質不全之困境。無源頭代表此公司無自己的主力品種。而且因為不具有品種量產技術因此組培苗生產品質低。無尾端代表未建立下游行銷管道,未能建立海外生產基地,因此銷售出現問題。體質不全代表生產流程未能建立標準作業程序,無法掌控生產的時程、數量與品質,更無法提昇自小苗到大苗的出成率,無法以品質良好數量齊全的產品行銷。因此其最後產品只有在海外市場或國內市場,以低價與台灣原來蘭園惡性競爭,此種內耗內鬥只有折損了台灣蘭界的全球競爭力。

國內大規模蘭花生技公司如同水面泡沫此起彼落,媒體的偏頗報導也與此有所相關。或許是媒體人員專業能力不足,或許這些人對此產業並未深入瞭解,因此報紙、周刊、雜誌的報導故事都以大公司為主,只有報導其經營規模的大與未來市場利潤的高潛力,而未能深入探討這些大公司的競爭優勢條件在那裡?面臨的問題是什麼?最後這些媒體的寵兒反而逐漸破產,改組或關場減產。對於大公司的公關部門而言,與媒體廣結善緣,或許可宣揚公司的未來期望,便利召募資金。但是一個公司無競爭優勢,規模再大也只是在沙灘建築城堡,面對一波波的國際競爭,在大浪下的海灘城堡是無法生存。

台灣蘭花生技產業另一個隱憂是研究界與此產業的脫節。台灣蘭花的生技相關研究中,例如農試所的病毒檢測,屏東科技大學的組培苗變異性探查,都有一定的成就,也一直為蘭界所肯定。但是國家級的生技研究計劃反而無法切入蘭界的問題。蘭花產業的特色為其系統性與完整性。而國家級生技計劃中有關蘭花的研究計畫往往是單一、片斷的研究題目,或許可以造就一篇篇學術論文,但是無法協助產業。以近日發表的“文心蘭開花機制在偽莖”技術為例,研究人員宣稱已破解文心蘭開花機制,然而文心蘭業者對此研究成果提出如下的問題:

1.文心蘭的雜交包括菫花蘭、蜘蛛蘭與齒舌蘭,有四種蘭屬可互相雜交。因此此種開花機制是所有文心蘭的特性或是其研究對象中那特殊品種?

2.為了促進開花機制而以化學藥劑處理開出的花朵對其開花品質有無受到影響?例如花莖長度、花朵數、第一分枝高度、小花分枝數等。開花品質與正常自然開花的有無顯著差異?

3.如果應用於切花,對於次年營養生長與開花品質如何影響?

另一個生物技術與蘭花產業相關的著名研究是抽取黑色大豆的基因,計劃移植在蝴蝶蘭,得以產生黑色蝴蝶蘭。試問在市場上黑色蝴蝶蘭有多少觀賞價值?對於這種閉門造車不具商品價值的研究,就是能夠成功也只是噱頭,對產業無所助益。

由於此類生技研究結果未能配合此產業完整性與系統性的特性,也未能切合產業需要,因此發表技術在蘭界得到冷淡的反應,這是研究界與蘭界疏遠的結果。在深入探討此疏離問題後,不得不懷疑此國家型計畫”觀賞植物與花卉”部門召集人是否瞭解國內蘭花產業與組培生物技術的特性?

 

五、國內蘭花產業需要發展的生物技術

生物技術的應用是多方面,而國內蘭花產業必須以分生苗技術進行種苗繁殖,因此蘭花產業與生物技術密不可分。蘭花產業需要的生物技術是什麼?在培養基配方與母瓶製作方面,國內組培界已有多年經驗,但是許多相關生物技術仍然需要專門研究的人才,需要更深入的學理,需要實驗室與設備,這些條件已不是國內原來小厰為主的組培場所能負擔支持,國內蘭花組培界需要發展的相關生物技術,個人由蘭園的實地調查諮詢後歸納如下:

1 .更快速、更靈敏的病毒檢定技術。

2 .組培場內病源菌污染源等的快速鑑定與防治技術。

3 .大量繁殖階段(中母瓶階段),提高繁殖倍率,縮短繁殖時期。

4 .大量繁殖階段,變異的原因探查與變異比例的降低。

5 .組培瓶內組培苗加速瓶內開花技術,用以鑑別所繁殖品種的正確性。

6 .組培苗縮短其幼年期技術,使得蘭株在小、中、大苗成長時期得以縮短。

7 .組培瓶對於培養基內糖份的吸收利用機制。以配合瓶內氣體環境量測技術以瞭解組培苗成長的生理特性。

 

六、大企業對於蘭花產業之投入

2002年,個人曾提出對於大企業投入蘭花產業成立蘭花公司的期望,其主要內容轉述如下:

“國內蘭花產業需要蘭花公司在世界上宣傳,告訴世界各地花卉產業台灣的優勢競爭力。理想的蘭花公司是什麼?係以開拓國際貿易為主題,而不涉入實際的生產。因此此公司不必要再自建溫室與組培室,不必再投入大批資金從事生產。

蘭花公司對內與對外各有不同的工作項目。對外而言,此公司之工作項目至少包括:1.收集市場資料,包括外國之市場接受性,當地之氣候與消費習性。2.參加各種花展,展示國內產品。3.尋找需求市場,爭取訂單。4.解決國外法律問題,以及國際貿易之種種行政程序。5.國外衛星蘭園的連絡與合作,更包括技術指導。對內而言,此公司將國外之訂單交於國內生產者,以契約形式依合約內容定出生產規格。在指定的時間,栽培完成一定數量,一定品質之大苗。而對國內蘭界而言,藉由此公司之居中協調,使得組培苗至大苗的生產分工更為系統化。而此公司能否建立研發能力協助業界解決栽培問題?關鍵在於學術界是否有研發能力加以配合。”

由於蘭花生產時程長,生產規模愈大,資金的投入愈多。大筆資金投入產業回收時間緩慢。又因蘭花為生物體,生產風險大。這是企業大量生產蘭花面對的問題。這也是歐洲蘭花公司只擔任育種,組培苗與小苗生產之工作,產品在小苗即售出以回收資金。另一方面,歐洲蘭花公司從事生物技術研究也是其公司特色。唯有藉由不斷的創新研究,才是以建立技術,維持領先優勢。

    由國內許多蘭花生技公司大規模生產後面臨的困境與外國公司成功的個案比較,國內蘭花生技公司其市場定位與功能定位在此已有明確的答案。因此台灣蘭界是否需要大的生技公司?此答案是肯定的。唯有生技公司才有財力、物力投入發展,才能召募研究人才建立研究室,才能與國內蘭界配合共創臺灣蘭花帝國,而不是多蓋溫室、多種蘭花。如果生技公司只是以蘭花生產為名目,而吸金、逃稅才是其真實目的,以上的建言與說明則都是無濟於事。

 

七、結語與展望

    台灣蘭界要走向國際,要成為蝴蝶蘭帝國(Empire),才能雄霸天下,才能不僅是侷限海島的王國(kingdom)。蘭花產業需要生物技術才能提昇競爭力,而農業生物技術也要藉由蘭花產業才能落實。此產業不論蘭園或大公司,或是官、學、研傳統三角體,都必須認清此蘭花生技產業的本質、特性、與目前面對的問題。唯有瞭解真正的問題,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

 

後記: 此篇文章原來應邀為為中興大學生物科技發展中心預定發行「生物科技產學論壇」第一期所撰寫。在今年5月至9月,個人舉辦數次有關蘭花量產與組培苗生產的訓練班。在與蘭花業者討論中,業者對於蘭花生技公司給予產業的影響幾乎貶多於褒,對國家型生物技術蘭花相關計畫更是疏離懷疑。產業的命脈最終離不開研究,學術界應具有能力與良知,也應該時常自我反省。因此此篇文章內容不得不言。此篇文章的結語仍是如此:”唯有瞭解真正的問題,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