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春石斛科專計劃的研提故事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此篇文章初稿完成於20095

 

2008年之後,台灣蘭界開始討論一個主題,有那種蘭花能夠如同蝴蝶蘭,成為一個產業?而我自2007年至2009年,為了春石斛此產業準備了三年,最後不得不放棄此產業的研究計劃。這段三年準備的歲月,結果是一場虛功,原因竟是來自人禍。這件事可以為從事學術研究者留下一個教訓,也是台灣蘭花產業史史書的題材。

要建立一項蘭花產業,需要考慮的項目如下:

1.          目標市場在那裡,需要的花型花色是什麼(品質),需要的數量是多少(數量),還

有需要的供貨時間(時程)

2.          針對上述問題,台灣蘭花產業需要評估自身的技術條件,已具有的條件則持續

加強,未具有的條件則需要進行研發。

3.          為了確定品質,數量與時程,要如何建立生產管理制度?

2007年至2009年,進行的計劃準備工作即是依上述三個考慮項目一一著手:

一、目標市場之選定

首要的目標是歐洲市場,尤其透過荷蘭的拍賣市場行銷歐洲。此外春石斛在歐洲並非新興作物,一些蘭花公司已有栽培經驗。他們最需要的商品即是植株成熟可進入催梗開花階段之種苗。由於春石斛之栽培密度大於蝴蝶蘭,而且對環境的容忍適應條件更優於蝴蝶蘭,因此栽培溫室其結構與環控設備並不需要與蝴蝶蘭溫室同一等級。使用能源更加節省。自2005年至2009年其單價不如蝴蝶蘭,但是成本低,因此單位公頃之生產利潤可超過蝴蝶蘭。

歐洲市場需要的花型花色是什麼?進行三年的調查資料來自拍賣市場中春石斛不同花型花色的拍賣價格,在荷蘭,比利時,德國等各國花店的終端出售價格。以及在Floricultura公司育種溫室中,觀察此公司連續數年來對於春石斛的選種育種方向。由這些資料可綜合判斷歐洲需求的花系。

台灣可銷售的數量就是台灣蘭界與荷蘭,德國蘭花公司的討論事項。在台灣現有的品系得到認可之後,每批供貨數量也由海運貨櫃的容積量加以決定。在荷蘭春石斛盆花並非維持同一價格。每年有其需求高峯期與供貨過多的不同時期。依此安排台灣蘭界供貨時間點。

對於歐洲市場的討論已告一段落,問題點回到台灣。台灣蘭花產業能否適時適量供應良好品質的種苗,而且是歐洲市場需求的品系。

二、台灣蘭花產業的技術條件

蘭花的生長是由三條件綜合影響:品種特性,微氣候調節與管理作業。台灣春石斛產業自源頭品種育種至儲運作業所需要的技術體系可分析如下:

1.      種源或稱品種

  台灣春石斛的品系不如蝴蝶蘭豐富,但是民間蘭園已有育成現有品系。近二十

  年來,也自日本與泰國引入許多無品種權品系。這些品系經過初期篩選,已有適合歐洲之品種。但是為了持續維持品種供育,需要進行育種作業。

2.      組培苗生產

  台灣的組培苗生產場對於春石斛組培苗生產已具有相關技術。但是需要配合建立標準作業程序,使得組培苗供應即時而且品質穩定。

3.      春石斛品系栽培與抽梗開花的環境條件。在進行產業評估時,先進行一些可商業化品種的生理特性試驗。

4.      管理作業

5.      現有栽培設施的改善與環控能力之加強,使得溫室內部微氣候條件適合春石斛生長。其微氣候條件不盡相同。因此溫室的環控策略能夠依生長時期而調節。

6.      為了進行生產過程春石斛生長品質之品質管制,必需建立作物生長階段各品質指標相關感測設備。

7.      建立春石斛之抽梗開花性狀與環境參數之關係。

8.      在大苗達到可抽梗之成熟階段,需要具備種苗之前處理,儲運與歐洲基地活力恢復技術。

三、生產制度之建立

上述各作業項目都必須建立標準作業程序。計劃最初時期,以一個示範點開始進行全程生產作業。再依海外市場銷售數量之增加再擴大國內的生產面積。只要建立一個示範基地之作業流程,產業的擴充即可依據基地之作業方式逐次擴大。

在此三年的籌備作業中,對國外的蘭花公司與國內的石斛蘭生產者都已完成聯絡。台灣春石斛盆花的種苗生產作業體系也規劃完成。這項作業體系中有先後的優先次序。例如育種是必需進行的工作,但是育出適合歐洲市場而且適合大量生產的品種並不是簡單易行。在溫室設施之改善與環控設備加強以及各種感測系統之建立則是急需進行之工作。這些工作項目必需完備,才能建立一個完整的供應鏈。因此計劃執行初期,必須完成關鍵技術之開發作業上。

 

2009年,農委會農糧署鼓勵大學教師研提科專計劃。春石斛量產計劃經過一番努力被納入科專計劃。最後計劃轉至台北農委會科技處管理。春石斛科專計劃交由園藝領域教授擔任計畫主持人,而我所規劃的工作計劃成為其中工作項目之一個環節。在台灣官方農業之生態,非園藝教授擔任春石斛計劃主持人只有徒生困擾。科專計劃自數位老師之初期會議開始商討至計劃定案,最後依農委會通知參加審查會議。在此計劃中有關春石斛的生產體系的關鍵性與所占經費比例則由執行計劃的教授自行協調。對我而言,需要進行那些工作,就申請多少經費。

三年的籌備與先期的研究工作不料最後被摧毀。春石斛科專計劃的審查會議結束後,接到計劃主持人研究室的E-mail通知。興大生機系的研究計劃經費刪去三分之一,原因未有任何說明。此種經費變更只是來自農委會科技處負責此科專計劃之技正其個人意見,在審查會議記錄看不到有此結議。農委會的所有單位,曾往來無論是農糧署,國際處,防檢局等,都未曾發生計劃審查之後,負責行政作業的技正有如此毫無節制的權利可任意變更計劃經費。在刪除三分之一經費之後,原來的工作項目已無法執行。因此被迫放棄此科專計劃。十分諷刺,此科專計劃自開始草擬到定案,整整花費我三年的時間。

為了能夠進行計劃內的研究項目,我開始尋問有否其他蘭花公司願意以產學合作進行此春石斛盆花生產體系之研究。有位貿易商朋友給我撥了一頓冷水:"老師,你何必如此辛苦。就是得到科專計劃經費,你薪水沒有多增加一塊錢。當你努力建立石斛蘭產業,當台灣每年外銷量有了數十萬株,自然會有一批人四面八方的衝出來,宣佈春石斛產業是他們建立的。一群人包山包海的宣傳,有誰還記著真正的努力者是何人?蝴蝶蘭產業的故事難道要再來一次?把力氣用在其他研究吧!"這位直率的朋友,表達如此直接,但是又是如此切入重點。自此開始,我放棄春石斛產業。如同這位坦率朋友的建議,開始把力氣放在其他研究項目。台灣蘭花的學術研究,結局就是如此,最佳的結局只是單打獨鬥產生論文。

由此次申請科專計劃之經歷,也使我瞭解以前的謎題?在科技處溫室環控與節能計劃中,大筆經費投入此大型計劃,計劃工作項目只是將以前農業自動化已經完成的溫室環控技術內容再炒熱一次。找國外的專家告訴台灣在溫室內吹冷氣種番茄。在台灣花卉園藝可看到一些自認官大學問大,然而內容荒唐的溫室環控文章。這種溫室節能計劃能夠存在,也是與春石斛計劃經費任意刪減加添之作法完全相同。

現今已是2013年下半年,荷蘭的春石斛盆花已在世界蘭花市場攻城掠地。台灣的春石斛產業,自2008年至2013年有那些成長?台灣的蘭花研究經費,在世界各國名列第一。台灣蝴蝶蘭在世界上之比重,官方宣傳自二棵就有一棵,轉變為”6株就有1。春石斛計畫的研提故事,對此結局提供了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