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日本蘭花產業與日本文化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今年暑假有機會到日本兩次,走遍日本中部、東北與東京都。到大都市或鄉間小鎮,我習慣性的逛逛花店,或是拜訪蘭園。以2013與2010年相比較,日本蝴蝶蘭產業正處於一種巨變。在此大浪潮之下,無法應變之蘭園則被淘汰。

大白花,單株自12,000日圓一路下滑至7,000日圓,品質稍有瑕疵,價格都有可能滑落至6,000日圓。

二吋盆小花,不論花梗數,花苞,花朵數,產地即是300日圓,此成本是包括一個盆器。

大白花與大紅花利潤偏低,二吋花則是無利潤可言。日本蘭界相互詢問,蝴蝶蘭產業的未來是什麼?

在產業面產生問題,可以自經濟層次找答案,更可以自文化深層尋找答案。

以日本飲食而言,有最高檔的懷石料理,每份以萬日圓起跳。也有一般庶民最常吃的丼飯與拉麵,價位是1,000日圓左右。一般正式的餐廳則推出定食,價格在2,000-3,000日圓。

以蝴蝶蘭產業與飲食文化相比較,高級大白花如同懷石料理,高級豪華,氣魄十足,但是選擇懷石料理並非常態,只有少數富豪階級者才能享用。

拉麵或丼飯如同二吋蝴蝶蘭,價格低廉,人人享用的起。但先前者為食物,每日不可或缺,後者是觀賞品,是一種身分、一種文化水準的象徵。生活基層的民眾,可以付出千元進食拉麵;但是要以千元價格買株二吋蝴蝶蘭,卻沒有此意願。二吋蝴蝶蘭產地價格300日圓,市場售價為4倍,約1,200日圓。與拉麵丼飯價位相近,但是以文化藝術而言,此產品不具吸引力。

可以比擬成2,000-3,000日圓定食之蝴蝶蘭盆花,其花型,花苞是什麼?成本是多少?

日本的農產品行銷管道十分複雜,產地價與終端市場消費者購買價格是四倍以上,因此2,000-3,000日圓之售價其產地價格為500-750日圓。

如果自台灣進口種苗,在日本蘭園催梗開花要5個月,售價500-700日圓的盆花扣除5個月的溫室折舊費,冷氣費用,人工及資材費用,台灣能夠出售而且被日方接受的種苗定位又是多少?

再者,是什麼樣式的花型,花色,才能吸引日本消費者願意以2,000-3,000日圓之代價,購買此盆蘭花為送禮或個人欣賞。

這些花型,花苞之選擇,只有自日本文化背景著手。

自安倍首相在2012年之後就職,日本進入新的世代,代表二次大戰後出生的人群,俗稱團塊的年齡層全面接班。這些人不論政治,經濟或各產業,都已經是日本的主力。二次大戰之前與後,在消費文化有相同及也有不同的心態。

不同的心態而是消費習慣。二次大戰前的人群,習慣單一不變、習慣於穩定,因此單一顏色的大白花即是首選。大白花的極致即是花朵愈來愈大,愈來愈多,而且要求自第一朵開放至最後一朵都不掉落。當大白花的銷售量日漸減少,對品質的要求則是愈加嚴格。為了爭奪金字塔頂端逐漸減少的高所得消費群,大白花品質之要求已到達走火入魔之地步。

戰前及戰後共同的消費屬性是對基本品質之要求,或許可稱之面子。二吋蝴蝶蘭與其他小型盆花比數,並不能顯示其特殊性。只有一些新奇感,但是小盆花之高度上不得檯面,只有學生或初上班之年青人,對此二吋盆花有興趣。

戰後環境消費群與戰前人群最大的差異在於接受多樣化。因此衣服不再是和服,各種服飾都可出現於街頭。音樂不再是三弦樂或演歌,西方流行音樂在日本鄉間都可聽聞。日本的消費文化之主力人群已改變。因此相應的蝴蝶蘭盆花其花型,花色是什麼?

此答案並不難找尋,在日本除了傳統大白花生產場,多多拜訪不同的蘭園與花店即可找到答案。日本人的蝴蝶蘭產業其遠景即是找出"2,000-3,000日圓定食相等的蝴蝶蘭盆花"。

為了找尋適合之花型,花色,日本蘭界近年來又陸續來到台灣找尋答案。因此日本蘭花溫室常常見到各種色花品系,正在嘗試種植,但是此種試種方式又衍生新的問題。一方面是大氣環境,日本氣候正在改變。不穩定的大氣氣候,很以時間換取經驗。一方面是品種特性的差異。色花的生理特性與大白花差異極大,尤其是光量與肥料濃度的管理,還有催梗開花特性。慣於生產大白花的蘭園用相同經驗照顧,因此高光量引起的葉片日燒問題與過度給肥引起的根部塩害,這都是最常發現的生理病徵。

日本蘭業原來的基礎:包括高價大白花,各產區蘭界大老的地域領導及數十年的累積經驗,這三者目前已不再有優勢。相反地,新時代需求有新產品,新的產品有新的品質要求。但是新品系的栽培,催花與行銷,這需要專業技術。日本蘭界已缺乏高技術能力之大老或大師級人物,產業也沒有大規模種苗公司以調配市場產量,日本蘭花產業也未有相關訓練學校以訓練新進員工,日本此產業正是在搖搖擺擺中試圖找出一條出路。因此,未來進展仍有許多未知未定的因子。

看看台灣,兩個國家關於此產業有太多的類似點。然而近年來台灣內需市場之增量,給此產業加深了活水,注入了資金,及時援助台灣的中小蘭園。台灣由於內銷市場而多一些元氣。在日本,安倍晉三帶領日本經濟的復甦,日本人有更高的消費能力。只是日本蝴蝶蘭產業尚未能夠推出中等階級心目中的代表蘭花,因此其蝴蝶蘭產業尚在衰退。

在大環境下,台灣社會力量的資助使得台灣中小蘭園支撐過近期的難關。日本有安倍晉三,台灣卻有個媽寶。深入比較兩國蝴蝶蘭產業的演變,真是一場反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