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水苔介質的經濟學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自今年2月開始,蝴蝶蘭係稱水草之水苔介質開始漲價。而價格愈來愈高,甚至有錢也不見得買得到。此段時間台灣部份產業人心開始慌亂,各種謠言四處流傳。官方機關也趁勢召開會議,將替代水草之研發列為2014年研究重點。不料在9月之後水苔價格開始下滑。也曾有大廠以高價搶貨,以貨櫃為單位大量囤積,而今面臨存貨太多問題。水苔此紛紛擾擾的鬧劇暫時告一段落。明年是否會再有不足問題?

水苔的價格漲跌仍是經濟學的供需問題。在2012年,中國的水苔需求量開始增加。ㄧ方面是智利水苔的品質高於中國水苔,中國一些大廠紛紛搶購智利貨。另一方面是為了爭取外國市場。中國外銷日本,美國與歐洲的種苗都被要求必須使用智利水苔。自2012年開始,造成中國自產水苔之需求量下降,開始自國外大量引進水苔。換言之,引發了一場蘭花資材爭奪戰。

20133月開始之後,中國蝴蝶蘭產業面對一個新問題。2月銷售不出的3.5吋苗約有8000萬株,如何處理這些苗?少部分是剪梗寄望在今年10月開花出售。大部分是換盆為明年年花。這些換盆大苗本身需求更多水苔。而每年3-5月本來就是中國2.5吋中苗換盆至3.5吋的季節。中國的水苔需求量暴增,因此出現高價攔截台灣原來的訂購單。中國水苔需求量暴增,智利與中國的產地其產量無法急速增加。在供需不平衡之下,加上部份貿易商哄抬價格,因此水草價格自3月之後節節高升。台灣部分業者也因此開始恐慌。

8月之後,水苔變成容易購買,也不再缺貨。而到了9月,水苔開始跌價。原因也是供需原則。全世界的水苔產量並未有多少變化,但是需求量減少很多。主要的影響因子也是中國蝴蝶蘭產業。自暑假之後,中國蘭花產業少有擴充,對智利水草需求不大。此外中國原來出口至荷蘭,日本等地之訂單已減少。輸出之地區現在以香港,越南與韓國為主。這三個地區對水苔品質要求不高,使用中國自產水苔即可。因此中國蘭花產業不再與台灣競爭智利水苔。不論智利水苔或中國自產水苔都不再是供不應求,水苔當然價格自然下跌。

未來水苔價格是否再有上漲,水苔會不會缺貨?以供需原則判斷即知。國際蘭花產業使用水苔的國家都在東亞,而中國的需求最大。在最高峰時期有近一億株種苗的生產量。因此造成了水苔供應不平衡。近年來,中國蘭花產業必須先行縮小規模以求生存,其國內自產水苔量也維持平盤,國際水苔價格難有上漲空間。

只要以經濟學原理配合國際市場的資訊,即不會有驚慌失措。台灣一些蘭園,在今年2月看到中國年花市場之慘狀,即可預知水苔將是搶手資材。在23月提早訂貨的蘭園都未受到此波上漲價格之影響。而在台灣,只有發生水苔價格上漲,但是尚未到達無資材可用,未見蘭苗植株無法移植之困境。因此只要收集足夠資訊,絕不會有那種“世界末日”的驚慌現狀。一些大廠道聽塗說,在恐慌心理下以超高價搶購大批貨櫃進行囤積,目前反而要自行解決資金凍結與資材囤積之窘境。蘭花產業在台灣是重點,在全球花卉產業則只是一小部份。水苔並不是園藝生產唯一之資材。台灣前幾個月以來的水苔風波,只是資訊不明,狀況不明之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