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311月底中國蝴蝶蘭產業的報導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31128日至30日,旺報連續三天刊載有關中國蝴蝶蘭產業的相關報導,三天內共刊登七篇文章。 這七篇文章整理如下。由這些文章可以對於中國蝴蝶蘭產業近期狀況增加瞭解。對於中國蝴蝶蘭產業的未來發展則不在此加以討論。如果有興趣進行討論,請以  ccchen@dragon.nchu.edu.tw 進行。

 

. 20131128

I、搶種致價格崩盤台商蘭花劫

2013-11-28 01:50 旺報 【特派員洪肇君/專題報導】

台灣曾是世界蝴蝶蘭王國,過去10多年,在台商的技術引導下,大陸的蝴蝶蘭產業也曾經蓬勃發展,但在各地紛紛搶種下,削價競爭變成市場常態;再加上去年以來雷厲風行的禁奢令,大陸蘭花產業已陷入空前危機。

201311月下旬,初冬的午後,福建漳州市漳浦縣台灣農民創業園,一望無際的蘭花溫室。辦公室裡頭,鉅寶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長黃瑞寶正跟台南玉沙農場的老闆黃志豐在下象棋,貌似悠閒,但身後一場「蘭花劫」正如狂風暴雨將至。

2010年,時任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到過黃瑞寶公司,對鉅寶生物科技加強研發蘭花新品種的作法大加讚揚。國家主席的加持使得黃瑞寶一時間被大陸媒體封為「蘭花大王」,並獲聘為台灣農民創業園副主任委員,各式光環突然而至。

距胡錦濤來加持不過3年多,201311月,鉅寶已5個月未發薪水,工人都找上漳州市人民政勞工局了;而且,早在2013年初,黃瑞寶就因資金周轉不靈,已經向大陸的銀行貸款近千萬元(人民幣,下同),以便投資新品種研發,並擴大產能。

快速擴張 資金中斷

有相同狀況的台商還不只鉅寶一家,漳浦的另一家台商蝴蝶蘭公司,不久前賣給漳州市國營企業,老闆打包回老家。

盛極一時的大陸蘭花市場卻在2012年底遭遇天外一擊,各蘭花種苗場銷售量下跌超過5成,許多種苗場賣不出去的瓶苗、種苗還要花錢銷毀。像黃瑞寶這樣快速擴張的種苗場,立刻就出現資金流中斷現象。

細數自己的投資歷程,黃瑞寶不禁苦笑,他在台南就是搞新品種起家,專長是在組培實驗室研發新品種,讓蘭花定性、不會變異之後,向國家專利局提出申請。在台灣這一套可以行得通,大陸則在2011年才針對蘭花進行植物專利權核可,至今沒有發下1張證書。

沒有專利證書也無所謂,因為新品種上市初期,瓶苗還是很值錢,外人要買他的新品種花株到實驗室組織培養,少說需要1年。不過黃瑞寶仍具優勢,因為只要蘭花市場存在,他就不虞沒銷路。

陸農低價搶市場

可是,台灣蘭農進入大陸多年,市場競爭卻愈發激烈。除了台灣人投資的瓶苗場規模日漸擴充,年銷300萬株以上的台商至少5家,再加上大陸農友學會半生不熟的組培技術,然後用低價搶市場;此外,又有國營企業挾資金、土地優勢,大舉投入。

台商、民企加國企一起投入蝴蝶蘭產業,據蘭花界專家粗估,在2012年,大陸內需蝴蝶蘭苗不過約5千萬到6千株,但全國產能卻達到1億至15千萬株。

產能過剩的結果,就是價格崩落,瓶苗每株價格已低於3元,而成花的價格自2009年以後,每株批發價不超過30元。

2012年底,大陸中央政府禁奢令下,被認為是高貴花卉的蝴蝶蘭更是雪上加霜、中槍倒地,種苗場、培花場倒閉1/3。而且,2013年的景況預計會更慘。

 

II、禁春節公款贈送 斷陸花業生計

再這樣下去,台灣蘭花一定垮!」世華花卉老闆李世華說,2012年底,大陸中央打奢,接著八項禁令,作為高價花卉象徵的蝴蝶蘭市場死掉了一半。今年1122日,中紀委又下達元旦禁止公款贈送花卉的規定,「花卉產業全都要倒閉,」李世華叫苦連天。

根據新華社報導,中紀委下發《關於嚴禁元旦春節期間公款購買贈送煙花爆竹等年貨節禮的通知》。通知指出,元旦、春節將至,遵照中央指示,要繼續落實好八項規定精神。

老闆望百萬瓶苗興嘆

通知要求,各級黨政機關、人民團體、國有企事業單位和金融機構,嚴禁用公款購買贈送煙花爆竹、菸酒、「花卉」、食品等年貨節禮。通知強調,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強化執紀監督,對違紀行為快查快辦,嚴格責任追究,及時通報曝光。

回想2000年首度登陸,蝴蝶蘭開花株在遼寧每株能賣100元(人民幣,下同)。後來李世華轉到漳州、廣東、武漢、江蘇等地開設農場,專賣種苗,瓶苗都能賣到6070元以上。全盛時期,世華花卉的組培台有110台,現在還在培苗的「頂多40台」。

2012年底,大陸各大蝴蝶蘭種苗場首度遭遇大量退訂,台灣資金的5家大農場,家家被退數百萬瓶苗、寸苗。有的台商還能沒收訂金,但有的台商根本連訂金都沒收到,蘭場老闆只能望著場裡的百萬瓶瓶苗發呆。

李世華說,2012年他銷毀的瓶苗就有100多萬株,每瓶市價約36元,「5台賓士車就這樣敲掉了」。比他慘的還有漳州黃瑞寶,瓶苗寸苗加起來,1千萬打了水漂。

高價鮮花重鎮血本無歸

李世華認為,蝴蝶蘭產能過剩,固然是市場衰退的主因,但大陸中央打奢「誤殺忠良」,則是給蝴蝶蘭致命的一擊;照這個態勢發展下去,不只蝴蝶蘭要垮,雲南昆明等高價鮮花切花重鎮,也必然要血本無歸。

廣州巨揚花卉種苗公司老闆娘劉立芝則比較平常心看待未來,她認為,蝴蝶蘭市場要走多元化,過去因為紅色花的市場最大,於是大家都集中生產,造成產能過剩;大陸政府打奢或有影響,但業者自己也要分散風險,比如生產白色、黃色的蘭花等品系(業界稱為雜色花)。

另外,公款購花這一塊,的確是高單價蘭花的主力,如果能全力進攻平民化的市場,蘭花市場還是有可為,只是這兩年風潮之後,估計2015年過後,還能存活的蘭花場不多,屆時就是種苗培育到成花市場重新洗牌的時候。

小靈通:蝴蝶蘭的培育

蝴蝶蘭不是由種子種出來的,而是依賴組織培養(簡稱組培),以無性生殖技術,在實驗室中用瓶璃瓶栽培出小種苗。此時的蘭花苗規格為瓶苗。

瓶中的種苗再取出分蘗,種苗場固定在一瓶內栽13株,整瓶販售時則以12株計價(也有人競價,只以10株計價)。瓶苗取出後,細心呵護栽培長大,此時稱為寸苗。依規格畫分為1寸半、2寸半、3寸半。因為培育蘭花需要溫度控制,又有根部介質、人工、溫室折舊攤提等成本,因此愈大的苗就愈貴。

培育場通常在春節過後,向種苗場購買瓶苗或寸苗,培育並催花。蝴蝶蘭銷售旺季是在農曆過年前,所以大陸絕大部分蘭花場都在國曆11月開始催花,12初開始開花,平均每星期綻開1朵,到翌年1月,也就是過年前,每株枝頭至少有56朵花,才能送到花店販售。

如果要在年中催花,白天夜晚的溫差必須攝氏20度以上,所以白天要供暖、夜間要吹冷氣,耗資巨大。以天然環境來講,只有內蒙古和陝北高原的花場有這個能耐。

花店零售蝴蝶蘭很少單賣一株,通常是在一個盆子中,插上812株花,一整盆看起來喜氣洋洋。(洪肇君)

 

III 在漳浦台農園 看見蝴蝶蘭傳奇

漳州市漳浦縣的台灣農民創業園於2005年成立,20064月由大陸農業部、國台辦核可,是大陸第一個「國家級」台灣農民創業園,以台灣花卉、種苗、山地農機為主要發展方向。

漳浦台農創業園占地30萬畝,分為6大產業區,其中,花卉產業區4500畝,以台灣蝴蝶蘭為主要作物,台灣業者有10餘家,絕大部分來自台南縣。台灣蘭農到大陸始自1998年,結夥到漳州則始自2003年左右。

大陸目前有29個「國家級」台灣農民創業園,福建因氣候土質相近,植物生長環境極相似,獨占6個「國家級」台灣農民創業園,分別以高山茶、甜柿為主要作物。

台灣農民創業園提供便宜的土地及產業租稅優惠,甚至可給予貸款方便,例如中國農民銀行就對福建租海面養殖高價魚種的台灣農民,給予海面承租權授信貸款的特殊政策。

台灣為蝴蝶蘭王國,在台資企業進入前,大陸完全沒有蝴蝶蘭培育技術,也沒有這個市場。漳浦台灣農民創業園在大陸蝴蝶蘭產業鏈占極大比重。有不少台商蝴蝶蘭業者是在大陸做內銷,台灣的種苗場則外銷日本、歐美。

 

二、20131129

I. 美若開放陸蘭進口 將重創台蘭業

2013-11-29 01:46 旺報 【特派員洪肇君/專題報導】

台灣蘭農在大陸育苗,可以外銷日本、韓國,卻不能銷美國,主因是美國對蘭花介質還有溫室的要求很高,至今不肯開放大陸蘭花進入美國。

台南的國際蘭花科技園區裡,大部分溫室都是美國標準,地面不可以有草露出,又要保溫;蘭架的支架在離地約15公分處,會包一小塊銅皮,防止蝸年爬上去。至於寸苗株的介質,不像日本接受水草為介質,美國人要求全株淨化。

所以,台灣蘭農在大陸的溫室很少有美國規格,大部分都是日韓或歐規即可。這也是台商在大陸投資的痛,少了一個美國市場,損失很大。

但也有台灣蘭農表示,如果美國開放大陸蘭花進口,那台灣業者的損失就更大,因為這些投資者在兩岸皆有育苗溫室,屆時兩岸為搶攻美國蝴蝶蘭市場,恐會戰到血流成河。

美國跟日本、歐洲喜好的蘭花品項有別,但這難不倒台灣蘭農。事實上,台灣蘭農接受外銷瓶苗或寸苗訂單,都是先收單再培育,什麼種都能培育。這套技術也可以在大陸溫室培育,而大陸育苗場的成本比台灣低廉許多。

 

II. 台蘭農苦守陸市 等待第二春

台灣是世界知名蝴蝶蘭王國,全球各式花卉的大小與運送標準,絕大部分是荷蘭或日本訂定的,惟獨蝴蝶蘭的瓶苗、寸苗標準,是依台灣規格,台灣人說了算。台灣蘭農當初赴大陸投資也充滿自信,從育苗到開花株,成功扶植起大陸蝴蝶蘭市場。

依農委會統計,2012年台灣花卉及種苗出口值為17718萬美元,其中的93%是蘭花,占16566萬美元。2011年台灣蘭花栽培面積為726公頃,產量約為8300萬盆,連國營企業的台糖都是蘭花大戶。

台灣絕大部分的蘭農都出身台南,從新營、麻豆到永康,台南市後壁區的台灣蘭花生物科技園區為生產重鎮,全世界每6株蘭花就有1株來自台南。

2002年到2008年最風光

蘭花外銷主攻日本、美國、歐洲三大市場,2012年外銷日本的金額為5042萬美元,其次對美國為4287萬美元。所有蘭種之中,蝴蝶蘭外銷總值為11418萬美元,占蘭花出口值的68.9%

蘇煥智擔任台南縣長時,開創了台灣國際蘭展,短短幾年已名列世界三大蘭展之一,推廣台灣蘭花居功厥偉。2013年國際蘭展促成採購金額就達1021萬美元。

台灣蝴蝶蘭農到大陸,原本是利用低廉土地和勞動力,台灣接單、大陸出口。由於大陸過去幾乎不產蝴蝶蘭,因此,內銷市場大概從2000年逐漸打開,伴隨著大陸經濟起飛,蝴蝶蘭這種美麗高雅的花卉成為大陸禮品市場新寵。

蝴蝶蘭在大陸市場的快速成長期,是2002年到2008年,市售1盆蘭花可達上千人民幣。福建一名官員記得,2006年他升任處長時,「辦公室內到走廊外,滿滿兩排蝴蝶蘭。」而且這種花的顏色高雅、花期持久,後來有好幾盆被下屬辦公室搬去放了好幾個月。

薪漲花價跌獲利難

當時,也是台灣蘭農最賺錢的時候,2005年,蘭場聘用臨時工,1天工資1820元(人民幣,下同),而蝴蝶蘭開花株能賣到65元;但現在,臨時工190100元,開花株批發價每株只剩25元左右。

台灣蘭農在2002年到2008年都賺到錢,但育苗這種事業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而且建設蘭花溫室耗資巨大。漳浦台灣農民創業園去年推出第2期的蘭花大世界,就有十餘家蘭農又進場擴大投資。另外,江蘇等省也在前幾年大力招商,以低廉土地和貸款吸引台灣蘭農加碼投入,部分地方政府還花錢建溫室來租給蘭農。

台灣蘭農在大陸通常是開種苗場,以組織培養方式育苗販售,每年11月,就是花場來下訂的時候,翌年春節後交貨。但2012年,大陸市場萎靡不振,種苗場存貨過半,台商蘭農不是銷毀,就是自己留下作催花之用,等待2014年春節前出售成花。

 

III. 20131130

I. 新聞分析-禁奢一刀切 扼殺花卉業

中國大陸肅貪打奢,把蝴蝶蘭也列為奢侈品,使這15年逐漸發展起來的高科技農業,一夕崩盤。受影響的不只台商,整個中下游產業全垮,未來,大陸當局再談引進台灣農業,恐怕台灣農友興趣缺缺。

蝴蝶蘭業界估算,2012年底,大陸花店銷售蝴蝶蘭數量僅只往年的一半,蘭花培花場(大部分是陸資小農)積貨累累,倒閉近半。所以,以台商為主的上游育苗場也受影響,大量蘭苗必須自行銷毀。

眼看2013年底的出苗量,更不及往年1/3,預計2014年春節過後,蘭花產業大洗牌,台資種苗場能存活的不超過10家。如此一來,到2015年春節,必定殺價殺到見骨,陸資培花場將被種苗場自己培養的開花株打垮,難以存活。

蝴蝶蘭產業歷經十餘年的培養,一夕崩盤,其中損失最大的,不是台商,像國營企業投資的蘭場必然打不過台資企業,損失勢必提列在國庫帳上。

再者,部分台商依賴大陸政府的支持,是各地方政府建溫室低價出租給台資種苗場,台商倒了,這些溫室的損失同樣算在公家頭上。

台商多不願得罪大陸當局,但私下則罵聲連連,因為他們十餘年的積累,毀於一旦。

花卉自古是文人雅士的愛好,也是社會文化的表徵之一,送花是雅事,就跟送字畫、送書一樣,物品本身並不涉賄。大陸中央禁奢作法一刀切,把花卉與菸酒、爆竹煙花同列,禁止公款送花。於是上行下效,整個社會氛圍視送花為貪腐,搞得花農滯銷,數百萬人失業,其損失難以估算。

而且,此次風波受影響的不只蝴蝶蘭,過去多年,大陸政府在昆明辦世界花博會,上海、江蘇、福建、廣東等地,也有省市級的花卉博覽會,培植了數十個花卉產銷基地,讓大陸花農致富,增加農村收益。如今將矛頭指向送花,扼殺了這個產業,所有鮮花業者都受害。就如一個台商私下說的,如果要禁止送花,那就是不扶植花卉產業、不支持花農,也就沒有必要辦什麼花博會了!

當中國崛起,國民所得提升之際,卻以扼殺花卉產業為肅貪禁奢的代價,這成本未免太高。大陸應該正視此一問題,在肅貪的同時,注意到農民生計,千萬不可治絲益棼,肅貪禁奢卻毀掉一代人的努力。

 

II.因應禁奢令 台資蘭農減產、轉種

面對大陸蝴蝶蘭產能過剩,以及大陸政府禁奢令所引起的倒閉風波,台商各有因應之道,首先是減產,育苗場產能減少一半以上;接著是突圍,提高雜色花卉的產能,之後將溫室組培技術應用在其他植物。

大陸蝴蝶蘭市場以紅色花為大宗,又細分為10來個品種,非紅色花系列統稱為雜色花。珠海皇達花卉公司負責人黃鴻賓就在江蘇省淮安市建立基地,專攻日本白花切花市場,但這個風險性也非常高,黃鴻賓可說是賭上最後一把。

投入6千萬 還在等訂單

白色蝴蝶蘭的鮮切花以往只有台灣蘭場敢承接,福島地震後,訂單大減,黃鴻賓於是註冊2000萬美金,在淮安建立溫室,大規模生產白色蝴蝶蘭。

溫室建造成本原來就高,為保持常態出花、穩定供貨,一年四季都用電力保持溫度,不是供暖就是吹冷氣,「每天電費就是1萬(人民幣,下同)」,但淮安氣候乾燥,只有這樣才能確保花朵不長霉斑。黃鴻賓到現在已投入6千萬,卻還在等待訂單。

台資世華花卉在廣東佛山、江蘇常州和武漢都有農場,已經改造一座農場培育鐵皮石斛,這是一種藥用植物,取花莖入藥,乾燥的花莖價格每市斤(500公克)1萬元。

寄望新品種寡占市場

世華花卉負責人李世華與大陸某知名大學中醫藥研究所合作,希望像靈芝一樣走向健康食品之路,但種苗場還在培育階段,尚未出貨。

廣州的巨揚花卉老闆娘劉立芝則表示,要增加雜色花的產能,逐步減少紅花系列,希望能在蘭花市場維持不墜;鉅寶公司負責人黃瑞寶則以為,持續精進新品種,寄望大陸農業部門早日完成檢定鑑定,授予新品種證書後,憑專利權可以寡占部分品系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