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4年首頁:風雨如晦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3年歲末,各媒體開始報導今年的代表字,不約而同的字占了首位。2013年對台灣而言,就是一個的一年。此假字不但出現在假食品,假藥品,也出現在政客的假口號,而真正的隱憂是學術圈子的虛假。

        2013年是我另一個忙碌年頭,除了行政業務,除了教學研究。在2013年幾乎每個月都遠赴海外。訪問美國中部及西部,亞洲的新加坡、日本、韓國,還有中國的的一、二與三線城市。探討的問題則是由蘭花產業以觀察其社會制度面,也由此深入瞭解人心深層的一面。思考的問題不只限於蘭花產業的何去何從,還有為何此產業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的演變與發展,而其深層則是此產業演變其真正的文化背景是什麼?

        如果對2013年的蝴蝶蘭產業作一回顧,那就是已從燦爛趨向平淡,自雲端下墜至地表。此蘭花產業已不再是新奇。其價格已不再是高不可及。蝴蝶蘭已走過了其產業巔峰。此蘭花產業不是無利可圖,而是不再有奇蹟的天價。要再藉由神話及傳奇之炒作以圖謀上櫃、上市,更是癡人說夢。此蘭花產業正式成為常態產業,需要長期的經營佈局,藉由市場的判斷,制度的管理,技術的提升等才能永續經營。

        2013年,蘭花種苗不是無處銷售,產銷失衡問題在台灣尚未發生。產業問題是賣不到好價錢,是利潤收縮。2013年起蘭花產業的轉變,產業經營格外辛苦。在此虛假無明之下,只有少數的贏家。這些人就是以蘭花產業為藉口的局外人。以此產業為題材,以此項目瓜分全民的經費,而不必對此產業負責。台北南海路天龍國的官員可以藉此作威作福,到處散財。官方研究人員可以藉此掠得大批研究經費。工業財團法人單位可以藉此伸入農業界瓜分預算。官方蘭花技術的研發,2013年與多年來相同,還是停滯於無明的年代。

        對蝴蝶蘭產業而言,2013年的現實問題即是如此,種苗供應過度。歐洲消費數量不增反而略減。美國銷售數量增加,但是幅度不大。日本回到以大白花為主之送禮市場,銷售數量再度下降。中國在禁奢令之下,龐大數量之開花株無處宣洩,鄰近的越南與南韓其國內產業首當其衝。整體而言,蝴蝶蘭在2013年與2014下一年,仍然呈現生產過剩之場景。那些高喊蘭花王國之人群,內心恐慌而又無法改口以承認此事實。台灣的蝴蝶蘭株不是賣不掉,不是賣不出去,而是賣不到好價錢。但是此蘭花產業並非全面倒退。一些特定的蝴蝶蘭開花株在特定季節,在特定的海外市場有其出處,而且利潤十分可觀。新的蘭花品系,不受蝴蝶蘭影響,在中國民間消費市場開拓出一片天地。在蘭花產業不景氣之時期,還是有從業者得到利潤。這些不是奇蹟,也不是偶然,而是長期的努力因此在黯淡時期反而綻放出光芒。

        由此蘭花產業可以回顧台灣經濟面所面對之問題。為何2012-2013年都維持一種苦悶無出路之景象,那是來自於無目標,無方向感。這數年來,電子產業獲利率逐漸縮減。傳統產業結合電子科技反而如鳳凰火化又重生,又在世界市場占有一席之地。相對地,這幾年之間紅極一時之口號“LED”植物工廠最終還是無法建立產業,還是一場空。長達十餘年的生物技術,最後以健康食品及化妝品收場。因此無論蘭花產業或是傳統產業,已不再有奇蹟,只有系統化的經營,於原來產業之基礎上吸收新技術。改善品質,降低成本,提升效率,使此產品更有競爭力。2012年之後,產業之競爭力無便宜可貪,不是引進先進所謂奇蹟技術而可一步登天。只有踏實的前進,引進技術,調整生產線,由原本已有市場逐漸的擴大。就我熟悉之產業,蘭花產業如此,工具機產業也是如此,醫學儀器產業也都是如此。在產業面臨轉型之際,在學術界反而以抄短線,求捷徑之方式,病急亂投醫,短期內得到大批經費,長期之後一無所有,顯現即是一種氣虛,急促之像。這種急躁發展之學術研究亂象,已是台灣之根本問題。

        台灣蘭花產業如同其他產業,需要技術之革新,管理制度之建立,與經營心態之改善。然而在台灣,最困難則是心態之改變。十年來在政府官員,在媒體推波助瀾之下,驕縱之心態已相互感染,如同病毒纏繞人心。心態再不改變,再好的技術也不願意學習,再好的管理制度也無法建立。

1994年至今,我進入此蘭花產業也有二十年。自亞熱帶溫室之結構與環控設計開始,延伸至蘭花量產,組培苗生產而至蘭花生理感測。在學術研究是一個領域連接至另一個領域。二十年之後,在國際學術舞台已有自己一席之地,那算是立言。而在台灣,除了蘭花產業,又能建立哪些產業,要如何立功?所幸在這三年來,由於蝴蝶蘭之研究經驗,得以建立其他蘭屬與中藥材之量化生產體系。由於組培苗的量產技術,因此可以從事菇類與動物疫苗生產。由於輸美防疫溫室之研究,可以進行蔬菜清潔生產之整廠輸出技術。二十年的辛勞,所研發之技術,除了蘭花也可延伸至其他生物產業。除了台灣,也在東北亞,東南亞及中亞逐漸推廣此系統化生產技術。在技術面是功不唐捐。由於對生物產業系統化概念,得以藉由脈診研究進入中醫醫學之世界。在未來的學術生涯,藉由生醫感測,數學建模與統計分析,用以結合中西醫裡,將是重要之研究目標。我能進入醫學研究,因緣竟是來自蝴蝶蘭產業。

        在日本戰後出生的族群被稱為團塊。而在台灣,二戰後520年出生的世代,已逐漸接班。我也是屬於這群團塊。此團塊人群是出生於戰後貧困的時代,但是已無戰爭的陰影。歷經台灣經濟的起飛與停滯,也經驗著自農業社會轉向工商社會的文化解體與人心失序。我們這世代,童年生活是尚可溫飽但不能奢華,在青年、中年則因台灣經濟起飛而機會無窮。現在逐漸自中年走向準備交班。此世代在以前是承先,必須承接台灣此海島面臨的挑戰與轉型。而今也必須啟後,要培育下一代的接班人選。否則10年,15年之後,台灣之人才又在哪裡。

在今年10月到韓國濟州島參加溫室工程國際會議。會議之中荷蘭教授對於台灣設施農業水準評價是極端低落。在外國教授的心目中,台灣農業研究能力是如此之不堪。為何台灣官方研究人員給外人形象淪落如此?那是人必先自侮而後人侮之。學術能力已是台灣發展的深層問題。在此無明虛假的年代,能夠自持者已不多。在學術界,強調門派,強調人脈,學術論文交互掛名而無任何內疚。在此假,大,空的氛圍之下,要如何中流砥柱?要如何啟迪後進?

        身處學術圈,學術領域之意義不僅只是研究與發表論文。學術研究者無形之使命是作為此時代之教育者與指引者。教育者並不只是限於培養碩、博班學生,而是培育承接此學術使命之人才。指引者並不是只限於教室內之授課,而是在此衰世,在此虛假無明之社會氛圍風氣之下,擔任中門定腳,擔任中流砥柱之角色,能夠有節有守。在宋朝曾有儒門淡薄,收拾不住之嘆。而在現今,收拾不住已不僅於儒學,而是台灣人心深處那安身立命的終極信仰。

        明末清初,中國面臨不只是外族政權之入侵,另一深層問題是外族對文化的摧殘。如今在中國已看到此文化喪失之惡果。明末大儒顏習齋生於崇禎八年歿於康熙年間。其一生對自己,對其學生之期望即是「但抱書入學,便是作轉世人,不是作世轉人。」。台灣當今社會所缺人才,基本面即是缺乏轉世之人。

        2013歲末回看此年,這是停滯虛假的一年。2013年的臺灣,還是停止於2012年之狀態。在2013年首頁是為生民立命,這些感受在2013年整年之間仍是相同。在自我堅持之時局,可以由蘭花之賞析以抒解心志。中國以前之蘭花是當今所謂國蘭,雖然與洋蘭不盡相同,但屬蘭花都可以明鑑心志。孔子家語如是詠蘭:

不以無人而不芳,不因清寒而萎瑣。

氣若蘭兮長不改,心若蘭兮終不移。

走過虛假當道的2013年,迎向2014年。對此海島的終極關懷從未改變,詩經 鄭風 風雨篇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再多的黑暗也無法熄滅微爍的火種,再厚的烏雲也無法阻隔雲隙的星光。在BSE網站,有設施工程,有蘭花產業,有蘭花與組培苗量產技術,還有"無官御史台"之堅持。或許2014年無法優於2013年,或許此虛偽造假風氣仍在台灣海島長留一段歲月。但是堅持即是希望。因此"風雨如晦,雞鳴不已"。面對2014年,以"風雨如晦"為此年之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