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大陸花卉之發展與台灣花卉產業:回顧與瞻前

國立中興大學農機系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研究室於今年開始建立網站,因此重新整理以往的資料。在5年前的文章中,有篇大陸花卉產業的參觀報導與心得。此篇文章雖然發表已有5年,5年來海峽兩岸花卉產業也有許多變化。5年前之參觀心得以今日之現況加以回顧如下:

 

Ⅰ、回顧

  1997年3月第一次到大陸訪問,訪問心得技術於台灣花卉園藝1997年118-120期,第120期之內容為參觀心得.5年前之心得重新打字重現如下:

題目『大陸廣東、雲南昆明花卉產地參觀行程:(三)感言』

 

台灣與大陸就花卉生產條件之優劣點:

1. 台灣的優點:

a. 栽培技術的進步:自引種、選種、種植、管理、收穫後處理等技術都有多年經驗,機械化與自動化已逐步熟練,設施結構與環境控制都能把握。

b. 市場的行銷能力:自花卉的拍賣、銷售至花藝教室,花卉推銷等都維持領先。

2. 大陸的優點:

a. 廉價勞力;b.土地使用成本低c.市場潛力大d.氣候較適合溫帶作物。

3. 大陸花卉生產之問題:

a. 大陸氣候自北而南差異性極大,氣候適合溫帶作物。但是由於大陸地形全年溫差大,夏天有降溫問題,冬日有加溫問題。

b. 大陸交通運輸尚未完全普及,運費偏高。個體戶小農以當地行銷為主。離省或外銷國外,則只有跨國公司才有此能力。

c. 大陸人工工資便宜原因在於人力過剩,但是人力之素質不如台灣,人工作業之精確度不如使用機械。

d. 花卉生產之各項資材如肥料、灌溉器材、覆蓋塑膠布等取得不容易,產品品質不夠精良。以廣州花卉研究中心為例,荷蘭溫室引進多年而結構未有生鏽部位,然而大陸自產溫室一年內棟柱已見鐵蛂C

e. 土地面積大,但是通電、通水與通路之三通條件並非各地皆完備。

f. 消費者對花卉產品之要求。尚未建立品質概念,並非以品質定出不同價格。因此以內銷市場而言,無法鼓勵生產者改善生產技術,以提高生產品質。

g. 大陸消費者對花卉之購買態度尚未到達以提昇文化水準的素養加以購買欣賞,大多數人是以炫耀心理以購置花卉,因此花卉的需求市場容易到達飽和。

h. 大陸法律制度對生產,銷售者的保障尚未完備與落實,台商身分在大陸的投資,受到政治、社會的影響性仍存有太多未知數。

 

由大陸、台灣花卉生產條件的優劣點比較可知,台灣花卉生產業者到大陸投資生產所面臨之問題。不僅只是生產技術問題,而是涉及了管理與行銷。而銷售對象又因大陸地區或是海外市場有所不同。

 

一、大陸花卉生產之特點:氣候、市場、土地、人力

(一)生產區氣候與花卉生產:

      大陸的廣東地區,夏季氣候高於台灣,冬日氣候有低至5℃之時日,因此對觀葉作物生產而言已有凍傷之紀錄。

 

      因此廣東之大氣氣候用以花卉生產並未比台灣優越,在此地若要終年生產溫帶花卉作物,夏天必須利用水牆蒸發冷卻技術進行降溫,溫室內溫度仍未能夠低於25℃。而冬日,利用熱風機加溫耗費能源非大陸目前之經濟水準所能支持。以生產觀葉作物而言,在大氣自然氣候下未見優於台灣。由廣州市引進荷蘭十二套溫室,配上水牆設備最後都無法使用之事實,可以知曉廣東氣候環境對花卉之影響。

 

      昆明氣溫因為位置之海拔高度近於1,800公尺,在夏天溫度接近25-30℃,比起廣東或台灣氣候條件較為有利。但在冬天,昆明的氣溫則不利作物生長,需要有加溫設施。

 

      由此可知,大陸南方的大氣氣候並非如同傳說中絕對優於台灣。廣東的炎夏不利作物生長,而在冬天偶發的低溫又不得不防備。若要越冬,一定要準備保溫設施。在昆明雖然號稱四季如春,但是夏季的豪雨使花卉無法露天生產,需要使用遮雨設施。在冬天溫度有低於0℃之紀錄,低溫不適合花卉成長,因此設施需要密閉,才能利用陽光加溫。昆明地形複雜,不定的風力使設施必須加強結構強度。因此在昆明要終年生產花卉,必須有完備設施。昆明非想像中遍地沃土,氣候溫和的寶地。當地農民所用的竹材塑膠棚,完全利用人力更換塑膠布並進行環境調整,此類低廉簡單的設施結構,使用代價是繁瑣的人力需求與低效率的土地利用。適用小田區作業,大規模生產無法採用。對於大規模之生產方式而言,必須要使用溫室設施,要配有環控設備。而此種設施結構,外商投資之農場仍然處於引進適用階段,而尚未有正式之結論。當然,以台灣溫室結構與環控自動化之研究,對於廣東與昆明花卉生產所需要適用之溫室,早有能力加以設計與興建。

 

      由上述討論可知,在廣東或昆明地區要維持終年生產所使用的設施都必須能夠處理夏天和冬天不利之環境。另一種經營方式,即是不以一個生產地終年生產,而是利用大陸各地區不同之氣候加以分區生產。例如芊卉公司的百合生產計劃;夏天在雲南昆明,冬天在廣東惠州。香港濱紛公司切花生產,春、夏季在昆明,冬季在廣州與福州,盆花生產冬天在海南島,夏天在廣東。這種生產型態則必須具備大批資金加上靈活的產品調度與健全的管理,因此是屬於大公司生產之型態。

 

(二)作物栽培所用資材與市場對象

      以目前階段,大陸消費或產地就地銷售之生產型態對品質尚未講求,售價也未有差異。在未講究品質之消費型態,生產技術不見得進步,當然所利用之資材也未達到一定水準。例如塑膠覆蓋物僅有四個月的使用期限,塑膠夾竟造成塑膠布破損。未來之市場是否改變,是否帶動生產技術之進步,這是無法加以預期之事。在大陸生產花卉,一方面要忍受資材不變之苦。一方面是個機會,未來的資材商品販售將是另一種經營方式。但是外商投資花卉生產,以東亞大城市為未來銷售對象,因此願意以更好的資材提供好的生產環境。例如美國廠商投資之玫瑰生產,已採用以色列之滴灌系統與液肥控制設備。而對此兩極化之生產方式(大陸個體戶與外商),台商必須找出自己的定位。決定自己之市場訴求。

 

(三)土地與人力資源

      大陸之土地的確廣大,可開發利用的空間很多,但是土地之租金逐步上漲。交通方便之地,租金愈貴,因此土地之選擇不僅只是用以生產,也要用以考慮未來投資報酬率(想想台灣房地產之地段選擇與投資之方式)。

      工資低廉是大陸吸引投資的另一個因素,但是作業之效率,實質生產能力仍是另一個考慮重點。以美商皇家公司在昆明的玫瑰花生產而言,灌溉與收穫後處理仍然準備使用機械設備,而不是要仰賴當地的廉價勞力。台灣百合種植時,以種球於置地面再以中耕機築土的方式,在昆明受到重視與學習,因人力的覆土精度反而不如機械。對花卉生產而言,以機械作業之目的不僅是節省勞力,而且更是用以確保作業品質之方法。由此可反省在大陸人力之利用方式,是用以從事粗重的勞務或是用以進行技術水準要求精確的作業?外商公司已有明確的答案。要求精確的作業如灌溉作與環控作業,採用機械與電機設備。不易機械化之作業如行間培土與剪花則採用人工。花卉栽培若完全仰賴人工,是否適用高品質之生產競爭?此是考慮人工因素時必須三思之問題。

 

二、合作或是競爭

      台商在大陸從事花卉生產,相對地大陸也會有生產者投入生產相同的作物。而從事同一作物生產時,在市場上是合作開發或是處於相互競爭方式,有何規則可以公正的保障台商的利益?

 

      與花卉比較相近的農業生產技術,例如製茶、養蝦、養鰻,得到的訊息常常是大陸取得相同得生產技術後,台商在當地即失去了競爭力。因此技術外移越快,企業界的終端期限來臨越快。花卉生產是否走上相同的命運?這種商業行為涉及人性,這已是無法以公式推衍計算。

 

      以觀賞作物生產而言,引入試種後大量種植的第一年,市場尚可吸收。但是第二年大陸即出現大量的產品。比較生產條件,台商幹部的薪水反而形成成本競爭的問題。而台商的生存條件。只有不斷的引種、試種再將新產品推出市場,但是新產品在市場銷售上擁有多銷售優勢?外商之解決之道如繽紛公司在昆明楊林種植之產品完全不在本地銷售,以避免產品外洩。又如皇家公司之玫瑰生產有自己的品種,擁有自己之栽培技術,技術則不交予大陸員工。台灣之花卉生產技術引入大陸生產,技術之自持能維持幾年?引種之優勢能領先幾年?最壞的結局是成為大陸花卉生產之試驗站,擔任引種試種的角色,而無法維持自己的商機。

 

      在經濟制度尚未步上正軌之地區,商業之競爭不免夾雜政治因素。比較美國、日本之外商至大陸生產,台商保障不如美國、日本與荷蘭之商人。如何確保大陸生產之利益,關鍵在於在生產過程中,生產技術能否領先,能否自己持有維持自己獨到之處。若是以“短線交易”之心態,有著先撈一筆之心態,無自我品種,以國外引入之品種為主。無自己的技術僅有模仿抄襲,當然技術無法持久,無法保有。先頭經營的數家有利益,後來進入之投資者則承受苦頭。

 

三、外商在大陸的投資

      大陸花卉生產與台商在大陸之生產者,相互競爭大陸的市場,當然也影響了在台灣生產。準備行銷大陸之市場競爭者。大陸市場能容納多少花卉產品,的確看不見,探不完,另一個可怕的對手將是外商在大陸的投資。外商結合了大陸的土地,廉價人力,加上原有的栽培技術、品種、龐大資金及行銷網路,未來的競爭能力只能以〝可怕〞加以形容。例如陽光皇家公司之玫瑰,雖然市場著眼於香港、上海與日本大都市,當然不會放棄試探台灣的台北、台中與高雄、香港濱紛公司的生產能力,將不僅滿足於香港、廣州與武漢,台灣市場也是著眼點。因此台灣花卉生產者所需面對之討戰不僅是與這些外商公司在大陸市場的競爭,不僅是在東亞大都會之較量,而且也需準備未來貿易自由化後,這些產品對國內市場之衝擊。當然品質與價格是未來的決勝關鍵。

 

四、台灣之花卉生產

      台灣的花卉生產有切花、盆花、蘭花、種苗等。台灣的生存之道在於不僅有內銷市場,也必須有國外市場,因此無法逃避以市場導向之生產。

 

      在生產的基本條件中有氣候,土地、資金、資材與勞力等。土地之問題,唯有在法令更加合理化後,使用成本才更加合理,此點已不在此文範圍。資材方面,台灣之技術水準仍勝過大陸。勞力不足問題,則必須由機械化、自動化、省力化之工程技術加以改善。而最後之關鍵於氣候之影響。

 

      對溫帶作物而言,喜好冷涼的花卉如玫瑰、百合等作物台灣只有冬天是適合栽培之季節,否則必須移到高山栽植。而大陸的昆明相反,僅有冬天的低溫需要設施保溫,以兩地的氣候比較,雲南栽培切花之條件遠高於台灣。

 

      以蘭花而言,20-30℃的生長溫度造成台灣栽培的有利條件。在大陸能源費用仍是溫室生產者無法支付之成本。此種作物台灣先天條件上己勝過大陸,而且也自行研究適用的栽培技術,因此在生產上已具有關鍵技術之優勢。

 

      由此可討論大陸花卉對台灣之影響。以內銷為主,以切花為主要生產之作物,在未來面臨的挑戰將更為艱苦。如果在品質與成本兩方面未能得到平衡,未來的競爭能力將逐步消退,或許最終台灣的消費市場竟成外國產品之天下。

 

      對生長溫度要求較高的蘭花作物,台灣之有利條件在於有品種,有技術與有利之大氣環境,這些條件在大陸生產不見得有利,而這些也是國內生存之道。除了這些現有的優勢,更重要地在於如何不斷的提昇自己的技術,提高生產效率與產能,達到提高品質與降低成本之目標。這兩項目標品質與成本,必須耗費許多心思才能逐步的實現。

 

五、結論

      五天的行程,只能見到一部分的現況。如同瞎子摸象的故事,可能只看到了局部而未能看到整體。只希望這篇報導,多少提供一些不同的角度的看法,能夠對台灣花卉產業之發展有所幫助。

 

      但是,有一項真理是永遠存在,相信仍然可以應用於赴大陸之花卉生產。唯有擁有自己的關鍵技術,才有生存與發展的機會。在台灣容易得到的技術,在大陸,被學走也是十分的容易。〝唯有自己努力〞或許是個老掉牙的格言,還是適用於台灣的花卉生產。

 

      個人在台灣從事花卉生產的機械化與自動化研究推廣已有四年餘,始終有個期望。以台灣未來廣大釋出的農地,配合亞熱帶的氣候條件,加上勤奮、聰慧的生產者,在機械與自動化設備之協助,從事高科技的花卉生產。在技術上與國際溫帶花卉生產加以區隔,創造出獨具之花卉產業。只是,從夢想將不是一個人,而是要有一批人,攜手加以實現。希望有一天,看到此期望已不是夢想,而事實現成為實際的產業。

 

 

Ⅱ、瞻前

    在台灣最熱門的產業是電子業。電子廠生產的產品中以晶圓為代表,電子廠產業不會在台灣以昂貴的廠房生產大陸同級的產品。試想,竹科廠商有否生產過去流行的電動玩具?由電子業的發展已經說明了台灣產業與大陸競爭中致勝之優勢:生產高科技、高資金、高產值之產品。花卉產業若要立足台灣,也必須將自身產能調節成為高科技產業,生產高品質,高售價之花卉,而不是與大陸競爭低品質,低售價的產品。

 

大陸花卉產業近年來在面積與數量方面都有顯著的增加,相關的統計數字可由大陸刊物〝大陸花卉報〞加以收集。大陸花卉需求量增加,但是大陸市場似乎看不透,探不完,似乎是個無底洞,台灣業界前仆後繼的西進發展,由於消息的閉鎖,在大陸投資生產與銷售量之相關資訊始終是不完整。在2001年兩度前往大陸參觀其花卉產業,以五年前後之參訪心得討論如下:

 

一、大陸農業與世界競爭

去年大陸的水果市場已逐漸開放。在北京與上海可以發現外國的產品已進入市場。蘋果、水蜜桃與甜桃等水果,自美國、加拿大等國運抵大陸,品質比大陸產品更好而成本更低,因此無論是大陸個體戶,農企業生產之水果或是台灣投資者在大陸所生產之水果,都要面對北美此強勁之對手。大陸之競爭優勢:1.土地廣大,2.人工便宜,3.生產地區接近市場等,並不能抵銷此國家之根本問題:1.作物產能低,2.人力素質不高,3.採後處理技術不佳。因此台商投資大陸果樹生產面臨與北美產品相互競爭問題,原來到大陸投資著眼其土地與人力,而此兩條件在現代化的競爭下已不見得有利。

 

近十年來,東北地區之糧食生產十分重要,可稱為大陸糧倉。在2001年秋季東北收穫之糧食作物在2002年春季尚未銷售完畢。以東北廣大肥沃的土地,配合全面之機械化作業,其生產之糧食品質與價格仍無法與進口貨競爭。

 

由上述水果與糧食作物等兩項農業產品之競爭力已生產以顯示此事實:生產技術條件的重要性超過了土地與人力。只有憑藉土地與人力成本之低廉,仍然無法具有國際競爭力。生產技術反而占有絕對性優勢,因此可由上述水果、糧食產物之行銷可用以評估花卉產業。

 

到大陸從事花卉生產,其銷售市場目在那裡?

1、 內銷市場:著眼點為大陸內需市場。而其競爭對象因銷售數量之大小而            不同。

a.少量多樣化之產品:競爭對手為國內生產者,

b.需求量大之單一作物:競爭對手為自國外進口之貿易商。

2、 外銷市場:競爭對手為全世界之生產者。

 

國內媒體對大陸市場有太多的宣傳,宣傳大陸的市場有多大,利潤有多高。例如2008年奧運之需求量,例如各都市之綠花與美化。但是這些需求是公家之需求,民間之需求仍然是應景應節的花卉。

 

二、大陸花卉市場的特色

    台商西進大陸從事各種花卉的生產與銷售。花卉做為一種行銷的商品,其接受原因,接受數量與購買者之文化背景是完全一致。

 

日用品的市場例如牙膏、牙刷為生活必需品,因此在銷售市場上,只要有一定之人口,即有一定之需求量,因而可以預估生產量。花卉在歐美國家,已是文化生活的一部份。因此每個月有一定之需求量。生產者也可以預估生產量。在大陸花卉市場是過年過節之應景物,需求時間集中於固定時期。因為只是年節應景,因此品質並不重要。大陸花卉需求面之問題在此:需求時間集中,對於產品之品質並不重視。

在供給面方面,大陸每年增加多少花卉栽培面積?有多少人栽培相同的花卉?總共多少面積?生產多少數量?這些都是無法透明之數目。在產業經營方面,如果對於供需無法掌握,對於生產相關資訊無法瞭解,事先無法周詳的評估,只聽信傳言貿然西進,這種投資方式不是企業經營,而是賭博。

 

大陸之內銷市場主要為官方與民間。官方需求為另一種特殊政治運作方式,因此無法討論。民間需求之特點如下:1.應節應景之花卉2.求新求變之產品3.只論價格,不管品質。在此消費心態下,引入新品種,造成新流行,及時在年節供貨,就是賺取利潤之法門。大陸花卉的消費型態與台灣幾乎相同。台灣數十年花卉產業發展之經驗,恰好在中國大陸可以採用相同劇本再度演出。但是在數量越來越多,售價越來越低,大陸本身也可生產相同品質之產品時,也使台商企業之終結日。因此花卉產業仍然脫離不了此定律,唯有掌握技術優勢,才有競爭力。

 

三、               大陸外銷市場之競爭

台灣的工業產品如果無法出口,即無法生存。而花卉生產之出路還是外銷。大陸能否與台灣競爭外銷產品,尤其是近年熱門的蝴蝶蘭。此問題在於大陸能否生產成本愈低,品質更高的蝴蝶蘭。在大陸訪問所見。大陸本身的產業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外商在大陸的生產。2002年開始,大陸生產的菊花,唐菖蒲與康乃馨陸續進入台灣,今年畢業季節可預期大批大陸生產玫瑰將進入台灣。如果台灣花卉消費心態也是應節、應景,只求價格低廉而不重視品質,大陸生產的廉價花正好適合傾銷台灣。尤其在短時間有大量需求之消費節慶,更方便貿易商之及時大量進口。

 

五、台灣之競爭優勢

     面對全球性競爭,台灣的競爭條件是什麼?

.自有品種,自有栽培管理技術。

.生產之花卉對象符合如下條件:想想代表性的蘭花產業!

  a.適合20-30℃之亞熱帶作物。

  b.生長時間半年以上。

  c.必須應用設施栽培。

  d.栽培過程節省人力,可機械化與自動化。

 

過去台灣花卉產業的發展歷程中,一向是散兵遊勇式的作戰型態。小規模的少量生產,一邊種植,一邊摸索。以相同的經營方式西進大陸,雖然經營規模擴大,但是經營的心態與方式不變。種植的花卉在數年內大陸即有能力生產相同的產品,此原因在於自身擁有的技術並不多,而自我之技術又輕易釋出。

 

五、台灣花卉產業之問題

自今年春節開始,國產花卉售價無法提升,除了將責任推給政府,很少看到整個花卉產業的自我檢討,除了蘭花產業,切花與球根作物在台灣生產的品質如何?愈是心虛者其自我吹噓聲音反而更高。憑心而論,台灣之菊花、唐菖蒲、玫瑰花與國外產品比較,其品質能否優於國外產品。這是花卉產業都要捫心自問。

 

    在過去的數十年來,花卉產業身處島國反而以大國心態自居。因為自認是大國,因此花卉種類繁多,到處引種,到處試種,結果並未能建立自己之產業體系。反諷地,官、學、研界未曾關心的蘭花產業反而自己走出一片天。

   

    身處亞熱帶,反而推廣溫帶作物,一味種植菊花、玫瑰花等溫帶作物,但是每年只有冬季才有較好的品質。其餘季節,台灣之大氣環境根本不適合溫帶花卉。只有認為冬天的品質優於溫帶,卻沒有看到還有三個季節根本不適合溫帶作物因此生產品質無法勝過溫帶國家。

 

    以處理技術而言,切花採收後處理仍然維持粗放粗魯之作業心態。想想切花自離開母株之後多久才開始預冷與保鮮。

 

    在不適宜的氣候種植不適合的溫帶花卉,對生產技術又不求改善。產業失去競爭力並不代表失去一切,只要自省檢討仍有再起的機會。但是失去了自省,將失敗一切全部推諉於他人。此產業即無法救起。田尾菊花即是典型個案。

 

    十年來,台灣自己努力研發之技術已有領先國際,例如蘭花育種與栽培、分生苗量產技術、亞熱帶溫室結構與環控等。只要是付出努力建立的技術,也是不易被學習模仿。國內發展之溫室技術雖然被轉移至大陸使用。但是由於大氣環境之不同,在大陸不同地區下完全沿用台灣之溫室,未能因地致宜,在蝴蝶蘭生產競爭下怎能生產高品質之蘭花。

 

六、官、學、研界之自省

結合產、官、學、研從事生產已是台灣農業界每次開辦研討會之樣板口號。而花卉產業中,公務界的官、學、研有否盡其職責?對此嚴重的批評則可稱之為:「義和團式之心態」,因為官、學、研界自認台灣農業技術水準是天下第一,不畏外敵。以兩個例子說明此典型義和團心態:

在牛頓雜誌223期,農業出身的中央研究院研究員在接受訪問時宣稱〝台灣學術研究成果在所有研究領域中,只有農業位居國際水準之上〞。

花卉學的教授在座談會中宣稱,〝花卉研究者為什麼沒有在國際期刊發表論文?因為在國際期刊發表論文將會洩露花卉生產技術之國家機密〞。

花卉產業正在處於轉捩點。由大陸花卉之發展與外國花卉對國內市場之威脅,更需要反省此危機。在受到危機挑戰時,產業能夠自我反省,自我調整,人才能浮現以解決危機,即有可能提昇此產業而再度發展。另一方面,在對外遭遇挫折時,勇於內鬥,勇於排除異己,而以虛矯自大之心態自我吹噓,此與清末之義和團心態有何差別?義和團最後引入了八國聯軍。而花卉產業之真正外敵,國外之花卉產業聯軍,是否也正在伺機攻佔台灣花卉的內外銷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