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44月北京行程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44月下旬來到北京展覽館參觀第十六屆花卉園藝展,會場的規模約略是兩年前的6成,但是蝴蝶蘭的蕭條如是明顯。展出之廠家為7家,再加上貴州的拖鞋蘭場。在2015年,預定的年花產量還是有4500萬株,因此還是看不到希望。

今年中國年花的特點在於賣不出好價錢,而不再是賣不掉。在廣東,平津等地,都有相同的結論。銷售數量已擴充,但是銷售價格是10元以下。

有外銷市場的廠家不見得再有好的機會,歐洲的小中花種苗需求量也日漸縮小。南方許多中小型開花株運輸到長三角與平津地區本地蘭園爭奪內需市場。

在一片低迷中,中國蝴蝶蘭產業何去何從? 以外銷市場而言,少數存活的一、二家公司,持續為歐洲代工,或是有自有品牌,將二吋或三吋種苗以冷房處理成帶梗苗空運出售。其餘公司能夠外銷的機會並不大。日本的大白花市場,無論是切花或是盆花,也都在緊縮。鄰近之韓國,香港與越南,大紅花都日趨飽和。大紅花原來盲目擴充的問題一一浮現。

中國蝴蝶蘭產業之出路只有兩項。其一是縮小大紅花的規模,設法達到年花的供需平衡,此時間點至少在2016年才能恢復正常。但是數量要如何減量?各組培場與種苗生產公司要如何自我減少大紅花數量? 20143月,還有4500萬株中苗經過換盆後準備明年投入年花市場。而在今年3~4月,還有多少組培苗已經達到子瓶階段,又有多少組培苗將於今年8-9月準備出瓶移植?種苗生產之市場機制在於數量與價格。數量要如何自我減量?另一個問題是價格?年花已跌到15元以下,未來是否可能恢復25元以上之售價?

如果銷售市場不僅限於年花,那麼平日花之市場要如何開始?由年花轉向平日之色花,需要經過三項考驗

一、栽培技術之更新

色花與大紅花之栽培技術並不相同。同樣是大紅花,對於日夜溫度,光量等條件也都不同。需要的肥料濃度,對病蟲害的敏感性也不一致。色花更是複雜,有些接近原生種,有些是大白花與大紅花的雜交後代。因此栽培技術都必須重新學習。

二、市場之開拓

原來大紅花的要求標準就是花型大,顏色鮮豔,花序排列整齊與觀賞時間久。但是色花之花型、花色複雜化,其品質尚未一致也無法一致。中國各地對於色系之欣賞性並不相同。年花由於是在過年用花,當然以紅色為主。平日用花則有多樣性選擇,因此市場之開發十分重要。

三、產業機制之建立

目前中國色花之種苗價格遠超過大紅花,這是市場的預期心理。生產者預期色花會在市場大受歡迎。但是供需原則仍是一切。過量的色花湧入市場,將造成平日花市場未完全開展即告夭折。因此產業的市場規模之規則與生產數量的自律十分重要。然而中國市場機制至今尚未建立。日本人數年前引入色花的教訓將在中國發生:亂種,亂開花,亂賣。最後導致色花市場在日本尚未步上軌道。

在一片混亂中,中國蝴蝶蘭市場的脆弱面完全呈現。這個產業是政治力量支撐而成的產業,也因政治因子而衰微。中國的蝴蝶蘭只有自己走出一條出路,否則仍是在政治陰影之下,無法站起來。

今年的展場中出現了一個特例,荷蘭Anthura此公司在會場展出其蝴蝶蘭品種。數年之後,此公司藉由自己的品牌以“荷蘭蝴蝶蘭”在中國國內市場銷售。

由中國各蘭花公司與荷蘭Anthura公司在現今中國蘭花產業之反應,完全反應該國家蘭花產業是否成熟。台灣又將是何去何從?答案已在個人心中。

對於台商而言,過去的歲月由蝴蝶蘭得到的財富真是十分容易,尤其是配合中國官方政策而賺得的金錢。在2013年與2014年的年花風波,尚未出現完全破產之傳聞。而在2015年,真正的問題不是無前發薪資的燃眉之急,而是面對未來那種茫然未知感。因此這才是蘭花產業真正的考驗。一些人延續以往的方式,重新炒作另一個奇蹟草藥作物,希望因此得到中國官方的經費。一些人追求色花,認為只要栽培色花,就可拓展內需市場。在慌亂中,難免會有人荒不擇路。但是2014年許多公司尚未到達停損點。如果在2014年不能建立產業自身的停損點,在2015年之後,再一次延續年花的大失血,那就難有翻身的機會。

中國蝴蝶蘭產業的契機是什麼?是建立內需市場,是將花卉成為民眾生活的一部份。此項大工程需要產業內在的健全機制,需要外在條件的支援。產業內在的健全包括市場目標,栽培技術與產業自身的自律。外界的條件則是消費者需求量之開發與該國家整體經濟之提昇。不幸地,中國近年來經濟問題使得花卉內需市場難以得到外援。

回首看台灣,台灣已面臨生產過剩之問題。台灣面對的問題部份來自產業內部無法自律,來自盲目的生產。面對產業問題時,許多業者的直接反應也與大陸台商相同。因而此時大陸台商之所思所為,未來也即將在台灣發生。

20144月,中國蝴蝶蘭產業仍然處於一片茫然。荷蘭Anthura公司正要開始進軍中國內需市場。對荷蘭業者而言,一種花卉之暴起暴跌,對他們已是司空見慣。因此荷蘭公司知曉如何應對,如何適時投入市場。

中國與台灣,為何面對此產業問題而驚慌失措,因為曾經有一段好時光。曾經賺錢十分容易,尤其財富來自政府的補助,來自全民的稅收。面對考驗又無法自他人他國的歷史得到教訓。這是中國式產業的宿命。不幸地,台灣許多人眼光只有停止於台灣海峽,無法面對世界,走向世界。

由中國各蘭花公司與荷蘭Anthura公司在現今中國蘭花產業之反應,完全反應該國家蘭花產業是否成熟。台灣又將是何去何從?答案已在台灣蘭花產業每個人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