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美國參議院規定要求美國農業部研究蘭花進口的影響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荷蘭人在海峽兩岸的話唬爛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話唬爛〞是台灣的一句俗語,代表說謊、騙人、虛張聲勢等等,總之是個不好的形容詞。這句話的根據是說以前有個台灣人被抓到荷蘭。幾年之後放回台灣。他告訴大眾在荷蘭的見聞。台灣人不相信,說他的言論是話荷蘭,最後延伸成為「畫唬爛」或「話唬爛」。其實會使用話唬爛的不是台灣人,荷蘭人也擅長這個招數。

2019年上海園藝博覽會(Hortiflorexpo IPM Shanghai 2019),由荷蘭北京大使館所主導的一個產業評估計畫〝Overview of the Floricultural Sector in China〞,在此會場日CoHort公司 Oscar Nezen發表成果。上次這種評估是在2008年,此次是2018年之報告。

在網站上有此75頁的英文報告。這種評估計畫要其三部曲如下:1.建立調查數據,2.由數據分析產業現況,3.由現況的優缺點提出來發展建議。因此數據收集十分重要。

此份報告的數據正確嗎?以熟悉的盆花產業面積為例,其調查資料如下:

                     

火鶴花的總面積為2750公頃。中國兩大產地雲南75公頃(2.7%),浙江50公頃(1.8%),陝西竟有500公頃(18.2%)。以蝴蝶蘭為例,中國生產總面積506公頃,分佈如下:吉林3,黑龍江2,福建80,山東76,湖南1,重慶4,陝西300,甘肅40,新疆2。其餘各省如廣東、江蘇、海南、雲南等都是零公頃生產。陝西省(Shaanxi)在表格內是花卉大省。這種報告只有中國官方相信。 荷蘭人利用中國人的崇洋生理,只要話話唬爛就可以把中國人騙的團團轉。

而這些數據來源,說明來自北京農業部(Ministry of Agriculture, Beijing )。在中國,中國花卉報的調查資料詳細至各省各公司的面積與產量。中國林木花卉協會各省分會都有詳細的面積與產量數據。只要收集比對就不會盲目使用錯誤數據。

數據的調查是一份報告之基礎。所有的數字比必須再三校對驗證。錯誤的數據及資料一定導致錯誤的結論。這種75頁的英文報告太容易完成了。以中國官方的數據,進行分析,洋洋灑灑地寫一篇作文。再舉辦一場發表會,計劃就如此結案。中國官方與荷蘭官方雙方彼此盡歡。

但是台灣有資格嘲笑中國嗎?台灣與荷蘭的合作計劃其成果有強過荷蘭與中國這一份可笑的花卉產業評估報告嗎?

看看台灣與荷蘭共同完成的計劃,其中文刊物如下:台南區農業改良場技術專刊105-1(No.162),其英文報告有兩位作者來自荷蘭的Wageningen大學。掛名上方的另有台灣兩位Ph.D代表:D. WangJ. Tsay。在國科會人才資料庫與農委會各個研究單位網站,這兩位作者其學歷背景並非溫室設計,其發表著作也沒有溫室設計之背景。在台灣設施與溫室產業,他們也沒有發表過可行之溫室技術。

                      

這篇報告根本不是一份計畫完成後的報告,只是一份計劃構想書。書中的內容是一份KASPRO溫室模型進行模擬之結果。書中內容存在許多嚴重問題。舉例如下:

.    模擬作業沒有經過完整的驗證。因此模擬結果產生的溫度、相對溼度、蒸散量、作物產量等數據,沒有進行實際的試驗與進行數據量測。其可信性有多高?

二.    模擬軟體包含許多子模式,例如光合作用模式,呼吸與代謝模式,同化物累積模式,乾物質分配模式,蒸散作用模式等等。這些模式之變數(variable)與參數(parameter)一定要藉由實際試驗數據加以建立。建立這些子模式之環境是溫帶環境。其環境範圍溫度(例如15-25℃),相對溼度(例如30-70%),光量(例如0-30,000lux)由使用文獻都可查到。將此KASPRO模式應用在亞熱帶時的環境條件是否符合?例如在30~35℃,75~95%RH之條件,以溫帶氣候建立之模式是否能夠使用嗎?

三.    進行模擬的條件,絕對不能違反自然定理或條件。在學術界,如果有論文提及其調查日期是2月30日,控制溫度為-400℃,使用酸鹼值為pH=15.5,環境的相對溼度是115%,這種論文將被嘲笑而流傳千年。在台南農改場這份論文翻譯本中,卻可以看到這種荒腔走板的數據-表4.1增加天窗比率之影響。其中驚人的條件是天窗比率1.1。

                      

天窗比例代表天窗面積與溫室地面面積的比例值。一棟40m50m,地面面積2,000m2的溫室。天窗面積140m2,天窗比例()0.07。天窗面積540m2,天窗比例是0.27。天窗面積1,080m2,天窗比例0.54。將天窗與屋頂完全拆光,屋頂開口面積為2,000m2,等於地面面積,那麼此情況下天窗比例是1.0。當然在這情況下,已經不能稱為溫室。至於天窗比率1.1,代表地面面積2,000m2,屋頂開口2,200m2。這些多出來的200m2到底在哪裡。

因此天窗比率1.1,就如同日期230日,溫度-400℃,酸鹼值pH15.5,相對溼度115%一樣,是個不可思議的數字。以這種天窗比率1.1,可以模擬計算出蒸散量與作物產量之表4.1。在此技術專刊24頁底部,還特別說明天窗開啟比例從0.07調至1.1m2/m2時,產量可增加1015% 這是來自荷蘭Wageningen大學2位教授與台灣2Ph.D共同作者,四個人之報告。

此份技術專刊由英文翻成中文,譯者共有15位,審稿者再加2位。共有17人龐大的翻譯與審稿群,竟對天窗比率1.1荒唐數據都未曾發現。而這些內容,就隨者這本白紙黑字的印刷物與其電子檔,將代表台灣農業官方研究單位21世紀的水準而流傳千年。除此之外,此技術專刊內容還有許多問題。

台灣學術界在溫室工程是高手如雲,有大學,有工研院各所等等。如果在此台荷溫室合作計畫實施時,自計劃之擬定及實施,結案的討論及審查等過程,能夠邀請台灣學術界真正的溫室工程專業人員參與計劃,荷蘭Wageningen大學兩位教授與台灣2Ph.D共同作者,能夠輕率的以一份計畫構想書做為結案報告?會產生天窗比率1.1之數字嗎?台灣的譯者與審稿者如果認真工作,這種明顯的錯誤在計劃結案前都可以指正,在印刷成書之前都可以避免。

20194月,看到中國花卉產業評估報告,而其中最重要的調查數字如此不可置信,那麼其結論與建議就可想而知。然而以台灣的台荷合作計畫的最後成果互相比較,台灣農業沒有立場可以嘲笑中國農業。

荷蘭農業此產業,其學術研究,生產技術,產業規劃等都是有超高水準,因此才成為農業強國。但是中荷計劃與台荷計劃的結果為何如此草率?答案只有一個〝遇強則強,遇弱則弱〞。〝因為你們不是真正想要認真學習,那我們就應付了事〞

孟子〈離婁章句上〉。孟子曰:「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謂也。」

臺灣與中國的學術研究互相比較,他們人多錢多。臺灣的可貴就是高素質。對於這種溫室工程的國際合作計畫,臺灣官方的研究人員,除了搶計畫、分經費、到國外旅遊之外,能否為台灣學術研究留點基本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