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荷蘭屋頂農場公司宣告破產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台海兩岸之蘭花傳奇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4年兩次到過中國。中國蝴蝶蘭產業經過一場大難,正是奄奄一息。而關於這次大劫難的起因有眾多傳說,其中有個說法是屬於台海兩岸共同傳奇。因為這種傳奇其事跡無法回到過去,加以一一證實,因此只能稱為傳奇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以下是中國蘭花產業流傳之傳奇故事:

台灣的台北市曾經舉辦過花卉博覽會,簡稱“花博”。花博成敗影響了當時市長是否連任。在舉辦花博之過程被發現了一種奇蹟的空心菜,一株10元的空心菜在花博採買時其售價成了600元。那時媒體大幅報導,眾人紛紛表達憤怒,當時市府團隊聲望因而跌跌不休。

在此緊急關頭,一位園藝系教授與一位農學院院長出面解釋:空心菜是藝術品,不是蔬菜。藝術品的價格不是食用蔬菜所能比擬。由於這兩位教授學者的出面力挺,原來市長聲望大振。也因為立下此汗馬大功,這位院長最後高升。

一個平凡的材料,由於搖身一變成為藝術品,身價頓時增加成十倍,百倍甚至於無限量之價值。此概念由台商帶到了中國,結合蝴蝶蘭開花株開啟了另一特殊型式的年花市場。

在中國年花送禮之中,大紅花開花株單株如果為50元人民幣,以三株組合成一盆,連工帶料其行情也不過200人民幣 (503+50元的盆器及工資),因此此種花卉盆栽就有了一定的行情。但是如果自蝴蝶蘭產品搖身一變成為藝術品,那麼命運就大大不相同。例如40株大紅花,放置於5個盆器,排序成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標誌,那麼其價值感不是4050人民幣+5盆器50人民幣=2,250人民幣之行情,而是可以報支8,000人民幣以上。昂貴售價的原因在於這是藝術品,代表世界和平,而不是花卉材料。一個細長的獨木舟木製品,市價350人民幣,在上頭擺上一排大紅花,共有24株,其材料價格就不是50人民幣24+350人民幣=1,550人民幣,而是可以報支10,000人民幣以上之價碼。因為這不是花卉與木材材料,這是藝術品,代表乘風破浪的好兆頭。台灣一位園藝教授加上一位農學院院長的藝術品理論,為中國蘭花產業創造了另一次的奇蹟。只要巧用心思,組成他人未曾見聞的盆景,在藝術品之雄偉名目下,其價值是天價。而核銷經費的主計單位,根本無從詢價與比價。將蝴蝶蘭開花株組盆成為藝術品,為中國財政運作打破一個大缺口。只要冠上藝術品此名目,稽核單位無計可施。蝴蝶蘭盆花可以蛻變成如此境界。偉哉!台灣的兩位教授。

但是樂極即生悲,物極即必反。因為蝴蝶蘭盆花成為藝術品,成為無法定出價格之作品,成為財務管理及監督之大洞。要解決此問題,最簡單的方式即是將其歸零。因此祭出“禁花令”,所有藝術品創造出的泡沫經濟即消失無形。

經過兩次的禁花令,中國以蝴蝶蘭為首的蘭花產業已是元氣大傷,要再度翻身需要三~五年的重整時間。將中國蘭花產業打出原形的是禁花令。禁花令之源由是以藝術品為名義之蝴蝶蘭盆花,其售價脫離了財政主計人員的監督能力。而“藝術品無價”此口號的創始者是台灣的兩名教授。這段蘭花產業傳奇,由海峽兩岸共同促成。台灣的學術界只是出一張嘴,中國的蘭花產業善加應用,共同創造此傳奇故事。

台灣的商業週刊,曾經喊出一個驚人標語:“一家公司毀了一個王國”。而今“台灣兩個教授毀掉一個國家的蝴蝶蘭產業”,這真是另類的台灣之光。

************************************************************

後記﹕此段蘭花傳奇是在中國訪問時,在眾人熱烈討論蘭花產業時所聽聞。發生在台灣的事蹟都是實人實事,發生在中國的禁花令也是事實。至於台灣學界創造的藝術品理論與中國禁花令如何連結?個人無從證實,也缺乏有利證據能夠加以否認。此傳奇是否為真?留給後來有心人進行更多考證,否則將是另一則羅生門。

上述蘭花產業故事純屬傳奇,有心人士請勿對號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