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蘭花產業與觀賞魚產業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近日來,有關觀賞魚是否適合成為台灣有競爭能力之產業,相關報導如此篇文章所附兩則新聞。面對一些胡言亂語的大官虎,我不得不表達意見。

首先是有關於蘭花產業部份,今年是2014年。台灣官方真正投入蘭花產業是自2004年的四大旗艦計畫。12年前即是2002年,以農委會為首的官方對於蘭花產業根本不看好,也沒有研究計畫專業支持。當時的蘭花產業相關之研究與推廣計畫只是農機科農業自動化大項之下的一個花卉生產自動化計畫。因此十二年前台灣投入蘭花產業是民間蘭園與農機學界,真正出言嘲笑是台北天龍國的官員。台灣官方大規模涉入蘭花產業是10年之前,那是蘭花產業已有一定規模,天龍國官員才出面揀便宜,搶成果。台灣蘭界嘲諷稱為“割稻尾”。因此所謂“十二年前台灣投入蘭花產業,各界嘲笑”,當年真正出言嘲笑是台北的官員,而今台北的官員竟有臉以此說嘴將功勞歸給自己。

另一主題,觀賞魚能否成為另一個產業,而且帶動魚缸,循環系統與魚飼料?

蘭花成為產業是自1994年開始,因為亞熱帶溫室的開發成功,台灣蘭花能夠在夏天安然度過。催花冷房的研究推廣,使得台灣終年可以提供抽梗苗與開花株。由於當時蘭花產業是由無而有,因此豐富的品種與亞熱帶溫室相互結合,再加上內部設備逐漸開發,帶出的產業以蝴蝶蘭為首,而逐漸增加了其他蘭花。在技術面,帶動的相關產業有溫室,有環控系統,有組培產業。以進口椰子水為例,台灣原來進口包裝是一小盒、一小盒,因為組培業使用量太大,進口商直接將包裝設成大袋裝。由此可說明一個蘭花產業由無而有,可以帶出多少周邊產業。

觀賞魚並不然,並非養殖新產業,發展觀賞魚產業之前,台灣早就有成熟的水產養殖業,台灣消費文化早已將養魚作為求富求福的一種生活方式。

以市場面而言,觀賞魚之市場無法與蝴蝶蘭相比較。以2012年為例,台灣蘭花產值為二十餘億,觀賞魚不過一億元。觀賞魚之周邊產業如飼料與水族器材早已存在,不可能因為推動觀賞魚產業再帶動一批周邊新產業。

新加坡2012年在觀賞魚之出口值18億新台幣,台灣為1億新台幣。兩者也根本無法比擬。新加坡不必投入生產,觀賞魚來自鄰國野生捕撈,其產業是100%的服務業。台灣自育種與繁殖做起,其成本遠遠高於新加坡。所得利潤也不如新加坡。因此產業不能相比較。否則官方為何只列出兩國的出口值,而不敢比較兩國的利潤比?

台灣觀賞魚產業本來有其生存空間,有許多成功的個案。此產業自成一個自我發展的天地,全球需求量本來有其極限,因此不需要大張旗鼓大力呼喚,導致生產過剩而自相殘殺。

觀賞魚產業與蘭花產業另一個深層問題市市場特性。以觀賞為主之蘭花或是魚類並不是人類經濟活動或是文化生活之主流。全世界的蝴蝶蘭市場已通過其快速成長期,自2012年之後市場總量仍是增加,但是年增加率已趨於緩慢。因此台灣的蝴蝶蘭種苗產業已走向成熟與飽和,全球需求量增加有限,供應量卻盲目擴充,產業變成在有限的空間內自相殘殺與自我取代。觀賞魚之市場規模更小,更容易飽和,因此國內農業界並不看好此產業。台灣觀賞魚產業本來有其生存空間,有許多成功的個案。此產業自成一個自我發展的天地,全球需求量本來有其極限,因此不需要大張旗鼓大力呼喚。

農委會之大官虎做出此種決策,推動“觀賞魚”之過程是如何制定?有何公開公聽會?有無全球性之市場調查?是由上而下的強勢領導,還是由下而上的徵求專業意見?還是依襲往例花一大筆錢委託某研院完成一份領導決策英明無比的評估報告?由此兩篇新聞報導,我只有看到以口號作為施政依據。

發展觀賞魚產業只是一種閉門造車的口號。以口號治國已成為台灣官府之常態,專業能力反而無用。換另一個角度思考,如果推動“觀賞魚”之政策其所需經費是來自這些大官虎的薪水而不是全民稅收?或是自這些官員薪水中扣除以一定比例作為施政經費,這些官員是否還會做出這些決策?

 

附錄 I. 農委會:法規鬆綁 可望超新加坡

【聯合報╱記者侯俐安/台北報導】2014.07.11 02:57 am

行政院推動自由經濟示範區,農委會認為,在「農業加值」部分,若台灣觀賞魚產業能鬆綁進出口法規、加速進出口轉運流程,有機會超越新加坡。

漁業署長沙志一說,新加坡擁有航線優勢,觀賞水族生物多來自鄰近國家野生捕撈;但台灣以人工繁殖為主,物種資源可循環利用,加上周邊水族器材設計、飼料產業等強項,若進出口法規能鬆綁、減少檢疫限制,絕對不輸新加坡。

根據聯合國統計,二一二年新加坡觀賞魚出口值為六千一百八十六萬美元(約新台幣十八億元),全球第一;台灣當年為三百五十六萬美元(約新台幣一億元)。

農委會主委陳保基說,十二年前台灣投入蘭花產業,各界嘲笑:「農業怎麼去種花?吃得飽嗎?」但現在談到台灣農業,提出來的就是蘭花。台灣蘭花起飛第三年,曾是亞太蘭花中心的新加坡,甚至放棄這個主流產業,「以前去新加坡連伴手禮都是蘭花,現在呢?」

沙志一表示,新加坡因氣候、地理條件適合,成為觀賞魚重要轉運樞紐,進出口交易值世界第一。新加坡進出口野生動物、觀賞魚類採負面表列,名單上列出的物種才不許進口;但台灣野生動物保護法恰好相反,採正面表列。

 

附錄 II. 自經區農業加值 陳保基:勿小看觀賞魚前景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中廣新聞網) 2014-07-10  15:04  (李人岳報導)

農委會今天在行政院會報告自由經濟示範區「農業加值」的推動情形,不過引起高雄和台南地方首長的質疑。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強調,農業轉型和升級必須透過技術、產業化之後才能走向國際,過去國內也不看好蘭花產業的發展,如今台灣蘭花世界知名。未來也將訂定子法,規定從示範區購買產品進入國內時,必須使用相同數量的國產原料。 

農委會今天在行政院會報告自由經濟示範區「農業加值」的推動情形,不過引起高雄和台南地方首長的質疑。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強調,農業轉型和升級必須透過技術、產業化之後才能走向國際,過去國內也不看好蘭花產業的發展,如今台灣蘭花世界知名。未來也將訂定子法,規定從示範區購買產品進入國內時,必須使用相同數量的國產原料。 

行政院會10日聽取農委會報告自由經濟示範區「農業加值」的推動情形,不過高雄市副市長李永得和台南市副市長顏純左質疑,示範區的農業加值格局小、對於觀賞魚產業的前景太樂觀、甚至有圈地減稅的情況,在院會中出現一番激烈討論。

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在會後解釋,十多年前台灣推動蘭花產業時,外界也不看好,如今台灣的蘭花產業世界有名,台南國際蘭展成為世界三大蘭展,台灣現在也不應該小看觀賞魚的產業的發展。陳保基:『觀賞魚的產業將會成為亞太地區觀賞水族動物的平台,加上我們非常有競爭力的周邊產品,譬如說飼養的魚缸、循環的系統以及我們本來就很有競爭力的魚飼料,它將會發展。』

陳保基並指出,示範區加工的農產品以外銷為主,如果要內銷也必須加上關稅、營業稅,和其他進口商品是同樣條件。未來也會訂定子法,規定從示範區購買產品進入國內時,必須使用相同數量的國產原料。他強調,農業轉型和升級必須透過技術、產業化之後才能走向國際。農業主管機關也不會傷害台灣的農業。他指出,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第8章規定了11條罰則,外界如果要批評,也應該先清楚瞭解法案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