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美國蘭花溫室種大麻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台灣蘭花產業與中國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自由時報714日自由廣場有篇文章“台灣蘭花會不會被中國搞垮?”。(文章內容如附錄)。這個問題很大,但並不是不好回答。因為答案很簡單。中國不會將開花株運到台灣,但是台灣蘭花要銷售到中國也是障礙重重。兩者的聯結是愈來愈少。

台灣蘭花產業的強者是那些?能夠在台灣內需市場建立自我的生產鏈與銷售鏈則不會受中國影響。能夠在國際市場為下游顧客提供穩定的種苗供應鏈,又能不斷地支援生產技術,也不會受到中國影響。而這些成功產業以外,真正搞垮台灣其他蘭花產業的是台灣內部之惡性競爭。同樣在中國,搞垮中國內需市場是其蘭界中人的自我內戰,自我毀滅。在官方的禁花令之下,中國目前在內需市場仍能存活並不容易。中國蘭花產業少數能夠在國際市場佔有一席之地的蘭花公司,已建立自己生存管道,不受國內禁花令之影響。因此“台灣蘭花會不會被中國搞垮?”此答案十分明顯。大陸蘭花產業如果沒有整合,沒有自我調整,那將是自我毀滅,何來力氣搞垮台灣內需市場?台灣的業界如果無法自立生存,自己就搞垮自己,還輪到中國產業出手?

ECFA開放之後,海峽兩岸的農業有哪些相互影響?因為農業的內涵十分廣泛,無法將各種農產品都相提並論,因此就農業之生產流程開始討論。

一、品種: 由育種與選種開始,因此必須要具有豐富的種源與育種的能力。但是不同的生物其對環境的要求條件不相同,對於化學藥劑的敏感性也不同,因此除了選育品種,一個新品種的生理特性試已經成為品種是否具有產業優勢之特點條件。

二、種苗量產: 自少數個體大量生產成為商業性大量種苗。因生物特性之不同,種苗生產除了種子,扦插,嫁接等之外,還有生物技術中的組織培養技術。種苗生產技術是簡易或是複雜,這涉及另一種技術層次。種苗量產除了技術,還需要管理。

三、作物栽培或生物繁殖: 自幼苗開始進行栽培作業,使其成長。以生物學角度,此段過程稱為營養生長。

四、開花結果階段: 依作物的商品特性,如果收穫物為花果,那就需要進入生殖生長階段,使其開花結果。

五、收穫與儲運: 自田間或設施栽培區進行收穫作業,並運輸至消費地或是下游工廠進行加工。

六、產品處理加工:除了生鮮食物,多數農業產品需要再加工,成為食品。此階段技術重點包括口味與安全。

七、行銷: 依據市場需求推銷農產品。許多農產品之銷售市場除了品質,時程還要考慮其他文化特質。

上述作業流程自()~()項都必須結合生產技術與環境調節。如果採用露地栽培,那就需要考量適地適種。如果以設施或溫室栽培,那又需要更高層次之技術。

在目標市場方面,台灣與中國的競爭市場可區分成三類:

1、台灣內需市場

2、中國內需市場

3、國際市場

由上述的討論可知農業此產業其市場的複雜性。不同的作物有不同的生產條件,而掌握生產條件之背後在於技術層次,自然條件及人力資源。終端市場也不相同。不同的作物其行銷需要周詳的考慮,而不是以相同條件加以等量齊觀。台灣農業曾經受到中國所影響的案例包括:

1、第一例: 中國內需市場

以芒果,蓮霧與香蕉為例,台灣原來的技術層面領先,也曾大量銷售至中國。然而目前在中國的內需市場卻少有機會。因為品種與技術流至中國。中國自身產品取代自台灣進口的產品,因此台灣失去了中國內需市場。

2、第二例: 台灣內需市場

以烏龍茶與鮑魚為例,原來台灣產品輸出中國市場。但是隨著品種與技術外流中國,中國的產品以原料(茶葉)或成品(鮑魚)逐次回銷台灣,反而取代台灣之產品。

3、第三例: 國際市場

以菊花切花為例,原來在彰化田尾。由日人委託生產。品種本來不是台灣,人工又是中國較低廉,因此菊花生產地移到中國。

在國際市場上還有許多農產品對於台灣與中國都沒有優勢,因此台灣與中國的內需市場都是外來農產品佔優勢。代表性農產品有紐西蘭的奇異果,美國的櫻桃,蘋果等。

回到蘭花此產業,中國能否搞垮台灣產業。以產業結構而言,中國的整體優勢不如台灣,只有組培苗生產的人力成本優於台灣,開花株之成本已高於台灣。因此不可能將最後的產品開花株銷售至台灣。大苗也是如此。而其組培苗因為品質不如台灣,因此也無競爭力。中國在此能否弄垮台灣?在其最高領導禁花令之下,其內需市場大為蕭條,在此也自顧不暇。台灣原來銷售至中國之主力為品種與組培苗,在“禁花令”之下,此銷售管道也大大減少。

中國少數實力堅強的蘭花公司,能夠自行育種,自行進行品種測試與生產種苗,並且自己在歐洲開拓市場。荷蘭,比利時等國也委託中國一些組培公司代工生產組培苗。這些公司可稱為職棒的一軍球隊,或是以上駟比喻。這些實力堅強的公司在日本,歐洲市場都有極高的利潤,當然不可能將產品運抵台灣。除了這些少數公司。中國大部分的蘭花公司是2A水準,下駟水準,只有內需市場之供應,沒有國際市場競爭力。對台灣內需無威脅。

台灣蘭花產業也是多極化,以職棒球隊比喻,猶如大聯盟水準與3A2A球隊,或是上駟,中駟與下駟之區別。大聯盟水準之蘭園或公司,已有一定的競爭力,掌握自有市場。下駟水準之蘭園或公司,依附在政府補助政策下之殘存。而中駟水準之公司或蘭園,這才是近幾年變化最大的蘭業成員。台灣蘭界以往對於中國蘭花產業,是擔任品種提供與技術支援之角色。其技術水準最多也是中駟。因此在國際市場上,台灣或是中國的一流公司,具有上駟水準公司,也各自有其市場,看不到相互競爭。中國目前內需市場急需開拓色花市場,有此能力之台灣公司或蘭園,在日本,歐美都有更高的利潤,當然也不可能進軍中國。

因此,台灣蘭界的三種型態:上駟,中駟與下駟。在國際競爭中,上駟程度不受影響,中駟水準正是面臨被荷蘭取代的效應,下駟層次蘭園與中國下駟程度公司才是國際競爭相互競爭者,而且其對象是國際市場中最低端市場。這就是海峽兩岸蘭花產業是否相互影響,相互競爭之真相。以美國為例,此低端市場是只認價格不求品質,佔有市場規模約有25-30%之比例。然而這種低端市場能否持久,蘭花產業並不看好。

台灣蘭花會不會被中國搞垮?,答案就是如此清楚。

大陸蘭花產業如果沒有自我整合,沒有自我調整,那將是自我毀滅,何來力氣搞垮台灣內需市場?台灣的業界如果無法自立生存,自己就搞垮自己,還輪到中國產業出手?

 

台灣的蘭花產業,其實也是台灣經濟面的一個代表產業。由此產業之變遷可以知曉台灣經濟發展的現在與未來。

 

台灣蘭花會不會被中國搞垮?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14-07-14   李武忠

中國共產黨福建省委書記尤權訪台,上週他在參觀台南蘭花科技園區時,提及中國有市場優勢,台灣則有技術優勢,可以互補,卻絕口不提仿冒與相互競爭問題。

廣告

去年福建省即新批准台資農業項目四十八個,實際到資七六九萬美元,也引進一百多項台灣農業良種及一三多項先進實用技術,中國觸角已伸向農業高科技領域。

儘管我國農企業已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也積極防範技術「外溢」,但是效果有限,許多台灣特有品種如芒果、蓮霧、高山烏龍茶、石斑魚、將軍梨、蘭花等等,早已在中國生根,品質雖還略遜台灣產一籌,但是價格只要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更受中國消費者青睞。

近年來農業界盛行將台灣產苗運到中國種植的模式,也如同產業界國內接單海外生產般出現諸多後遺症,台灣農漁業對中國的依存度大幅提升(中國已為台灣農產品最大出口國),已經產生高度風險,從中小企業赴中國投資的慘痛經驗,驗證投資風險管控的重要性,農漁業不能重蹈覆轍;對於前往中國投資農業項目若無法有效管控,放任為之,台灣農業將很快失去競爭力。

為避免農漁業大量失血,政府除應嚴正要求對岸徹底執行「海峽兩岸智慧財產權保護合作協議」外,應該儘速盤點國內還有多少具競爭優勢的項目,並比照高科技產業,將這些品種、技術、設備等予以分級,施以不同的管控並「立法」規範,屬於較低層次的技術可以有計畫輸出,屬於最高等級規格則嚴禁外流並訂定罰則徹底執行,才能收遏止之效。同時現階段兩岸農業交流應以「貿易」優先,充分發揮「台灣生產,中國消費」的模式,等到做出具體成績,建立市場區隔及產業分工機制後,再逐步推動赴中國當地「投資」,方為上策。(作者為農經學者,曾任雲林縣農業處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