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如果沒有禁花令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中國蝴蝶蘭市場的慘敗都歸諸於政治上的禁花令,然而政治問題是唯一的原因,還是其中的一項原因?

中國蝴蝶蘭的生產流程以表一說明。Y+11月或2月代表年花供應日期,在Y年的3-4月,種苗公司出售則自2.5吋移植至3.5吋的大苗。往前推5-6個月,在Y-1年的9-10月是1.7吋移植至中苗的日子。向前推4-5個月,Y-1年的3-4月是自組培瓶移出組培苗加以定值的日期。再向前推3個月,Y-2年的12月至Y-1年的1月,是子瓶定值的日期。

由表一可知,此產業的根本問題有三

1、銷售時間集中於年花之7-10天,主要產品為大紅花。

2、勞力需求不均勻,每年有半年勞力吃緊,半年清閒。

3、產業主要行銷為送禮之用,公款消費而不是個人消費。

一個產業,如果產品之銷售時間短,對象狹窄,經費固定,那即是一種不穩定的產業。

2014年之前中國蝴蝶蘭產業的供需情形如表二。在2013年,供應量已是略多於市場需求。到了2014年,供應數量已過量。供過於求將造成市場價格跌價。

2012年底開始之禁花令,對於2013年年花是個慘重打擊,但是由於產業無工會,無協會,無組織,因此無法及時做出反應。2014年預定出場的種苗數量未見減少。大批年花於2014年上市,201310月再度重申的禁花令,徹底將此產業打垮。

因此如果沒有禁花令,2014年的超量問題仍然出現,只是對產業的打擊面其重量多少有不同,但是結局都是不同。

2014年之後,中國蝴蝶蘭產業的趨勢是什麼?由表三即可看出其中的變化。20144月在北京的花卉園藝展會。荷蘭Anthura公司破天荒第一次在會場展出其蝴蝶蘭品種,其昆明市組培苗生產場已擴建開始生產蝴蝶蘭種苗,20151月則是組培苗出瓶開始成為種苗,在2016年成為大苗而在2017年開始上市。在2014年中國組培苗全面減產,造成2017年年花嚴重不足,而此階段正是Anthura公司上市之好時機,自此開始,至少可以佔有三年的好時光,而其產業對象則是以單盒銷售的民間消費群,市場背景市海峽兩岸的自卑感,認為荷蘭貨就是高出一等。這正是危機入市的典型例子。

中國蝴蝶蘭產業奇蹟式的興起,奇蹟式的慘跌。自2014年之後,至少要有3-5年,所有花卉產業才有可能重新調整成為真正的產業。而花卉產業的暴起暴跌對荷蘭人已不是新聞,已有多次之經驗因此荷蘭花卉產業得以瞭解如何計畫生產。

台灣蘭花相關產業也面臨此種產銷問題,對於政治面經費的依存程度也是愈來愈高。未來將是何種變化?台灣產業有沒有足夠能力聚合學者意見?過去的發展歷史已告知答案。

表一、中國蝴蝶蘭的生產流程

 

2014年之前中國蝴蝶蘭產業的供需情形

表三、2014年之後中國蝴蝶蘭產業的供需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