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員工熱病的預防

 

 

人文關懷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兩位僑領的故事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136月,我與台灣溫室廠商與藥廠人員到南韓晉州參訪,內容是有關台灣溫室資材銷售與購買當地中草藥桔梗。晉州市於南韓南方。以台灣地理位置,相近於屏東縣。在最後一天的晚上,與當地僑胞聚餐。有位雙目失明,年齡已八十餘歲的老先生,由他女兒陪同出席,大家都向前迎接。因為他本來是此地僑領,德高望重。只是因為年邁,雙目又失明,近年來很少參加公眾活動,他聽聞台灣來了一個代表團到此鄉間,因此親自出席。

我與此老僑領相隔數個位置,大家相互介紹後,一面用餐,一面聊天。不料這位老先生突然高聲呼喊:〝陳教授,我可以摸摸你的手嗎?〞我移到他的座位旁邊,他慎重地慢慢摸著我的手臂與手掌,然後再問道〝我可以再摸你的頭頂嗎?〞我當然同意。老僑領的女兒低聲向我解釋,老先生善於摸骨相命,曾經在台灣為許多政商名人摸骨算命。老先生摸完我的頭骨之後,表情突然十分急切。他激動地說著我一生摸過的手骨與頭骨,只有你與蔣經國相同。都是氣勢非凡,大開大闊,堅忍剛毅的格局,都是獨當一面的人物,但是你沒有蔣經國哪種陰驚猛暴的戾氣,反而是一種書生的儒雅。他問起,〝陳教授,你現在在台灣擔任哪一項要職?是不是政府的決策顧問。〞我笑一笑,說我無一官半職,只是一個教授。老先生又問〝那你是否常常公開演講,能夠影響台灣許多人〞,我回答說沒有,沒有此機會。老先生抱著一線希望,問問周遭的賓客〝陳教授是否太謙虛了,而沒有真正回答我的問題。〞這時來自台灣的廠商幫我回答,〝陳教授沒騙你,他在台灣只是一個單純教書的老師。〞這時老先生一聲長嘆,眼眶中滲出淚水,喃喃說著〝台灣怎麼了?台灣人才無法出頭,還是台灣不重視人才了。〞在席終人散時,老先生緊緊握著我的手,叮嚀著,〝你要自我保重,等待機會吧。〞我感激他的器重與好意。但我在2013年就已知,這就是台灣人真正的宿命〝人才無用〞。

2018年,我收到一個email,來自印尼蘇門答臘棉蘭市南方的一家組培公司。這位年輕人,全力發展木瓜,香蕉等組培苗,並且與北蘇門答臘大學合作。因為在國際期刊讀過我的論文,希望我有機會親自指導他們。在行程安排之後,我從桃園機場搭機至吉隆坡市,再搭廉價航空自吉隆坡到棉蘭市。這家組培公司負責人與其父親一起到機場接機。再以4小時之車程來到其公司所在小鎮。在四天三夜的參訪中,才知他的曾祖父自福建到達印尼,歷經一番波折。他父親張先生將全家自棉蘭搬到此城鎮,打出一片天下。目前經營各種產業,也同意他兒子發展作物組織培養苗事業。他兒子以英文與我討論,而這位父親與我竟然可以以閩南語溝通。雖然單字有所不同,而一些基本語法還是一樣。他們的本姓是張,雖然以印尼文拼音,但是發音相近。由於第四天一大早,就要搭乘飛機到吉隆坡。第三天晚上由張先生交待其司機,開車送我到棉蘭過夜。當晚由棉蘭的僑領設宴招待。一個大圓桌,大約二十餘人,都是當地工商界有名望之華人。七十餘歲的僑領告訴大家,數十年前張先生隻身到棉蘭南部開拓天下,單槍匹馬在那裡奮鬥了四十餘年,從來沒有再向棉蘭的老友發出求援。而這些朋友只要路過那城鎮,張先生一定熱誠招待。張先生至今第一次打電話給老僑領要他幫忙,內容竟是要好好接待我。因此老僑領才有此隆重晚宴,歡迎台灣的陳教授。

老僑領談起他們在印尼奮鬥事蹟,經歷了恐怖的排華運動。還有與回教勢力的共處的危險經歷。與我討論現今的農業、工業發展與兩岸政治體系。他突然問了一句〞以陳教授的才能,目前在政府擔任哪一個職位?是否高階顧問?〞我笑笑說著,〝都沒有,只是一個教授。〞這位僑領的表情先是驚訝,再來是失望。他喃喃說著,〝台灣出了什麼問題?人才無法出頭天!有能力的人沒有發揮的機會?〞他最後沉痛著問著〝台灣機會在哪裡?〞

這是兩次出國,在國外與僑領聚餐的境遇。在海外,能夠居於僑領地位,受人尊重,都是在一番艱辛中脫穎而出,才有今日地位。他們閱人無數,也都無法理解,為何在台灣〝人才無法出頭。〞為何在台灣,自政府至民間,不會重視專業,不會讓人才出現。對這些僑領,我只能如此回答,〝在台灣,在工商業,在醫學,還有其他領域,還是有著無數人才撐起台灣。但是在台灣農業,在台灣學術領域,人才是無出人頭地機會。〞學術團體如同政治圈,要呼朋引伴,要結為派系以相互支援。學術圈如同娛樂圈,要能做秀與宣傳,要擅長公關與表演。學術研究早就失去了實事求是,追求真理的學術良知。學術圈不求認知與考驗何謂真才實學?何謂經世濟民?

2018年之後,台灣年輕一輩大多數沉迷於政治秀,更不知何謂真理,也不讀歷史,更無人文素養。因此〝守道以待時〞,可能還要再守二十年,再守數十年,台灣才有向上的契機。這是台灣人民自身造成的命運,這並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也是此海島上台灣人的共業。

21世紀,全球競爭更強,更激烈。近五年,走過美洲、歐洲、亞洲與非洲,更可看到這種全球人才爭奪戰。而台灣學術在21世紀開始自我封閉。自己自鎖於此海島自欺欺人。學術圈這種惡果,逐漸惡化。

2019年的6月,回憶去年的蘇門答臘棉蘭市之旅,與6年前的南韓晉州之行。以此篇文章,回報兩位老僑領對我的器重。下次若能再見到他們,我會告知〝當烏雲蒙蔽了天空,星空的光芒不會被看見。但是星光不論是強或是弱,永遠不會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