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201811月荷蘭蘭花產業之新消息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48月中國蝴蝶蘭市場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中國花卉報在2014818日有一則新聞,篇名為“蝴蝶蘭種苗跳水等同飲鴆止渴”。此篇文章全文附錄於後。主要的訊息如下:

1、幾家廣東與福建的組培大廠,將出瓶後栽培3個月之小苗以一株1.6元人民幣出售。此價格比其瓶苗售價還便宜。

2、不少3.5吋盆大苗,售價為1.5人民幣。

        這種市場行銷行為在今年2月年花市場也發生。北京一家種苗公司將2.5吋苗售予客戶,客戶經8-9月後成開花株出售。而此公司將賣剩之種苗自行栽培至開花株,再送到市場低價傾銷。

        蘭花產業此種亂象來自此作物之生產歷程。蝴蝶蘭生產鏈在中國原本為三階段:組培苗,2.5吋苗,與開花株。各公司各自生產不同階段的產品。然而在2.5吋苗生產過剩之後,生產2.5吋中苗的公司,將賣不完的2.5吋苗換成3.5吋苗,再轉成開花株,又與原種苗顧客競價開花株末端市場。生產組培苗的公司,將賣不完的瓶苗自行移植,再與原來顧客競殺種苗市場。這種現象中國花卉報稱為飲鴆止渴,自斷價格。但是以另一角度而言,這是種苗公司削價換得現金,準備棄守產業、退出產業之前兆。因為準備退出產業,因此力求將損失降到最低。將公司現有產品轉成現金,然後逃之夭夭。

中國蝴蝶蘭市場之演變,是一種人性赤裸裸的呈現,已不是單純的經濟行為,而是考驗著人性。在此混亂之中,人性的無明大規模呈現。

中國蝴蝶蘭市場並不是全面崩盤,也不是完全歸零。中國以往快速膨脹,以國家經費堆起之年花市場算是崩盤,但是中國仍有一定的消費市場。因此對於中國蝴蝶蘭產業當今之急是穩定現有個人消費市場並開發未來的更大市場。

由於中國各地不同的氣候特性與消費習慣,個人市場不再是齊頭水平式的大紅花組盆產品。各地應有其主力產品。未來中國蝴蝶蘭市場不再有跨省性,銷售開花株至全國各地的大公司,而是以開花株可運送距離為條件之地區公司。除了生產,還有行銷與服務。

因此近日來中國種苗售價跳水的現象不必解釋成此產業大崩盤或是整體潰敗,而是一些公司準備逃離蝴蝶蘭市場之徵兆。中國此產業重點是未來要如何向前?荷蘭Anthura公司的產品目前正在中國大城市試銷,“危機入市”是最好的說明。

人與人之間是患難見真情,產業也是如此。在產業面臨問題時,由各公司之反應方式即可瞭解公司負責人的行事為人。中國正處於激烈的市場肅殺,而也因此可知那些公司是玩票,那些公司是永續經營。

台灣蘭花產業帶起了中國此產業,目前面對種苗產業生產過剩之問題。只是台灣的市場多元化,因此不致於因為一個事件導致大崩潰。但是自201310月,台灣整體生產量也到達飽和。業界之問題與糾紛也日益增多。同樣地,人性之考驗也正是在此時刻。由這段時期,可看出那些是台灣蘭花產業的投機客,哪些是此產業的永續經營者。

 

******************************

蝴蝶蘭種苗跳水等同飲鴆止渴

中國花卉報     徐筱璇 20140818

自去年年中開始低迷的蝴蝶蘭種苗市場近期又傳來更糟糕的消息,幾家廣東和福建的組培大廠產品價格再次跳水,經過兩三個月養護的1.7火鳳凰小苗,只賣1.6元一株,售價比今年春季出售的瓶苗還便宜,還有不少3.5寸盆苗僅售1.5元,這無疑給蝴蝶蘭種苗市場又蒙上了一層陰霾。
  廠家由於種苗庫存壓力、溫室面積不夠或是現金流出現斷層,用降價方式來帶動銷售本無可厚非,但無底線的降價看似是解決了自己的壓力,實則破壞了行業秩序,影響了自己的口碑。
  大陸蝴蝶蘭種苗行業發展多年,已形成組培苗廠商——中小苗生產商——成品花生產商這個生產鏈條,彼此環環相扣,分工協作。然而,目前小苗賣得比瓶苗還便宜的現象,直接損害的是中小苗生產商這個環節,他們本來就是靠提供苗期養護來賺取差價,現在上游供應商的同規格種苗賣得比他們的進貨價還便宜,無疑斷了他們的生路。已有中小苗生產商憤然揚言,如果以後還從這幾家跳水的組培商進苗,自己就不是人!
  一位入行十餘年、在蝴蝶蘭圈頗有影響力的專家評價此事時說,這種跳水現象不僅是舍本逐利,還是與自己的下游客戶爭奪終端客戶,不給下游客戶生存空間。大陸蝴蝶蘭種苗市場首次出現這種現象,屬於典型的飲鴆止渴行為,同時也說明蝴蝶蘭種苗市場的亂市已達到白熱化境地。雖然目前這種現象尚未蔓延,但由於新一輪跳水是幾家原本在行業內頗有地位和口碑的大廠所為,其影響更為惡劣,如果不引以為戒,將會帶來更大規模的跟風行為。
  這個信號意味著蝴蝶蘭苗市價格還未到最慘烈的時候,鄭州綠金蘭園副總經理喬肇文預測:如果今年年宵花行情繼續慘烈,明年開春種苗價格將更加低迷,預計中苗開盤價為6元(今年為6元至8元),隨後就會逐步出現5元、4.5元、4元等價格。
  合理範疇的種苗調價是正常的商業行為,說明種苗商第一階段對後市的預期出現了誤判。另一方面,生產商對行業缺乏信心,看不清未來形勢,持幣觀望現象嚴重,對長線生產的瓶苗進購欲望減弱,增加了適合短期生產的中大苗的進購比例。再加上種苗生產有滯後性風險,在不斷下行的市場中,買高賣低的現象也並不少見。只是,對於以瓶苗銷售為主的組培廠商來說,如果不斷損害下游客戶的利益,明年誰還向他們買苗?
  正常情況下,如果不是甩貨轉行,很少有人會採取這樣違背商業規則的慢性自殺方式,因此有經濟實力的大廠採取這種極端方式,著實令人匪夷所思。同時,我們也應看到,其他一些組培廠商正在努力減少損傷,並不斷創新,向行業傳遞正能量:有的大規模扔苗,短期來看損失很大,但能減少自身後期管理壓力,也減輕了整體市場的銷售壓力;有的加大淡季催花比例,開發2寸至3寸盆的單株蝴蝶蘭產品,向花店、商超、花園中心等零售終端市場鋪貨,開拓家庭消費市場。事實上,目前開拓家庭消費市場最有能力、有品種儲備的就是種苗商。
  希望更多種苗商能夠放眼大局,對蝴蝶蘭未來廣闊的零售市場保持信心,少做損害行業秩序的短視行為,多為行業傳播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