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

荷蘭與 Maarel Orchids在國際市場上的突破

Westerlay Orchids的碳中和蘭花生產

農企業全面有機化的結局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數據分析與知識產業

 

 

撒哈拉以南非洲其農業的未來

 

國立中興大學 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 陳加忠

 
 

原文出處:

https://www.ifad.org/documents/38714170/42030191/future_agriculture_sahara_e.pdf/1cb6b896-b9c1-0bb8-87b8-83df3153d0af

關鍵資訊

人口增長,快速都市化,和年輕的人口是主要趨勢這三者塑造了非洲的未來農業。它們是食品需求演變的深刻變化的基礎,並為食品市場的結構做出了貢獻。非洲農業必須承擔這些問題,同時要面對氣候變化和土地退化的挑戰。如果沒有採取適當措施,未來農業生產足夠糧食的能力可能會受到損害。

 必須通過增加有機物,保持水分和增加無機肥料的使用來建立土地綜合管理策略。各國政府必須投資於技術研發和專業的農業教育和訓練系統,並加強青年和婦女的技能,以抓住農業和農業食品系統提供的創業機會。

  政策必須通過包容性商業模式,明確支持家庭農業和私營部門的便利。

幾十年來,撒哈拉以南非洲(SSA)面臨多重挑戰,包括人口快速增長,急遽城市化、氣候變化和長期糧食不安全。近年來,農業已經取得了重大進步。根據《馬布多宣言, the Maputo Declaration》和《馬拉博宣言, the Malabo Declarations》以及《 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 the 2030 Agenda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農業再次成為發展議程中的優先事項。

非洲聯盟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會議於2003年通過《馬布多宣言》,通過了非洲聯盟非洲農業綜合發展計劃(the African Union Comprehensive Africa Agriculture Development Programme, CAADP),以改善糧食的安全和營養狀況,並增加非洲以農業為基礎的經濟體的收入。CAADP的國家每年的農業預算將增加到至少10%,以確保每年至少增加6%的農業產量增長。

2014年《馬拉博宣言》做出了七項具體承諾,以實現加速的農業增長和轉型,以分享繁榮和改善生計。其中,非洲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承諾到2025年消除飢餓,方法是提高一倍生產率,將減少一半收穫後的損失,並顯著改善營養。最近,《2030年議程》致力於消除飢餓,實現糧食安全,改善營養並促進可持續農業。議程力求使小型糧食生產者,特別是婦女,土著人民,家庭農民,牧民和漁民的農業生產率和收入增加一倍,並確保可持續的糧食生產系統。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數以百萬計的家庭農場提高了生產能力,增加了收入,同時也引起了私營公司的新興趣。在這種變化的背景下,非洲農業的未來會是什麼樣?它是否能夠滿足飲食偏好發生深刻變化的人們的需求?促進非洲農業轉型的關鍵政策行動點是什麼?下一章節將評估影響SSA農業的主要趨勢。隨後將對農業的可能發展軌跡進行分析。最後建議將重點放在確定可以使撒哈拉以南非洲農業成為未來增長的良好起點的政策。

儘管全球步伐放緩,非洲人口仍在繼續增長

 非洲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地區。到2050年,非洲預計將有22億人口,到2100年將超過40億,非洲是本世紀唯一沒有達到最大人口規模的地區。非洲人口將進一步擴大(FAO, 2017)。SSA可能在2019年至2050年間占世界人口增長的一半以上,預計將增加10.5億人口。事實上,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人口每年以2.8%的速度增長,是南亞的兩倍,是東亞和太平洋地區的四倍,比中東和北非地區高出約50%。

此外生育問題至關重要。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未來的人口增長速度依賴於未來生育率。的確仍然是世界上最高的水準,儘管該地區的平均生育率從1990年的每名婦女6.3個下降到2019年的4.6個,以非常緩慢的速度下降。自1960年代以來,非洲大多數國家的人口迅速增長。主要是由於較慢的人口結構轉變和生育率下降。他們與其他國家相比,在世界最多。

在高生育率的推動下,人口的快速增長推動了對糧食需求的增長。因此,到2030年消除飢餓的第二個可持續發展目標具有挑戰性。重要的是要反應農業的未來及其滿足不斷增長的糧食需求的能力,特別是對於撒哈拉以南非洲,那裡的60%的人口是小農。

管城市化速度最快,但非洲主要仍然是農村地區

人口的快速增長還伴隨著空前未有的城市化。正如《 2007年世界人口狀況》所強調的那樣,世界跨越了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已跨入了一個門檻。城市地區的人數首次超過農村居民的人數。根據《2018年世界城市化展望》,世界人口的55%居住在城市地區,相當於42億人口,而農村地區為34億。

非洲,僅次於亞洲,是世界上第二快的城市化地區。非洲的城市化率從1950年的14%上升到目前的42%。到2035年,預計將有50%的非洲人居住在城市地區。這種城市化率預計將繼續增長甚至超越20352050年城市化區域應達到56%。非洲的城市化主要發生在城市周邊地區,這可以通過其特大的城市和城鎮的發展來說明。的確,在2000年至2018年期間,人數少於500,000的城鎮占了城市增長的67%。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的預測顯示,在2015年至2030年之間,人口超過500萬的非洲城市將從6個增至17個,人口超過1000萬的城市將從3個增至5個。

儘管非洲是世界上城市化速度最快的地區之一,但其農村人口仍超過城市居民。正如《 2018年世界城市化展望》所強調的那樣,2018年非洲和亞洲的農村人口仍然是世界農村人口的近90%。非洲的農村人口到2045年以後將繼續以每年1%以上的速度增長。在2015年至2050年之間,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預計將新增3.53億農村居民。此外9.52億非洲人(相當於非洲人口的82%)居住在這種城鄉結合體(城市外圍的鎮區)

人們普遍認識到,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城市迅速化,在糧食需求市場和分配系統內的變化中有著重要作用。根據預測,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城市食品市場的價值將從2010年的1500億美元增長到2030年的5,000億美元。此外快速的城市化與中產階級的成長之間有著密切的關係。有證據表明,非洲中產階級對高價值農產品和增值產品的需求將帶動加工部門。隨著對加工食品和高價值農產品的需求增加,私營部門和當地企業家應發揮關鍵作用,以確保充足的運輸,加工和市場設施。如果小農戶能夠受益於大型加工企業和農業綜合企業,日益加劇的城市化進程以及隨之而來的糧食需求變化將為農業的未來,尤其是非洲的未來提供巨大的機會。

研究和報告顯示,非洲城市化模式的主要特徵之一是青年人口膨脹和龐大的非正規經濟。非洲的城市化和人口轉型是該地區的兩個大趨勢,要求以青年為中心的可持續發展模式進行轉變。

洲的年輕人膨脹和人口紅利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非洲的青年人口大幅增長。非洲擁有70%的30歲以下人口,中位年齡為18.3擁有2.26億,1524歲的人口是世界上最年輕的人口。非洲的勞動年齡青年人數是空前的。從現在到2030年,每年平均將有2900萬年輕人年滿16歲。據一些估計,非洲的勞動年齡人口預計將增長近70%。從2015年到2035年,約有4.5億人。到2050年,該地區將有3.62億年齡在15-24歲之間的年輕人。如今在大多數非洲國家中,15-29歲的年輕人占成年人口的40%以上,這種現象被稱為青年膨脹

到了2030年,有幾個非洲國家的人口紅利將結束,那麼對青年企業家精神和技術創新進行投資,以抓住未來十年的機遇就很重要。如果能夠妥善解決青年人的就業和人口紅利問題,非洲人口的年輕化雖然會帶來挑戰,但對於非洲大陸來說可能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假設人均產出不變,到2030年,勞動力供應的增加可能會產生首個``人口紅利'',並使非洲人均GDP的年增長率提高多達0.5個百分點。到2030年,這一個人口紅利將占有非洲GDP總量增長的10-15%。如果到了2030年有幾個非洲國家的人口紅利將結束,那麼對青年企業家精神和技術創新進行投資以抓住未來十年的機遇就很重要。

農村青年在就業方面,特別是非洲的農村青年仍主要從事農業,而在城市地區,大多數是在非正規部門。有證據表明,儘管從長遠來看正在下降,非洲的農村青年正在務農,但預計未來幾十年,將要務農的青年勞動力比例仍然很高。非洲青年中約有40%在農業部門工作。如果未來的農業能夠為年輕人提供體面和有吸引力的工作,同時促進農村創業,那麼青年可以抓住一些機會。這些投資技術,有潛力吸引年輕的農村男女從事農業。

儘管婦女對農業作出了重大貢獻,但她們主要從事自給性農作物生產,較少參與高附加值的活動。她們還處於不利地位。在決策權和對土地等資源的控制方面面臨更大的挑戰,這限制了她們獲得信貸和融資的機會。由於她們參與其他家庭活動,婦女從事農業活動時間較少。婦女獲得生產資源的機會有限,對她們的農業生產力產生不利影響,因此她們可以從農業中獲得收入。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由於獲得資源方面的性別差距,女性農民的農業生產力水平比男性農民低20%至30%。

口增長,城市化,青年膨脹和增強婦女權能:對非洲農業未來的影響

在大多數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農村人口密度的增加正在施加越來越大的土地壓力,並對農業系統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因此我們目睹了農場規模的縮小及其分散化。在世界例如亞洲某些地區,類似的情況因而導致了農業集約化。從而導致了農業產量的增加。另一方面,非洲則遵循不同的發展軌跡。人口密度的增加促成了土地的集約利用,而肥料和灌溉卻沒有增加。因此,作物植物密度的提高幾乎是每公頃農業總產量增長的一半原因。這對可持續集約化生產構成了真正的挑戰。

年輕人口的強勁增長,再加上土地壓力,要求發展出一種能夠吸收這種勞動力外流的非農業農村部門。但是農村地區在非農就業方面,幾乎沒有給年輕人任何前景。在人口稠密的農村地區,農業以外的工作多樣化存在嚴重困難,因為這些地區需要更多的非農業多樣化產業來吸收正在尋找工作的剩餘人力。

有幾位作者表明,即使在有利的條件下,非農業部門也將無法創造足夠的工作機會來吸收年輕人口。因此農業將必須為至少三分之一的非洲年輕勞動力提供有酬就業機會。因此,人口稠密地區的年輕人需要獲得更好的耕作技術和新土地。儘管城市化程度很高,但小規模農業仍將是吸收大量非洲青年的基本資產因子。然而,能否利用這一機會,將取決於公共政策促進青年人獲得土地的能力。隨著年輕人口的強勁增長,一代的一代的土地分割將限制農村年輕人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可能性。隨著許多國家的持續土地分割和某些情況下的集中化,年輕人越來越無法有足夠的土地可以繼承,使耕種成為可行的謀生工作。

從產品生產到產品銷售,婦女在農業部門中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婦女占該部門總人口的52%。他們負責約50%的農業勞動力,並貢獻了該地區60%至80%的糧食。

對於婦女來說,要能夠抓住非洲農業未來的機遇,重要的是要通過為她們提供足夠的生產資源(特別是土地)並促進融資來提高她們的農業生產力。但是僅提高婦女的農業生產力是遠遠不夠的。應重視對婦女創業技能的投資,對於利基市場的參與,以及投資更高附加值的活動。除了在農場上投資於婦女之外,縮小農業研究中的性別的差距,也決定了非洲農業的未來。農業研究機構正在制定研究項目和計劃,以應對農民面臨的挑戰並提出創新的解決方案。對婦女參與農業研究的投資可以帶來對性別更加敏感的觀點和見解,以克服女性農民在實地生產面臨的挑戰。即使結果仍然不夠,也需要努力縮小非洲農業研究中的性別差距。農業研究領域的女性人數從2000年的不到9000名增加到2014年的15,000多名,平均增加了24%。

土地退化和氣候變化:兩個艱鉅的挑戰

土地退化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一個嚴重問題。根據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的特別報告,非洲46%的土地面積正在退化,至少影響了4.85億人,每年花費93億美元。非洲大陸70%至80%的耕種地區退化,每年每公頃損失3060公斤肥分。在乾旱和半乾旱地區,如Sahel地區,受到的影響更大。在這些地區,只有3%到30%的土地尚未退化。

土地退化主要來自氣候和人為因素。溫度變化,下雨強度,暴風雨,極端天氣事件的分佈和強度,這些是土地退化的主要驅動因素。降雨的變化反過來強烈地影響著植被分佈,在此過程導致水土流失或風蝕導致土壤流失。氣候變化預計將大大減少撒哈拉以南非洲部分地區的可用農業用地面積。例如在塞內加爾,由於侵蝕和鹽鹼化,土地退化影響了64%的耕地。奈及利亞記錄每年有3000萬噸土壤流失,而衣索比亞由於土壤流失每年損失約10億噸表土。

人為因素是土地退化的另一個重要驅動因素。惡劣的農業作業加劇了土壤侵蝕和鹽鹼化的過程。灌溉和施肥管理不當會加速土壤污染,鹽鹼化和酸化。馬拉威和尚比亞,在過去的十年中,土地的化學退化導致可耕地損失了15%。在布吉納法索和加朋等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一些國家,已證明在連續耕作約47年後,鐵質和鐵鋁土遭受了酸化。

小農正日益面臨土壤肥力下降的問題。非洲農村地區有28%的農民在不斷退化的土地上耕種。在人口壓力下,農場規模的不斷縮小,以及由於繼承而造成的支離破碎,迫使小農不斷耕種他們的土地。在缺乏適當的土壤改良措施,輪作和休耕的情況下,很難保持土壤的品質。

在某些情況下,無機肥料可以彌補氮的不足,這是從非洲土壤中被提取的主要養分之一。但是,由於有機碳的損失和土壤酸化的增加,傳統無機肥料的這種供應方法不能解決土壤退化問題。在這種情況下,無機肥料的效率趨於下降,迫使小農減少其使用量。因此,由於植物無法從貧瘠的土壤上受益於提供資材(種子和肥料),因此使用改良種子所帶來的積極影響往往會減少。

面對這種情況,為了以可持續的方式提高農業生產率,研究建議採用綜合土地管理策略。這涉及藉由增加施用有機物,保持水分和增加使用無機肥料使得土壤恢復原狀。

非洲談判專家支持小組最近的一份政策摘要基於IPCC關於土地退化的特別報告中,清楚地表明,土地退化與氣候變化是相互促進的。簡報指出:土地退化減少了碳吸收,導致了更多的排放,而由於熱應力和降雨變化而引起的氣候變化,加劇了土地退化的速度和幅度。這些相互作用對農業生產力產生了負面影響,影響了糧食安全。在辛巴威,由於耕種或放牧因而嚴重侵蝕10%的公共土地。Sahel地區由於土地退化而使農業生產每年下降3%。如果保持這種趨勢,到2050年非洲將失去一半以上的農業耕種面積。由於農業對國內生產總值和就業的貢獻,土地退化將對人民,特別是在最退化的地區最貧困的人民的生計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數據顯示,在2007年約有15億人依靠退化土地謀生。

洲糧食需求的演變和糧食市場的重要性

近幾十年來,SSA的重大發展之一是對食品的需求。西非是這種發展的一個很好的例子。由於強勁的人口成長,快速的城市化和收入的增長,西非食品市場經歷了強勁的增長。2010年,這一數字達到1780億美元,占該地區GDP36%。家庭用於食物上的收入比例為52%。市場交易金額達到1260億美元,表明從以自給自足生存為基礎的經濟轉向市場經濟。這種結構變化的驅動力是什麼?

城市化是這一變化的推動力之一。大城市和小城鎮的規模和數量都在增長。它們通過相對密集的運輸和通訊網路連接在一起,使農村地區更靠近城市。在增長中的城市地區週圍,產生了貿易和市場的空間組織。城市化相伴隨著市場的根本變化3。它們已成為城市家庭的主要供應來源。因此,城市的增長不僅是將農村地區納入市場經濟的一個因素。它也是轉變農業食品生產系統的動力。

 新的飲食習慣是食物需求結構變化的另一個決定因素。隨著城市生活方式的改變和收入的增加,食物的偏好也發生了巨大變化。根據恩格斯定律,隨著收入的增加,用於購買食品的收入比例將減少。由於大多數人口正處於貧困線以上,因此仍然有大量資金用於購買糧食。城市家庭將其收入的46%用於食物,而在農村地區,這一比例為60%。農產加工食品在家庭支出中所占的比例也越來越大。它們占家庭食品消費的39%。即城市地區為41%,農村地區為36%。富裕家庭將食品消費中的最大比例(49%)用於加工產品。即使貧困家庭,加工產品也占其食品支出的很大一部分(36%)。

對食物需求的增加伴隨著方便食品,包括街頭食品的需求急劇增加。在非洲城市,越來越多的人由於專業職責,時間限制或交通便利,需要在外進食。因此消費者願意支付更多錢於處理的食品,或是準備完成上游。因此在食物系統導致增加的收穫後的加工作業。

農業生產系統如何適應以有效的應對不斷增長的城市糧食需求,這是農業政策必須解決的主要挑戰之一。農業的轉型以及隨之而來的小農收入增加都是依賴於農業。

非洲農業轉型的途徑

迅速的城市化進程,飲食結構的變化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人均收入增長導致了糧食系統發生重大變化。它們促進了國內和區域食品市場的增長,同時為小型生產者提供了真正的機會。同時這些機會對於小農生產者如何滿足城市人口不斷增長需求的能力構成了挑戰。而城市人口的偏愛更朝向於動物產品,新鮮蔬菜,水果和加工產品。此外生產者必須應對限制條件,例如資材和產品市場的軟弱和不確定性,收穫後的巨大損失,氣候不確定性,高交易成本以及薄弱的農業研究和推廣計劃。對於該地區的資材市場(Kelly, Adesina  and Gordon, 2003)指出資材和信貸的分配效率低下,以及公共投資水平不足。他們建議各國政府將工作重點放在提供公共物品(道路,灌溉,基礎教育,市場資訊系統,農業研究和推廣)和改善機構(遵守法律法規,提升等級和標準)上。這些干預措施有助於降低生產成本並增加對生產者的產品需求,從而促使私營部門進一步擴大其分銷網絡。

解決產品市場的弱點需要體制上的創新。這些措施包括促進契約農業,支持合作社和其他生產者組織,建立等級和標準制度,建立爭端解決機制以及促進對農業價值鏈的有效治理。所有這些干預措施都必須在基礎設施,農業研究和推廣以及市場資訊系統上進行大膽的投資。

為了支持小農利用當前環境提供的新機會,應執行以下政策:

1.採用改進的技術可能會提高產量並減少收穫後的損失。除了努力獲取技術,還需要一種綜合方法來整合對農業研究和推廣的投資。應特別強調資材和產品市場的正常運作。沒有這些支援,生產者就沒有動力為市場生產或獲得提高產量的技術。

 2.增加對道路等有形基礎設施的公共投資可以產生巨大的收益,特別是在生產和收穫後的活動。除了這些干預措施外,決策者還必須通過創造有利的環境並促進對存儲,加工和營銷基礎設施的私人投資,來使得私營部門參與。應該促進包容性商業模式。政府及其技術和金融夥伴必須鼓勵私營部門投資模型,通過為小農生產者提供知識以進入資材和產出市場,為小農生產者提供有利的前景。有一些價值鏈開發項目證明了這些機制的可行性,這些項目將小農置於系統的核心,並為私營部門提供了合理利潤的前景。這些良好做法必須加以擴展。

3.最重要的是,決策者必須建立透明的機制,而且最大程度地減少對產品市場的干預。干預通常會削弱私營部門在收穫後處理的活動的動力包括存儲,加工,銷售。通過建立基於透明和激勵的環境,公共機構可以最大程度地減少市場不確定性,從而有可能測試可分模型並在成功的情況下擴大規模。

 4.獲得資金對於農業轉型至關重要。對於小農而言,農業活動資金不足一直是主要障礙。私營部門和發展夥伴正在測試創新的融資方法,以調動更多的資源並解決普遍存在的市場失靈。由於農業融資的重要性,非洲各國政府應更加致力支持這些參與擴大農業金融創新模式的主要參與者。

 5.數位技術的進步為改變非洲農業部門提供了巨大的機會。匯集農場數據可以改善小農戶的財務包容性。SSA中手機電話的激增,使其更容易於與新興技術整合並促進擴大規模。結果,價值鏈中的不同參與者可以更輕鬆地進行交易,從而通過增加價值鏈中的市場進入和成本效率來提高整個價值鏈的生產率。儘管取得了這些進步,但由於新技術的複雜性和技術能力薄弱,小農戶仍無法控制大量資訊。在許多國家,政府和發展夥伴正在促進多方利益相關者的伙伴關係,發展和促進農業部門的數位技術。這些措施有可能改變糧食系統,增加小農戶的包容性,並促進婦女和年輕人的參與。將農業部門數位化還有兩個額外的優勢。它將糾正原來決策缺乏數據的問題,並吸引年輕人參與其中,這對該部門的可持續性至關重要。

 6.考慮到婦女和青年在農業價值鏈中的作用以及婦女在糧食和營養安全中的作用,對婦女和青年進行投資至關重要。重要的是要加強婦女和青年的創業和技術技能,並在利用他們的創新潛力,同時為她們提供訓練和能力建設。教育是促進婦女和青年獲得資訊和更好技術的關鍵,這對於超越生產範圍和經營成功的農村企業至關重要。在增強婦女和青年的創業能力的同時,現在對教育進行投資不足。沒有創造一個有利的環境,使她們能夠更好地利用生產性資產和市場。最後,重要的是制定對性別問題敏感的農業和營養政策,以提高對農村婦女作為糧食和營養安全關鍵角色的關注,同時克服養活不斷增加的人口的挑戰。

非洲農業綜合開發計劃於2003年在馬布多採用,突顯了非洲國家元首承諾將農業作為經濟增長,減貧以及改善糧食和營養安全的引擎的優先事項。十多年後,《馬拉博宣言》(2014年)重申了馬布多的選擇,但納入了減少兒童營養不良,收穫後損失和生計脆弱性的新承諾。儘管執行方面存在挑戰,但是列為非洲大陸的一級政治意願是明確的。

在根本上實施這一變革性議程,需要採取全面的干預措施,包括向生產者提供適當的技術,包括有認證的種子,有機和無機肥料以及恢復土壤肥力的技術,促進可以促進技術採用的高效農業諮詢服務,以及發展食品和其他農產品的國內和區域市場。

融資和投資也是轉變非洲農業的關鍵要素。資金需求是巨大的。包括為小農,其他價值鏈參與者,企業家,道路和其他基礎設施的使用,市場基礎設施​​的發展以及研究與開發提供資金。為了取得成功,必須動員創新的融資工具來整合農業價值鏈中各種參與者的多樣性。由幾次小規模的實驗,證明了創新信貸工具,風險管理工具,基於結果的融資評估和眾籌巨大改進潛力(crowdfunding)

非洲農業的發展道路將取決於家庭農業制度的命運。家庭農民和其他小農戶占農業生產者的80%以上,並生產98%的糧食作物。採用的基本策略是在這些家庭農民周圍建立可持續集約化生產。這種集約化的成功在於增加進入市場的機會,從而使生產者將多餘的產品投入市場,同時尊重品質標準並獲得報酬的價格。小果面臨的障礙眾多:交易成本高,收穫後損失高,政府適得其反的政策,高投入成本等。面對城市糧食需求的增長公共當局的堅定承諾和進步政策對於消除所有這些瓶頸,並不斷做出回應十分重要(Ameyaw  and Jayne, 2016)。

結論與建議

幾十年來,撒哈拉以南非洲以其面臨的主要挑戰是如此:人口快速增長,城市化進程加快,長期糧食的不安全,氣候多變性,土地退化帶來的強大威脅。這些挑戰雖然令人擔憂,但可以轉化為加強非洲農業的機會,也可以將其轉變為實現包容性經濟增長的手段。

政府在公共干預方面,優先考慮農業部門的舉措,儘管私營部門的投資投入不足,對小農戶及其組織以應對這一問題的承諾是令人不滿意的原因。如今,小農對種子和肥料的選擇比他們使用的更多。他們還可以進入其產品的市場。進步是可察覺的。越來越多的小農戶擺脫了只為生存的策略,並將農業生產視為一項真正的業務。同樣,農業食品系統正在發生變化,從自給自足的趨勢轉向以消費者偏好為中心的商業化農業。

儘管發生了這些顯著變化,但是仍然需要作出巨大的長期努力,以實現非洲農業的轉型,從而確保人民的生活更加體面。關鍵的建議包括:

1.增加國家農業研究系統的資金,以使它們能夠向小農戶提供合適的技術來應對氣候,土地退化和消費者偏好變化的挑戰。

2.支持實施有效和可持續的農業諮詢計劃。該計劃能夠為小農提供提高生產力和適應不同環境限制所必需的技能。

3.如果目前的土地退化趨勢繼續下去,到2050年非洲將有一半以上的農業耕種面積消失。為避免對人口生活造成毀滅性影響,因為人口最貧困的地區是生活在土地最貧困的地區,研究建議使用綜合土地管理策略。該策略涉及通過增加有機物質,保持水分和增加無機肥料的使用來修復土壤。這是以可持續方式提高農業生產率的基本方法。

我們已經看到,眾多青年人口可能是非洲經濟的機會。大量年輕人可能在價值鏈中的鏈接關鍵所吸引,例如機械化,加工,運輸和營銷服務,尤其是在數位服務領域的重大創新的情況。最大的困難在於大學和其他訓練中心提供的技能,與農業和農產品公司對技能的需求不匹配。因此,非洲各國政府應進行大量投資,以確保適當的農業技術和職業教育與訓練系統,並培育年輕人的技能,以抓住農業提供的創業機會。這些投資應納入一個特定的組成部分,以提高婦女的創業技能,並使她們超越低附加值的自給自足農作物。

 由於家庭農民的重要性,他們在糧食生產和保護生物多樣性中的作用,未來非洲農業的命運將取決於家庭農業制度的命運。因此,必須直率地選擇公共政策,圍繞這些家庭農民進行可持續集約化生產方式。公共干預必須確保消除這種農業所面臨的所有限制。私營部門的干預是有益的。但是它應該通過包容性業務模型來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