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加州Westerlay 蘭花公司報導(20199)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中國糧食生產為何失去競爭力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此篇文章之原文於附錄。其作者陳章良在中國有著顯赫的身份: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中國農業大學校長,廣西自治區人民政府副主席。其對中國農業之現狀描述如下:

一、現狀

1. 中國糧食總產量自2003-2014年,連續11年增產。

2. 中國對國外糧食進口逐年增加,以白糖為例,中國進口了360萬噸,中國全年消耗量1100-1300萬噸。

3. 2013年開始,豬肉、牛肉、羊肉、牛奶都開始進口。

4. 2014年中國自產6億噸糧食,進口量超過1億噸。

5. 以玉米為例,美國玉米成本上岸價1087人民幣/噸,加上關稅為1560人民幣/噸,中國自產玉米成本2000人民幣/噸。

6. 國外進口三大主糧(黃豆、水稻、小麥)其成本都比中國便宜。

7. 澳大利亞白糖加稅後一噸4000人民幣,廣西農民之原料糖未加工,一噸5100人民幣。

二、為何失去競爭力

1. 10年之內,中國糧食變成比別國更廣。

2. 中國農產品競爭力降低原因在於〝成本太高〞,農民工資上漲,農業資材上漲。而且只剩老人工、女工。現在連女性都不願意工作了。

三、陳章良的建議

1. 大規模的土地流轉。

2. 大規模的農業機械化。

3. 應用新的農業科技。

 

(評論)

1.中國糧食的表面現象十分奇特。統計數字是年年增產,但是事實是否如此?再以玉米為例,政府以一噸2000人民幣向農民收購,再建倉庫儲存。自國外進口一噸1087人民幣。代表在中國市場,這些每噸2000人民幣之資金支出完全國庫承擔。糧商自國外進口糧食,在中國市場銷售,利潤更高。除了玉米、大豆、小麥、稻米等都是如此。中國國庫每年不斷地消耗在購糧儲糧。

2.中國農產品成本除了糧食,水果、鮮花等成本均高於國外。價格更高,品質較差,安全性失去信任。這種農產品哪有競爭力?

3.要增加競爭力,要有公司大規模企業生產。農業公司需要資金、技術、人才、組織等。中國最缺是技術與人才。外國公司在中國開設農場生產,已將所剩不多的人才吸走。中國自己成立的農業相關公司,除了用以取得政府補助款,除了經營資材與銷售,真正投入生產端的公司,又有哪些?而最致命的問題:中國農業生產技術自育種到採收後處理,有哪些技術真正有競爭力?

4.要能企業經營農業生產,首先需要土地變革。但是自農村釋出大量農民工,除了壯丁,還有老人、婦人、小孩。其就業機會在哪裡?如何有薪資收入供應這批數億龐大人口?

 

結論:

只要不涉入意識形態,只要冷靜分析,中國農業問題不難理解。只是要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國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嗎?

附錄:中國糧食為啥突然喪失了競爭力?

https://zhuanlan.zhihu.com/p/77961325

來源:財新網

“今年我走了三個省、八個城市做調查,結果大跌眼鏡。中國不是因為糧食不夠才進口這麼多,打的糧食都在倉庫裡,今年的倉庫滿滿的,賣不出去。賣出去的是進口的糧食。”

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陳章良1127日在由麥肯錫城市中國計劃主辦的“城市中國計劃2015年年會”上如此表示。陳章良曾是中國農業大學校長,在廣西壯族自治區擔任人民政府副主席時亦分管農業工作。在該論壇上,陳章良忍不住對中國農業的“怪現狀”一吐為快。

進口衝擊嚴重

陳章良表示,中國糧食產量不斷增長,實現了“十連增”“十一連增”。

“所有人都很高興,很多農業經濟學家居然提出來說,糧食夠了,別再生產了。在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上更正式提出一個概念:'休耕'”。

但奇怪的是,一方面說糧食多了,一方面中國對國外糧食的進口量卻不斷增加。

他指出,2012年中國進口了8025萬噸糧食,這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第一年進這麼多的糧食,“而且幾乎所有的主糧都有進口。”其中,大米一口氣進了230多萬噸,小麥進了370萬噸,玉米進口了520萬噸。棉花也進了500多萬噸,白糖進口360多萬噸。

“這一年我突然發現'見鬼了',我自己管農業的,怎麼都成這樣了?糖的主產區在廣西,是我管的,中國消耗的白糖是1100萬噸到1300萬噸,一口氣進這麼多的白糖,我很緊張。”

他又說,到2013年,“事情變得更加奇怪”,豬、牛、羊肉都進口了,牛奶似乎也不夠了。2014年,中國自己打了6億噸糧食,進口突破1億噸,“等於是七分之一的糧食是進來的”。

不過,通過走訪、調查後獲得的結果,卻使陳章良十分驚訝:中國大規模進口國外糧食的原因,並非國內供給不足;與之相反,“倉庫滿滿的都是自己的糧食”。陳章良說,現在“東北的市長最苦,想著怎麼把滿市的玉米收過來。倉庫已經爆滿,都在加緊建倉庫。”

當前,國家為補助農民收入,仍對部分農作物實行最低收購價政策。但在今年,國家發改委等部門,不僅沒有像往年一樣繼續提高小麥、稻穀的最低收購價,還將玉米的臨時收儲價格首次下調了0.12元,降至1/斤。陳章良說,“為什麼呢?支撐不了了,崩盤了。再一毛一毛(把收儲價格)加上去不行了。此時此刻,美國的玉米已經在中國港口了。中國的玉米沒有辦法跟美國的玉米競爭。”

據機構監測,1124日,12月交貨的美國2號黃玉米FOB價格為170.2美元/噸,合人民幣1087/噸;配額內到中國口岸完稅後,總成本約為1560/噸,比去年同期跌173/噸。在一些東部沿海地區,即便加上配額外65%的高關稅,從國外進口的三大主糧,也比國產糧便宜。

糧食之外,白糖等大宗農產品也是如此。陳章良表示,“澳大利亞的白糖漂亮極了,不管中國怎麼稅它,到碼頭一噸4000(),而廣西的農民若(賣價)達不到5100元保本的話就死了”。

為什麼突然喪失競爭力?

“短短10年時間,10年前我們還比別人便宜,突然間全部比國際上貴。中國農業出了什麼事了?一方面糧食增產,另一方面只能進口。但如果都進口的話還不行,世界上的糧食不夠,我們還得解決這個事。”陳章良表示。他認為,中國農產品競爭力降低的原因在於“成本太高”。此外,這10年來,“中國勞動力發生巨大變化,我們在討論城鎮化的時候,農村出問題了”。

陳章良說,隨著城鎮化推進以及中國政府對農民工權益的保障,我們發現,“現在農民工的工資和大學畢業生的工資居然等同了。大學生一個月能掙4000元還蠻開心的,一個保姆4000一個月找不到了。”這固然好,但這帶來的後果是,“沒有人願意留在農村工作”。

他舉例,現在一畝地種水稻一年掙700元,玉米也就是1000元,大豆500600元,小麥800元。“辛辛苦苦從種東西到長東西,再賣掉一畝地掙幾百元。進城一個月的工資就是幾畝地的收入”。陳章良表示,過去,把老人、女人留在地里幹,效率本來就低。現在連女性都不願意幹了。

陳章良還稱,今年有製茶企業來到科協找他,“說求求你,給我們發明個揪茶葉的機器。因為今年茶葉都沒人揪了。一天工資給300(),我覺得對我都有吸引力,但是農村女性都不願意去了,因為要早起。”

隨著中國農業領域的諸多矛盾爆發,“中國農業怎麼辦”成了政策屆、學界、業界共同思考的問題。

陳章良在論壇上,也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和建議。

一是必須大規模地實行土地流轉,把一小塊變成大塊地,否則“沒有辦法進入現代農業”。目前中國土地流轉的速度仍然太慢。此外,大規模的流轉怎麼運行?流轉出的農民,怎麼保障他們的權益?失地農民怎麼辦?相關政策都應該跟上。

他表示,現在農地流轉後“非糧化傾向”比較明顯,農民租了種葡萄、藍莓、獼猴桃等,一畝地都能掙1萬元以上,但種玉米只能掙1000元。長此以往,糧食將慢慢沒有人種,這是大的問題,在推行農地流轉時,相關政策應配套考量。

第二,必須大規模的實行機械化。

陳章良表示,美國的農業能夠打敗我們是因為機械化程度高,不需要那麼多的農民。他舉例,在廣西收一畝地甘蔗,必須有四個女性幹一天。但美國的甘蔗收割機,一台機器一個小時收的甘蔗就在20畝到27畝之間,這需要中國80多個人幹一天。“勞動成本在這了,所以必須機械化”。而機械化的前提必須是有大塊地。

第三,新的科技應用必須跟上。

他舉例稱,如轉基因技術的應用,現在形成了一個怪圈,“政府不允許東北種轉基因大豆,但同時,中國進口了大量的轉基因大豆”。

陳章良表示,中國農業的這些問題也許有解,也許無解,但仍希望各界集思廣益,提供更多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