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加州Westerlay 蘭花公司報導(20199)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中國中草藥栽培之真相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曾經在中國參觀其中草藥原料產區,其化學藥品使用之嚴重,已不是施藥,而是稱為灌藥或淹藥。

中國中藥材生產現狀,就參考剛公布的一篇文章。https://zhuanlan.zhihu.com/p/79104037

  中國中藥材栽培真正的問題如下:

1. 單一作物大規模栽培,造成生態浩劫,

2. 為了維持生長,只能使用化學藥物,因此農藥、化肥、賀爾蒙等全部施用。

3. 那麼為什麼要栽培中藥?其一為政府補助,其二是種苗商的大力宣傳。

4. 結果是中藥材無法符合安全標準,外銷量大跌。所有產品湧入國內市場。生產過量,價格慘跌。

5. 為了促使生產,使用更多化學藥物,造成更嚴重的污染與安全問題,最終結果:〝中醫亡於中藥〞,〝中藥毀在中國人手上〞。

   以中國中藥研究與資訊此期刊, 20045月第6卷第516-24丹參標準化生產技術規程( SOP 為例,4.2.4 大田土壤處理。內容如下:

  如所選地塊屬根結線蟲等病害多發區應作好土壤處理,結合整地,每hm2 施入3% 辛硫磷顆粒45 kg,撒入地面,翻入土中,進行土壤消毒;或者用50% 辛硫磷乳油3 3.75 kg,加10 倍水稀釋成30 37.5 kg,噴灑在375 450kg 的細土上,拌均勻,使藥液充分吸附在細土上,製成毒土,結合整地均勻撒在地面,翻入土中,或者將此毒土順壟撒施在丹參苗附近,如能在雨前施下,效果更佳。

 

附錄:下一個農業災難 中藥材的大規模種植!

素材來源:農場主+、創意農業

這世上最可悲的事,大概莫過於,治病救人的藥都了。記得有一位老中醫曾說:不能怨老百姓罵中醫。現在中藥不靈了。從來沒有見過中藥材質量像今天這麼差,過去三五服中藥下去療效就出來了,現在十服八服也沒見療效。

花大價錢買來人參,有可能是提煉過精華的藥渣;頭髮白了可服何首烏,可為此鬧肚子的比比皆是;道地藥材到處移植,農藥肥料頻頻催生,轉基因技術也匆忙上陣……

  南京中醫藥大學周仲瑛教授斷言:中醫將亡於藥!作為華夏5000年文化結晶的傳統中藥,到底怎麼了?

1. 吃中藥=吃農藥?

最近與一名搞中藥材發家的朋友談天時,無意中得知的真相觸目驚心。

這位朋友做中藥批發行業,入行十來年了,靠著在非典時期囤積倒賣金銀花、板藍根等中藥材一夜暴富,近年來,儘管中藥行情起起落落,但是他憑著自己多年練就的眼界和人脈,依然賺得盆滿缽滿。

我無意中抱怨,現在很多中藥注射劑不良反應很高,臨床醫生都不敢用了,到底原因出在哪?是生產工藝低下?農藥殘留超標?人工種植藥效差?還是炮製不當的問題?

這位朋友聽完嘿嘿一笑,賣了個關子:中藥材這行水太深了,說句不過分的話,有時候吃中藥跟吃農藥差不多。聞言十分震驚,追問之下,他說出背後的真相。

他說,地道中藥,最好質量的是特供,其次是出口,最差的才在國內銷售。

特供就不說了,你們也買不到。

如果你們留心的話,就會發現目前中藥材的出口量連年大幅下降,其主要問題就是農藥殘留和污染超標,老是被退回還挨罰,所以現在大家都專心做國內市場了,競爭很激烈,生意沒以前那麼好做了。就他接觸的藥農種植情況,種植中藥材不可能不打農藥,一是為了防蟲害,二是為了增產。

他說,其實,農藥只要不打那麼頻繁,殘留問題也不是特別大。但是呢,藥農不是你們大學生啊,這農藥啥時間打,該不該打,每次打多少,基本是憑個人的經驗,隨意性很大,所以農藥殘留超標比較厲害。

拋開農藥、激素的濫用不說,我們今天談一談,種植中草藥,是一門好生意嗎?

2. 中藥種植真能賺錢嗎?

中藥材的儲備一直是短缺的,這些年藥材價格也一直很樂觀,加上政府政策的扶持,種植藥材的經濟效益遠好於種糧食,各地也紛紛出現了許多中藥材種植企業和農戶。這種現像如今在東北地區尤為明顯,有些鄉鎮藥材的種植面積超過了大豆。

雖然現在中藥材的種植技術越來越成熟了,但近段時間考察,我卻覺得現狀堪憂。先說說,看似效益頗豐的藥材種植是否真的能收益頗豐?

從前農戶種植中藥的面積都是比較小的,幾畝藥材,全家人管理,種植的藥材品種也都是比較傳統的藥材品種,多數都是道地藥材。藥材多是多年成藥的,所以一般種藥材的人家都有至少十年以上的藥材種植歷史。而現在呢?

在走訪許多中藥材種植面積都比較大的鄉鎮時都發現了這樣一個變化,幾畝幾畝的藥材很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幾十畝幾百畝的藥材基地。

因為規模大的藥材基地政府會給予資金和政策的扶持,這樣一些有錢人看到了商機,大面積的種植藥材。

通過和許多藥材種植戶閒聊,我了解到很多藥材種植大戶基本不懂藥材習性,甚至對種植藥材一竅不通,只知道人家掙錢了就種,大多是什麼藥材價格高種什麼,能種多少種多少。

這種盲目跟風,卻往往伴隨著巨大的風險。

我們來比較一下,以往家庭農場式的傳統種植和現在大規模化種植相比,後者會得到更可觀的經濟收入嗎?

農民小規模種植藥材,自己家有地,沒有地租壓力,相比之下,管理費、人工費也省掉了。

而藥材的種植熱度高,租地種藥材的地租也已經升到500-800/畝。從精細化種植到精細化管理,這其中的費用也不少。

3. 追求產量無所不用其極

為了增加經濟效益,提高藥材產量,藥材種植的密集程度可謂空前。以龍膽草為例,每平方米苗床上有上千棵龍膽草。一平米一千多棵龍膽草。

如此的密集種植,大量的病蟲害也就出現了。發生了病蟲害就必須使用大量的農藥,殺蟲劑、抗病殺菌劑,而且每下一場雨就要噴一次藥。

為了使藥材不徒長,營養藥、抗生素、矮壯素等激素也開始使用。

因為有需求農資市場的農藥化肥種類也豐富了,什麼抗病抗菌、抗蟲殺蟲、促矮化、促生根、促分叉等品類繁多的農藥琳瑯滿目。

因為不確定哪種農藥更有效,一次三五種藥兌在一起噴已經成為常態,甚至為了追求療效加大用量的也大有人在,有的農戶竟然一壺水兌了半斤草銨磷農藥。

密集種植,土壤肥力跟不上,就大量的使用化肥,底肥二胺,複合肥能用多少就用多少,用一次不夠就再多次追肥,為了保證藥材的產量,土壤深受其害,開始板結生病,沒有活力。

病蟲解決了,除草可是個大工程,人工除草的費用太大,除草劑就成了首選。一片200畝的龍膽草,地裡的苗兒還沒有出來呢,就已經噴了三次農藥了,草甘磷,百草枯,什麼藥好使就用什麼藥,什麼藥厲害就用什麼藥。

現在還有了新發明,苗出來了,不能打藥了,草長大了就用滾刷沾農藥,在苗床上滾,給幾百畝地滾一遍。

滾地的除草方法還算是好一點啊,白蘚皮用精禾草克等幾種混合藥劑噴一遍,過幾天再噴一遍,都是加大藥量的用,苗床乾淨了,雜草沒有了,由於藥害小苗也枯了,有的小苗經過九死一生蔫蔫地活著。

地上的問題解決了,但藥材可是要用根的,地下害蟲更不能忽略,為了解決地下害蟲更是什麼殺蟲劑好使用什麼。甲拌磷,地蟲靈等在做床的時候就都施進去,這裡面不乏有些是劇毒禁止的農藥。

如此精細化種植的中藥材,藥材的有效成分含量不知道會不會有影響?藥材中的農殘是否超標不知道?這樣的藥材入藥後能不能治病?

我不敢問也不敢說。

4. 你還能趕上這麼好的行情嗎?

這些年,中藥材種植投資最大的是種苗,早幾年種藥材的大多已經賺得盆滿缽滿了,而他們手裡的藥材並沒有賣商品而是都賣種苗了。

拿黃精為例,現在黃精熱門,黃精栽子15元左右一斤,一畝地要300400斤,每畝栽子投入就要50006000元,按黃精畝產4000斤,每畝地栽子就可以賣到六萬元,效益頗豐。

黃精至少四年才成材,以現在的種植量,當這波種黃精的朋友可以賣商品的時候,黃精又會是什麼價格呢?

國家對中藥材的管控越來越嚴格,藥廠對中藥材的收購也會越來越嚴格,在中藥材越來越多的明天,也許價格還不會是困擾藥材種植者的主要問題,而不合規中藥材的銷售才是最大的煩惱,如果沒有人為這些藥材買單,這些藥材可能就會成為藥柴

以上是我看到藥材種植現狀的所思所想,我擔心藥材的大規模種植,再大量的使用農藥化肥,將會成為繼食品安全問題之後的又一農業災難。

行文至此,關於中藥材種植,有以下看法:

首先,真正的藥材種植應該是仿生規模化栽培

細辛本來六年成大貨的,現在生長到四年就會死很多,即使是使用大量的農藥也難以控制。

為什麼野生山林裡的細辛沒有病呢?

這實質上是生理病害,就是高密度栽培,再大量地使用化肥、農藥,土壤裡沒有微生物,使土壤板結,土壤是病態的,所以才導致這樣的結果。

想種好藥材不能只要產量,重要的是質量,藥材好,藥才好。沒有好質量的藥材是達不到藥效的,一平米生長的10棵龍膽草和一平米生長上千棵龍膽草藥效可能一樣嗎?

其次,種植藥材要仿野生栽培,也不排除規模化種植

根據藥材的生態習性選擇土地,種當地的道地藥材;

喜陽的藥材種在山南的土地上,喜陰的藥材種在山北的土地上;用山泥土製作堆肥或發酵微生物肥替代化肥;藥材大規模套種,間段種植具有驅蟲作用的藥材;
用松針、落葉、稻草等覆蓋土壤表面來減少雜草。

這樣可能要費很多人工,但是防治病蟲害的費用省了,土壤肥力強,買肥料的錢也能節省不少,而藥材的品質高了,銷售的價格自然會高。關鍵藥材都是要幾年才成商品,這樣種植,費一遍事能管兩三年,也並非一定會減少收益。

我們經過了幾十年,用大量的化肥,農藥將土地折磨病了,把健康糟蹋沒了。

我們應該警醒了,化肥,農藥,無處不在,已經沒有安全的農產品了,安全的農產品只有大山里,農人自己家園子才有,可是現在農人又有多少?

再問一句:可能我們的父母是農人,我們現在是農人,我們的孩子又有多少會是農人呢?

唯恆說

當今社會越來越多的人注重養生,讓傳統的中藥材產業煥發新生,特別是近些年來,各地紛紛興起種藥熱。但產地質量不保證、藥材炮製不規範,濫用農藥、除草劑、激素等行業亂象層出不窮,談及這個話題,希望更多有識之士意識到問題的嚴峻性,我們一起探討,該如何規範中藥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