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置頂公告:

BSE網站預定20221月結束公告

最新消息:

個人聯繫無法通過數字通信替換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誰是未來的植物與花卉買家?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Arie-Frans Middelburg 201994

https://www.hortipoint.nl/floribusiness/who-are-the-plant-and-flower-buyers-of-the-future/

AIPH最近的一項研究,調查未來植物和花卉在全球生產的影響因素。他們發現花卉產品的需求是一個決定性因素。預計在未來數十年的需求將強勁增長。然而未來這個需求究竟來自何處?

AIPH International Vision Project之研究,用以回答有關未來全球花卉產業的問題。其相關願景的基本概念是植物和花卉的生產受到需求的驅動。此研究表明,未來幾年內有三個群體其規模龐大而且富裕,足以對全球經濟產生影響。到2030年,全球消費額增長30萬億歐元,這三個集團共同消費佔有一半比例。這些集團的消費者,將購買更多的花卉產品。

中國富裕的中產階級

三個群體的第一個是中國的中產階層。這是一個目前10億人組成的團體。其中5.21億人生活在城市地區。在城市的工作人口數量未來預計將增長20%。真正的增長在於這個中產階級的每一個人都會花費更多錢。到2015年,該集團在2015年花費的2萬億歐元。預計2030年將達到8.3萬億歐元。這一數字將佔全球消費量的12%。代表到了2030年,預計全球85億人口的6%,將佔全球消費增長量的28%。

這種增長最重要的驅動因素是中國中產階級的富人人數迅速增加。中產階級的部分與花卉產品銷售特別有相關。今天4%的中國中產階級屬於這花卉購買群體。到了2030年,這花卉購買者將是54%。值得注意的,價格的彈性仍然是植物和花卉銷售中最重要的因素。換言之,消費者願意為進口產品所支付的最高價格是多少?根據IVP調查,目前在中國銷售的前五種鮮花,不太可能被進口產品所取代。儘管如此,隨著中產階級富人數量的增加,小眾花卉市場正在興起。

〔評論〕

上一段立論有兩點值得觀察

1. 2019年,中國中產階段有4%喜歡買花。此比例是正確。但是2030年,會有54%中國中產階段喜歡買花?此數據是來自推論。其可信程度有多少?

2. 中國銷售鮮花是本地產或外來品?至各花卉市場即可看到各家。

北美的工作人口

第二個群組是在北美的工作人口。由15-59歲年齡的美國人和加拿大人組成。目前這一大群的消費者,其數目與人均消費支出都在增長。到2030年,此群組

將包括X世代(出生於1970年至1985年),千禧一代(出生於1985年至2000年)和數字世代(出生於2000年之後)。其中的千禧一代,其消費金額最終可能不如X代,因為他們受到2008年經濟衰退的嚴重打擊。北美的工作人口預計將從2015年的1.8億到2030年增長為1.91億。這個群體中有91%的人住在美國。將佔該集團增長的94%也是在美國。

儘管北美工作人口預計在全球消費中的比例將下降,但仍將是重要的部分。到了2030年,由目前21.2%的比例將降至16.5%。

已開發國家的老年人

第三大消費群體為西歐,北美和東北亞(不包括中國)已開發國家60歲以上的人口。直到2030年他們還在全球消費增長中發揮重要作用。這一群體將從164億增加到2.22億,增長30%以上。增長量將主要集中在北美和西歐。到了2030年,此集團將佔已開發國家城市消費總增長量的51%,相當於3.7萬億歐元。佔有全球總消費增長量的19%。
   
與其他群體相比,老年人在已開發國家的支出相對較高。在IVP的調查資料中,AIPH強調了該群組的一些特徵。許多老年人將來仍然會努力維持生活。他們仍然是一個主要消費群體,不應該被花卉產業所忽視。例如老年人將在自己的房子裡獨立生活更長的時間,並且在他們自己的花園裡花更多的錢。

城市化

到了2030年,消費者的大幅增加支出為觀賞園藝業提供了機會。但是也有一些挑戰。花卉產業如何確保自己不會錯過此機會?消費者行為已改變。許多宏觀因素影響了消費者的生活方式,也影響了消費的行為。 IVP將城市化列為未來幾年後非常重要的發展。正在迅速增加城市化。消費增長的很大部分將發生在城市。

另一方面,IVP也觀察到人們想要與大自然有更多聯繫。總而言之,花卉產業必須關注不同的細分市場。政府就是其中之一。政府正在更加關注城市內綠地的發展。第二部分是消費者自己。他們開始認識綠化他們自己的生活空間對於他們的健康和幸福有積極的影響。一些私人企業也是如此。一旦他們看到綠化的經濟效益,他們就會將植物和花卉整合於他們的商業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