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烏干達的封鎖 我們假裝舉行一個大的過夜晚會

武漢肺炎(Covid-19)擾亂非洲花卉生產商公司

 

 

智能生物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武漢肺炎與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草蛉、網室與農業科技水準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網路上下游網站有篇草蛉的報導。此篇報導生動的描述台灣科技農業的水準:有定性研究,有點狀研究但是就是缺乏的系統性,全面性與結構性之思維。再度說明台灣整體農業科技維持於1980年代的水準。

依據此篇文章(附錄於後),可以描述如下:

1. 草蛉戰鬥力強,可對治二點葉蟎、蚜蟲與粉介殼蟲等。這點不用懷疑,在國外早有使用多年的紀錄。這也是台灣農業研究單位的定性研究與點狀研究,沿襲國外的技術在台灣複製推廣。

2. 草蛉商品有兩種:卵片與幼蟲 。卵片便宜,幼蟲價格高。但是幼蟲有即時防治效果。如果害蟲數量已爆發,只有先噴藥降低蟲類數量,再施放幼蟲。

3. 農民之使用經驗:葡萄農民提及使用的時間與位置十分重要。而定期使用也能增加族群數量。

4. 失敗農民之抱怨:果農對草蛉的使用有三大缺點:a.使用量大,b.可用時間有限,c.流動率高。依據草莓農民計算之成本,成本極高。

5. 降低成本方法:苗栗農改場認為降低草蛉成本可以使得購買數量增加,就可增加投放量與頻率。為了降低成本,苗栗場第一個方法是改變基質,提高存活率為70%80%。第二個方法在2020年導入自動化設備。

 

針對上述陳述,評論如下:

使用草蛉,代表生物防治。生物防治能否成功,在於此生物處於空間優勢。換言之,在此農作物生長空間,具有族群優勢。

台灣的果園,葡萄園、草莓園等都是開放性空間。草蛉在此開放性空間釋放,無法限制其空間移動,唯一維持族群優勢的方法,只有不斷投入更多的草蛉,不斷投入防治用生物,當然不斷地投入成本。因此政府單位苗栗農改場之思維在於降低草蛉生產成本。

在這種開放性空間不斷投入生物產品的思維,最貼切的比例就是在一間門窗完全開放的房子加裝空調設備提供冷氣。因為此門窗完全開放,冷氣機產生的冷氣馬上散失到外界,因此空調效果不佳。三流的空調工程師面對此冷氣散失,不思考如何留住空間與冷氣,只是要求房主再添購冷氣機,釋放更多冷氣,然後又讓冷氣不斷逸散至外界。空調工程師告訴主人,有如此多的冷氣進入房子,你多少應該到清涼!

在國外,生物防治通常配合溫室生產。由於溫室的氣密環境,生物在此密閉空間之內形成生態優勢,將獵物(食物)殲滅。當溫室內部害蟲密度降低,施用之生物防治用蟲數量也為之減少數量。以建物空調比喻,內部溫度到達預設值,空調系統只要維持最低給風量,房子內部溫度即是清涼穩定。

這就是點思維與系統性,結構性思維的不同。台灣農業停留於點思維,盲目於問題,無法以整體性,以系統思維思考問題,解決問題。這也是台灣農業停留於1980年代。台灣的育種作業是點思維的一種,品種特性建立與量產系統才是系統性。

那麼對於果樹生產,如果不是使用溫室,如何建構密閉空間已實施生物防治?在亞熱帶與熱帶充沛的陽光下不需加溫,因此不使用溫室。但是可以建構防蟲網網室,以隔絕有益生物溢出與有害生物進入,使得有益生物形成空間優勢。以空調系統比喻,不讓空調系統送出之冷風流出室外,也不讓外界熱風進入室內。果園使用防蟲網室,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在南非,已是常見的農業設施。

至於引入自動化設備降低生產成本。有關生物產品的自動化生產,需要系統工程師,需要專業能力的生物產業量產工程師。但是不只是苗栗農改場,台灣其他改良場與農試所都沒有這種人才。因此例如草蛉此生物產品自動化生產,至少喊了二十五年,至今還是一喊再喊。

這就是農業科技的整體水準,停留於1980年代的主因。

附錄:

想買草蛉吃害蟲怕太貴,吃完害蟲就飛走,效果是否難持久?農友、苗改場怎麼說

by 上下游記者 林怡均 on 2019 11 19  in 農學堂

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126973/?fbclid=IwAR19bGcL88tg2ZyWQ1Zauy5pVwYeI6ZBZd-WQBJeDr9cwVWr1OiovC0CdcY

惱人的粉介殼蟲妨礙作物生長,讓凶悍的草蛉來幫忙!貌似微小的草蛉補食粉蝨、介殼蟲、蚜蟲及葉蟎等戰力堅強,不少農民有意購買草蛉卵片或幼蟲取代農藥施用,但苦於成本高,又擔心草蛉把天敵吃完就飛走、施用時間短,須不斷花錢買卵片等,推廣效果不佳。

為提升農民使用意願,農委會苗栗區農業改良場(以下簡稱「苗改場」)預計推出自動化設備,降低人工繁殖草蛉成本,讓農民「買免驚」,同時也將製作教學手冊,介紹正確施用方式與防治成效,推動天敵生物防治取代原本的農藥使用。

草蛉凶悍戰力高,防治二點葉蟎、蚜蟲、粉介殼蟲

草蛉是一種雜食性昆蟲,在生物防治資材中屬捕食性天敵,可吃粉蝨、介殼蟲、蚜蟲及葉蟎,適用於草莓、瓜果等作物。儘管幼蟲小到肉眼幾乎看不見,但連體型比牠大的粉介殼蟲、葉蟎類都可以是「盤中飧」,只要被牠盯上,只能任由自己遭到麻痺的身軀給基徵草蛉吸食,直至「液乾蟲亡」。

「草莓、木瓜、葡萄、蓮霧、小黃瓜都有人在用,」國內販售天敵防治資材大宗吉田田公司負責專員曾鈺芳表示,目前購買並使用草蛉的農地面積約五甲,其中客戶約一成是有機農民,其他則是從慣行轉產銷履歷或採設施栽培的農民,甚至還有在居家陽台菜園使用的居民。

曾說明,容易出現二點葉蟎、蚜蟲、粉介殼蟲的作物,都可用草蛉去捕食,不少農民表示,因應目前減藥趨勢,施放草蛉可省去除蟲人工及農藥,也比農藥更好用。

卵片價格實惠,危害嚴重可以幼蟲即時防治

目前草蛉商品有兩種:卵片及幼蟲,多數人購買單價較便宜的卵片,單價較高的幼蟲,在田區危害嚴重時,有即時防治效果。不同作物的種植密度不同,但每分地至少要15-20片卵片,才有較好防治效果。

曾說明,每個卵片約有800-1000顆卵,購入後可撕成30小張,固定在枝葉下方,常溫下1-2天會孵化,在二點葉蟎、蚜蟲、粉介殼蟲尚未發生前,使用卵片,有較佳預防效果。而若是害蟲族群數量已出現,則建議直接購入幼蟲防治。

假若害蟲已經數量大爆發,嚴重危害作物,曾建議,先噴灑低毒性藥劑資材,降低族群數目後再施放草齡幼蟲。

農試所應用動物組助理研究員余志儒曾受訪表示,「草蛉是很有效的益蟲,只是釋放的時機要注意,」因為基徵草蛉在幼蟲期間捕食力較強,如果田間監測發現蟲害很嚴重時,才釋放出去草蛉蟲卵是緩不濟急,也讓草蛉也過於勢單力孤,若搭配其他非農藥資材使用效果更好。

 

葡萄園用草蛉,套袋前後使用,有效預防粉介殼蟲

「草蛉對環境比較好,而且我也不愛用藥。」在台中種植巨峰葡萄的家昌綠色莊園,五年前轉用非農藥資材,去年開始用草蛉,防治粉介殼蟲。莊園主人吳家昌分享,使用草蛉防治有兩大關鍵:時間及施用位置。

「用卵片還是成蟲,要看田裡面的害蟲多不多。」他說明,若田間害蟲族群多,必須卵片和成蟲並用。他使用到現在的心得是:草蛉在粉介殼蟲幼蟲時期使用,在葡萄套袋前後,每週施用一次卵片,可有效預防。

吳家昌去年因為粉介殼蟲危害嚴重,在套袋前將幼蟲放入袋內並封套,精準防治結果,粉介殼蟲被草蛉吃乾淨。他認為,草蛉的使用需要多動一點腦筋,並視危害程度增加數量,因此要多花一些時間巡田。

「現在巡田不會聞到農藥,還有很多蟲跟蝴蝶可以看,蠻開心的。」他表示,使用草蛉成本在可負擔範圍內,且對環境較為友善,也讓葡萄莊園生態更豐富。

待解決問題:成本貴、要有使用量、施用時間短、會飛走

「草蛉我用了快十年,不好用啦!」大湖果樹產銷第13班班長范袤s,長期配合苗改場的草蛉田間試驗。他指出,草蛉的使用有3項缺點:使用量要大、施用時間有限、流動率高。

「只有二齡蟲吃比較多,吃不到一個禮拜變三齡蟲,就飛走了。」他說明,若是購買卵片,卵片孵化後成長到一齡約3天,一齡施放到田間,成長到二齡約需3天,但再過6天變成三齡蟲,草蛉便很容易飛出田間。

「草蛉很現實,沒食物就會馬上走。」此外他認為,田區面積太小的話,使用草蛉會不敷成本。而苗栗大湖的草莓農也透露:一片孵出1000隻,每分地至少要10片才能防治,每片100元,三分地就要30片,共計3000元,成本相當高。

葡萄農吳家昌則認為,雖然草蛉會在環境移動,但若在可負擔成本範圍,持續的定期使用,也能增加草蛉的族群數量。「牠會飛走,不代表不會飛回來,也會繼續生(產卵)啊!」他表示,族群數量足夠龐大,便也不必擔心會飛走的問題。

苗改場:降低草蛉飼養成本,讓農民用免驚

針對草莓農及范袤s提出的3項缺點,苗改場生物防治分場助理研究員陳泓如說明,現有的草蛉人工飼養成本高,才導致價格高,農民負擔也高,若成本降低,同樣預算可購量增加,便能增加投放量及頻率。

陳表示,一旦投放量及頻率增加,環境中草蛉的族群數量增加,環境內草蛉數量增加,即便流動率高,同樣的地點也能維持一定基本量去防治害蟲。

為了降低成本,苗改場生物防治分場近期以麥桿殼混合物作為草蛉繁殖填充物,讓幼蟲商品存活率從70%提高到80%,可降低草蛉飼養成本,明年更將導入自動化設備,讓業者飼養草蛉人力只需原來的十分之一,保守估計可以降低一半以上的成本。

陳泓如表示,「草蛉很怕藥,但現行田間常見的益達胺、加保利,只要一點點就會殺死草蛉。」為了提高存活率,苗改場未來將推出教學手冊,因應有施藥習慣的農民,列出幾種可以搭配草蛉使用、較友善的資材,例如現行對草蛉毒害較低的有殺蟎劑和百利普芬,協助農民田間做有效的害蟲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