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植物工廠的決定因子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國蘭:藝術品或是商品?

中興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在蘭花中有西洋蘭與國蘭。如果以繪畫加以比喻,洋蘭如同西洋畫中各種油畫、水彩畫、寫生畫。用的顏料、畫布、繪畫風格千變萬化,畫中的內容更有許多變化,因此交替形成多彩多姿的內涵。蝴蝶蘭、文心蘭、堇花蘭等即是洋蘭的典型代表,而其觀賞對象主要為花朵。而洋蘭也如同西洋畫走入了許多國家。在歐美各國,洋蘭不僅成為大眾接受的觀賞品,也已為大多數家庭所接受。為了供應這種日漸增加的需求量,洋蘭走向了大量生產的方式,成了商品。

 

國蘭如同國畫,國畫係以墨筆在宣紙上作畫,顏色變化少,幾乎只有黑白兩色,只有在近代開始加添一些色彩。國畫之特點不在於色彩濃烈,而是在平淡中見其深遠,在平凡中見其雋永。國畫遠觀只不過是一些線條、團墨堆砌而成的山水人物,但是近觀、細觀,其中則有無窮的天地,線條的一曲一折都有無盡的境界可讚賞。因此國畫之欣賞者必須具有相當之文化素養,在看似平凡中見其不凡。台中農改場鄭健雄先生在其“綜觀台灣國蘭產業之發展”文章,提到對國蘭以花香、花型、花色等角度加以欣賞。此外國蘭之美不止於花朵,本身植株亦有無盡之境界可玩賞,”線藝“欣賞即為其中代表。對於一般民眾而言,如果無人指引,很難進入此藝術世界。因此國蘭如同中國之國畫,在現代社會中能夠欣賞體會者成了少數,不是時下流行風尚的藝術品。因此種植國蘭,欣賞國蘭的地區仍然以傳統中國文化影響之國家,如台灣、中國大陸、日本、韓國。香港與新加坡雖然是華人世界,但是中國文化之影響較淺,因此國蘭觀賞者比例更少。而其他歐美諸國也只有少數蘭界基於趣味栽培而加以種植。

 

一、           國蘭作為藝術品

國蘭是藝術品或是商業產品?如果自己以蘭花為興趣,在自家陽台或是自有土地上搭建遮雨棚,遮蔭網等設施進行栽培,在蘭花生長分芽後可自行留種繁殖或送予朋友。在開花時可自行玩賞或贈予知己。這種怡情雅事成為生活最佳之調適,因此不需計算成本也不必關心價值(出售價格)。

如果種植國蘭是為了商業生產,栽培此植物的目的在於謀生營利,國蘭之種植即是一種商業行為。要考慮市場的需求量與售出價格,要考慮自己之種植成本與提供數量,由此加以計算從事此蘭花生產是否有利潤可言。

 

國蘭的特殊問題在於以藝術品之概念從事市場買賣。如果國蘭只是純粹商業產品,此商品的售價則由自由市場機制加以調節,由供給量與需求量加以決定。然而國蘭的價值被定位為藝術品而不是商品,藝術品是不接受市場機制所控制,藝術品的售價受到人們主觀意識的影響,因此容易產生暴漲暴跌。藝術品往往物以稀為貴。因此能夠大量生產,能夠製作成分生苗的國蘭,在數量增加後即失去了藝術品而成了商品,由此分生苗技術成了部份蘭界之大敵。由於國蘭是藝術品,售價無法加以規範,因此有所謂哄抬售價,有所謂的“倒貨”現象。國蘭可以自10萬,20萬起跳,一直哄抬到千萬而後慘跌成無市場需求。此種傳奇故事常流傳於社會。因為是藝術品,不在公開市場行銷,因此資訊不流通透明,生產者無法確知手中的國蘭買者那裡?可賣出多少價格?而以上種種未能明朗公開的市場現象,其基本問題在於國蘭之定位:是藝術品還是商品?

 

如果是國蘭的定位是藝術品,銷售者的定位則不是一般民眾,而是基於相同文化素養,相互欣賞國蘭之美的同好。品種講究新奇清逸,著重淡雅高尚,醇正空靈之美。每株蘭花都是自成一個天地之美景,當然割愛的價格唯有買賣雙方依喜好自行商議。然而國蘭市場卻因藝術品不易定出價位而以人為加入哄抬抄作,使得國蘭蒙上了神祕感與不確定性。藝術品的國蘭成了一種特殊的市場型態,此種市場是封閉非透明,存在太多人為的影響因子。

 

二、           國蘭為商品

國蘭如果定位成商品,為大眾化之產品,為市場機制下自由買賣的商品,其價位則由市場供給面與需求面所決定,因此種植國蘭是否有利潤可圖,必須考慮以下的問題:

1.    市場需求量多少?市場在哪裡,購買價格多少?

2.    供給量有多少?有多少人種植?

3.    市場需求的品質是什麼?何時需求?

4.    如何栽培合乎品質需求之產品?栽培成本是多少?

 

(一)市場需求量是多少?國蘭之欣賞者幾乎籠罩在中國文化影響之地域,日本戰後一代受到西方文化影響極大,麥當勞逐漸取代拉麵與壽司,因此國蘭需求量逐年遞減。目前外銷市場以韓國與中國大陸為大宗。國內市場則不普及。外銷量大的國蘭當然以〝粗蘭〞為主,至於韓國與中國大陸年需求量多少?目前仍然未有精確之統計。

 

(二)市場供給量有多少?這是難以評估統計的問題。台灣農產品的生產數據則缺乏真實值?以蝴蝶蘭為例,不論官方或半官多統計資料都偏離真實面,何況市場機制不明的國蘭,更無精確的資料可依循。

 

(三)市場需求的品質是什麼?何時需求?

蘭花市場本身有其特色,自組培苗、小苗、中苗大苗至開花苗均可銷售,因此買方要求的生長型態決定了賣方(種植者)的供給品質。在需求時間方面,洋蘭除了日本市場有大小月之外,其餘歐美市場每月需求量較平均。國蘭的主要市場韓國有無季節性之區分?這些資訊唯有栽培者自行掌握。

 

(四)如何栽培國蘭?

如果國蘭為商品,生產方式則走向產業化,生產者要能夠大量生產,能夠準時供貨,能夠使品質整齊。而此種量產需求之產業,國蘭栽培有如下之問題:

1.    品種:

國蘭在育種方面之技術,台灣已超越日本。而在眾多的品種當中,哪些是屬於商業化品種,那些仍是屬於藝術品之品種。如果屬於藝術品之品種,栽培數量不應增加。屬於大量生產之品種,為了維持整齊與方便管理,生長生理需求一致,栽培管理才容易。因此組織培養之分生苗為必須執行的技術。目前品種之最大問題在於病毒感染。如何結合病毒檢測與分生苗生產技術以確保提供無病毒種苗,為此階段急需結合之技術。

 

2.栽培管理

栽培管理的主要問題包括灌溉、施肥、病蟲害防治。而這些作業又與國蘭栽培使用的介質,所處的設施內部微氣候息息相關。

 

3.設施或溫室之環境調節

國內國蘭栽培所用的設施與溫室,其結構與環控設備型式繁多,大多是依栽培喜好自行搭建。在規劃設計合理之設施之前,國蘭之栽培環境資料必須先建立。例如自組培苗、小苗、大苗至開花,需求的溫度、相對濕度、日照量、日照小時是多少?催花時期是否需要日夜溫差?夜間是否需要低溫?設施規劃即是以這些生理需求資料配合栽培地點之大氣氣候加以配合規劃。然而上述作物生長生理資料至今仍是欠缺。因此國內溫室工程人員雖然對洋蘭溫室能夠建立規格化的溫室結構與環控設備,適用國蘭的設施與溫室至今尚未能夠規格化,也未能建立施工依據準則,根本原因在於缺乏生理研究資料。而微氣候調節又與栽培管理中灌溉施肥作業相互影響。

 

4.收穫後處理與儲運

在收穫後如何包裝運輸?裸根處理如何避免受傷,輸送過程中承載箱內如何擺置,如何包裝?運輸過程中維持的溫、濕度範圍是什麼?而到達目的地,如何迅速恢復其活性?這些都是國蘭產業急需解決的問題。

 

三、由生長需求環境看國蘭設施

 

    國蘭種植所用的溫室與設施形式、結構至今未能規格化。以趣味栽培為主之生長方式,往往在自家陽台或自己土地搭建各型溫室,加裝遮蔭網、風扇、噴霧加濕氣等各種設備。以〝粗蘭〞為主之生產場,由於面積大,主要以遮蔭網室種植國蘭。少數業者也有採用遮蔭網設施與遮蔭網並用之方式,達到遮蔭與擋雨雙重效果。

    遮蔭網室只有遮蔭功能,但是由於國蘭需光量低,因此遮蔭網成為溫室或網室之必備裝置。但是遮蔭網阻礙空氣流通,也引起熱累積,因此網室搭建必須慎選地點。在通風不良地區栽培國喪失天時條件成功的機會更低了。

 

    在網室內無加溫能力。如果以噴霧設備進行降溫,配合良好的自然通風,最多比大氣溫度低於5℃。在溫室內由於結構完整,四周具有牆壁,冬天白日可維持氣密以陽光昇溫。無日光之冬天日間或夜間可以加溫機加溫。夏天降溫作業以水牆或噴霧配合水牆也只有低於大氣溫度7-8℃。

 

國蘭的栽培資料並不完整。以中華民國蘭站李志仁先生提供之資料整理如表一。

      表一 國蘭栽培環境         

國蘭    生長溫度(℃)  催花(開花)溫度(℃)    光量(lux)

   1.報歲蘭      20-25                15-20               16000-20000

   2.四季蘭      20-28                20-28              21000∼27000

                                (不需低溫刺激)

   3.春蘭        15-25             平地不開花           16000∼21000

忌熱 (或15-23)  (15-20)                 22000

   4.寒蘭        15-25          (需要潮濕且通風)

              忌熱、(或15-23)

   5.九華蘭     15-25                                       22000

       (或15-23)比報歲蘭低                           (應比報歲蘭高)  

              

 

    由表一可知,5種國蘭品種以四季蘭之生長溫度最高,可達到28℃,因此其生理容忍溫度可估計為30-32℃。在國內夏天,較清涼的山坡地都可維持此溫度,這也是此品種大量栽培原因。其催花溫度為20-28℃。國內夏天夜間溫度最高為24-25℃,除了在寒冬,幾乎可四季開花。

    對於報歲蘭而言,生長溫度為20-25℃,催花溫度為15-20℃。夏季其生理容忍溫度約28℃。國內在高山上也無此清涼氣候。而且夜溫在夏天也難以到達低溫界限20℃。利用蒸發冷卻作用,設備完善的溫室內部微氣候,無論在平地或山區也僅能到達28℃左右,而夜溫除了採用冷氣機,很難到達20℃之低溫。由此可知,報歲蘭在夏天是個殘酷的考驗。而催花溫度為15-20℃,也代表只有在冬天才有可能到達此低溫。因此其催花期為12月-2月。

  

 對於春蘭、寒蘭或九華蘭而言,生長溫度通常認為15-25℃,但是實際栽培經驗可知比報歲蘭較低,因此以15-23℃為合理生長溫度較適當。而催花溫度15-20℃也代表其開花季節在冬天。

 

    由於台灣亞熱帶氣候限制,夏季高溫高濕與冬天寒流始終是國蘭生產的自然限制條件。洋蘭因為與許多高溫品系雜交,慢慢克服此問題。而開花習性方面,國蘭上述5種品種除了四季蘭有較高之容忍溫度,其餘為低溫品系。由生長條件的限制引出如下之問題:

1.    由於生物本身之適應性與個體生理特性之差異,一批蘭花也有少數特別適合高溫。對趣味栽培者而言,可依自然淘汰方式得到能夠度過炎夏之品系。但是氣候條件引起其他熱應力問題可能在葉形、花形上表現。

2.    對於產業栽培而言,在夏天不利之氣候下如何維持其活力,而又不影響其整齊性,這是兩難之局,也是國蘭栽培量產面對之問題。

   

國內洋蘭界以往著重於育種與管理,微氣候對蘭花生長之影響較少涉及考慮。近年來,因為溫室的普遍使用,也已開始注重溫度、相對濕度、光量與光質對蘭花生長與開花之影響,如果國蘭開花走向量產之路,也必須著手探討栽培環境與生長習性的關係。

 

四、國蘭組培苗的爭議

傳統國蘭生產以分芽方式進行,由於每年生長的芽數有限,生長緩慢,繁殖不容易,因此也是國蘭名貴的原因。近年來,國內組織培養技術突飛猛進,無論是以果莢播種的無菌播種實生苗或是以生長點開始繁殖的分生苗,其技術日漸純熟,國蘭的繁殖時間因而縮短,繁殖數量也為之大增。

 

組培苗在國蘭產業應該擔任何種角色?對量產的品種而言,採用組培苗可以減低病毒感染性,可得到生長性狀相同的品系,對於管理作業與計畫生產都有其重要性,對於以藝術品為主的品種,組培苗帶來了兩個問題:

1.    組培苗的差異性。因此其線藝等特徵能否與母株相同?以組培苗栽培而成之成株能否有與母株相同的價值?

2.    以藝術品為特色之品種,如果其高價值是建立在數量稀少,換言之,〝物以稀為貴〞,此種品種以組培方式大量生產後,數量的增多也抵銷了原來的高價位之價值性,這也是許多業者視組培苗為毒蛇猛獸之主因。

 

以蝴蝶蘭為例,傳統育種者其收穫品為果莢。果莢以無菌播種後,培養成一定數量的蘭株。因此無菌播種對育種者幫助極大。在蘭株栽培中,由其花梗或頂芽再進行分生苗生產,分生苗則作為產業量產之基本種苗。因此育種、實生苗生產、分生苗生產三者交互配合以支持此蝴蝶蘭產業。如果國蘭本身品種仍然維持藝術品之成份,卻以組培方式生產種苗,對於國蘭產業是好是壞並沒有一定的答案,真正的關鍵點仍然是此篇文章的標題,生產的國蘭在出售時要仍然定位為藝術品還是要成為商品?如果做為商品,量產過程一定要採用組培技術。

 

五、國蘭市場的開拓

蘭花的欣賞有其文化背景,如同西洋畫的洋蘭,以其顏色豔麗、形狀與色彩多變化,已逐漸進入了世界花卉市場。然而欣賞國蘭如同欣賞國畫,喜好者的文化背景使得其欣賞者局限於東亞地區,因此以商品銷售而言,其需求市場不如洋蘭之廣大。

 

如何擴大國蘭市場?由於國蘭的市場型態有兩類。以藝術品為主的市場是屬於特殊的供給者與購買者,此中有藝術品的相互欣賞與割愛,也有炒作哄抬賺取差價之行為,此種市場由於非公開透明化,因此也無從討論。

 

以商品型態銷售的國蘭,市場機制的供給面與需求面影響了價格,在供給方面,栽培者如何提昇栽培技術,如何選擇品種?如何掌握生產時程?能夠於特定的時間,提供一定數量,一定品質之成品,而且又要降低生產成本以爭取更高利潤。在市場開拓方面,要增加銷售量即要增加需求量,目前主要的外銷市場為韓國,而韓國購買國蘭的文化背景是什麼?日本年輕的一代為何不像其前輩喜好國蘭?這些問題都需要深入瞭解。

 

欣賞國畫需要有人啟蒙指導,欣賞國蘭也是如此。如何教導消費者欣賞蘭藝之美,教導如何自一片,一株國蘭中見此宇宙生機,如何自葉片、花型中玩賞以沈醉於其中。喜歡國蘭的人愈多,國蘭之銷售量愈大。因此擴大商業品種市場之方法是增加喜好國蘭的人數。這些都要由具有欣賞素養的前輩不斷地以文化性活動教導民眾。而且不僅只在台灣舉辦此型活動。

 

六、特殊之市場:中國大陸

 

中國大陸為了安撫國內農民對WTO衝擊之憂慮,〝科學農業〞,〝生技農業〞成為口號,也因此普遍在各省搭建溫室,建立農業生產專業區。然而如此廣大的專業區,面積如此多的溫室,需要種植許多作物加以填滿。因此大陸各省頻頻招農、招商,專業區內土地與溫室的租金更是低的嚇人。其溫室能否種植國蘭,此是工程技術問題。除此之外,遠赴大陸投資國蘭仍然要面臨此現實的行銷問題:大陸的國蘭市場在哪裡?近幾年來,台灣國蘭銷往大陸是用以填塞農業專業區溫室內部空間以應付上級檢查,還是真正販售至民間?如果是民間需求,每年又有多少數量?最近幾年內需要的數量有多大?在種種資訊未公開明朗之前,到大陸種植的風險性造成此種行為其投機下賭之成份勝過於投資經營。

 

七、蘭花產業與文化背景

 

個人所學為工程,近年來從事洋蘭生產工程技術之研究推廣工作,對於國蘭並不熟悉,僅以所知之背景資料完成此篇文章。此篇文章提出了許多個人觀察而認為需要努力解決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必須國蘭界共同努力。

 

台灣是蝴蝶蘭王國,但是遙遠歐洲的荷蘭,正是一步一步蠶食此蘭花市場。國內有太多優秀條件,但是如果憑藉此條件而不再努力向前,領先還是有限。另一方面荷蘭人的腳步卻是一步步加快。蝴蝶蘭產業是逐漸被超越還是大步前進拉大領先差距,在近年內即有定局,國蘭產業也是如此,成為商品即要考慮走向國際。

   

    做為產業商品的國蘭,在生產技術與拓大行銷市場,仍有許多需要解決的問題。這些問題不是一個人,一個協會能完成,而是必須集眾人之力才能完成。只要努力,只要較踏實地的做事,國蘭產業或許不如洋蘭產業之蓬勃,但是會有其生存空間,但是如果仍將自身力氣用於內爭,只有著力於哄抬炒作,勇於內鬥而無法向外開拓市場,國蘭產業只有愈來愈小。就我個人而言,研究生涯遭遇最大的問題不是學生不多,不在於經費不足,而是學術界同輩之造謠中傷。學術界已是如此,民間產業界更是不可避免。如果一個產業努力做事者少,用心機利用他人唯生者多,此產業只有走向消殆之途。以此勉勵國蘭界之業者,能否共同努力走出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