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烏干達的封鎖 我們假裝舉行一個大的過夜晚會

武漢肺炎(Covid-19)擾亂非洲花卉生產商公司

 

 

武漢肺炎與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武漢肺炎疫情對中國蝴蝶蘭產業影響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武漢肺炎的發源地中國,其蝴蝶蘭的產業受到疫情的衝擊有多大?中國的媒體少有報導。只有中國花卉報有兩篇新聞。

第一篇報導,標題為〝邊控溫,邊剪枝,等待復工〞39日發佈。其主要內容如下:

1. 中國多數蝴蝶蘭生產公司已開始周年收產,春節後產品原定出貨計畫受疫情影響無法出貨。

2. 許多生產基地為偏遠鄉鎮,因為封村封路,因此物流中斷。工人多數無法復工。大規模生產之公司受損嚴重,種苗生產與產品行銷計畫均被打亂。

3. 一些生產商在年前出貨,溫室剩貨不多,影響相對較小。

第二篇報導在313日發佈。相隔數天,對於內容的描述大不相同。對產業的影響報導是如下描述:

123日武漢封城離春節只有2天,大部分年宵花已到收關階段,蘭場銷售基本完成。出貨已近尾聲。而2020年中國年花銷售商已多順利出貨。因此其結論:

1. 全國大部分地區蝴蝶蘭年宵花影響不大,短期對此產業沒有造成根本影響。

2. 與切花,小盆花相比,目前蝴蝶蘭產業承受的直接損失也少很多。

如果真相如此,此篇報導就可以劃下句點。但是這篇報導還有後續,值得注意是這些後續內容:

1. 中國自農曆元月15日之後,進入日常花卉模式。將年宵花未完成部分加以處理,以換取現金。但是因為疫情管制,花市關閉。這些年宵花之後的餘貨無法銷售,成為生產商與經銷商的呆帳。

2. 如果疫情近期結束,市場重啟,上述開花株再度提供市場。如果這些年宵的花無法上市,在等花謝再處理,這種花株已在明年2021年年宵花無競爭力。如果及時剪花再保苗株,在2020中秋或2021年年宵花尚可供貨。

陳太史公評論〝將年花餘貨再處理,保持花型,於疫情後3~4月銷售,在現今狀況,有市場嗎?今年中秋與明年年花,民眾再買花之比例有多少?〞

3. 對於種苗市場影響,每年3~5月,是中國蝴蝶蘭產季,自瓶苗至大苗之買賣旺季,但是物流、資材、工人等,三大因子能否如同往年3~5月,條件具足?以前是3~4月銷售中大苗,5月出瓶苗種植。在2020年,這種例行作業,也無足夠條件加以進行?

4. 此疫情透露中國花卉產業根本問題。第一,缺乏風險控管機制,第二,花卉交易仍然停留於口頭交易。

在第二篇報導之中,附上三張照片,透露出另一種訊息。第一張圖片說明北方出貨盡,只有南方有存貨10%,受疫情影響滯銷。第二張圖片顯示,已經組盆的蝴蝶蘭缺乏人工拆盆,不利苗株健康。第三張說明,溫室缺工狀態。

 

[評論]

中國花卉報兩篇報導大不相同。第一篇是產業嚴重損失,第二篇是只有南方廣東福建10%年花殘貨受影響。因為中國的報導可信太低,無法進行正確評估。可關注之問題如下:

1. 在2020年年宵花有多少殘貨,這些餘貨在3~4月不可能進入銷售市場,因此到底有多少開花株盆花之餘貨?

2. 這些餘貨如何處理,是廢棄清園或是留下等待明年?

3. 這些餘貨隊種苗市場影響有多大?2020年中秋節至2021年年花,中國盆花市場之銷售與往年比較,到底是剩下幾成?

4. 自20203月之後,平日用花銷售量剩下幾成?

5. 只有上述市場銷售數據有正確的數字,才能冷靜規劃中國蝴蝶蘭產業之未來。

6. 因為中國市場銷售數據無法出現正確的數字,中國蝴蝶蘭產業的未來就是摸黑過河。

附錄I.蝴蝶蘭:邊控溫邊剪枝等待復工

2020-03-09 13:51:55 | 來源:花卉報 | 作者:郭雲龍吳雪君郭馨怡薛光卿陳美諭

http://www.china-flower.com/2020/flowers_0309/190322.html

國內多數蝴蝶蘭生產商已做到週年生產,按照原有生產計劃,春節後供應市場的產品已陸續到達出貨狀態,但受疫情影響,現在依然駐足溫室。

據了解,很多生產基地處在較為偏僻的鄉鎮,各地陸續出現的封村封路現象,使得物流進不來,產品出不去,全國范圍內貨物運輸中斷。廣東、福建、山東、河南、北京等蝴蝶蘭主產地均遭受不同程度影響,目前只能採取剪枝和控溫處理,但多個地區的工人未能到崗復工。

採訪中,很多生產規模大、產品種類多樣的大型生產基地受損嚴重,北京北郎中花木中心便是其中之一。據該公司總經理張建偉介紹,這次疫情來得突然,計劃年後發的貨基本都還在棚裡,現在本村的工人正在澆水養護,進行控溫處理。公司也在想辦法,可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覺得誰也沒辦法。張建偉言語間透露著無奈。

福建廈門和鳴花卉科技有限公司的溫室裡除了3萬多盆蝴蝶蘭外,還有很多苗子。公司總經理劉亞軍表示,目前對種苗生產和成品出貨影響都很大,市場關閉,延遲開工,上半年的生產計劃被打亂,損失不小。

此外,也有一些生產商表示年前出貨量較大,銷量不錯,目前在溫室裡剩餘的貨量不多,因此影響相對較小。還有少數生​​產商主要供應年宵市場,不是四季出貨,因此所受影響也有限,目前只是大部分工作暫停,等待復工。

 

附錄 II. 【蝴蝶蘭一線觀察】疫情對蝴蝶蘭行業的影響

2020-03-13 16:49:40 | 來源:花卉報 | 作者:黃松

http://www.china-flower.com/2020/flowers_0313/190347.html

蝴蝶蘭作為盆花的主要品種,其產業規模和發展歷程都極具代表性。本報記者將深入探訪國內蝴蝶蘭從業者,從產業鏈運作、產業分佈及形態、物流、銷售等多個角度探尋蝴蝶蘭產業發展規律和趨勢,開闢"蝴蝶蘭一線觀察"專欄,也歡迎業內人士各抒己見,成一家之言。

當下,一場抗擊新型冠狀肺炎疫情的戰役正在華夏大地展開,舉世矚目。

新型冠狀肺炎疫情真正引發全國關注是在123日武漢封城之後,此時距離春節僅有兩天,國內絕大部分地區年宵花銷售進入收官階段,蘭場銷售基本完成,甚至出貨也接近尾聲,而年宵花銷售商也多數順利出貨,貨架存貨有限,因此,疫情對全國大部分地區的蝴蝶蘭年宵花影響不大,短期內對蝴蝶蘭產業沒有造成根本影響。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與鮮切花、小盆花相比,目前蝴蝶蘭從業者所承受的直接損失也要小得多,但是疫情引發的長期影響卻應引起足夠重視。

成品花市場避開致命一擊

此次疫情發展可分成兩個時間段,即武漢封城前和封城後。蝴蝶蘭成品花銷售大致可分為三個時間段,即春節前、春節期間(正月初一至十五)和春節後的日常花市場。

蝴蝶蘭年宵花主打春節前的禮品花市場和家庭自用,禮品花銷售在1月初就已啟動,家庭用花也在小年(117日)前後迎來銷售高峰,可以說自去年12月中旬至今年1月中旬是所謂蝴蝶蘭年宵最重要的銷售時段,而在123日武漢封城前,國內對疫情的感受還十分有限。到了武漢封城這個時間節點,各花場已經基本完成年宵花大宗出貨,因此,疫情的出現並未直接衝擊國內大部分地區的蝴蝶蘭年宵花銷售,其銷售狀況也反映了正常的市場行情(需求)。

由於今年春節在1月份,蘭場受氣候和催花條件影響,約有一成的成品花沒能趕在春節前上市,需要在春節期間和春節後出貨。然而,此後的疫情影響在全國迅速顯現,各地紛紛出台應對方案,關閉市場、限制通行、延期開工等,市場瞬間被打亂。春節期間,對蝴蝶蘭銷售的影響主要是廣東、香港等有新春逛花市習俗的地區,新春花市的取締給押寶這一時間段的經銷商和零售商帶來不小損失。

按照以往慣例,正月十五過後蝴蝶蘭會有短暫的空檔期,然後開啟日常花銷售模式。這時候,一些年前沒有順利銷售的花、因催花原因延後上市的花、成熟中苗遭遇低溫開的花陸續上市,雖然這期間花價不高,但也可以處理部分存貨,換取一些流動資金。今年部分來梗較晚的'大辣椒'及部分不易催花的黃花品種未能趕上年宵檔期,也變成春節後的日常花。由於疫情管控,各地花市紛紛關閉,蝴蝶蘭目前仍不能銷售,因此對於日常花銷售的總體影響尚無法估計,而這兩部分餘量將全部成為生產商和經銷商手裡的呆賬

正常情況下,蝴蝶蘭花期可以超過兩個月。面對尚不明朗的疫情狀況,生產商需要在保苗還是保花之間做出抉擇。如果疫情能在近期結束,市場重啟,開花株則可迅速供應市場,即使銷售價格較低,也能換取一定的流動資金,減少虧損;但若保下來的花無法及時上市,等到花謝再處理苗,苗的恢復時間有限,就會變弱,來不及做成熟苗供應2021年宵花,收益則很難兌現。如果現在剪掉花枝,保苗止損,這部分成熟苗可考慮供應今年中秋或2021年宵,相當於抵扣了買苗、換杯、養護的成本,但收益延後。

保苗?保花?生產者兩難!

種苗市場或將迎來大震盪

雖然年前的成品花市場基本平穩過渡,但種苗市場卻不容樂觀。春季是瓶苗、種苗(大、中、小苗)出貨旺季,受疫情影響,種苗銷售受阻、基本物料流通不便、場地不足、工人短缺等都將影響春季種苗市場,而年宵後的剩花也會擠占部分種苗銷量。

從大、中、小苗銷售情況看,物流和場地問題比較突出。大、中、小苗一般需要看苗況後採購發貨,現在出行困難,成品花生產商有可能下單猶豫,而生產廠商是否有足夠的工人換杯、包裝也是問題。

從瓶苗銷售情況看,自用的瓶苗一般二、三月出瓶種植,雖然購買瓶苗不一定要現場看貨,但物流問題目前也影響了銷售和出貨。對於種苗銷售廠商(買瓶苗出瓶種植,然後賣大、中、小苗)來說,一般是三、四月份大、中、小苗銷售、出貨完,開始出瓶苗種植,目前由於大、中、小苗銷售、出貨可能延後,從而導致場地緊張,影響瓶苗的出瓶。

另外,出瓶苗和中小苗換杯所需的水草、營養缽、肥料、農藥等物料也受物流影響,難以及時採購,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種苗銷售。

另一方面,種苗企業還面臨著嚴重的用工問題。現在很多基地只能利用有限的留守工人澆水保命,其它生產環節的工作人員嚴重不足。用於今年年底成品花銷售的苗需要小苗換中盃、中苗換大杯,這些要在5月底之前完成,否則會影響苗的生長,從而影響成品花品質。日常生產管理、出瓶、換杯、包裝發貨等本就需要大量勞力,疫情壓縮了工期,會進一步加劇用工荒,對規模較大的種苗公司影響尤其明顯。

疫情過後的思考

花卉行業是農業中一個小類別,屬於錦上添花的行業。因疫情蔓延,鮮切花、小盆花、小盆栽的銷售都受到很大影響,蝴蝶蘭年宵成品花雖然之前受疫情衝擊較小,但其生產週期明確、生產技術節點嚴格的特徵,將使其影響逐步在後期顯現。

近年來,颱風、雪災、凍害、土地使用性質、大棚房整治、市場拆遷等自然因素、經濟因素、政策因素不斷對花卉產業造成重大影響,這也讓我們看到花卉行業是一個很脆弱的行業,是一個容易被捨棄的行業。疫情是暫時的,可怕的是從業者對行業發展的信心逐漸被消磨,那麼願意投資花卉產業、願意將之作為畢生事業的從業者會越來越少,這才是對產業的致命打擊。

疫情,也暴露出產業的其他問題,讓我們看到行業缺乏有效的風險防控機制,例如一些資金儲備不足的企業很快會因為人工成本、地租、水電費用等陷入資金鍊緊張的狀況,又如現在花卉交易大多是口頭協議,受各種因素影響,口頭訂貨協議隨意被撕毀,成品在誰手中最終就是誰的損失等。

疫情終將被戰勝,生活又將歸於寧靜。怎樣將疫情造成的損失降到最低,如何在疫情過後快速恢復生產,這是今天處於假期中的每一家企業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

  北方的蝴蝶蘭基地大多出貨時間較早,疫情爆發前基本完成銷售。廣東、福建等地有部分花場為春節花市留貨,再加上沒趕上年宵花期的產品,部分南方花場年宵花庫存一成左右受疫情影響全部滯銷。

\

  已經組盆的蝴蝶蘭由於缺乏工人拆盆,也容易在拆裝過程中損害根系,如果不能在一個月內銷售,就會錯過2021年宵,甚至報廢丟棄。

\

 受疫情影響,工人無法正常復工,花場內澆水、日常管理、種苗等工作非常缺人,只能用有限的工人給蝴蝶蘭澆水保命。遲遲不能種苗和換盆,會影響種苗訂購和植株後期的生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