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烏干達的封鎖 我們假裝舉行一個大的過夜晚會

武漢肺炎(Covid-19)擾亂非洲花卉生產商公司

 

 

武漢肺炎與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20年武漢肺炎下蝴蝶蘭產業的寓言故事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20203月,在武漢肺炎的影響之下,全球蝴蝶蘭產業受到了巨大的衝擊,包括了購買力急降,物流受到阻礙,員工無法前往溫室,蘭展一一取消等等。在這個全球風暴之下,蝴蝶蘭產業將何去何從?

以下是個寓言故事,以世界三個地區的蘭花公司加以描述,由其應對方式也可以看到其民族特性。

一、歐洲之D

D國的蝴蝶蘭產業是個完整的生產鏈,主要組成是三部份。縱向是第一段的上游種苗公司,負責育種、選種、組培苗生產與二吋苗生產,縱向第二階段為下游蘭花公司,負責大苗,催梗與開花株生產。橫向之相關產業是銀行,資材,溫室,拍賣市場,物流產業,花店等。

這種分工細密的生產鏈最怕是塞車與斷鏈。塞車指下游蘭花公司無法銷售,將成品堆置溫室,因此不再買進種苗。上游種苗公司的產品無處可去,形成塞車現象。另一個斷鏈代表此產業之成員退出此產業,因此產業鏈不能再存在。

為了維持生產鏈順暢,下游公司急需要拋棄產品開花株,持續引入種苗要持續生產。但是要彌補下游公司的損失,唯一方式是〝共體時艱〞。上游種苗公司與周邊產業以降價、打折方式或降低生產成本。銀行延緩貸款償付或是提供紓困貸款。

這種細密的分工產業,對D國而言已行之多年。但是此武漢肺炎之恐怖是其影響是全面性,影響了全部產業。如果D國蝴蝶蘭產業持續硬撐,而其現金不斷流失,那麼在消費市場復甦之後,如果其收益無法彌補此段時期的損失,那麼此蘭花產業,不至於滅絕,而是元氣大傷,規模大大縮小。

因此D國方式能否成功,那就比較此蘭花產業有多少資金可以撐下去。另一標指標即是縮減其生產量,此縮小比例要如何判斷正是考驗此產業?

二、亞洲的大國,C

C國產業以年花為主,平常用花不多。近幾年來,年花與平日用花比例約73,也有宣稱64

由於C國的資料一向無法信任。其產業圈對全國狀況也缺少一個明確資訊。其產業未如D國之分工。例如上游的種苗公司,也從事小、中、大苗生產。號稱每一階段種苗都可售出囗商品。種苗賣像不佳,也可催梗開花以開花株供應市場。

C國在面對此武漢肺炎疫情之影響,其關鍵的數據在於:

1.  年花的存貨到底有多少。因為C國人的天性,不會拋棄這些餘花。而是自2月硬撐至4月。再無買氣,才重新整理,持續種下去。這批殘花剩苗即影響了新種苗的購買。

2.  2月之後的平日花市場有多少?這種恐慌心理會延續多少?在4月,即民眾買氣恢復後蘭花銷售量是原來幾成?花卉產品在消費市場被列為最後選擇。那麼平日花銷量一但劇減,即影響組培苗與小苗栽培計畫。

3.  以C國人的個性,不論事1月月底的年花殘貨,2月之後的平日花銷售,絕對不會採取D國那種拋棄毀損開花株以維持生產鏈運作方式。疫情影響越久,花卉消費買氣越低,大紅花與雜色花在溫室內停留越久。那麼新的種苗無處可去,種苗塞車,開花株塞車,整個產業瓦解,成為廢墟。他日此蘭花產業重返市場,在廢墟中才有一些人重新建立此蘭花產業。

三、東北亞之K

此國家自四小龍發跡,如今是世界十名以內的經濟體,但是國家此用花比例並不多,人民少有使用花卉之習慣。此國家之蘭花產業其兩大特色:農民強悍與愛面子。因為國家與人民愛面子,因此也一定要跟隨台灣爭取蝴蝶蘭種苗帶水草輸往美國。在達到此資格之後,在美國大肆宣傳。而其產品還是賣給在美國的K國人。

因為農民強悍,經常示威抗議,K國農業沒有具體改善計畫。加上農村選票考量,執政者每次選舉就投下大筆補助款,巧立名目補助農民以爭取勝選。面對此疫情造成之蘭花滯銷,就以蘭展名義大肆收購進行補助。當然K國蘭農趁此機會大發國難財。

那麼K國蘭花未來產業是什麼?K國的蘭花產業,根本沒有自主經營的概念。這是政府補助才生存下去之產業。其比喻是在加護病房依靠點滴注射延命。這次疫情,一樣取得補助,發了國難財。但是此次與過去最大之不同在於並非蘭花產業受到影響,各行各業都遭殃。因此K國蘭業能有撐多久?

這個K國,其蘭花產業沒有未來。但是這些農民與其相關合作社、協會,學會還是能夠以其他產業之名目持續延命,直到拖垮全國經濟才會終止

 

蘭花是個產業,不同國家之蘭花產業各有其民族性。面對武漢肺炎的影響,也各有不同反應。以上之CDK三國對於武漢肺炎的應對方式,只是寓言故事。讀者勿對號入座自稱是影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