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置頂公告  :

BSE網站預定20221月結束公告

最新消息  :

如何以正確的方式來進行多重對比測試?
 

 

無官御史台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非洲產業研究中心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武漢肺炎與產業
智能生物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中國碩士學歷快成大白菜了?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這是中國學術界20203月的一篇報導。對此無任何評論。只希望台灣學術界能由中國學術的真實現象回想自己。

原文: 終於,研究生也要爛大街了嗎?

本文來源:浪潮工作室 微信idWelleStudio163 作者: 莫西林、夏書

也許是感受到2020年的大學畢業生們太不容易。

 228日,有消息稱,今年研究生招生規模預計比去年增加18.9萬人,專升本規模計劃增加32.2萬人[1] 雖然擴招對地區、專業、學位類型都有偏向,對大多數專業,尤其是人文社科類專業的學生影響可能不會很大。但對於一眾前途未卜的年輕人而言,每增加一個招生名額,就多了一分找到未來幾年落腳之處的希望。

也有人不樂意。

「這年頭,已經人均研究生了嗎?」

「研究生培養怎麼越來越水了」

「能不能給本科生留點兒活路啊!」

當你從341萬的考研大軍中脫穎而出時[2],準備在研究生時期大展宏圖,打算幾年之後改寫命運,卻發現,迎接你的可能是更殘酷的競爭,更未知的前途。

擴招這件事,真沒想像中那麼好。

研究生不多,但擴招速度太快了

談起擴招,必然離不開最基礎的一個問題:中國的研究生數量到底多不多?

單從每千人註冊的研究生數來看,中國的研究生人數,還真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2018年,中國每千人註冊研究生數為1.96人,而美國,早在1970年就達到了5.5人,2010年以來一直保持9人以上的水平[3]。看來值得慶幸的是,在中國的就業市場,就算再擴招18.9萬,離人均研究生還是差遠了。

 

終於,研究生也要爛大街瞭嗎

2019220日,南京市六合區時代廣場前舉行就業招聘會,就業形勢每年都很嚴峻但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我們的擴招速度,太快了。

 

1970年到2010年,美國花了40年的時間,讓博士、碩士學位授予人數從27.3萬增長到了83.6萬,增長了3倍;英國類似,19942010年間,用差不多20年的時間讓碩博學位授予數增長了2.8[4]。但從1981年中國大陸開始大規模授予碩博學位以來,同樣是到2010年,授予學位數從8000多人增加到了38.4萬人,增長了48[5]

與授予學位數一同增加的還有招收數量。

2019年,中國研究生招生規模達到了91.7萬人,比起1978年恢復研究生教育以來,數量翻了90多倍[6]。再擴招18.9萬,相當於又要增長20%。招生數增加本是好事,既能暫時解決本科畢業生就業問題,長期還能促進經濟增長[7],但很可惜,從中國大學的擴招經歷看,並不是所有大學都準備好了迎接這麼多突增的學生。

首先是指導教師的數量。

2009年的一次研究生擴招為例,當年的研究生錄取增長比例從2008年的7%一下子增長到23%,在校研究生數達到了140餘萬人[8]

 

終於,研究生也要爛大街瞭嗎

名校的畢業生也是一批一批但就算是在沒有擴招的2008年,研究生也有123萬餘人,配上剛過20萬的指導教師數量,師生比6:1[9],擴招後更是長年維持在6:1之上。並且,在許多大學中,一個導師每年帶的研究生遠超6個。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直言:「有些導師直接帶了幾十甚至幾百人的研究生,研究生的導師制形同虛設」[10]

對於大多數有資格招碩士、博士的導師而言,為了分擔自己的科研壓力,每一年新招的學生數都不止2個,根本不可能達到八九十年代,一個導師總共就帶不到兩個學生的情況。而學生數量的增多,勢必會影響導師對學生指導的質量,再加上導師自身的科研、教學任務,更是讓很多研究生處於「放羊」狀態。有的導師甚至鬧出過叫不出學生名姓、張冠李戴的笑話[11]

導師的學歷也是個問題。

2010年,中國普通高校專任教師中博士學位的擁有者占比為15.1%,而美國,早在2003年就達到了60%,是中國的四倍[4]。非985211的學校,教師學歷層次更是整體偏低。 擴招沒問題,但不能「管生不管養」啊。

讀研生活,不是水就是難

考上研究生,舉杯歡慶之後,迷茫和尷尬其實才剛剛開始。

2018年擴招,為29所學校新增碩士學位授予點[12],被網傳為「史上最大擴招」,但這個紀錄還沒保持兩年。擴招力度大的專業,質量未必跟得上。

以法律碩士為例,許多學校對研究生的培養方案是:課程教學、實踐環節、學位論文撰寫。某著名高校中國現當代文學的學術碩士,也是類似的要求。

這種「上課+實習+論文」的培養模式,在文科研究生培養中很常見。幾十個人的大課,老師PPT里講的仍然是最基礎的學科常識,你不禁開始懷疑,這跟本科有區別嗎[13]

 

終於,研究生也要爛大街瞭嗎

▲大學的大課品類繁多,本科研究生都是大課

  盡管這次擴招,教育部表示要向「臨床醫學、公共衛生、人工智能等專業傾斜」,但是漸漸「水化」似乎還是成了繞不開的擔憂。也許有些人只是為了「拿文憑」,能畢業就行。

但對一些理工科專業,畢業也成了難題。

  以中國科學院大學化學一級學科為例,博士和碩士都需要發表符合要求的核心期刊論文,才有畢業論文的答辯資格[14]。於是,「何時發論文」「發什麼期刊的論文」就成了懸在研究生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但是,科研做得好不好,有時候還得看命。

終於,研究生也要爛大街瞭嗎

▲沒有好的科研項目,讀研之路就會枯燥又無意義

 

一個樸實無華的理工科研究生,他的生活有可能是這樣的:

研一鞍前馬後,幫導師做課題到心力交瘁;

研二為做自己的科研頭禿,順便帶帶同門師兄妹;

研三開始「湊數據」,為畢業殫精竭慮。

工作996,學術007,「科研狗」在猝死的邊緣試探。

都這麼苦了,學術成果一定很好吧? 真的不一定。 缺少了導師的有效指導,學術道路一抹黑。 少走彎路,全靠抱緊同門的大腿。 加上科研經費不足等原因,有些實驗室在核心期刊上發表的論文都很少,更不用說被SCI收錄了[15]。所以當一個研究生說自己是「學術渣渣」的時候,他真的不是在謙虛。

小小的他,在大大的學術面前,早就被虐得體無完膚。

 

沒有學術成果,就可能要在失業失學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想要去高校教書,招聘簡章里,博士學位只是基本要求,另外還要達到學科規定的科研要求。甚至有些學校的管理行政崗位都要求博士[16]。學術無門,有些機智的同學開始紛紛找實習自救,甚至跨入陌生的領域從頭再來。午夜時分,不禁感慨,讀了這專業這麼多年,到底有什麼用。

終於,研究生也要爛大街瞭嗎

2019616日,武漢,華中農業大學師生以拖拉機巡遊的方式慶祝畢業。

 

圖為科研拖拉機去年時常出現「研究生退學」的話題,讀研之後,他們似乎更不快樂了,有人學術無成果,有人實習「跑龍套」,有人孤獨沒朋友。

一張文憑,幾年時光,畢業生們再次來到了就業的十字路口,這一次,你準備好了嗎?

讀完研,找工作也不容易

如果你以為,讀完研再找工作就是陽關大道,那你可能想多了。雖然學歷是提高了,但本科畢業就能做的工作,大多數研究生也看不上了。讀完了研的畢業生們自覺「高人一等」,無論是對求職的城市、薪酬還是行業,都比本科生們挑剔了很多。 好歹多讀了幾年書,為專業課和畢論、畢設流過了那麼多汗水和淚水,別的不說,薪水總該高一點兒吧。

還真不一定。

雖然對於相同的工作時間來說,碩士學歷確實比本科學歷的薪資普遍更高,但如果用讀研的時間去工作,三年後,本科生的薪資還真不比研究生低。

麥克斯研究院發現,2012年畢業了就直接工作的本科生,三年後能月入6402元,但當年選擇繼續讀研、三年後再出來工作的碩士生,月收入還比不上本科生,為6206[17]

為什麼這時候學歷就不靈了?

舉個例子可能會更好理解。以本身就更看重實踐技能和經驗的傳媒行業為例,有功夫讀研,不如本科畢業就在市場里摸爬滾打三年。

對於一些把讀研當作「鍍金」、把文憑當作求職敲門磚的人來說,有時候高學歷反而成為了「絆腳石」。

終於,研究生也要爛大街瞭嗎

2016年,浙江杭州,阿里巴巴辦公室。互聯網公司大部分崗位都看重工作經驗和實習經歷,碩士不比本科有多少優勢

 

2018年,武漢大學一名碩士畢業生在求職時就屢屢受挫。本以為高學歷求職順風順水,結果在應聘時反倒因學歷高多次被拒。結果,該名畢業生不得不隱瞞了自己的碩士身份,在找工作時只列明了本科學歷[18]

 

還有的工作,讀不讀研,沒什麼差別。

比如公務員崗。2019年的國家公務員考試中,本科生就可以報考的職位高達90%,在所有崗位中,還有30%僅限本科生報考[19]。費了那麼大勁讀研,結果考公務員時卻沒啥用。在有些年份,研究生就業率還低於本科生。比如2009-2011年,碩士研究生就業率連續三年都更低[20] 2012年的山東濟南,應屆研究生的就業率甚至比本科畢業生低了近30%,好不容易熬完了研究生三年,結果在就業市場卻不受歡迎[21]

終於,研究生也要爛大街瞭嗎

2018年,山西「煤老板」女兒放棄公務員工作,創業做高級服裝定制。

 

這樣的故事只屬於少數人,穩定的編制工作仍然是許多人最穩妥的追求,但研究生對找這類工作幫助有限當然,也有人想著「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找到份工作再說」。

但很遺憾,如果找到了與自己學歷不匹配的工作,那更高的學歷反而會成為負擔。比如收入。當受教育水平高於工作要求水平,即出現過度教育現象時,對多國勞動者的研究都發現,過度教育者的收入會比適度教育者的收入更低[22][23]。並且,找到與自己學歷不匹配的工作還會影響以後找到匹配工作的可能性。在不匹配的崗位上待得越久,越難找到下一份合適的工作[24]

但有用不僅是收入,就連健康、幸福感這種主觀感受,過度教育的人都表現得更糟[25]

說了這麼多,其實就想說一句話:想讀研可以,但千萬別因為擴招而讀研。

不然,兩三年後,如果博士生也擴招了,你還讀嗎?

 

參考資料:

[1]人民網. (2020). 教育部:今年碩士生招生規模預計增加18.9.[2]中國教育在線. (2020). 全國各地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報名人數.[3]環球時報. (2019). 熊丙奇:「考研熱」的冷思考.

[4]袁本濤,王頂明,劉帆.(2012).中國研究生教育規模究竟大不大——基於中、美、英、台的歷史數據比較.高等教育研究,33(08):53-58.

[5]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發展規劃司.(2011).中國教育統計年鑒2010.

[6]國家統計局. (2020). 中華人民共和國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7]高斌,段鑫星.(2019). 改革開放40年研究生教育規模與經濟增長動態關係研究.黑龍江高教研究,37(08):33-37.

[8]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發展規劃司.(2010).中國教育統計年鑒2009.

[9]萇慶輝, & 閆廣芬. (2010). 擴招後影響研究生教育質量的主體因素——對生源、生師比、師生關係的考察. 現代大學教育(5), 49-52.

[10]中國廣播網. (2012). 研究生就業率連續三年低於本科生.

[11]何必.研究生「改換門庭」詰難現行導師體制[N].中國青年報, 2004-02-02 (8) .

[12]國務院學位委員會. (2018). 關於下達2017年審核增列的博士、碩士學位授予單位及其學位授權點名單的通知

[13]陽榮威,胡陸英. (2014).  我國碩士研究生教育「本科化」傾向及其應對措施. 研究生教育研究

[14]中國科學院大學. (2016). 中國科學院大學校部研究生學位論文答辯資格的科研成果要求(化學)

[15]劉真. (2011). 醫學研究生大規模擴招引發的思考. 基礎醫學教育

[16]浙江萬里學院人才招聘網. (2019). 2019年浙江萬里學院公開招聘高層次人才(教師)公告

[17]中國新聞網. (2012). 辛苦讀研3年,還給本科同學當下屬?這組數字讓238萬人紮心了.

[18]武漢晨報. (2013). 女碩士求職因學歷高被拒後謊稱系本科生.

[19]中公教育. (2018). 2019國考招錄人數縮至1.45萬人 創十年新低.

[20]人民網. (2012). 朱永華:研究生就業率低於本科問題在「含金量」.

[21]山東商報. (2012). 研究生依戀「鐵飯碗」 就業率遠低於專科生.

[22]Bauer, T. K. . (2002). Educational mismatch and wages: a panel analysis. Economics of Education Review, 21(3), 221-229.

[23]郭嬌. (2019). 教育過度與不足的薪資效應——基於2015年全國高校畢業生調查的分析[J].復旦教育論壇, 17(02):70-77.

[24]Baert, S. , Cockx, B. , & Verhaest, D. . (2013). Overeducation at the start of the career: stepping stone or trap?. Social 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25]劉璐寧,王娟. (2019). 過度教育對主觀幸福感影響的實證研究[J].中國勞動關係學院學報, 33(06):4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