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業感言篇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花產業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花卉產業與日本市場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台灣在參加世貿組織之後,國內農業只能以節節敗退形容。農業中由於花卉產業本來就不受關稅等行政力量保護,因此WTO 的直接影響算是最少。另一方面,花卉產業的外銷總值不斷增加,因此花卉產品成為農業界未來最大的期望。

    花卉產業中,過去最大的外銷市場為日本,銷售的主力為菊花,近年來文心蘭切花數量超過菊花。雖然火鶴花與彩色海芋也有銷售日本的紀錄,但是數量與產值並不顯著。

    由於台灣花卉產品過去主要銷售日本,因此也影響著現今花卉產業界對於產業未來發展的判斷。無論是研究界的研究對象,政府界的政策擬定,貿易商的市場選擇,仍然還是以菊花與文心蘭切花為主。國科會農業生物技術研究計劃的作物選擇,也仍然局限於此兩種作物。由”產、官、學、研”結合而成的傳統花卉產業,在二十一世紀仍然跳不出此格局:花卉產業的目標係將菊花、文心蘭切花賣到日本。

    台灣在檯面上”產、官、學、研”熱熱鬧鬧的傳統花卉產業的外,民間蘭花業者與少數研究人員結合,已發展出另一個特殊的蘭花產業。此產業以大苗外銷為主,著重於盆花產業。蘭花的種類除了蝴蝶蘭、文心蘭,還有新起的拖鞋蘭與菫花蘭。銷售地區除了美國、日本、歐洲,近年來又開始搶攻澳洲、紐西蘭與南美市場。由於此蘭花產業一向不為外界所重視也未曾得到官府的關愛,因此反而走出一條大路。

 

一.日本市場的優勢與劣勢

    台灣花卉外銷市場過去以日本為主。由許多原因共同造成此結果。包括兩國共同的文化背景,鄰近的地理優勢可降低運輸成本,國內農民的技術水準較高,產品可以為日方接受等。也因為多年的貿易行為,台日雙方因此建立非商業行為以外的多年友誼。但是這些產業的內在永遠存在著一個隱憂:台灣花卉在日本不能主動占有市場,台灣花卉只是日本冬季花卉需求的海外代工基地。在一個完整的花卉產業中,自品種、栽培技術、採收後處理、產品包裝與貯運、國外市場的行銷等一系列關鍵技術,傳統外銷的菊花產業均未有獨特的技術。文心蘭切花則在一些技術已有突破,但是尚未建立完整的量產技術。

    在1995年以後,日本經濟的復甦計劃仍是遙不可及。由於花卉不是民生必需品,日本花卉消費金額並未增加。台灣銷日的切花產業面對以下兩大挑戰:

 

1 .盆花取代切花

盆花取代切花已成為世界性消費主流,在日本也不例外。切花在日本花卉消費

的比例已開始下降。尤其二次大戰後出生的高消費群,對花卉的購買選擇自單一花色的切花轉向多變化、多樣式的盆花。

 

2 .新的競爭者不斷出現

除了馬來西亞、泰國等原來的競爭者,新起的競爭者有中國大陸與韓國。對文

心蘭而言,競爭的對手是馬來西亞。菊花則有最大的對手為韓國,韓國的地利勝過台灣,更早建立菊花專業區。泰國雖然不與台灣競爭菊花,但是近年來開始建立設施蘭花生產區。石斛蘭、萬代蘭、文心蘭等切花主要是銷售至日本,對台灣花卉產生排擠效應。荷蘭除了直接空運切花,也以兩國合作方式,在日本本土建立合作農場,生產球根與盆花。近年來又開始建立蝴蝶蘭基地。

 

以廉價成本為導向,台灣能否勝過中國大陸與東南亞?以距離近的地利為導向,台灣能否勝過韓國?以高級產品為導向,台灣能否超過歐洲的產品?在此兩種經營方式的夾殺下,台灣的優勢在哪裡?

 

二.花卉產業的競爭優勢

    花卉產業的競爭優勢有兩方面:技術面與行政面。

(一) 技術面

技術一方面代表完整性、系統性的生產技術。在國際貿易上花卉產品與工業產品並無不同。一定要具有以下條件:在一定的時間,生產一定的數量,具有一定的品質的產品。因此花卉生產自品種,栽培技術(灌溉、施肥,疏花等),病蟲害防治,設施結構與環控,採收,採收後處理,貯運等作業,一系列的作業項目都是互相影響,前段的工作結果影響了後段的作業。一個國家擁有全程完整的生產技術,愈能占有此產業市場。一個國家只有局部優勢,則必須以分工生產方式與其他國家分享市場。一個國家只有一些優勢,例如台灣原來對菊花具有冬季高溫生產的優勢,則只能成為其他國家特定季節的代工基地。

     技術另一方面為行銷技術。如何以包裝、宣傳以吸引消費群,如何配合

 當地文化以創造流行,如何縮短自拍賣市場至消費者的流程、層級以得到更高利潤。這些行銷作業也是一種技術,雖然不是生產技術,但是對於創造商機增加需求量都有積極意義。

     在1990年代之後,經濟發展的關鍵面已不再是只有資金,而是人才與技術,而更深層意義是關鍵性生產技術與研發人才。有技術與人才,才有可能提昇產品品質,才更有競爭力。由技術以得到利潤,此即是俗稱的“知識經濟”。

 

(二) 行政面

     傳統的經濟發展,以土地與資金為基本面。但在二十一世紀,土地的供需已轉變,土地已不是花卉生產的主要限制因子。資金問題也不嚴重。只要有好的企劃專案,都容易招募資金。全球競逐的對象是真正可用的技術與真正具有能力的人才。

     過去台灣產業的觀念是採取技術直接引入方式。在生產技術方面,設法購

 入外國品種與生產技術以加速台灣相同產業的升級。在行銷技術方面,則購買外國相關的貿易公司,或是花卉公司以佔有行銷據點。此種方法似乎可加速技術升級,可縮短自行開發技術的時程,但是實際上看不到有多少成效。台北生物技術中心三年前即喊出口號,並成立專業計劃,要在世界各地引入即將可商品化的生物技術給予台灣產業,三年後的成效為零。台糖公司在加州購置現成的花卉公司,然而台糖在北美的蝴蝶蘭的銷售量並為因此見到起色。

這種自國外直接引入技術的關鍵問題如下:好的技術,先進的技術,可以為企業帶來多大的收入。擁有此現成技術的公司,為何需要將此技術拱手讓人。經營良好,正在賺錢的公司為何要售出公司?因此國內這種以資金為主力,自認為只要花大錢就可自國外購併其他產業,可以速成建立生產與行銷技術的公司目前都看不到好成果。

 

在二十一世紀,已明顯看到此事實,企業要有自己的關鍵技術與人才。擁有的技術愈完整,人才團隊愈整齊,愈能擁有市場。只擁有部分技術,則只能與其他企業以國際分工方式共享利潤。若無專業技術在身,連代工基地都無法得到青睞。三年前,生物技術中心成立專案要為國內產業至國外研究機構、生技產業公司收購即將可以商業化的生物技術。學術界即有此質疑:「國外能夠成為商機的生物技術,為何要轉售到台灣?台灣能夠提供多少資金與國外企業競價?」

由此可知,不論花卉產業,生技產業或其他產業,都要腳踏實地的培養人才,開發新技術,而且是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與技術。各種尋短線,抄捷徑,以操控市場,兼併其他公司,玩弄商業買賣方式以經營花卉產業,在此知識經濟時代已不再可行。

 

三.花卉產業與對象作物

    台灣的花卉內需市場有限,花卉生產要成為產業,一定要有外銷能力。台灣花卉檯面上的”產、官、學、研”界,在擬定生產目標中仍然無法忘情於過去,認知的花卉仍然是菊花與文心蘭切花。在農委會花卉研究計劃的重點作物與國科會國家級計劃中農業生物技術研究對象,也仍然以菊花與文心蘭切花為重點。

 

(一)菊花產業

   台灣菊花產業的外銷起源於擔任日本的冬季生產基地。菊花產業在台灣,本來無自我品種,無採後處理技術。優勢只有冬天的高溫環境與日本較近的地利。自1993年開始,荷蘭菊花開始行銷日本,目前銷售量已超過台灣。韓國菊花產業興起後,台灣地利優勢已不再。台灣菊花產業無基本的品種,數十年來菊花育種計劃的執行仍是看不見結果。近年來開始利用生物技術育種,也仍未見到育成適合國內生產的品種。自栽培技術至採收後處理等作業仍未建立標準作業流程。因此產量、產期與品質無法達到產業生產標準。國內夏季高溫、高溼正是菊花生產最不利的季節,而此時期正是荷蘭切花搶攻日本市場的時機。

    除了品種、栽培技術與採收後處理,台灣菊花生產另一個主要問題是設施利用。設施菊花已成為政府研究單位的宣傳品。但是利用設施生產菊花仍然未能終年生產高品質的花卉以外銷日本,只有在局部季節有用。因此在設施內部不適合生產菊花的夏季,農改場只能喊喊“冬花夏果”的口號。台灣無法終年生產高品質的菊花這才是此菊花產業根本的致命傷。菊花設施栽培的問題如下:

1 .台灣夏天高溫高溼,利用蒸發冷卻技術降溫,其降溫極限為27℃-

28℃,無法達到更低的溫度。而且應用蒸發冷卻需要高風量配合,在此類降溫

技術下內部相對溼度高、風速快,不利於菊花等溫帶作物。

2 .光線問題:在短日處理時需要將設施以黑色披覆材料密閉。台灣日照時間長

,在外界仍有陽光時進行短日照處理,黑色披覆材料大量吸收熱量,造成嚴

重熱累積。

3 .對菊花而言,其生長環境包括溫度、相對溼度、光線與風速等。設施栽培即要在設施內部建構同時滿足上述各條件的微氣候空間。國內所謂菊花設施與環控設備只考慮溫度,忽略了相對溼度、光線、風速等因子。然而這些氣候因子對菊花光合作用、蒸散作用,病蟲害傳播感染等都有決定性影響。

4.由於台灣蘭花的發展,亞熱帶溫室技術已十分成熟,溫室產品已行銷世界。國內菊花所用設施其技術卻是自成一格,在通風作業所用正壓風扇其通風量與氣流均勻性是此種菊花溫室的最大敗筆。對於國內已發展完成的亞熱帶溫室技術不願意瞭解也不願意學習,此問題來自學術界各建山頭,因此在技術交流上仍是無解。

    國內研究界針對以上問題的唯一解答是育種。希望育成耐高溫的品種。不論以前的傳統育種或是近年來號稱利用生物技術育種,仍然未能解決上述問題,原因在於:

1 .育種非一朝一夕即成。尤其是採用生物技術,品種的穩定性也要經過一段時期的田區試驗,因此緩不濟急。就是未來一、二十年後能育出優秀品種,台灣菊花產業那時是否還有競爭力?

2 .育種中對環境的要求只有“耐熱”。高溫品系的相對缺點為花型、花色不美。而且育種目標只有考慮到溫度,其他相對溼度、光量、光質與品種相互的影響均未加以評估考量。

菊花產業最根本的問題仍然在此,國內產官學研能否認清真正的問題面?菊花一向是政府補助下的重點產業。習慣接受政府補助的產業,有何多少國際競爭力?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二)文心蘭產業

      由於切花銷售日本的數量逐年增加,文心蘭產業近年來受到重視。因此文心蘭切花研究成為另一種顯學。但是產業界已浮現問題:銷售量的增加卻伴隨著價格的下降,因此利潤愈低。其根本原因在於:

1.國內切花品質不能穩定,A級品比例不高。

2.產期集中於每年兩個時期。

3.切花品種以南西為主,並未有其他取代品種。

4.採收後處理技術仍未確立,在採後處理與貯運過程後損失比例太高。

這些技術面的問題在BSE網站內“文心蘭量產技術與環境”此文章已有詳細討論。

 

四.生物技術與花卉生產技術的提昇

    近五年來,生物技術成了農業界口號中的救命符。多少公司也藉由生技之名掛名上市,然而真正的生物技術在那裡?生物技術與花卉產業若有交集,必須具有以下三條件:詳細內容在BSE網站內“生技神話與農業生物技術研究”此文章有詳細討論。

(一)高經濟價值的產業:由此反省在台灣有高經濟價值的花卉是什麼?

(二)全面性與系統性的生產

生產流程與生產技術能夠系統化。以花卉而言,自育種、栽培技術、採後處理等作業流程,每一環節,每一項技術均已建立,以完整的生產技術競爭全球市場,而生物技術擔任此流程中的某些技術面的關鍵技術。

(三)工業化的量產技術

生產過程能掌控,能量化,能夠重覆實施,能夠如期生產數量一定、品質一致的產品。

台灣的花卉產業,除了蝴蝶蘭即將達到此三項要求,其他花卉產業的技術水準離此仍是遙遠。

 

五.蝴蝶蘭產業與日本市場

    蝴蝶蘭產業可說是台灣農業的奇蹟作物,農業界也以此產業為標的,希望有第二、第三種以上的作物能夠如同蝴蝶蘭稱霸國際。

    蝴蝶蘭產業的建立不是偶然,有多年歷史的育種,栽培基礎,有中小企業式的貿易商在國外四處推銷此產品。蝴蝶蘭產業的成功有許多人多年的努力。在技術面上BSE研究室以三項生產技術參與此產業:

1 .亞熱帶溫室結構與環控

2 .蝴蝶蘭成苗的量產技術與栽培生理研究。

3 .組織培養苗的量產工程。

國營事業蝴蝶蘭產業由切花出發。民間產業的蝴蝶蘭外銷則自大苗開始。最初的行銷地點為日本關東地區。民間產業自品種代工一直發展到以自有品種生產至大苗,再送到日本進行催花再販售。日本市場原來以大白花為主。除了日本市場,蘭界向北美、歐洲開闢新市場。近年來南半球也開始建立據點。品種由大白花、大紅花,朝向多樣化的小花、多花品系。由於建立全球性的市場,在日本市場銷售量漸漸減少時,其他市場已開發,整體需求量仍然增加。也因此不受到日本經濟不景氣所影響。

 

六.結語

   過去的花卉產業外銷以菊花為大宗,唐菖蒲次之,而玫瑰花、海芋等只是以內銷為主。近年來文心蘭切花成為新興作物,這些作物一向是產、官、學、研四大領域的重心,也是以政府經費補助保護下的作物,其外銷對象則是鄰近的日本。

    在日本經濟積弱不振,其國內市場的國際競爭者日漸增加,在盆花產業逐漸取代切花產業的二十一世紀,台灣傳統花卉產業何去何從?是沉迷於過去的光輝,沿用昔日的作法,還是另闢新局,走出另一條出路?

    蝴蝶蘭代表另一種方式,另一種產業,此產業一向不受政府單位重視,不為研究人員所喜歡。然而蘭業默默的努力,工程人員適時的投入,如今已造就此產業。而這產業不是偶然,不是幸運,是由多少技術累積而成,因此也不易被超越,被取代。此花卉產業的外銷原來以日本關東為主。由於開拓了北美、歐洲更大的市場,因此在日本經濟不振的時期並未受到牽累。

    如今花卉界的產官學研仍是原班人馬,發展花卉產業的口號仍是響亮,外銷市場仍然指向日本,主力作物仍是菊花與文心蘭切花。近十年來,國際經濟的快速轉變,似乎影響不了這些傳統人馬的心態與抉擇。當位於地球另一半球的荷蘭,其菊花行銷日本的數量與產值已超越了與日本同在東亞的台灣。日本冬季代工基地走向琉球與中國大陸。台灣傳統的花卉產業在品質上無法與荷蘭競爭,因此售價無法向上提升。在成本上無法與大陸競爭,因此無法向下調整。一種產業陷於上下不得的格局,未來將要何去何從?如果不能認清問題以解決問題,台灣檯面上原本風風光光的花卉產業未來命運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