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海峽兩岸農業作文比賽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20154月中國花卉報之訪問報導

 

中興大學  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今年中國第17屆中國國際花卉園藝展於4月下旬在上海市舉辦,我與中國花卉報記者之訪談登載於該報55日之新聞,內容如下:謹此作為國際蝴蝶蘭產業發展之參考。

 

*************************************************

拓展蝴蝶蘭個人消費,怎麼付諸行動,落到實處?

有一段247秒的視頻,開篇是一個擺放著蝴蝶蘭的普通房間裡,一個金髮小男孩正在玩遙控汽車玩具;很快畫面切換到植物組培間,穿白大褂的工人身影一晃而過;伴著輕音樂畫面已切換到中國的城市街頭,一個身穿白裙的姑娘正在街頭銷售盆栽蝴蝶蘭和紅掌,一個小伙子過來買花……不到3分鐘的視頻可以傳遞哪些資訊:紅掌、蝴蝶蘭從育種開始、組培、溫室生產、出圃、市場銷售、居家應用,走過“花的一生”;兩個生動的小故事穿插其間,中國賣花姑娘跟小夥以花為媒,最終締結良緣,金髮男孩生活在父母用花表情達意的溫馨家庭裡,充分展示了花在生活中的作用。伴著音樂,螢幕上打出結束語

Unlimited in varieties”,旁白是:無限的品種,創造無限的可能。

這是荷蘭安祖公司掛在公司網站主頁上的一個推廣視頻。

對臺灣中興大學陳加忠教授的採訪,就從觀看這個視頻開始。

 

蝴蝶蘭個人消費市場怎麼做?

 

記者:視頻裡,荷蘭安祖把其中一個故事的發生地點選在中國,您對此怎麼解讀?

陳加忠:目前,中國大陸的蝴蝶蘭產銷並不景氣,還處於一個調整的過程,但歐洲的蝴蝶蘭種苗商卻看好中國市場,在這個時機切入開拓中國市場,這表明一點:中國內銷市場的龐大,沒人能否定。

中國的蝴蝶蘭產業,我認為正步入第三個時代。最初,蝴蝶蘭作為高雅、趣味的觀賞物,只是屬於小眾賞玩,那是第一個時代;隨後,擴產推動蝴蝶蘭成為年宵花的主角,產量激增,那是第二個時代;現在,蝴蝶蘭以日常百姓消費為主要目標市場,逐步融合民眾的消費習慣,這是產業發展的第三個時代。

 

記者:第三個時代,面對日常百姓消費,從業者需要做什麼轉變?或者說有哪些著力點可為?

陳加忠:可以從其他國家的市場變化得到啟發。這兩年,歐洲、日本、美國等蝴蝶蘭從業者也都隨勢而變,隨市而動,步入2015年,這些市場都已呈現一個共同的特點——蝴蝶蘭的多樣化消費。

一個產業要健康持續發展,從業者隨勢而變的時機很關鍵。以荷蘭為例,根據目前可估計的產能,荷蘭到2017年可能會出現產銷失衡,怎麼儘量減小到時候的產能過剩問題?荷蘭的從業者現在已經在著手改變。變化體現在:規格多樣化,以前荷蘭以雙梗、4寸盆主打,現在增加了單梗品種的比例,並增加了2寸、3寸、5寸等多個規格;應用多樣化,現在荷蘭市場上的蝴蝶蘭有各種造型,並搭配各類裝飾品,以滿足不同消費喜好。

例如荷蘭的OPTI·FLOR公司,推出單朵花的蝴蝶蘭,完全顛覆消費者對蝴蝶蘭花梗上多朵小花的印象,使只留一朵花的蝴蝶蘭成為“大花孤挺花”;在造型上,公司把蝴蝶蘭的花梗做成圓弧或者拱門形狀;在應用上,把蝴蝶蘭跟花藝結合,推出適用不同場所的花藝組合。

 

記者:豐富造型和規格,的確能把更多消費者吸引過來。喜歡大白花的日本市場呢?有哪些方面值得借鑒?

陳加忠:說到日本的蝴蝶蘭,給人的印象就是高貴的大白花,但現在再去看日本市場,情況已大不同。在他們的花店裡,有各種花色的蝴蝶蘭,有大花也有很多小花品種,以前常見單枝花下垂造型,現在造型則變成了各式各樣。而且日本還開發了很多可擕式包裝,方便消費者帶走。

促使日本蝴蝶蘭市場轉型的原因是白色大花品種消費需求的萎縮,以前日本市場有2000多萬株大花蝴蝶蘭,但逐年萎縮,到2014年僅剩800萬株,需求的變化逼迫產業轉型。

日本的花卉購買方式也發生了變化,以前花卉多由花店配送,所以大花、大株型能夠大範圍流通,現在開拓新市場,引導消費者主動在百貨市場、車站等常去的公共場所購買花卉,為了方便攜帶,造型、規格、包裝都以方便帶走為出發點。

 

記者:中國的市場也很需要這些轉變,需要能從百貨市場、車站等常去場所買到花的渠道轉變。

陳加忠:是的。從品種、規格、造型的多樣化入手,促使產品豐富化,用來吸引更多消費者。除此之外,就是需要消費的引導。剛剛我們觀看的荷蘭安祖公司宣傳片,就很好地融合了消費引導的作用,蝴蝶蘭居家擺放、贈送家人朋友,或者把迷你蝴蝶蘭跟餐盤、下午茶點放一起,烘托氣氛,都是不錯的選擇。

對於消費引導,美國也有值得借鑒學習的地方。相比其他國家,美國原本就是一個對產品喜好度廣、品種多樣化的市場,對消費的引導也可謂“無孔不入”,像現在電腦在生活工作中無處不在,美國Just Add Ice(一個針對蝴蝶蘭註冊的商標)製作了檯曆電腦桌面,每個月針對季節、節日推出不同的主題桌面,以適宜的蝴蝶蘭為背景,檯曆上還起到提醒消費者蝴蝶蘭養護的功能,告知什麼時候該澆水等,目的就是讓消費者“總時不時地想起蝴蝶蘭”。

Just Add Ice還是個分享平臺,消費者可以分享自己跟蝴蝶蘭有關的故事、養護心得以及美圖分享,Just Add Ice自身根據不同地域、不同擺放場合,會有針對地推薦品種,像室內擺放和室外擺放的蝴蝶蘭就不太一樣,室外視野開闊,擺放在桌面的蝴蝶蘭一般也高挑、挺拔;地域上,像針對靠海的加州,專門推出一個耐熱的白花品種,適宜夏天應用。

從細節著手,讓不同的蝴蝶蘭最終“適得其所”,得到消費者的最大滿意度,產品的購買“黏性”自然也就有了。

 

記者:的確,做得細緻,才能引起購買衝動,並吸引回頭客。這些經驗落地到中國市場,請具體再談談如何施展。

陳加忠:個人消費市場怎麼做?中國的從業者要共同來思考這個問題。就產品而言,個人消費喜歡花期長、造型優雅的蝴蝶蘭;就地方喜好而言,中國不同地區對紅色大花的喜好也不一樣,北京、重慶、上海等不同地區喜歡的紅色亦不同;就應用而言,針對特殊節日,由什麼產品怎麼表達,都值得思索,像即將到來的母親節,什麼樣的蝴蝶蘭適合母親節呢?

關於怎麼迎合消費喜好,我舉一個例子:在美國紐約,愛爾蘭節時大家喜歡穿綠色的衣服,花店就在這期間推廣綠色系花的品種,代表愛爾蘭人在美國生活逐漸積累經驗的歷程,慢慢地到了這個節日,綠色花就賣得好。

蝴蝶蘭,是每個人都能消費的一類花。

 

 

 

後記:曾有朋友問及為何在台灣未曾看到有關我接受花卉雜誌之訪問或是我投稿的文章?

台灣的花卉雜誌或相關協會等單位其經費幾乎完全來自台北南海路農委會。曾經有一位剛出道就業的小編輯以電話詢問我能否接受訪談或是邀稿。我請她對其上司報詢是否可行。一會児電話遠端傳來老主編的怒罵聲與小編泣聲,以後就沒有了下文。